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小说免费阅读 新书《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小说全集阅读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小说简介

主角房遗爱高阳公主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书中精彩段落节选:一觉醒来,竟然变成了大唐原谅帽之王房遗爱身上。…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 第十九章 我怀疑你是混进来的! 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我怀疑你是混进来的!

看着此时一脸正气、负手而立的林修文,联想到他之前向学子们索贿的行径,房遗爱只觉心里一阵恶寒,冷声道:“没兴趣!”

见房遗爱毫不顾忌自己的脸面,林修文紧握双手,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生吞活剥。

“他竟然拒绝了主考官的邀请?”

“国子监祭酒的亲传弟子,毕业后最少也得是正三品大员啊!他竟然拒绝了!”

“快来打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狂妄之人?!”

一众学子惊讶的赞叹声,令林修文脸上有些挂不住,看着房遗爱冷哼道:“没兴趣?你可知前任殿试状元、榜眼、探花全都是出自老夫门下?”

林修文看似是在炫耀自己的功绩,其实是在警告房遗爱,如果不拜在他的门下就别想中殿试前三!

听出林修文的言下之意,房遗爱心中十分鄙夷,“软的行不通,改来硬的了吗?”

猜透林修文的心思,房遗爱面不改色,不卑不亢的反击道:“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者解惑授道也。才能固然重要,但人品却是第一要素!”

林修文被房遗爱怼的哑口无言,站在高台上双手微微颤抖,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你!”

“咳咳!”碍于众位学子在场,林修文只好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露出一脸和蔼的笑容,对着房遗爱循循善诱道:“但不知公子恩师是谁?”

联想到自己那些身在二十一世纪的老师们,房遗爱苦笑一声,“在下恩师乃是乡野村夫,大人不问也罢。”

虽然心中对房遗爱无比怨恨,但联想到自己即将多出一个状元弟子,林修文随即耐着性子劝解道:“国子监乃学府高堂,学期满后可入会试、殿试,公子还是要慎重啊。”

听到林修文的言语,房遗爱不禁心头一颤,国子监每年都有资格向会试、殿试推举人才,而会试、殿试往往在每年的春天四月举行,联想到此时正值正月下旬,房遗爱不禁动起了参加会试的念头。

见房遗爱沉吟不语,林修文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暗自想到:“黄口小儿,只要你拜入老夫门下,日后自然会让你知道老夫厉害!”

“恩师爱才之心天地可鉴啊!”

“兄台,还不快向前拜过恩师?”

“学生不才,愿毛遂自荐追随恩师。”

见林修文两次拉拢房遗爱,几位情商高的学子先后出席,在劝慰过房遗爱后,随即跪倒在了林修文面前。

“好好好,众位贤契快快请起。”

望向跪在自己脚下的三名贵公子,林修文连连点头,随即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房遗爱。

看着林修文近乎于示威的目光,房遗爱心中极为不快,冷哼一声,“没兴趣。”

见房遗爱当中让自己下不来台,林修文大袖一挥,连连暗骂房遗爱不识抬举,“孺子!”

“你这小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恩师好意题跋与你,你竟然两次三番口出不逊!”

“你分明就是没有将国子监放在眼里!”

拜林修文为师的三名贵公子,见房遗爱出言不逊,纷纷争相恐后的表起了忠心。

之前三名学子向林修文行贿的举动让房遗爱极为反感,此刻听着他们喋喋不休的叫声,房遗爱不禁心生厌恶,“聒噪!”

训斥过三名学子后,房遗爱对着林修文拱手施礼,“既然考试已经结束,在下告退了!”

起身离开书案,房遗爱并不害怕林修文会篡改试卷来报复他,毕竟刚刚在场大多数学子已经看过房遗爱的试卷了。

而那两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更是被众位学子当成了人生信条,相信过不了几天房遗爱这位文抄公的名句,就会被在场的愤青学子遍传长安学子圈了!

“他竟然说我们聒噪?”

“瞧他那身布衣分明就是一介穷儒,还在这里充的什么高人雅士?”

“一个参加恩科连毛笔都忘记带的人,不配拜在林主考门下!”

几位学子喋喋不休的嘲讽,令房遗爱想起了之前李肃的借笔之情。

想到这里,房遗爱停下脚步,翻身回到书案前将毛笔拿在了手中。

看到房遗爱的举动,一名学子大声嚷道:“大家快看,他要把人家的毛笔偷走!”

学子的话音落下,国子监正厅顿时爆发了一阵哄笑,“果然是个穷酸,连买毛笔的钱都没有!”

