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萌唐越川百度云 宁萌唐越川免费阅读

《柠檬有点萌宁萌》小说简介

主角叫宁萌唐越川的小说叫《柠檬有点萌宁萌》,本小说的作者是赏雨时节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觉得我可能要脱单了!!!宁萌给好友发消息打了一连串感叹号,难道,母胎单身的她,春天要来了?然而她的记忆却到此戛然而止。不知过了多久,宁萌被冻醒了,她迷迷瞪瞪地摸了摸屁股下面,冷冰冰又硬邦邦,硌得慌。…

《柠檬有点萌宁萌》 第3章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免费试读

第三章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没两天,林潭给宁萌带来了一只新手机,说是唐越川交代的。

宁萌有些惊讶,唐越川的细心让她不知所措。她接过后开机一看,全新的手机,电话簿里只存着一个号码——唐越川。她握着手机,冲着这个号码反复看,心旌摇荡。

旧手机送修,她把自己的手机卡放入新手机的卡槽。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起。

她接起来:“喂。”

“手机收到了吗?”唐越川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嗯,收到了。”宁萌回答。

“我的号码看见了吗?”

“看见了。”

“以后有情况,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

电话里,两人突然都停住了说话。

宁萌莫名地紧张,她听见了对方轻微的呼吸声。

“唐越川,谢谢。”

“不用。”他隔了两秒回答。

宁萌没好意思一直占着床位,所以打算出院。在电话里她把这事跟唐越川说了,唐越川问需不需要找人送她,她说不用,有好友来。

沈卿卿很快来了。

回到宁萌家,宁萌稍微拾掇了一下家里,给沈卿卿泡了杯茶。

两人在天台上捧着茶杯聊天。

宁萌至今对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都还有些蒙,直到她握住好友的手,才找回一些真实感。随风飘来的一点甜味,在她的心中不断扩大。

在宁萌不知道的时候,钱乾要来了唐越川的联系方式,想和他联系。

他仔细考虑之后终于开窍了,他打电话给唐越川:“唐哥,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会重新找人评估宁小姐的项目,宁小姐资金上的困难,我一定想办法解决。”

唐越川听了之后“嗯”了一声。

钱乾仿佛看见了希望,欢快地满口说好,他总算在赔礼道歉这方面,掌握了精髓。

纪录片的进度良好,除了有一两个地方的设计暂时没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

团队里面的所有成员都已经全部到位,这一次,大家看起来都靠谱很多。

有的人加入,单纯是因为对唐越川的仰慕。

唐越川,十七岁出国,十八进入皇家表演学院学习,进入大学的第一年,就拿了人生第一个国际奖项。他在国内的事业也没有中断过,曾在国内创办电台节目,为各类动画片、影视剧、译制片进行配音。

总之,有才,又勤奋,是唐越川本人无疑了。

这样的人,确实值得为他倾心。

宁萌正在茶水间泡茶,导演过来问她:“过两天我们团建,出去踏青,你去吗?”

宁萌的第一反应就是:“唐越川去吗?”

陆导看着她笑得一脸慈祥:“他要是不去,我就不叫你了。”

宁萌心想,她对唐越川,表现得就这么明显吗?

“那我去!”宁萌不假思索道。

“你不问我们去哪里,去多久?”导演逗她。

宁萌尴尬地摸摸自己的眉毛,不好意思地问:“我们去哪里?”

导演使坏:“你去问唐越川,让他告诉你。”

要不要为这样的小事,占用唐越川的时间?在宁萌的犹豫中,眼看团建的日子逼近,宁萌还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儿、去几天,她都不知道穿什么衣服。

她去问和唐越川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经纪人——林潭,林潭跟陆导像是约好一样,向唐越川的方向努努嘴。

“问大Boss。”林潭提示道,“他现在不在办公室,你去找他一下。”

宁萌头痛,林潭肯定知道唐越川在哪儿,偏偏不告诉她。

这一个个的,这样真的好吗?

