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擎翰冉子茉为主角的小说 小说主角名叫萧擎翰冉子茉

《原来一直在深爱》小说简介

知名网络作家久离编写的的一本小说《原来一直在深爱》,主角是萧擎翰冉子茉,剧情张弛有度,扣人心弦,不容错过。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我们一起经历过懵懂无知,经历过缠绵无期,经历过魂牵梦绕,也经历过擦肩而过,渐行渐远,饱尝离别之苦,相思之痛,当与你重逢之日,我才知晓,原来你早已爱我至深…

《原来一直在深爱》 第20章 吃定你了 免费试读

“萧总这是要做什么?”莫黎双手搭上萧擎翰脖颈,嫣然一笑,缓缓道:“看来做萧总的情妇,并不是那么容易。”

“你说干嘛呢?当然是吃了你。”萧擎翰忍不住了,声音中带着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莫黎耳边盘绕,莫黎饶有兴致望着萧擎翰抱着自己进房间。

对于萧擎翰这样的男人,其她女人必然受不了如此温柔,莫黎在接受这份荣宠时,心中却充满恨意,每一次的接触,都让她觉得无比恶心。

萧擎翰如今的深情,只是提醒着她当初有多么愚蠢。

“况且,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资格。”萧擎翰抱着莫黎,在她腰际间,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

萧擎翰抱着莫黎走到了房间里面,把怀中的女人放到了床上,慢慢靠近,一点一点的细细吻着,从额头到脸颊,最后在莫黎的朱唇上停留,成为了炽热的吻。

莫黎腰肢被萧擎翰揽在怀中,她微微挺着身子,靠近着萧擎翰的胸膛,如同蛇一般攀上萧擎翰,莫黎唇角一抹笑意,妩媚动人。

看似主动权在萧擎翰手中,但到底是萧擎翰带着节奏,还是莫黎牵引着他,那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毕竟她的第一次是被萧擎翰给睡了过去,眼前这个男人,她曾经想要倾尽一生,小心翼翼维护,最后这些爱意都成了一把利刃,让她鲜血淋漓。

她可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冉子茉,她现在是回来复仇的莫黎。

莫黎开始一点点的回应着萧擎翰,肤如凝脂般的纤纤玉手攀上萧擎翰脖颈,身子一点点靠上去,萧擎翰有些忍不住。

萧擎翰感受到了冉子茉的回应,双手开始滑向冉子茉的衣服,一点点的褪去,萧擎翰从冉子茉的嘴唇到她的脖颈,所有的热气都喷洒在了冉子茉的脖颈,她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有些发热,发软。

莫黎挺着身子,手指伸入萧擎翰的发丝中,每一个动作下都有着无尽欲望,跟挑逗。

萧擎翰在碰到冉子茉的耳垂时轻轻的咬了一口,冉子茉便往他的怀里缩了缩,那种电流像是遍布了全身一样。

很快,冉子茉的衣服就从锁骨开到了心口处,不一会儿两个人都见了真章,萧擎翰双手沿着冉子茉的曲线滑到了某处,往里面探了探,冉子茉有些不适应的皱了皱。萧擎翰闷哼一声,分开了冉子茉的双腿就挺了身进去,冉子茉不禁喊出了声音。

萧擎翰听着莫黎婉转的呼声,体内血脉暴涨,不禁的加快了进攻的速度,莫黎声音便更加大了,两个人忘情间,莫黎舔着干涩的嘴唇,眼角带魅,萧擎翰速度放慢了不少,曾经在红姨处,冉子茉也给过自己一个相同的眼神,那是他们第一次爬上巅峰。

“萧总这是累了?”莫黎往下滑了滑,双腿并拢了些,微微撑起身子,两个人赤身无物,一览无余。

“你这是在玩火。”萧擎翰回过神,挑起莫黎的下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却不做任何行动。

“作为情妇,每天点火让对方离不开自己,这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吗?”莫黎轻咬着嘴唇,一把起身,指腹从萧擎翰的胸口打转,然后到了腹肌画圈。

“对于从前那些男人,你也是这么做?”萧擎翰看着眼前的女人,对于男女之事熟络的模样,心中莫名有些火气。

“萧总说过,不问过往。”莫黎坐到了萧擎翰身上,搂着萧擎翰脖颈,在他耳垂轻声道。

热气尽数喷洒在萧擎翰脖子上,再次被勾起的萧擎翰,比起之前更加肿胀难忍。莫黎感觉到萧擎翰的变化,轻咬着萧擎翰耳垂,一个个吻落在萧擎翰脖颈。

“怎么?萧总介意?”莫黎看着许久未出声的萧擎翰,再次询问到。

“不介意。”萧擎翰抱起莫黎的身子,一个转身就把莫黎压倒在身下,言语间还用力顶了一下,莫黎轻哼着,眼神倒像是有些埋怨,“萧总怎么怜香惜玉都不会了?”

“这是要你记住,从你答应我那天开始,你就只能是我萧擎翰一个的女人,其他男人别说碰,连看都不能看一眼。”

“萧总,未免有些霸道了。”莫黎娇嗔道。

“刚刚那个是教训。”说罢,萧擎翰又是狠狠一顶,莫黎皱了皱眉。

萧擎翰之后,在她身上就没有停过。

“嗯……啊……啊啊。”莫黎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多久,慢慢的她就觉得视线有些模糊,就连自己的声音都小了很多,细碎的呜咽声在喉咙中。

等着莫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到晚饭时间了,自己身上还趴着刚刚干完坏事的罪魁祸首。

莫黎侧过脸望着萧擎翰,指尖在萧擎翰眉眼间滑落到脸颊上,眼神一点点阴狠起来,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自己爱了六年,最后亲手把自己推入地狱。

这些年,她所有的痛苦,一定要这群人一一还给自己。

“醒了。”萧擎翰声音有些沙哑,刚刚过火的痕迹,还充斥着整个房间。

莫黎一言不发,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伸出手,指尖在萧擎翰眉眼间再一次拂过,最后被萧擎翰抓在了手心里面,萧擎翰把莫黎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有紧紧的握住,脑袋偏向了另外一边,继续闭眼休息。

莫黎把手一抽,离开了萧擎翰身边,拾起地上衣物就进了洗手间。萧擎翰很是诧异,看着莫黎拾起衣物,整个过程,他心中都是忐忑不安。

为什么?似乎很怕眼前这个女人又一次离开。

“你要去哪里?”萧擎翰坐起身,看着已经穿好浴袍,走出来的莫黎。

“萧先生都不看一下时间的吗?”莫黎对着镜子整理着妆容,在镜子中瞧了眼萧擎翰方向。

“那看起来你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强了,如今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应该还要再来一次,不然我始终觉得你喂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