“等等!”众人对房遗爱的嘲笑声,引起了林修文的怀疑,看着身穿青色布衣的房遗爱,林修文暗想道:“难不成他真是一介平民百姓?还是问问他的身份为好,不过看他的样子充其量也不过是五品京官的儿子罢了。”

拿定主意后,林修文叫停了房遗爱,在他看来即使不能取消房遗爱的入学资格,趁机在众人面前奚落他一番也是好的,“这位学子,请问你是哪家大人的公子?我现在怀疑你是冒名混入荫生恩科的!”

“恩师英明,此人一介布衣,怎么可能会是官宦之子?”

“他分明就是想走捷径一步登天,我看他就是一个连毛笔都买不起的穷酸书生罢了!”

众人接连取笑奚落,令房遗爱感到极为不爽,刚想说明身份,却被一声异样的话语打断了。

“你们怎么能以貌取人?!”

几个学子正奚落的兴起,听到声音不觉纷纷停了下来。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之前被林修文当众夸赞文章锦绣的李肃已经站了起来。

起身后的李肃,站在书案前环顾四周,正色说道:“姜太公不得第时曾在渭水垂钓,伍子胥投身吴国更是落得吹箫讨饭,汉留侯张子房不得第时也曾拾履求学于黄石公,诸葛武侯未出山时躬耕于南阳。”

“这些都是前辈的高贤,他们尚且都有过遭落魄一时蹇运的境地,为什么你们偏偏要执意与这位兄台的着装?”

李肃慷慨激昂的例子,说的林修文和他新收的三名徒弟哑口无言,只好愣在原地面红耳赤的站着。

听完李肃的话语,房遗爱心中大感惊讶,他没想到这位相貌清秀的学子竟然敢站出,公然为自己反驳林修文这位主考官!

而且李肃话语间所举出的例子,更加从侧面反映出了他的才学,这让房遗爱不禁暗自感叹,原来唐代的文人并不全是一群墨守成规故步自封的酸儒!

房遗爱在向李肃点头表示感谢过后,缓步走到高台下方,双眸正视高台上的林修文,不卑不亢的问道:“主考大人,你是要查在下的身份?”

林修文自知理亏,随即搬出了规矩两个字来做挡箭牌,“我…我只是依照规矩办事!”

听到林修文的话,房遗爱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秦琼只见交给他的信笺,说道:“这是胡国公让在下转交给大人的信笺,请大人查看!”

房遗爱此言一出,林修文险些腿根一软坐在地上,“胡国公!”

“胡国公,是秦叔宝秦元帅吗?”

“我的天,难不成他是大唐国公之子?!”

得知房遗爱与秦琼有联系后,林修文那三名忠心耿耿、全程奚落房遗爱的学生,纷纷及时闭上了嘴巴。

林修文虽然是国子监祭酒、朝廷正三品大员,但是比起大唐国公、天下兵马大元帅秦琼来说,他的官衔显然是不够卖的。

“胡国公的信笺?”见信笺是胡国公亲笔所写,林修文哪里还有之前傲慢的神色,连忙对着身边的差人说道:“快…快点拿上来!”

看着高台上被吓破胆了的林修文,房遗爱嘴角微微上扬,将书信交给差人后,他随即转身朝着李肃走了过去。

走到李肃面前,房遗爱双手将毛笔递了过去,“多谢李兄赠笔之情。”

“些许小事兄台不必放在心上。”从房遗爱手中接过毛笔,李肃目光有些慌乱的说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兄台风骨在下佩服,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见李肃有意避开自己的目光,房遗爱感到有些好奇,“在下何足道。”

李肃原本以为房遗爱是秦琼的儿子,却不曾想到房遗爱与秦琼并不同姓,“何足道?不知胡国公是?”

看出李肃心中疑问后,房遗爱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胡国公乃是在下舅父。”

联想到房遗爱试卷上清隽脱俗的笔迹,李肃随即开口问道:“原来如此,但不知“瘦金体”果真是兄台自创的吗?”

看着李肃略带崇敬的目光,房遗爱不禁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道:“微末伎俩何足道哉,兄台想学的话,改天我教给兄台就是了。”

李肃并没有想到房遗爱竟会如此大方,激动之下声音不禁有些发颤,“如此多谢兄台了。”

谢过李肃后,房遗爱环视众人,见高台上的林修文正拿着裁刀,哆哆嗦嗦的划着被腊封的信笺,不由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接着问道:“主考大人,不知这封信笺能不能证明学生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