宁萌鼓起勇气,给唐越川发消息:“大大。”

她后半句还在输入中,就见唐越川秒回:“说。”

“你在哪里?我想找你问个事。”

唐越川发了一个坐标给她,让她可以来找他。

宁萌循着地址去了,到了跟前,才发现这是一家离办公楼不远,但又很难找的在巷子里的一家小店。

小店的招牌是繁体字——許氏茶餐廳,门上贴着有年代感的港星海报,颇有港片里面那种小小的、不起眼的港式茶餐厅的味道。

宁萌掀开塑料帘,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唐越川。他戴着墨镜,面前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鱼蛋面。他坐在最角落,但还是帅得那么显眼,身上的光环遮都遮不住。

对于宁萌来说,她就是搜寻唐越川的小雷达,他在哪里,她脑袋上的天线就往哪里转。

“来了?”唐越川问她。

宁萌点点头,唐越川无声地往她跟前推了推塑料抽纸盒,意思是她要是嫌地方脏就自己擦。

宁萌忙说:“我不用。”

哪有那么娇气,她只是没想到唐越川会来这样的小馆子吃饭。

唐越川见了她问:“有新点子了?”一见面先问工作,这很唐越川。

还是那个难题,给水烧开前三秒钟气泡滚动的画面做声音模拟,要怎么才够生动有趣?

宁萌小幅度地摇头,她很是气馁,内心非常自责。她拿了唐越川给的报酬,却没能为他提供理想的方案。她做梦都在想,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还不等宁萌多说些什么,她的肚子就不争气“咕咕”叫了起来,她捂住自己的肚子,露出尴尬的笑容,叫得真不是时候。

唐越川抬手看了一眼腕上昂贵的积家手表,快下午两点了。

“吃了吗?”唐越川问她。

宁萌摇头。

唐越川抬手,茶餐厅老板拿着菜单向他们走来,宁萌这才注意到,老板的一条腿有些跛。

老板看起来跟唐越川很熟,放下菜单,他笑着对唐越川说:“大明星,下午这个点人少,你放心,不会有人打扰你。”

唐越川没有搭话。

老板看看唐越川,又看了看宁萌,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意味,“哦”了一声。

“你是怕别人看到你们两个……”

宁萌连忙摆手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怎么可能,您想得也太多了。这是我老板,我老板好心要请我吃饭,是不是?”

她怕给唐越川惹麻烦,急忙向茶餐厅老板解释。

宁萌的笑容明亮,笑起来的时候,像两弯月牙,明朗动人。

唐越川见她忙不迭地解释,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心里却有种些微妙的感觉,不知什么滋味,她就这么着急和他撇清关系吗?

他把菜单往宁萌的方向送了送:“点餐。”

宁萌撇了撇嘴:“我不知道吃什么。”

“要不你点?”宁萌求救地看向唐越川。

唐越川看着她的脸,一时之间,竟然狠不下心拒绝,帮小姑娘点个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

最后,唐越川要了一份烧鸭饭、一份黄油菠萝包,还加了个鸳鸯奶茶,都是小女孩会喜欢吃的东西。

菠萝包送上来,宁萌对着它哀叹一声:“吃完这个包,又要胖两斤。”

唐越川疑惑地扫了她一眼,问道:“你胖吗?”

宁萌歪头,反问道:“你觉得我胖吗?”

唐越川沉默了一下,显然,他并没有回答女孩子形体方面的经验。

过了两秒,他说:“不胖,有点肉比较可爱。”

“你是说真的吗?”宁萌一听,神采飞扬。

“我为什么要说假话?”唐越川奇怪地反问,似乎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问。

宁萌听完之后,只觉得此时此刻此地,她死而无憾。

于是,她卖力地吃了起来。

“小姑娘,唐先生可从来没有带过人来这里吃饭哦,你可是第一个哦!”老板走过来给他们上菜,“看起来,唐先生今天心情不错。”

听见这话,宁萌心中一喜,悄悄抬头,想要从他毫无波澜的脸上,看出一点他心情愉悦的痕迹。

唐越川用筷子敲了一下她的碗:“好好吃饭,少东张西望。”

宁萌正吃着烧鸭,两颊鼓鼓的,像一脸餍足的小松鼠。听了唐越川的话,她差点被噎住。

唐越川皱眉,嫌弃道:“你怎么吃个饭都能被噎住?”

……

宁萌胸闷,气短。

怪谁?不都是看某个人,看的吗?

这时,他们隔壁桌来了来了一对父子,穿着暖黄色长袖的小朋友,顶着可爱的西瓜头,要了一杯**奶茶。喝了两口,就抱着玻璃杯,叼着吸管吹泡泡。他爸爸轻轻打了一下他的手:“小心把奶茶弄翻。”

奶茶、吸管、声音……

宁萌看着隔壁桌,灵光一闪,猛然转头看向唐越川。

一把抓住唐越川的手,激动地说:“我想到了!”

“我想到了,给烧开的沸水拟音,就用吸管!”宁萌直接鼓了一口气,去吹自己玻璃杯里的奶茶。

“咕噜咕噜。”

她用力晃了晃唐越川的手:“你听见没?是不是?是不是就是热水快沸腾的声音?”

