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免费阅读 房遗爱高阳公主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是大名府白衣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房遗爱高阳公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觉醒来,竟然变成了大唐原谅帽之王房遗爱身上。…

《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 第十五章 高阳公主要同房? 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高阳公主要同房?

望向之前房遗爱曾经坐过的座位,秦琼自饮了一杯水酒,“哎,可惜了。何兄弟已经有了妻房,我女儿总不能嫁过去作妾吧?”

秦京娘听出父亲的言下之意,不由脸颊绯红,轻咬朱唇娇嗔道:“爹,你喝多了!”

此时的秦琼已经有些醉了,见秦京娘有些害羞,随即朗声一笑,“京娘,你年岁不小了。虽然说婚嫁之事爹不勉强你,但你总得为自己日后做打算啊!”

见秦琼又要借着酒劲开始唠叨,秦京娘赶忙起身,“女儿知道了,爹爹早点休息。”

走在庭院之中,醉意微醺的秦京娘脑海中始终萦绕着房遗爱的面容,联想到房遗爱之前那句“娘子待我很好”,秦京娘不知怎地竟莫名感到有些心烦。

抬头看着明亮的星空,秦京娘双手虚握,嘴角泛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何小贼,来日方长。”

从秦琼府中出来,房遗爱一路小跑,虽然长安城并不实行宵禁,但寒冷的天气还是令市井有些萧条落寞。

路上经过长安酒肆,房遗爱发现原本喧嚣热闹的长安酒肆,此刻竟然已经贴上了封条,门口两盏红灯随风飘摇,哪里还有白天那番热闹的景象!

高阳公主府中,高阳公主端坐在正厅之中,此刻早已换上一袭白衣的她,正在对着一队兵卒大发雷霆。

“提督府养着你们,是让你们吃干饭的吗?连个大活人都找不到!”

面对高阳公主的怒火,带队的兵卒显得有些焦虑,在默声听完高阳公主的责斥后,他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张,“公主息怒,驸马果真没有在长安酒肆“天字上房”之中。不过末将倒是发现了这个。”

说着,带队兵卒谨慎恭敬的将纸张递到了高阳公主面前。

接过纸张,高阳公主冷哼一声,“再去找,找不到谁都别想睡觉!”

将提督府的兵卒打发走后,黛眉微皱的高阳公主缓缓打开手中的纸张,在看到纸张上的内容后,她的脸上不由闪过了一丝惊诧。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原本因为房遗爱迟迟未果,而心生焦虑和内疚之情的高阳公主,在看到纸张上的诗句后,心中的情绪随即稍稍缓和了几分,“好美的诗,这会是谁写的呢?”

看着纸张上清隽的字迹,高阳公主开始低头沉思起来,突然间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接着闪过了一道惊奇的目光。

联想到之前雅间之中,只有房遗爱和萧锐曾经动过笔砚,高阳公主有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这会是房遗爱写的?”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寒香来。”

在将纸张上的咏梅诗诵读一遍后,高阳公主冷哼一声,“如果这首诗真是房遗爱写的话,那他岂不是在嘲笑本公主有眼不识金镶玉?”

正当高阳公主猜测这首诗是不是出自房遗爱笔下时,侍女梅香神色紧张的走进了正厅。

在向高阳公主行过礼后,梅香有些慌张的说道:“公主,宫中来人了。”

听说大晚上宫中竟然有人前来,高阳公主有些吃惊,“啊?”

“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

得知长孙皇后深夜派人前来,高阳公主再次吃了一惊,慌乱间,她随手将纸张收好,对着侍女梅香说道:“房遗爱回来记得通知我,快快有请。”

正当侍女梅香准备外出将宫中来人请进正厅时,高阳公主再次将她叫停了下来。

看着窗外以上中天的明月,高阳公主有些埋怨的说道:“告诉厨房,把宴席再热一遍。还有就是记着温壶酒,那个登徒子是个大酒鬼!”

高阳公主想到之前房遗爱在长安酒肆对她所说过的话,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丝酸意,“让人家等着他回来庆功,自己却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高阳公主埋怨间,侍女梅香已经将宫中长孙皇后派来的人请进了正厅。

向高阳公主请过安后,宫中女官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公主陛下已和驸马成亲,皇后娘娘惦念不下,特命下官在此侍奉几日。”

女官说是来侍奉高阳公主饮食起居的,其实却是长孙皇后派来监视高阳公主的婚后生活的,而这一惯例在皇权为重的古道屡见不鲜。

趁着夜色,房遗爱在经过千难万险躲过两队提督府的兵丁后,这才从公主府正门溜了进去。

进到公主府,还没等房遗爱来得及溜进书房,便迎面撞上了侍女梅香。

梅香正准备去厨房吩咐下人热菜,见房遗爱回来不禁有些欢喜,“驸马?您回来了?”

