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苏冉冉兆清屿小说全文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由玲珑看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冉冉兆清屿,内容主要讲述:“你在做什么?”一声冷喝将我的思绪打断,钱包也随着滚轮在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已经满脸愤怒的先前一步从我脚边将钱包快速的捡了起来。我正要道歉,他已经转身往楼上走去。我暗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看到…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7章 发生争执 免费试读

“你在做什么?”一声冷喝将我的思绪打断,钱包也随着滚轮在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已经满脸愤怒的先前一步从我脚边将钱包快速的捡了起来。

我正要道歉,他已经转身往楼上走去。我暗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看到我满脸的眼泪,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楼梯口已经空空如也,我转身进了厨房,没想到这次眼泪复发的太过于凶猛,等粥都快好了,眼泪才生生的止住。

我正要上楼的时候,他已经穿戴整齐下楼了,我小心翼翼的用眼角仔细打量着他,可能由于宿醉又没有休息好的缘故,那张俊美刚毅的脸上透出些许疲惫,下巴生出些许胡茬,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你在看什么?”经过刚才的事情,他的语气也跟着冷了几分,暗哑的嗓音竟说不出的性感。

“没有。”我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只能不停的摇头否决,也许从昨晚他第一次叫了念念的名字开始,也许是刚刚发现了他钱包照片开始,我发现我竟然没办法用之前的冷静理性来对待他。

良久,我才硬生生地憋出了几个字:“粥好了,我去给你盛碗粥。我没有发现我语气里的落寞和紧张。

一抬头就对上兆清屿的视线,深邃的眼眸里透着一抹不明所以的复杂,我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尴尬的想别过脸去。

下一瞬,手腕却被他紧紧的抓住,用力一扯,我毫无意外的跌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唇俯在我的耳间,暗哑的嗓音如同天籁,软软的,轻轻的,几乎是喃昵的开口:“你放心,在正主没有回来之前,我不会抛弃你的。”

我身体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已经双手将我推开,眼里尽是轻蔑嗤笑一声:“你的任务就是取悦我,其他的不用你做。”

如果前一句话是让我安心那么后一句话直接将我打入无底的深渊,我们的所有的交易都在床上,下了床,就什么都没有了。

心下,一片寒凉,我只觉得鼻尖酸涩的厉害,却不敢掉一滴眼泪,我尽量挤出一抹笑容:“当然,恪守本分这件事我一定会做的很好,不过兆总总该作为交换付出点行动,不能总是隔靴挠痒。”

兆清屿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却没有回答我,直接从我身边侧过去,推门而出。

他到底再置什么气,不是应该我生气吗?我看着桌子上的白粥,索性坐了下来,既然他不吃,那我自己吃就好了。

昨天等了他半夜,过去接了他回来又折腾了半夜,一碗粥还没有吃完,我就困的脸眼睛都睁不开了。

胡乱的将碗里的几口米粒扒干净,随便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了。反正看样子他今天也不会回来了。

上了床却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又一个梦,一直都在似梦似醒的状态中挣扎。

最后一个梦里,我看着念念满手鲜血的朝着我走过来,嘴里喊着姐姐救我。

我直接被惊醒,这个梦已经反反复复的出现了好几次,我不知道这个梦预感着什么,我心里却绝对隐隐不安。

我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上面有十多个未接电话,全部都是来自陈苏杭一个人的。

突然一个不好的预感直袭我胸,我连忙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半晌才传来陈苏杭疲惫无力的声音,我尽量稳住紧张的语气,问道:“怎么了?”

“念念自杀了。陈苏杭没等我开口又连忙安慰道:“不过没事,已经抢救过来了。”

“你到底怎么答应我的?”我握着手机的手在不停的颤抖,除了声嘶力竭的质问之外,我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胡乱的从柜子里拿出衣服套在了身上:“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拿着钱包正要出门,没想到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陈苏杭,连忙接了起来,却传来兆清屿让我陪他参加宴会的声音。

“我不去。”下意识的拒绝,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劫后余生的念念,可是,兆清屿好像完全已经没有耐心了,朝着电话里跟我吼道,只给我三分钟时间考虑,不然合同结束。