隔壁的孩子见了宁萌,突然对自己的爸爸说:“爸爸,看隔壁的姐姐,好幼稚哦。”

宁萌向小孩做鬼脸,假装没听见。

唐越川点头,眼角泄露了些许赞赏的意味。

宁萌激动的劲儿过去,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唐越川的手没放开,她连忙尴尬地收回手。

“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唐越川随口接道。

宁萌不知道怎么回,急了:“不是故意吃你的豆腐呀。”

唐越川弯了一下嘴角。

在他眼里,宁萌才像那一盘水嫩嫩的豆腐。可是,这盘豆腐竟然整天盘算着怎么吃掉他。

“你刚刚的想法很好。”唐越川肯定道。

被宁萌柔软的小手抓过的地方,还留有她的余温。在宁萌看不见的地方,他微不可察地动了动自己的手,怅然若失,只觉得温热的触感消失得太快。

宁萌乐得没边了,她差一点就忘记了来找唐越川的目的。

还是唐越川问她:“你来找我想问我什么?”

宁萌这才想起来,她低下头,露出一截雪白的天鹅颈。

“陆导跟我说,拍摄团队要去踏青,我就想问问我们去哪里、去多久?”

“山里,一天。”

“好的。”她眼珠转了一圈,不知想到什么,又问,“我们几点出发?”

“八点。”

“好。”她干脆地回答。

她大概可以理解唐越川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外面走动走动。

他们做音效的,就是经常要出门采风,寻找新的声音、新的灵感,包括其他搞灵感创作的同事,也是一样。需要外界的**碰撞,才能有更强烈的火花。

唐越川面面俱到,把这些都想到了。

这时,宁萌突然看见包里的笔记本。

她猛地想起来,这是上次灯光师小姐姐交代给她的任务,她一直把本子和笔都搁在包里,但每次总是忘记。

她拿出纸笔,红着脸问唐越川:“唐老师。”

唐越川轻轻咳嗽一声,她才想起来,上次自己要求改口。

于是忙改正说:“唐越川,我朋友是你的粉丝。”为了增加可信度,她接着说,“她全家都是你的粉丝!能不能求一个你的签名?”

唐越川接过本子,直接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龙飞凤舞的“唐越川”三个字,气势十足,就像他的人一样。

然后,他问:“那你呢?”

宁萌愣了一下,忙说:“我当然是。”

她能轻易地说出我朋友是你的粉丝,但是,让她在唐越川面前说一句“我是你的粉丝”,却感到无形的重量。

这种重量,沉甸甸地坠在她的心上。

心里满满的,出口的话却显得犹为苍白。

是,我当然是。

听完之后,唐越川挑眉,说了一句:“我的粉丝很多,每天说是我粉丝的人也很多。”

宁萌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只能跟着他的脚步站起来。唐越川去前台扫了一下支付码,然后戴着墨镜口罩,大步向门外走去。

她小跑跟在他的身后,风扬起柳絮。

唐越川的话像是对她说的,又像对自己说:“但你是特别的那个吗?”

“我想知道。”他说。

回到家后,宁萌像脚底板着火一样,转来转去,坐立难安。

她一头扎进沙发里,蜷着身子啃指甲,好好的指甲都要被她啃秃了。

她打电话给沈卿卿的时候,沈卿卿正在刷牙,好友含糊不清地问她:“宝宝,怎么啦?”

宁萌把啃指甲改为了扩胸运动,顺便做完了一套广播体操,才压制住了她体内的邪火。

电话开着免提。

她下定了决心:“我决定了,我要追唐越川!”

“啥?”沈卿卿差点被漱口水呛到,“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追唐越川!”

“怎么追?”沈卿卿追问。

“我已经有了计划。虽然这个计划还停留在构想阶段,但战略目标已经有了。”

沈卿卿竖起耳朵,等她说下文。

“了解他,勾引他。”宁萌斩钉截铁。

“然后?”

“没有然后了呀。”宁萌撩头发,“剩下的,全靠实践,实践出真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沈卿卿泄气,服了。

“卿卿,你先别挂呀。我连行动代号都想好了,‘柠檬糖’,好听吗?怎么样?怎么样?我们俩的名字合在一起,甜不甜?”

沈卿卿情真意切地说:“宝宝,我真羡慕你。”

宁萌脑袋上冒出问号。

沈卿卿解释说:“羡慕你,在梦里这么快乐。”

“滚。”

浪费她的感情,宁萌气哼哼地挂断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唐越川就发现他家楼下多了一个人。

地下车库里,站在他车旁边的宁萌手上拎着两大袋吃的,见他来了兴奋地向他挥手。然后发现手上的拎得东西有点多,手举到一半就举不起来了,只好一个劲地冲他笑。

好傻,唐越川嫌弃地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早饭。”宁萌咧嘴笑,然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然后,顺便蹭车……可以吗?”

