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冉冉兆清屿小说 苏冉冉兆清屿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免费阅读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小说简介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免费阅读分享,这是最新火热的豪门总裁小说,主角叫苏冉冉兆清屿,作者玲珑看月文笔行云流水,作品实属,《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小说主要叙述了:苏冉冉活着就是为了妹妹报仇,为了报仇她成为了别人的棋子,作为交换的男欢女爱却让她动了真情。兆清屿找了十年时间才将苏冉冉禁锢在自己身边,就算她不是真心又如何?先得到人,心到时候再说。腹黑心机女加绅士腹黑男,强强联合,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4章 道歉后续 免费试读

白先生眼中的愤怒一闪而过,随后压低了声音看着白佩佩冷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又和何慕搅在一起了是不是?”

“白先生管教女儿我兆某人不好插手,不过在这里终究是有伤大雅,不如我们心平气和的去包间再谈?”兆清屿低头在我额头上轻吻了下便打断了白先生的问话。

想来白先生也觉得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尽量从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附和道:“兆总说的是。”

我一直被兆清屿紧紧的拉在怀里,同他一起进了包厢,我知道兆清屿会替我出气,所以也倒不担心,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快。

包厢的门被合上的一瞬间,兆清屿的脸已经以明眼的速度冷了下来。我觉得我头顶上方突然笼罩了一片阴影,只一瞬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我惊觉四周骤然冷了下来。

“兆总,您这是?”白先生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他甚至在询问的时候语气都有点哆嗦,那时候的我一直沉浸在兆清屿为我出气的**里,根本都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体会到这种被冷的颤栗的感觉。

“白总刚才真是贵人多忘事,兆某说了不插手你管教女儿,不过兆某可没说你女儿欺负了我的心肝,这笔账该怎么算?”

“清屿,没关系的,反正我都被欺负习惯了。”我含着眼泪紧紧的将兆清屿的腰环住,委屈的嘟着小嘴,声音连我自己都听的有些起鸡皮疙瘩,不过我还是得意的朝着我身后的白佩佩比了一个v的手势。

我越来越觉得我的演技出神入化了,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兆清屿眉宇之间拧成的一个川字,我有一瞬竟然想伸手去抚平他的额头,不愿意他再为此事为难,到底还是忍了下去,只见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抬头,眸光凌厉:“白总,时间都过去三分钟了,你还没有想好答案吗?”

“兆总想如何。”白佩佩的父亲一看这个样子,也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我们这是存心找茬,他毕竟也在商场混了十几年,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

“和冉冉道歉,不然那我只能让所有人看到令女的所作所为了,你说都市周刊怎么样?”谁不知道都市周刊是国内最大的娱乐周刊。

果然,我看到白先生身体轻颤了下,我本来也没想过今天会怎么样两个人,我不过也是想让白先生尝一尝为人家长担心愤怒的滋味。

兆清屿的话说的已经足够明白,而我至始至终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他的旁边,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我想到白先生会让白佩佩给我道歉,只是我没想到兆清屿刚说完这句话,白佩佩已经主动过来跟我道歉了。

“对不起……”她的声音极轻,毫无诚意。我不满的皱了皱眉,却还是说了没关系。她知道这句对不起多么没有诚意,我也知道我这句没关系多么敷衍了事。

两个都恨了彼此那么久的人,岂能因为这简单的六个字就言归于好,不过我却不想再为难她,不是我突然仁慈了,而是我知道兆清屿和白先生还有生意要做,不能太过分了。

这顿饭自然是吃不下去了,等我说了那句没关系之后,兆清屿已经先行一步带我离开。

不得不说兆清屿是一个称职的情人,对我好到事无巨细,如果我不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离异女人,我还真的以为他是不是图我什么。

从餐厅出来,兆清屿又带我去了另外一家餐厅,不同于刚才的日式风格现在是实实在在的中式餐厅,已经过了中午,偌大的餐厅里只有零星几人,还是分布在各个角落周边,说不出的寂廖。

我安静的靠在背椅上,手里扒着饭,眼眸微抬,视线偷偷的扫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对于兆清屿长得好看一事我一向赞同,只是我没想到他不仅长得好看连吃饭都这么优雅,如果说我吃饭的时候故意装成大家闺秀的样子,那么他就是真的大家闺秀了。

