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小说免费阅读 苏冉冉兆清屿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由玲珑看月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苏冉冉兆清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知道我不能让她看不来,我尽量的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颤抖,让自己的大脑保持冷静:“我已经差点被你害的没命了,你走吧不然一会兆清屿回来了谁也帮不了你。”我本想提兆清屿让她多少忌惮,却没想到反而让她更加的暴躁…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18章 另一个真相 免费试读

我知道我不能让她看不来,我尽量的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颤抖,让自己的大脑保持冷静:“我已经差点被你害的没命了,你走吧不然一会兆清屿回来了谁也帮不了你。”

我本想提兆清屿让她多少忌惮,却没想到反而让她更加的暴躁。她脸上已经因为怒气完全的扭曲了起来。

“兆清屿?”白佩佩挑眉,下一瞬飞快的朝着我扑了过来,用力地直直的卡住我的脖子“兆清屿回来又如何?如果不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我没有想到她的力气如此之大,她的脖子扼住我的喉咙,我完全喘不过气来,就在我以为我再一次的要死在她手里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趁着她犹豫的功夫,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推来,快速的朝着离客厅最近的房间跑去,快速的落锁声让我有些心安,突然的放松却也让我有些站不起来只能软软的的瘫坐在门后面。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陈夏夏竟会突然的回来,白佩佩可能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

“冉冉呢?”陈夏夏丝毫没有危机意识,她本来约好了同学要出去玩,没想到刚走到半路同学就打过来电话,放了她鸽子,又没有地方去,她只能原路返回。

“冉冉?叫的真够亲热的。”我在门后已经能想象到白佩佩眼眸中透出的那一抹不屑,我现在只希望白佩佩听到她的身份会识趣的离开。

陈夏夏就算再傻现在也能感觉到了白佩佩的不友善,她脸色一拉,也没有刚进门的友好,语气放冷:“我叫什么用不到你管,不过你在这里,不怕我告你私闯民宅。”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白佩佩根本都不相信眼前的这种傻白甜的女孩能掀起什么大浪,索性也不把她当回事,反倒是谁坐在了沙发上。

我呆在房间里内心忐忑不安,即不敢出去又生怕陈夏夏一个冲动说了什么惹到白佩佩的话,我一时犹豫不决,正当我决定豁出去的时候,一抬头,我已经看不到陈夏夏和白佩佩两个人了。

刚才也没有动静,我心里真怕出事,毫不犹豫的将门打开,我发现她们是真的不在了。我没有陈夏夏的电话,只好硬着头皮给兆清屿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给了兆清屿听。

我坐立难安的来回踱步,我头脑放映般的想了无数个可能性,越想我越不敢继续想下去,我满心都是恐惧,如果白佩佩把对念念的事情再重复的做一遍该怎么办?

“你在做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至我的头顶响起,我疑惑的抬头看去,就看到陈夏夏同样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你不是……那个女的呢……”我一时有些语无伦次,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我还没有想到到底哪里出问题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兆清屿因为我打电话告诉他夏夏可能被白佩佩抓走了。现在看到夏夏好好的站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刚才着急了,没有上楼去看。”

“没事!”兆清屿走过去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我勉强的扯出了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兆清屿虽然没有说什么,我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心里不是滋味。我看着兆清屿明晃晃的越过我走到了夏夏的身边,伸出手宠溺的摸了摸夏夏的头,语气温柔:“你没事就好。”

“我当然没事了。不过哥哥你不是很忙吗?怎么回来了?”陈夏夏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和兆清屿。我抿抿唇,终究只是说了句我先回房间了。

没等兆清屿同意,我已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脑子里都是刚才兆清屿的那一抹宠溺的动作。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白佩佩当是真的把夏夏带走了,我想我跟兆清屿也就结束了吧?