唐越川含着润喉糖,“嘎嘣嘎嘣”把润喉糖咬碎了,干净利落地转身上了保姆车,临时起意逗她说:“不可以。”

宁萌呆若木鸡:“啊?”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求林潭开后门让她等在地下车库,但没想到第一次就出师未捷身先死,被唐越川一口否决。

她双手手指搅动在一起,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越川看见她领着早饭,很失望的样子,问她:“想什么呢?”

宁萌如实回答:“我在想这个点能不能叫到车送我去西景山,一定很贵吧,超过一百钱你能给我报销吗?”

唐越川被她这个回答折服了。

林潭在驾驶座上差点笑出声,他心里拍大腿狂笑,天啊,这里有个老实人。

“不能。”

唐越川在车内,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半边脸埋在阴影中,欣赏了半天宁萌一直在变幻表情的脸。

然后他突然卸下凌厉的气势,说:“但你可以请我吃你的早餐。”

“你、你吃过了吗?”宁萌终于想起来,她手里还拎着的东西。

她这一回终于找到了和唐越川的正确对话方式,她迅速坐上车,就坐在唐越川的左手边,打死她也不下去了。

宁萌一样一样地把打包的早餐盒摆出来,不忘邀功说:“这可是我早晨六点钟就去排队买的,没想到六点钟就已经有好多人在门口排队了,幸好都买到了。我知道你想吃他们家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每样买了一点。”

这一家的早餐每天一早就有人去排队,想要吃到非常不容易。

她也是有一次无意中在唐越川的Instagram(照片墙)上面看见唐越川说,很想吃,就一直记在心里。

她一脸期待地看着唐越川:“你要不要尝尝?”

唐越川接过筷子和一次性餐盘,首先夹了一个蟹黄小笼,然后在泡有姜丝的香醋里沾了沾,再优雅地咬了一口。

宁萌双眼亮晶晶的,托腮问:“好吃吗?”

唐越川回望她,点点头。

宁萌满足地笑了,笑容甜丝丝的。

她不忘给林潭也拿了一份方便开车吃的糕点。

唐越川盯着摆在林潭手边的那份糕点瞧了半天,看看林潭,又看看糕点,好像跟糕点较上劲了。

林潭感知到老板投来的眼神,如芒在背,忙说:“托我们家唐老板的福,终于吃到了网红店的早餐。老板,你不吃吗?这都是宁小姐特意给你买的,要不是因为你,我哪有机会跟着沾光呀。”林潭加重了“特意”两个字。

果然,唐越川终于收回了眼神,满意地品尝早餐。

宁萌望向窗外,在他们没注意到的时候,林潭已经把车开出了车库。

唐越川问他:“你开车倒是自觉。”

林潭回头冲他们眨眼:“车已上路,大家坐好,系好安全带,半路上总不好把人小姑娘丢下去,对不对?”

宁萌简直想给他鼓掌。

她忙不迭地点头,脑袋上的两个小辫也跟着一晃一晃。

“经纪人大人说得对!”为林潭疯狂打Call(电话)。

“哦?”唐越川闻言,侧头看她,讳莫如深。

宁萌忙补救:“我的意思是,唐越川大大英明,也只有您这么优秀的人,才能拥有这么优秀的经纪人。”

唐越川眼中的宁萌小巧精致,气质出尘,透着股难能可贵的灵气,就是皮了点。

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因为身材管理,每天的饮食都有食谱。他其实已经多吃了一个肉包,不能再吃了。

没想到宁萌在旁边,还有一项功能——下饭。

唐越川突然皱眉,他看见宁萌的手心有两道明显的勒痕,这么重的早餐,拎过来很不容易。

宁萌见到他的目光,忙把手握紧,向身后藏了藏。

唐越川什么都没说,于是,他又吃了一个包子。

宁萌见他喜欢,心里似吃了蜜一样。

“要不要再来一个?”宁萌捧着盒子问。

唐越川看着她的眼神,心中叹口气,他无法拒绝宁萌的要求。

很快,他们到了山上。

“这么快?”宁萌惊讶地问。

“不快了,因为心情好所以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吧,我看我女朋友的时候也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林潭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宁萌害羞地看着地上,埋头不说话。

唐越川用眼神制止了他的话,让林潭不自主地缩了一下脖子。

他的老板还是这么严厉,他说错什么话了吗?他看女朋友就是能看一天都不腻,还觉得时间飞快呀?

