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暮夕容桓的小说 《容夫人马甲飒爆了》 全文精彩试读

《容夫人马甲飒爆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暮夕容桓的小说是《容夫人马甲飒爆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薇薇安的猫最新写的一本浪漫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暮夕没想到秦暮远的脑洞会那么大。她压根没管秦暮远是怎么想的,只是回到自己房中打开暮色的群准备安排几件事。却没想到平日里死寂般的微信群消息瞩目地99+“夕姐的学生制服,啧,我已经开始做梦了。”“又疯一…

《容夫人马甲飒爆了》 我的小未婚妻 免费试读

秦暮夕没想到秦暮远的脑洞会那么大。

她压根没管秦暮远是怎么想的,只是回到自己房中打开暮色的群准备安排几件事。

却没想到平日里死寂般的微信群消息瞩目地99+

“夕姐的学生制服,啧,我已经开始做梦了。”

“又疯一个,昔年暮色美艳女老大,今朝云海清纯小可爱,夕姐,一个喜欢用剑的女人,偏偏去读书。”

“满分大佬屠杀小朋友,我已经能预想到往后云海高中的学生将受到怎么样的非人待遇。”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想,以我剑桥商学院博导的水平,可不可以成为,云海高中某位特职老师!”

难得见这帮平日搞研究、搞设计、搞计算机的这么活跃。

秦暮夕屏蔽掉他们的垃圾话,打了个哈欠。

“夕姐,荣光拍卖会说是有一件非常名贵的珍品出售,黑市说很有可能是项链!不过有容的人可能也会参与!”

她看着季小允发过来的下个月荣光拍卖会的资料和有容的意向表,若有所思。

听说有容的那位把金钱当个数字。

要是真的项链出现了,还不知有容的人愿不愿意跟她争一争。

秦暮夕正思索着,房门忽地被推开。

“妹妹,这是妈花了两万,让人给你定制的晚礼服,你快换上吧,我们要去赴宴了呢。”

秦暮晚施舍般将手中的裙子递给她。

她穿着身kio最新定制的星空晚礼服,妆容精致而美丽,掀着裙摆递给她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衣服,活像个开了屏的花孔雀….

Kio的星空,起步价两百万。

而秦暮夕的裙子,只有两万。

再好看的脸又怎么样,不一样要泯然众人!

秦暮夕的目光扫遍她的全身,看着她唇角的得意与眉眼里的炫耀,忍不住轻笑了声接过她手上的衣服。

暮色的kio,可真是赚钱。

晚上八点。

秦暮夕跟在秦暮晚和秦母身后,随他们一同赴宴。

盛家是豪门,又是最得宠的盛少的洗尘宴,来的人大多有权有势。

众人除了对年轻英俊的盛云齐感到好奇外,也有部分人窃窃私语等着见秦暮夕的笑话。

“听说那位二小姐回来,一会可得好好瞧瞧,在山下干活的女孩估计又黑又糙,我们云城还没有这种淑女呢。”

“那又怎么,反正有个秦暮晚替她兜底,怎么也不会差。”

“万一她丑破了秦暮晚的美貌上限,那底不就兜不住了吗”

几个年轻的小姐聚在一起嘻嘻取笑着,直到秦家的车映入眼帘,才有人挤眉弄眼道:“嘘,来了。”

秦家的车一停。

秦母从车中优雅地走出,随即是秦暮晚,众人感叹了下母女俩的优雅大方,正等着看戏时,一张至纯至媚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的眼眸顾盼流连,纳入天上寒月,皮肤好像冬日深埋的雪,柔腻而洁白,唇瓣涂了大红的唇膏,配上款式普通的红色裸胸长裙,却有一种艳丽逼人的惊心。

秦暮夕长发散落,神态自若地跟在秦暮晚身后。

这就是….那位粗野的秦二小姐?

靠!

这哪是村妇,这明明是仙女啊!

众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这也太美了吧!!我一个女的都实名心动。”

“脸蛋绝美,身材也超好,秦暮晚单看还行,跟她妹妹一比简直没眼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乡下能养出这么个美人,这得是什么神仙山村啊…”

一句句评论滑入秦暮晚的耳中。

秦暮晚的手紧紧攥成拳,她当然知道秦暮夕今晚有多美。

秦暮夕上车的那一瞬,她清楚地明白,哪怕秦暮夕再怎么蠢笨不如人,但那张脸却是实打实的会让人,尤其是男人,忍不住心动!

如果云齐哥看到秦暮夕..那她的婚事真的能保证吗?!

恐怕….

秦暮晚窥了眼身旁的秦暮夕,吸了口气。

她决不能让秦暮夕出现在云齐哥面前。

眼见着马上就要进入主厅,秦暮晚忽地拉住秦暮夕的手,有些痛苦道:“暮夕,我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先陪我去休息室坐一会。”

秦暮夕将她的神色收入眼底。

在她面前装病?

倒是有点勇气。

秦暮夕并未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暮晚。

倒是一旁的秦母瞬间心疼道:“晚晚,你哪里不舒服,不然还是我陪你去吧?”

秦暮夕目光微闪,忙摇着头。

“妈,你是代表秦家来的,我只是肚子有些难受,妹妹陪我坐一会就好了。”

秦母这才松了口气,对着秦暮夕皱眉嘱咐道:“那你就去陪晚晚坐一会吧,要好好照顾姐姐。”

秦暮夕没挪步,抬眼审视着秦暮晚的神色,见她一副央求的楚楚可怜样,看着她的表演轻笑了声,这才悠悠地往休息室内走去。

休息室前。

秦暮夕半靠在门口,眯着眼看着秦暮晚泡开止痛的药剂,语气慵懒地嘲讽道:“秦暮晚,你倒是爱好独特,喜欢没病装病,没病吃药。”

秦暮晚的脸色一变,她是怎么看出自己没病的。

端起手中的褐色药剂,秦暮晚扫视了眼周围,唇瓣咬紧:“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暮夕,你连病人都不能宽待吗”

秦暮夕嘲讽地牵了牵唇角,“既然这样,那你就有病治病,我怕被你传染,先走了。”

“暮夕,等等…”

她步伐还没迈开,秦暮晚却伸手拉扯住她的胳膊。

秦暮夕皱着眉避开她的触碰,胳膊下意识地闪躲,却似乎碰到什么,紧接着,身上忽然传来湿漉漉的触感。

—–秦暮晚手中那杯冲泡好的药剂不偏不倚洒在她身上。

苦涩的味道让秦暮夕少有地有些作呕。

她最讨厌苦味。

秦暮夕锋利的眸子直直射向秦暮晚,秦暮晚拿着剩下的半杯药剂,不安地道歉:“暮夕,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心中却舒了口气。

秦暮夕这副样子,总不能再出现在宴会上吧。

“没事。”秦暮晚见她唇角勾出抹笑,似乎并不在意,正要挤出抹笑安抚她时,只见秦暮夕利落地拿过她手中的药剂杯,毫不犹豫地往她身上泼了过去。

随即姿态懒散地掀了掀眼皮看向作妖的始作俑者:

“我这个人不喜欢道歉,只喜欢报仇。”

“你…”秦暮晚的一个你字还没吐出来,从树后的阴影处,忽地传来声低沉愉悦的笑声,随即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男人顶着一张惊艳绝美的脸,姿态从容优雅,缓步向秦暮夕走来。

他的眼底划开层层笑意,像是月色晕开。

俯身牵起秦暮夕的手,依然自若地自我介绍:“初次相见,你好,我的小未婚妻。”

小说《容夫人马甲飒爆了》 我的小未婚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