看来这里真的不能再住了,白佩佩能找到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这种无力感一直充斥在我的四周,逃离总不是办法。

兆清屿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床上发呆,直到他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才发现他进来。轻轻的往外挪了挪,我空出一个位置让给他,眼眸暗了几分:“抱歉,今天的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不然我还是搬出去算了。”比起欲擒故纵我此刻更多的是真心想要搬出去,相比于我的安全,我更害怕夏夏出了什么事情,我便不能再跟兆清屿在一起。

“是我想的不周。”兆清屿没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轻柔的将我搂在了怀里,半晌才说道:“我另外一个地方还有别墅,你这几天先去哪里散散心吧。”

“那你呢?”这句话我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去,显而易见的答案,他留下来陪夏夏。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何必再故意的让他为难。

“知道了,那麻烦你帮我跟夏夏说一下。”我故作轻松道,心里却难过的厉害,我一再的告诫自己,我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这么多了,兆清屿还能在知道我这些事情的时候能不嫌弃我,不遗余力的帮助我,我还贪心什么。

我没想到的是,兆清屿将我要先搬出去的消息告诉了陈夏夏,陈夏夏一改往日的嬉笑玩闹模样,严肃的说了不同意我搬走,她已经感觉出来上次白佩佩是冲着我来的,理由也是故互相在一起有一个照应。

我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站在旁边等待着他们讨论的结果,最终还是兆清屿拗不过夏夏,答应了陈夏夏我不搬走,不过一定要找几个保镖负责我们的安全。

我其实看的出来兆清屿并不想我离陈夏夏太近,我也接着想这次搬走了可以不用离得他们太近。我和兆清屿看着夏夏把我留下的兴奋表情,各怀心思。

一连几天的平安度过,我也知道了陈夏夏会在这里一直住到了兆父和兆母过来为止。白佩佩从上一次到现在也再也没有来过,期间陈苏杭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洪念念也趁着兆清屿不在家来了几次,无非是她怎么追求陈苏杭,陈苏杭不是冷冰冰的把她拒之门外,就是对她创造的一切条件不解风情。

我也知道了第一次在宴会上面的搂的念念的男人是她的小舅舅,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包养。

最让我奇怪的是洪念念对陈夏夏的态度,厌恶的不得了。我开始还当洪念念误会了,特意解释了陈夏夏是兆清屿的妹妹,洪念念反倒是不屑的看着我,还不停的告诫我要远离那种人。

陈夏夏也识趣,只要洪念念一来,她就会马上回房间。每次我都头大的告诉洪念念注意态度,久而久之的我也懒得再说了,就当两个人的气场不合算了。

直到有一次洪念念来找我玩,陈夏夏继续识趣的回房间的时候,我那时在厨房给洪念念切水果,扭过头正要问念念吃不吃芒果,无意中瞥见了洪念念盯着陈夏夏背影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和不安。

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念念和我说的,如果有些事明明知道了却没有办法告诉别人,可是心里又很想告诉别人该怎么办?

我记得我还打趣她可以走迂回路线,或者直接发个邮件。我那时候只以为洪念念是愁的想和陈苏杭表白没办法,今天我才真正的感觉到了,洪念念这些话明明就是对我说的。

“夏夏刚走,白佩佩就进来了。”一想到这个,我的脚底就发凉,如果这个算是巧合的话,那么白佩佩不动声色的离开呢?回忆了下那天我在门里往门外看的情况。才发现除了他们的声音和两个人站的对立面,我什么都看不到。

“念念,去我房间好不好?我买了一件衣服你看看漂亮吗?”我把水果放下,拉着念念回了房间。

我把门关的死死的可,我还是不敢说一句话,这个房间会不会跟何慕家里一样,以为安全,其实无时无刻不已经被人监视了起来。

越想越心慌,洪念念也发现了我的不安,她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唇,终究什么话都没说。我看到了她的唇往上翘了翘,方向指着的是房间屋顶的某个角落。

我心里一下子就了然,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想到我刚才把她叫进房间的目的,我大声道:“你现在这里等我下,我给你去拿衣服。”

“真墨迹,快去快去。”好在前几天我和陈夏夏出去真的买了一件衣服,我把衣服递给洪念念,你看看好不好看?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看。”洪念念头都没抬的继续坐在床上玩手机,我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看着手机里洪念念刚才给我发的短信的答案,我刚才用我们小时候玩游戏编的语言问她陈夏夏是不是和白佩佩有关系。

手机上只有一个y,我就知道了,前段时间我总也想不通的事情,现在一下子都明白了,想到陈夏夏故作天真的模样,我就头皮一阵发麻。我身边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如狼似虎。但是更多的问题随之而来,他们怎么在一起的,怎么认识的?兆清屿知道不知道。

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18章 另一个真相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