真是搞不懂,难不成被他说中了,恼羞成怒?哈哈,不能吧?林潭摇摇头。

当拍摄组的同事们看见宁萌从唐越川的保姆车里出来时都很惊讶。

唐越川坦坦荡荡,没什么话都没说,他们也只好装作什么都没见到。结果,唐越川从车上拎了一大包早饭出来,宁萌买的实在太多了,他把早饭拿出来:“尝尝吗?宁萌买的。”

瞧他说起“宁萌买的”那样子,得意得头发丝都要翘起来了。

林潭心里:得意啥,又不是女朋友买的,哼。

偏偏唐越川还追问:“好吃吗?”

大家纷纷捧场:“好吃,每次路过人太多都不敢去排队,没想到今天吃到了。”

一听这话,唐越川满意了,林潭只想捂住自己的眼睛。

唐越川,你变了。

山里的空气清新,呼吸一口,都觉得沁人心脾。

陆导给他们介绍道:“这里是越川推荐的放松圣地,今天隆重介绍给诸位。山上有一个会馆,大家可以尽情地放松,今天就让我们彻底忘记工作,好不好?”

大家笑成一团,当然说好。

中午的时候,他们在会馆的后面借了一个烧烤台,大家围着烧烤台一边烤串,一边聊天。

会馆称不上豪华,但是胜在半山腰上风景绝佳,很容易让人想起陶渊明笔下“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田园生活。

放眼望去,阡陌纵横,入目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海。道路旁种满了桑树,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射下来,树影斑驳。

“哇,唐越川老师你烤的鸡翅好好吃,用了什么独家秘制配方?”

宁萌站在唐越川身旁,专心地在烤金针菇,看见组里的同事都吃到了唐越川烤的鸡翅,她又看了一盘烤盘,里面竟然空了。

宁萌倔强地扭头看着眼前盖着锡纸的金针菇,告诉自己,宁萌啊,你要坚强,不能因为没有吃到唐越川烤的鸡翅就闹情绪。

下一秒,宁萌扁嘴,她还是想哭,怎么办?

唐越川个子高,站在一边,存在感极强。

和他相比,宁萌连他的肩膀都不到,从唐越川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宁萌变幻的表情。

这几天相处下来,唐越川发现,宁萌内心戏很足的样子。

让人忍不住……

宁萌捂住自己头顶上的两个辫子:“痛。”

谁拽她头发?

她扭头一看,唐越川就在她的旁边,再看看四周,大家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没有人来他们这边。

真相只有一个。

宁萌用眼神控诉唐越川,你已经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九的大人了,为什么要拽我的头发?

唐越川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把一串烤翅递给她。宁萌立马就把刚刚被欺负的事给忘记了,捧着鸡翅两眼都是小心心。咬了一口鸡翅,宁萌幸福地眯眼睛,真的好吃。

这时,工作人员喊他们:“别光在那儿站着了,来玩游戏呀。”

“玩什么?”

大家围着草坪,席地而坐,非常热闹。

“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还是狼人杀?”

最后大家选了真心话大冒险,狼人杀什么时候都可以玩,但是有唐越川在的真心话大冒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们在草坪上铺上餐巾,转动手中的啤酒瓶。

第一轮的时候啤酒瓶转到了陆导,陆导作为圈内的好好先生,一名已婚男子,大家一脸“我一点都不好奇,求您大冒险去吧”的表情看着他,但是陆导偏偏选择了真心话。

好吧,大家不痛不痒地挨个问了他几个问题。

然后飞快地进入了下一轮。

好在陆导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被一群小孩子嫌弃了。

也不知道转了几圈,宁萌喝果汁喝多了,有点想去洗手间。就在这时,酒瓶转到了唐越川。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什么?”有人问。

宁萌顿时黏在原地不动了,一双眼注视着唐越川,屏住呼吸,期盼听到他的答案。

“真心话,真心话。”

“真心话!”

“Pick(支持)真心话!”大家都有节奏地拍掌起哄。

他们真心话的规矩是一圈人挨个提问,回答者有两次喊“过”的机会。

宁萌也跟着默默喊:“真心话。”

唐越川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扫过。

“你们想要我选真心话吗?”唐越川用他那苏到极致的声音问。

“想!”

唐越川目光越过人群看着宁萌,看见她一脸期待,心中一动。

然后,只听他说:“那好啊。”

“你们问吧。”

一位女工作人员捂着胸口,一副被唐越川的眼神和嗓音击中的样子,倒在草坪上,直喊:“我的天,我不行了,唐越川大大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实在太撩了,多看两眼简直想要死掉。”

有人迫不及待地问唐越川:“唐越川老师,你单身吗?”

