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帝婿全文免费试读 苏泽明陆晓语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医武帝婿》小说简介

由金牌作家春去秋来独家原创的小说《医武帝婿》,主要描写了主角苏泽明陆晓语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苏泽明陆晓语小说精彩节选:他,本是江北市顶级大少,因为遭人暗算,公司倒闭,自己还患上了绝症,绝望之下,他去了海外求医,进入了药帝门,将医道和武道都修炼到了巅峰,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新一代‘药帝’!这一次,他强势归来,要让那些从前都高高在上,踩过他的人,都低下那头颅,尊他为帝!…

《医武帝婿》 第18章 月薪十万起步 免费试读

陆晓语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睡吧!”

“那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可以睡在一起呢?航宇昨晚一直在问我这事。”

苏泽明连忙追问道。

但回应他的,只是陆晓语关门的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

吃完早餐之后,岳母就率先独自一人开着那辆几乎崭新的玛莎拉蒂去上班了。

苏泽明上午要去医院,陆晓语打算带着苏航宇去公司。

一来是她现在工作压力没以前那么大了,成为副经理之后,工作反而轻松不少,可以带着苏航宇。

二来苏泽明带着苏航宇去医院也不方便照顾。

来到医院。

刚走进儿科办公室,苏泽明便看到前天晚上见过的眼睛男子正和奚沅沅说着什么。

“你不是很喜欢看克里斯托弗兰诺的电影吗,正好今天他的新电影上映了,我已经订了两张票,晚上下班之后我们一块去吧……”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约了,改天吧。”

“可你昨天不是说有空吗?你和谁有约啊?可以告诉我吗?”

苏泽明在门口无意偷听到两人的对话。

原来杨子诚想约奚沅沅去看电影。

但奚沅沅似乎不赏脸,杨子诚就一直在骚扰,搞得她无法应对。

忽然。

奚沅沅看到门口的苏泽明,眼前一亮,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她立刻就朝苏泽明冲了过来。

“苏大神医,可把你盼来了!”

苏泽明一愣。

看到她侥幸的神情,他便知道自己成了这女人的挡箭牌。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幸好我苦口婆心和晓语说了好久,你要是来当我们儿科的医师,绝对能挽回医院的声誉。”

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直接揽着苏泽明的手臂走过来,那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对情侣。

杨子诚看到两人有些暧昧的样子,心生妒火。

“我还奇怪那晚他怎么会出现在医院,原来你们俩早就认识!”

奚沅沅顺着他的话点头道:“随便你怎么想吧,至少他的医德比起你来要优秀不少,你应该多向他学习学习。”

苏泽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女人,好有心机!

每一句话都在加深他和杨子诚的矛盾,估计平时没少看宫斗影视剧。

她越是这么说,杨子诚更加认为奚沅沅是对苏泽明有好感,难怪刚才对他爱答不理。

他嘴上有些不客气的质问道:“晚上跟你有约的,就是他吧?”

奚沅沅淡淡的瞅了他一眼,故意作出几分不耐烦的表情。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是我的私事,你问这么多想干嘛!”

“没什么,随便问问!”

杨子诚冷哼一声,说完便带着一股浓浓的怨气离开了办公室。

他一走。

奚沅沅如负释重的坐在椅子上吐了一口气。

“奚主任!奚大美女,拿我做挡箭牌,是不是很好玩啊?”

苏泽明歪着脑袋瞧着她,语气中带着一丝丝不悦。

“都是朋友,你不应该帮我赶走骚扰我的人吗?大不了回头我请你吃饭就是了。”

奚沅沅摆出一副说教的口吻。

说得是那么理所当然,有理有据。

“那你让我来医院当医师,是觉得我很好哄吗?”

苏泽明又问道。

作为药帝门门主,他多少还是有些心高气傲的,这也是他的资本。

他确实不想来这里当一个儿科医师。

一个普通的儿科医师,薪酬顶天一个月两万左右,但那也是在一级医院里才有的情况。

而他以药帝门门主的身份给人看病的时候,诊断费都是百万起步,甚至上千万。

这么大的差距。

他心里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但奚沅沅毕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饶有耐心的说道:“你的针灸术这么高超,更应该用来行医治病,悬壶济世,这是作为医师的使命和责任。”

苏泽明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如果前天晚上他没有施以援手,恐怕她也不会这么待见自己。

他也没有那么高尚的品格,这女人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一想到陆晓语对自己的期待,他又有了新的主意。

“要我来这里当医师也可以,月薪至少十万起步,而且我每天只看一个病例,上午上班,下午放假,周末双休,你能接受吗?”

说完,奚沅沅立刻眉头直皱。

“苏泽明,你别太过分了,真把自己当神医了啊!十万月薪?你可真敢说啊,即便是我,月薪也才一万二,你怎么不去抢呢?”

很显然。

她实在是被苏泽明这离谱的条件气到了。

然而苏泽明轻笑一声,继续道:“我还是看在晓语的面子上,压低了一半多的价码,我原本的意向月薪是五十万起步。”

“五十万?咳咳!”

奚沅沅被他这话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你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放眼国内,就是最顶级的专家,也未必能拿到这么高的薪酬,你是痴人做梦还是脑子发烧了?”

“不!我是在跟你说实话,就拿前天晚上的那个孩子来说,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恐怕你们医院就要关门了,当时那种情况,也只有我能救活他。”

苏泽明一脸真诚的说道。

奚沅沅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心头很是鄙夷。

“我不信,难道这世上除了你,就没有其他专家了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苏泽明自信十足的笑了笑。

“不信咱们打个赌,你现在手里这个非常棘手的病例,应该困扰了你很久了吧,甚至请了其他医院的专家来会诊,也没能找到病因,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这病或许只有我能治。”

奚沅沅脸色怪异的看着他。

心道这家伙怎么会知道。

这些她并没有和陆晓语说过。

但她嘴上还是不服气。

“你自信得过头了!你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啊,今天我还请了一个中医圣手来一同会诊,我本来是想顺便考察一下你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自负。”

说着,奚沅沅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你狮子大张口也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妄尊自大,我看你的医术水平,也高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