结束,不能结束,结束就代表念念天价的医药费没有着落,我急急的点头,生怕他后悔。

问清楚了时间和地址我又给陈苏杭打了一个电话拜托他照顾好念念,我却没有想到,今天这件事会让我和兆清屿心生间隙。

我过去的时候,兆清屿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把玩着一份文件,里面的内容我看不到,却能感觉到他像一个毛头小孩要去见自己暗恋的梦中情人一样紧张。

我连忙将这个奇怪的想法置于脑后,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快结束这个宴会,然后回去看我的妹妹。

兆清屿一早就得知今天那个叫做洪念念的女孩会去参加宴会,名字一样,地址一样,唯一不一样的也就是长相,想到女大十八变,他也就不再纠结了,他一早就准备好了过去,只是宴会需要带女伴。

带女伴什么意思他自然知道,说的好听增加宴会氛围,说的不好听不过是相互间换女伴的场所。

我不知道兆清屿现在心里想的竟然是用我去换那个叫做洪念念的女人。

“我们什么时候走?”比时间的的紧张来说,早上发生的那点不愉快已经快消失殆尽了。

兆清屿可能也没有料到我会这么着急,抬手看了眼手表:“我忙完这一份文件,司机会过来接我们。”

“冉冉,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会做到。”我不知道他突然说这个做什么,不过看着他眼神里坚定的样子,我还是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眼神。

“我穿这个衣服合适吗?”我这才想起来我没有问兆清屿是什么宴会,出来的时候也随便套了一件小洋裙。

兆清屿可能也反应过来有点疏忽我,难得抱歉的跟我道了歉,然后吩咐秘书给我准备了件礼服。

我只当他还是因为晚上钱包的事情生气,也没过多的计较他对我的冷淡,虽然我心里不舒服的要命。

不得不说秘书的办事效率就是比较高,十几分钟就将兆清屿吩咐的礼服准备好了,我从她手里将礼盒抱了过来,快步往旁边休息室走去,光顾着着急换衣服的我,并没有看到她眼里同情的神情。

快速的将礼服穿好,及膝的纯白礼服,小v领,两边掐腰采用的是镂空蕾丝设计,我在杂志上看到过,是迪奥的最新款,看来到时候可以问他能不能给自己,反正看样子也不像是租的。

我有时候其实挺讨厌自己贪小便宜的毛病,但是只要一想到能换成钱给念念治病我倒是多少能心安理得几分。想到念念,我还没有来得及问陈苏杭到底怎么回事。

兆清屿敲门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足足的在休息室呆了十分钟了。打开门,讪讪地笑了笑,连忙道歉,突然觉得今天道歉好像格外多。

不过,看到兆清屿眼中那抹只出现了片刻的惊艳,我还是觉得我道歉比较值得。

透过休息室的镜子,我发现我原本就**的肌肤竟像是和这件纯白无暇的肌肤融为一体,黑绸般的头发散落下来,一张精致的小脸映的我越发的高贵,果然是人靠衣装。

我本身就不是那种成熟稳重的人,如果不是被妹妹的事情一步一步逼到现在,我的心性也不会变得腹黑算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不经意间在他这里放下戒备。

兆清屿将邀请函递给门口迎宾,红毯从门口一直延伸到里面,兆清屿娴熟而亲密的将我的腰拦了过去,来自他虎口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源源不断的渗透我的肌肤中,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好像下一秒就要连同我的细胞一同被灼伤,今天的兆清屿好像有些奇怪,还没等我来得及感觉到他那里奇怪的时候,他已经拉着我绕过全场一一寒暄,直到他的视线停留在了不远处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

我只看了一眼,便如临大敌,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妹妹的高中同学,一个姓苏一个姓洪,两个人同名不同姓,住的又近,作为妹妹的同学兼朋友,以前她没少往我们家跑。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先一步的将我拉了过去。

“念念!”他惊喜又温柔着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他脸上喜悦的神情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找到的念念吧。

“清屿哥哥。”对面的女人甜甜的叫着兆清屿的同时,手臂也娴熟的挽了过来。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时候谈开的?此刻我的心里已经乱做一团,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逃离现场。

可是我不能,我已经看到陈苏杭在另外一边跟着一个男人侃侃而谈,我差点忘记了,陈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家,他来参加也是正常的。

前面是用我身份冒名顶替的女人,后面是我为了旁边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辜负的男人。

我已经顾不上他们是怎么勾搭在一起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问问陈苏杭妹妹自杀到底怎么回事。

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7章 发生争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