林潭看笑话一样看着唐越川,哈哈,果然是这种八卦的问题首当其冲,千年不变的定律。

他看热闹似的欣赏唐越川的冰山表情。

唐越川回答:“单身。”

有一个男摄像举手问:“有前女友吗?”

这个问题就有些难回答了。

宁萌紧张地看着唐越川。

唐越川说:“你觉得呢?”

那人说:“我觉得肯定有,就是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能和唐越川大大谈恋爱。”

唐越川笑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难得调皮:“你猜?”

众人顿时纷纷倒在草坪上。

大家懂得分寸,没有穷追不舍地追问。

下一个问题:“那你最近有交女朋友的打算吗?”

宁萌的目光紧随唐越川,唐越川张合的双唇在她眼中放大,在这凉爽的初春时节,她的手心满是汗水。

唐越川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剑眉英武帅气,他轻易便能获得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只山雀似乎是懂得宁萌心中的难熬,清脆地叫了一声,顽皮地飞过。

唐越川说:“没有。”

宁萌心里空落落的,不是滋味。

唐越川这么回答,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她在失落什么?

突然有人推了一下失神的宁萌,旁边的女生笑着问她:“你没有问题要问唐越川大大吗?”

宁萌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原来是到她发问了。

她专注地看着唐越川,犹豫了一下,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宁萌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

唐越川深邃的双眸望着她,吐出的声音悦耳动听。

他说:“聪明的。”

然而,唐越川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在说宁萌蠢啊。

宁萌突然遭受严重打击,心想,她的追人第一步,“了解唐越川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就遭遇重创,这可怎么办?

后来,沈卿卿问她为什么绝望。

宁萌说:“我就不是那一种的啊。”

沈卿卿问:“那你是哪一种?”

宁萌拨弄自己的头发:“胸大无脑。”

沈卿卿差点笑晕过去,直拍桌:“不,不是,我要喊你姐了,你知道胸大无脑的关键点是什么吗?”

宁萌表示洗耳恭听。

“不是无脑,是胸大。你摸着胸口告诉我,你啥罩杯?”

宁萌端详了一下说:“我还有成长发育的空间,这个问题,我们日后再聊。”

好在,宁萌是坚韧不拔的,是百折不挠的。

很快满血复活。

纪录片拍摄接近尾声的时候,正赶上漫展。

也巧,也是距离唐越川第一部作品面世八周年的日子。

粉丝强烈要求唐越川开见面会,活动举办方也多次邀请唐越川参展,并且为他单独开了一个舞台,来做个人活动。

盛情难却,唐越川安排出档期之后,便同意参加。

他的巨幅海报早早地挂满了中央舞台两侧。

之所以说唐越川是现象级的配音演员,一个原因是他年纪轻轻,成就斐然。另一个,就是因为粉丝追随他的方式,与其说是在追一个配音演员,不如是说在追一个偶像,更接近大家认识的“声优”。

为了拿到唐越川的签名,他的海报早就已经卖脱销了。

唐越川的所有粉丝里,最有号召力的大粉之一当属“威风糖糖”,每一次活动的组织、应援、制作视频……都少不了她的身影。

粉丝都在群里称糖糖叫全能糖,就没什么是她不会的。

但是,这一次八周年活动,粉丝群里的元老们,却发现糖糖没有来。

QQ上有人找糖糖问她:“这次活动这么大,又是在国内,怎么没看到你,你在哪儿呢?”

元老们就站在舞台下面的前排,左顾右盼寻找糖糖的身影。

其实,她已经来了。

宁萌做贼似的躲在他们后面发消息:“我家里有事,不在国内,你们替我多拍几张公子的照片好吗?!跪求。”

粉丝习惯喊唐越川叫作公子。

“什么呀,糖糖居然说她不在国内,真是破天荒。”

“还以为这一次能见到糖糖了。”

“你们说,不会是糖糖故意躲着不想露面吧?”

“她躲我们图什么呀?”

“可能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彪形壮汉?”

“额,腿毛两米八?”

