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霍少有娇妻》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陆予初霍遇深小说阅读

《听闻霍少有娇妻》小说简介

主角是陆予初霍遇深的书名叫《听闻霍少有娇妻》,是作者小娇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霍遇深眼里,陆予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人。在陆予初眼里,霍遇深就是个矛盾体,不爱她,却又要她坐稳霍太太的位置,他还会在她危难时解救她,在讨厌她的婆婆面前维护她,她知道他不爱她,甚至厌恶她,可她还是泥足深陷下去。一朝离婚,他将她压在狭小的车厢内,嘴角邪肆,霍太太,我说过放你走了吗?…

《听闻霍少有娇妻》 第14章 花钱买来的宠物 免费试读

“大少奶奶,小少爷他睡着了,你要不然把他放到病床上睡?”

到底是五岁的孩子,霍燿又长得肥嘟嘟肉乎乎的,抱一会可能没什么感觉,时间一长还是怪沉的。

陆予初本就可怜这个没妈的孩子,刚刚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胖乎乎的小脸上还挂满了泪痕,撅着嘴睡觉的委屈模样看的她心都化了,哪里还舍得把他放下。

她朝张妈摇摇头,刻意压低声音示意道。

“没事的,我抱着他睡就行,对了,张妈你给我拿点热水过来,我给燿燿洗洗脸。”

“是,大少奶奶。”

张妈闻言给她打来热水,打湿毛巾递到她手里。

陆予初轻手轻脚的给他擦干泪痕,又为他洗把脸,这才将毛巾递给张妈,视线却心疼的落在霍燿打着点滴的额头上,五岁的孩子手臂上脉络不清晰,只能将盐水挂在额头上。

想想都令人心疼不已。

但她更好奇的事,霍燿的妈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怎么忍心扔下像霍燿这样可爱的孩子不管呢。

仔细看霍燿的眉眼,他长得几乎是缩小版的霍遇深,几乎看不出他妈妈的长相,但霍遇深能看上的女人,想必一定很美,很漂亮,性格也格外的好吧。

不像她这样劣迹斑斑,以这样的方式嫁给霍遇深,而她几乎也受到了同等的惩罚。

陆予初微不可察的叹气,也想着若不是这样,她又怎么能跟霍遇深在一起呢。

所以,一直没离开的霍遇深刚进病房就看到她面色温柔,微微叹息的模样,温柔婉转的差点让站在门口的男人看痴,忘记她曾经不折手段爬上他床的事。

这个女人总有这样的魅力,你明明憎恨她的虚伪和假惺惺,却又会情不自禁被她天然无公害的表现给欺骗,沦陷在她的温柔里。

所谓,徒有虚表,败絮其中,说的就是她这样会伪装的女人。

“燿燿,他怎么样?”

霍遇深面无表情的走到她身边,冷着脸对她询问。

陆予初见他长时间不进来,自以为他走了,眼下他突然出声询问,吓得她宛如一只受惊的小鹿,赫然抬头一脸无辜的迎上他深邃的眸子,怔了一分钟后,她忙摇摇头,压低声线道。

“没发烧,也睡着了。”

“你跟我出来一下。”

霍遇深撇开她眼底的惊讶,忽略她扑闪的大眼睛,神色凛然的朝她吩咐,旋即转过挺拔流溢的身姿,就跟陆予初欠他几百万似的沉着脸走开了,鬼斧神工般的面容隐隐还透着几分怒气。

吓得陆予初还以为他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张妈见苗头不对,赶忙从陆予初怀里接过霍燿,示意她赶紧过去。

霍遇深虽然不爱她,但在霍家他是唯一一个能在霍夫人面前庇佑她的人,这点连张妈都能瞧出来

儿童病房走廊的尽头,陆予初绞着手指,垂着头就像个受气小媳妇般的站在霍遇深面前,他不说话,她自然也不敢先开口说话。

霍遇深面色冷清的看了她一眼,掀起薄唇朝她吩咐道。

“以后就由你和张妈一起照顾燿燿的生活起居,再有小半年他也该上幼稚园了,以后有关于燿燿所有的事,你全权负责,霍家和我还养得起你,不需要你上班。”

他这话明显是指桑骂槐,暗指昨晚的事。

被他这么一说,陆予初面色羞愧的越发垂低脑袋,不敢直视霍遇深的眼睛,能一直照顾霍燿,料理他的生活起居她自然是愿意的。

尽管霍燿生活在这样富裕的家庭,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总是缺失点什么,如果她能为霍燿弥补妈妈不在他身边的遗憾,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她也挺心疼和喜欢他的。

只是,霍夫人一直不喜欢她,想要她和霍遇深离婚,她能同意这事么。

“那个,霍夫人,她能同意吗?”

她是这样犹豫的,也就这么询问了出来。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你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好好照顾好燿燿就行了,至于其它的我会处理。”

霍遇深面色冷岑的冷哼。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陆予初也没再说什么,脑海忽然回忆起他刚刚为她和霍夫人争执,她咬着唇,卷卷细长的尾指,一脸感激的抬起头看向他,感谢道。

“刚刚,谢谢你。”

今天要不是霍遇深跟她一起来,霍夫人还指不定怎么为难她和羞辱她。

还有昨晚的事,若不是王总的合作商是霍遇深,她连被白白卖了还不知道,后果更是不堪设想,也难怪霍遇深对她冷嘲热讽。

听到她感激的话,霍遇深笑了,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他伸手勾勒她白皙的脸颊,嗓音低沉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可笑道。

“你该不是以为,我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陆予初,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他窒冷的一句话,宛如一盆冰冷浇在她身上,冷的她彻头彻尾。

是啊,她又在胡乱期待什么呢?

霍遇深现在之所以还愿意在霍夫人面前维护她,完全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因为霍燿还喜欢和需要她。

倘若有一天,她连这些利用价值也没有了,那她就是一颗没用的弃子,可以随意丢弃。

他还维护她,完全是为了霍燿罢了。

也仅此而已。

这些陆予初早该知道的,可她的心为什么在亲耳听到他说这些话,会这么痛,会那么的难受,像是被狠狠的击碎和撕开一般。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感谢他。

不知道为什么,霍遇深看到她这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心里格外的烦躁,他狠狠的拧紧眉头,单手掐住她精巧的下颚,逼迫她抬起头来面对自己,他一字一顿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带着令人心悸的狠辣。

“陆予初,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难道还要我来提醒你,我很早就告诫过你,不属于你的东西,千万别妄想得到,像你这样不折手段的女人,对于我来说,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宠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