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不要闹》江晚晚萧墨白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反派不要闹》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江晚晚萧墨白的小说叫做《反派不要闹》,它的作者是江小愚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往常出门都是她们等白玉珍,这已经是个习惯了,可是今天竟然连江晚晚都要让她们等,她们心里就不平衡了。…

《反派不要闹》 第4章 萧侍郎请尽兴 免费试读

江晚晚没想到官兵说进来就进来,心里一跳。

下意识往萧墨白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要不让他们看见萧墨白身上有伤口就行了,脸嘛,能挡就挡,不能挡就算了。

“谁?!”

江晚晚装作十分惊慌的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挡住萧墨白,同时喊了一声:“来人啊,把人给我赶出去!”

于是在领头的官兵大步走进来,身后有举着火把的跟班,看清床上惊慌失措的小美人,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官府有令,需要挨家挨户的搜查刺客,惊扰了小姐,是在下的罪过。”

江晚晚在心里早就把这个人祖坟都问候了一百八十遍,但面上却装出受辱的表情,咬牙说道:“我乃京都江家之女,你们借口搜捕刺客擅闯我闺阁,等我回京都一定会告诉家人!还不赶紧出去!”

官兵头子稍微一咂摸,就想起京都江家是一大商户,并无人在朝中做官,于是放下心来,胆子也大了起来,说道:“那小官就等着江小姐回京都来问罪了,现下小官怀疑江小姐将刺客藏在被中,请江小姐掀被一看!”

说完就要伸手掀江晚晚的被子,江晚晚心中暗骂一个狗腿子还挺大的色胆,一边尖叫着扯着被子紧紧捂住旁边萧墨白包扎过的身体,装作被吓坏了,哭声道:“好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不要把这里的事说出去!”

说完,就把萧墨白的脸露了出来,官兵头子借着火光看清了萧墨白的脸,一脸震惊后,两条腿都打了颤,颤抖的说道:“萧……萧侍郎!”

萧墨白强忍身上的伤痛,端出不悦的声音骂道:“既然看见本侍郎了,还不快滚出去!难道本侍郎是刺客不成?!”

官兵头子一怔,这他妈叫什么事儿,本来想调戏小娘子,却撞到萧侍郎跟小情人私会,害怕萧侍郎报复,官兵头子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胡乱说道:“是小人有眼无珠,小人什么都没看见,萧侍郎请尽兴!”

说完就带着人夹着尾巴匆匆离开了江家别院。

等人走了,江晚晚觉得自己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蜡烛被重新点上,屋子里也重新亮了起来,素秋跟董大几人为了避嫌都退了出去,只剩认真穿衣服的江晚晚和躺在床上的萧墨白。

萧墨白看着江晚晚一丝不苟的将衣服穿好,想到刚才怀里女子独有的香气,一丝讥讽从眼里一闪而过,说道:“是萧某拖累了小姐,欠下江小姐一个天大的恩情。”

江晚晚系衣服的手顿了顿,抬头去看萧墨白的表情,萧墨白脸上确实是一副感激的样子,但是江晚晚知道萧墨白并不是真心想要报恩的。

那个官兵头子嘴紧还行,如果一个不慎将今天的事情说了出去,江晚晚的清誉算是毁在这晚了,可萧墨白却一点都不在意,当然了,在萧墨白眼里,她连屁都算不上。

江晚晚有点郁结,可她也并不想跟萧墨白有过多的牵扯,于是说道:“萧侍郎严重了,刚才不过是权宜之计,我不会放在心上,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站起来朝萧墨白福了福,就施施然离开了。

萧墨白挑了挑眉毛,这个女人既没有要求他负责,也不需要他报恩,就连刚才他要杀她的事都只字不提,这女人是真傻,还是心思深沉到他也看不出来?

萧墨白眸子深了深,他从来不会怀揣好意来看待一个表里不一的陌生人,但碍着有伤在身,又折腾了半宿,实在坚持不住,等董大进来守夜的时候,就睡了过去。

江晚晚回到自己房里,想到这心惊肉跳的一天,着实也身心俱疲了,可想到旁边住了一个萧墨白,嗓子还隐隐作痛,江晚晚根本睡不着。

于是就唤来了董大,见董大满头大汗的样子,许是忙活得不清,说道:“董护院辛苦了。”

董大应了声不辛苦,又听到自家小姐说道:“如果官兵走远了,连夜将萧侍郎送回家吧。”

董大不解地说道:“可萧侍郎身有重伤,如果连夜颠簸。”

“那也与我们无关,你也看到了,外面在搜捕刺客,如果萧侍郎与此事有关,那江家怎么办?”

江晚晚眸子深了深,赶紧把这个祸害送走,眼不见心不烦!

董大应了,收拾了收拾,把萧墨白抬上马车,亲自驾车往京都方向去了。

看到董大带着萧墨白走了,江晚晚才安心睡下,可睡下没多久,心口就有点不舒服,痛还不是那么痛,就有点喘不过气来,刚翻了个身,就被素秋敲门的声音给吵醒,江晚晚起床气十分浓重地喊道:“怎么了?!”

素秋在门外小声说道:“小姐,董护院又回来了。”

江晚晚听到这句话,猛地坐起来,惊忧地问道:“萧墨白死了?!”

只听素秋说道:“半路上萧侍郎发热了,董大怕出意外,把大夫和萧侍郎都回来了,大夫说要是熬不过今晚……”

话还没说完,江晚晚已经麻利的把衣服穿好,拉开了房门,对素秋说道:“去看看!”

天杀的萧墨白,可能就是老天爷派来整我的!

江晚晚脚步不停,心里却害怕的要命,要是萧墨白熬不过去嗝屁了,那她会不会也跟着心痛而死?

等江晚晚到了萧墨白的房间里,就看见董大眉头紧皱的在给萧墨白擦汗。

“怎么样了?”江晚晚大步走到床前,入眼的就是萧墨白比纸还白的脸色,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药已经在熬着了,只是萧侍郎这情形并不太好。”

董大把大夫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江晚晚忽然觉得胸口闷痛,握紧了拳头,咬牙说道:“他想死阎王爷也一不一定收。”

素秋以为自家小姐看到情郎病危受到**,赶忙在一边劝道:“小姐说的是,萧侍郎吉人自有天相!”

江晚晚心里冷笑,老娘就是他的天相!于是转身吩咐董大:“去把地窖里的冰块都搬出来,然后再让厨房里弄些足够的温水来。”

董大领命出去了,江晚晚又对素秋吩咐道:“把所有绢帕都拿过来。”

董大素秋都去找东西的时候,江晚晚把袖子撸了起来,咬牙对昏迷不醒的萧墨白说道:“你最好给老娘挺住,你要是挂了,老娘肯定在临死之前也先给你挫骨扬灰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后,江晚晚就开始给萧墨白物理降温,分别用绢帕包裹了冰块放在他的脑袋后面,额头上面和腋下,然后又把盖在萧墨白身上的被子掀开,用温水沾湿了帕子反复擦拭萧墨白全身。

就这么反复折腾到天亮,萧墨白的热度终于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