“撩起裙子——腹肌、胸肌、肱二头肌……”

几个人说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弯了腰。

宁萌在后面听她们越讲越离谱,简直想把她们揪出来揍一顿。

她们居然在背后这么编排她,果然是塑料网友情。

突然,宁萌听见一阵激烈的欢呼声。

舞台上的LED光屏亮起,即使还没入夜,也显得格外亮眼。大幅的屏幕上依次闪现唐越川配音的经典角色:动画角色宠妹狂魔偶像哥哥、游戏角色无往不胜的星际将军、影视剧角色悲情的九天仙尊,最后一个,广播剧角色,背负国仇家恨的病弱帝王。

这四个角色,在网上并称“破次元美男团”,还有粉丝专门为它们应援。

它们共同的特点是都拥有唐越川的声音,像是一个纽带,把二次元三次元链接在一起。

日暮西沉,天边残红,天色将晚未晚。

紫、蓝、红、黄色灯光依次闪过,最后汇聚在唐越川的身上。

女孩子们发出尖叫。

唐越川穿了一套暗粉色格纹西装,这个颜色非常挑人,但往他身上一套,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模特,真是天生的衣架子。胸口露出来一点健康的麦色肌肤,骚气又撩人。

他开口说话:“大家好,我是唐越川。”

尖叫声更激烈了,就差没把顶棚掀翻。

和主持人站在一起,唐越川足足比男主持高出一个头。

被淹没在嘈杂的粉丝群中,宁萌听见身边的女孩子讨论:“唐越川真的好帅,我没办法想象有一天如果他谈恋爱了,我要怎么办?”

“没有人能配得上公子。”

“如果哪一天公子告诉我他谈恋爱了,那我一定会忍不住脱粉。”

“想象不出唐越川的理想型是什么样。”

她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还是不要给自己添堵,恋爱即脱粉是最佳的结果。

是啊,他有那么多粉丝,他不属于任何人。所以,他才有可能属于任何一个人,他才能长存于少女美好的幻想里。这个幻想,不容许任何人打破。

宁萌在人山人海的台下,抬头仰望这个受无数人喜爱的配音偶像。

她相信,如果唐越川开微博,几百万粉丝不在话下。而她,是那几百万分之一。

从台上到台下,就像是隔着一个银河系的距离。

演出看了一半,宁萌被人叫到了后台。

原来纪录片拍摄组的同事为了给唐越川庆祝,也准备了一份惊喜,就在后台。

他们塞了一束花到宁萌的手里:“一会儿唐越川演出结束,回后台,咱们就围上去,给他献花,蛋糕也准备好了。”

“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的?”宁萌惊讶。

摄像大哥说:“导演咯,神神秘秘的。他瞒着我们自己弄的,要不是被我们发现了,他还不肯说。”

宁萌看着手里的花,大朵大朵的重瓣桔梗花,悄然盛放。

她也为唐越川准备了周年礼物,但看到热情隆重的同事们,她悄悄把自己的礼物藏了回去。

宁萌捧着花,坐在后台的透明塑料凳上等着,怕把花弄坏了,拿在手里不敢动,直到肩膀僵硬感到一阵酸麻。

旁边人问:“宁萌,你把花放下吧,是不是太晚了,你困傻了?”

宁萌一看时间,都快十点了。

唐越川被粉丝围住,活动已经超出了预定时间。

等到唐越川进来的时候,宁萌的反应慢了半拍,被激动的拍摄组同事们挤到了边上,她一看,都快被挤到角落去了,高举着花,奋力剥开人群,向前艰难挪动。

有人喊:“唐越川大大,快收花。”

宁萌的脚一崴,差点被人绊倒。突然,她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拽住了。真的是拽住,拎小鸡的那种拽住。她勉强站稳身子,然后,宁萌就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一空,她的花被唐越川的长手一伸,接了过去。

个子高了不起吗?

宁萌摸了一下被他握过的手腕,好吧,确实了不起。

唐越川和宁萌的视线短暂对视,一错眼,唐越川又被别人叫住,转身和旁人说话去了。宁萌送上的花被他捧在手里,花瓣颤颤巍巍地抖动。

观众全部离开后,顿时拥挤的室内场地变得空旷起来。

工作人员借用了舞台场地,围聚在一起,起哄让唐越川吹蜡烛。

一个巨大的三层蛋糕放在推车里被推上来,灯光师调皮地给场地中央打上柔和的灯光。

蛋糕上是几个翻糖小人,上面栩栩如生的小人都是唐越川配过音的角色。

最顶上,一个醒目的蜡烛,是阿拉伯数字——8。

他们聚在一起,也不知道唐越川吹蜡烛的时候应该唱什么歌,不知道是谁带头,开始唱唐越川的角色歌。那是一首朗朗上口的古风歌曲,凭借这一首单曲,唐越川还冲到过热门歌曲的榜单前面。

当熟悉的旋律响起,大家开始合唱的时候,竟有点让人无端泪目的感觉。

唐越川吹灭蜡烛,工作人员问他:“许愿了吗?”