“我有那么好看吗?你连饭都不吃了?”也不知道我打量的太过火了,还是他猜到了我想什么。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这么一吓,我的手一松,筷子直接掉了下去。

“怎么那么不小心。”在我正为被抓包而窘迫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将一双新的筷子给我递了过来。不过,好在他并没有继续纠缠上一个问题。

看饭吃的差不多了,我才想到自己要和兆清屿说的事情,我吞吞吐吐的开口:“我想明天请二天假。”我已经找好了借口,如果他不同意我就说我老家有事需要回去一趟。

却没想到,他只是点了点头,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我:“我们不过是一份在一起的协议而已,你不用觉得卖给我,你应该有自己的空间。”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在这里,我可以帮你另找一个房子。”

“不不不,我没有离开你的打算,我觉得现在挺好。”我刚才听到他说不是卖给他,而且还给我另外找房子,我突然有些惊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哪天会离开他。

“别着急,我就问你下。”兆清屿可能也没有想到我能这么激动,他深邃的眼眸透出一股不可名状的复杂,我看不透,也不想猜。

我压制做心里的闷闷不乐,我不想两顿饭都吃的不愉快,我嘴角微微上扬,悄悄的朝着他的额头轻啄了一下,我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知道,却没有注意到我身后一闪而过的人影。

吃过饭兆清屿回公司,我自己打车回了别墅,没想到却看到了门外站着的白佩佩,我知道刚才的事情她跟我一样不会轻易放弃,不过我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过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进来说吧?”我拿钥匙将门打开,侧身将她让了进来,相比一个疯子般的复仇者来说,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温柔优雅的人,毕竟将一个人一刀一刀的凌迟而死,可比直接置于死地来说有趣的多。

白佩佩可能没有料到我会这么温柔,眼神中满是狐疑的打量着我,我也不吭声,任由她的视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终究还是颓败的别过脸去,走了进去。

家里的阿姨和管家都各司其职,我想兆清屿应该也跟他们打了招呼,我以这个家的女主人的身份留下,虽然心存感激,我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吩咐阿姨给白小姐沏了一杯雪莲茶,我优雅的靠在沙发上,等待着白佩佩开口,她可能没有想到我会知道她的喜好,望着她诧异的眼神。我将落下来的一缕头发往耳后捋了捋,淡淡一笑:“白小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实在想不出来苏小姐和我为何意见那么大?难道就是因为一个何慕?若是这样我也还给了你一个孩子,我们不可以就这样算了吗?”

我注意到白佩佩的双手不知几何时已经不安的搅在了一起,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怕被我拒绝的不安,眼中却透出些许期望。

既然有希望,我怎么会让她失望呢?我微微一笑,将白佩佩其中一只手握在了手心里,目光人真且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和你想的一样,只要你不怪我把你的孩子弄没了就好。”我边说着边叹了一口气,语气说不出的愧疚。

其实我知道,她也知道,我们都不会轻易的原谅对方。现在她为了父亲的生意,我为了让她放松警惕。

“当然不会了,我也不会再和何慕在一起了,你放心吧!”她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表了忠心。

“其实没必要,我现在真的觉得你们挺合适的,我也会支持你们的,毕竟该过去的还是过去的好。”我觉得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就是看她自己的反应能力了。

我低头看了眼时间,从她进来到现在,连带着中间几次沉默,没想到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白佩佩看到我看表,也知道她呆的够久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我告别,我看着她的手从我的手里抽走,微笑着目送她出了门。

门后,我的笑容愈发冰冷,这么多年的筹备,我怎么可能让自己功亏一篑。

我扭过头,重新坐在沙发上,再过三四个小时兆清屿就该回来了,我想着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只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静待着时间流逝。

感觉身体被一个温暖的东西覆盖上,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对上兆清屿那张帅气英俊的脸:“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的问话里带着我都不曾察觉到的惊喜。

“刚回来,怎么不回卧室睡。”下一瞬,他一个探手将我紧紧的横抱于怀,我我也熟络的配合着将两只纤臂环住他的脖子,红唇朝着他的唇瓣贴去。

一阵激烈的吻事过后,我气喘吁吁的靠在他的胸口,也不知道我是太过笨拙还是实在没天分,对于接吻换气这件事,我总是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