见被梅香撞到,房遗爱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平常的神态,说道:“恩,回来了。”

“公主让人给您做好了酒席,我让人给您摆到书房里来?”

房遗爱没想到高阳公主当真给他预备下了酒宴庆功,但害怕下人们伤害到书房中的灵珠草,所以房遗爱并没有同意梅香的提议。

“不用了,把酒宴摆在二堂吧。”

打发走梅香后,房遗爱走进书房,梳洗过后,他换上了大婚当日宫中为他置办的锦绣袍服。

来到二堂,见酒席间空无一人,旁边仅有梅香站立,房遗爱不禁有些好奇,“公主呢?”

“长孙皇后派来女官,公主正在正厅呢。”说着,梅香为房遗爱斟满水酒,说道:“这可是公主特意吩咐给您温的呢。”

“哦!是吗?”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美酒,房遗爱暗想,高阳这个小丫头怎么知道心疼起人来了?

想着,房遗爱嘴角流出了些许笑意,仰头将温热驱寒的水酒一饮而尽,“那我可得多喝几杯。”

今天殴打秦三等人,为秦琼治病消耗了房遗爱体内大半力气,加上在秦府只顾着喝酒拉拢,房遗爱现在是真的饿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看着桌上风卷残云的残羹剩饭,房遗爱将最后一杯水酒喝下,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酒嗝。

就在他起身准备返回书房时,一直没有露面的高阳公主恰巧走进了二堂。

见高阳公主一袭白衣胜雪,联想到之前席间的酒菜和温酒,房遗爱心头一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高阳公主率先反问了。

高阳公主见房遗爱红光满面,联想起自己之前还在为这个男人担心焦虑,心中感到有些不平,“怎么这晚才回来!”

高阳公主冷冰冰的表情,瞬间让房遗爱的心凉了大半,“我回房府探望爹娘去了,这才回来晚了。”

见高阳公主冷若冰霜,联想到之前的刁难,房遗爱不禁感觉有些头疼,“没什么事我先回书房了。”

高阳公主见房遗爱要离开,双眸随即浮现出了一丝挣扎的神色,“等等!”

见高阳公主欲言又止,神情相比往常有些奇怪,房遗爱好奇的问道:“有事吗?”

“那个…今晚…今晚你来我房间睡吧。”

虽然高阳公主说话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但她的话还是被房遗爱全程听了个真切。

看着一脸娇羞,两朵红云初上的高阳公主,房遗爱大感吃惊,“什么!”

见房遗爱询问,高阳公主只觉得脸颊滚烫难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今晚我要和你…同房。”

见高阳公主的表情不想开玩笑,房遗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房?你跟我?”

难不成这小丫头又想出什么法子来整我?她枕头下面不会藏着剪刀吧!

认定高阳公主另有所图后,房遗爱谨慎的看着眼前的佳人,问:“不去行不行?”

见房遗爱拒绝,情急之下高阳公主说出了实情,“不行!母后派女官来了!”

得知真实情况后,房遗爱恍然大户,不过下一刻他眼神中随即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派来女官?干什么?怕你婚后不性福?”

高阳公主冷哼一声,未经人事的她显然是把性和幸两个字搞混了,“我本就是皇家金枝玉叶,怎么会不幸福?”

联想到古代皇家历来都有干涉公主隐私的陋习,房遗爱有些无奈的点了点,他原本想今晚打坐练习混元心经,现在看来这个想法要泡汤了,“好吧,既然是皇后派人来监督,那就这样吧。”

看着房遗爱做出一连无奈的表情,从未求过人的高阳公主有些气恼,“现在立刻去我房里!”

对房遗爱说完近乎命令似的话语,高阳公主转身走出了二堂,在向卧房走去的路上,高阳公主脸颊微鼓,呢喃道:“臭房俊,搞得好像跟我求他似得。本公主的床上有钉子吗?哼,以后休想上本公主的绣床!”

高阳公主走后,房遗爱站在二堂之中,想哭哭不出想笑也笑不出声,看着窗外一轮明月,他长叹一声自语道:“世上最悲哀的事是什么?不是吃不到肉,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肥肉在面前,只能看却不敢吃啊!天知道这小丫头床上有没有藏着剪刀匕首之类的物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