“许了。”唐越川竟然笑了一下,露出了他万年难得一见的梨涡。

“什么愿望?”

“说出来就不灵了。”

“哎……”大家很失望。

宁萌没想到今晚的活动那么丰富,连酒水饮料都准备好了,显然周年庆大家是要拽着唐越川狂欢,不乐意这么轻易地放他走。

唐越川又拜托经纪人定了一些酒水零食送过来,大家喊着唐越川的名字欢呼起来。

宁萌坐在角落,看灯光下热闹的地方。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唐越川移动,有唐越川在的地方,永远是人群的焦点。

然后,她也不知道唐越川对他们说了些什么,忽然向宁萌敬酒的人多了起来。后来她隐隐约约听说,原来是她被唐越川点名了,说一起合作的拟音师也很辛苦,多亏她的一些主意。

当然,被唐越川提到的,不止她一个,但宁萌还是红了脸。她在心里直骂自己:“脸红啥,宁萌你少自作多情。”

她酒量很浅,外加上一次吃的教训,她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她捧着酒,做了半天的心理暗示:宁萌,酒壮人胆,不怂不怂。

她先自己喝了一大口,感受到小腹蹿上来的热气,大步走到唐越川的面前。

拨开围着他的人群,举杯:“越川哥,我敬你!”

准确来说,她举的是RIO,水蜜桃味的鸡尾酒。

唐越川被人灌了不少酒,可双眼依然清透,他看宁萌的眼神,就好像在等待她多说些什么。

“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宁萌只好硬着头皮编句子,还有啥?

“流芳百世,千载留名!”不能再让她说了,再说下去,唐越川就要作古了。

宁萌耳朵根红透。

“喝吧喝吧。”大家善意地起哄。

唐越川酒杯中是高度伏特加,他端着酒杯没动,就在大家以为他不会喝的时候,他干了杯中的酒,声音清凉:“谢谢。”

唐越川这么给面子?宁萌不多喝点,真的说不过去了。于是,在大家的围观中,宁萌咕嘟嘟闷了一大口。

一瓶RIO硬是被宁萌喝出了豪气干云的气势,大家笑宁萌上辈子莫不是酒仙?

宁萌心里苦啊,你们见过喝RIO也能喝醉的酒仙吗?

唐越川又被人群拥簇着走了。

她只觉得这两天,她的烦恼有些多,并且每一个烦恼,都刻着唐越川的名字。

而好巧不巧的,唐越川的视线越过喧嚣人群,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宁萌这小姑娘就疯了。

她原本在小角落,抱着酒瓶,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被唐越川这一撩,堪比星火燎原。灼热感充斥她的四肢百骸,宁萌潇洒甩掉了身上裹着的外套,抬手时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蛮腰。

宁萌看见唐越川,就像是导航被定了位,她脑袋上的天线突然竖起来,对着空气生气地说:“瞪我?等我,来找你……谈谈心。”

她气势汹汹,来到唐越川面前,酒瓶往小桌上一跺:“你瞪我。”

唐越川眼里,只见一个摇摇晃晃的小姑娘,没什么气力地向他发难,他恶劣地逗她:“那要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宁萌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怎么办才好。

“你想不出怎么办,我就要走了。”唐越川火上浇油。

完了完了,唐越川看着她,小姑娘被他弄得眼眶泛红,不会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吧?

宁萌轻轻打了一个嗝儿。

“你送我回家,我就原谅你。”

唐越川的眼神在变幻的光线里晦暗不明,半天没有回应。

宁萌的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摆,生怕他跑掉。

她色厉内荏地挺了挺不太明显的胸:“怎么,我的要求很过分吗?”

不过分,比起你某一次的要求,怎么都不过分。

唐越川目光流转。

上一次……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唐越川将宁萌逼入角落,空气里暧昧飘浮。

宁萌醉眼蒙眬,说不出话来。

不知不觉,他们远离人群。

等到林潭一回身找唐越川,他就看见,自家配音演员把人小姑娘往肩上一杠,消失了。

林潭惊掉下巴,还有这种操作?

那么他身为经纪人,现在应该做点什么,还是做点什么?

而那边,唐越川感受到背上的宁萌软乎乎的,毫无心理负担地使唤他:“快送我回家,现在,Rightnow(马上),不要想欺负我,我背后有人哦!”

她醉得越发厉害了。

“谁?”他缓声问。

“当然是……唐越川。”她拳头乱舞,嘟囔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要唐越川,唐越川你在哪里……”

“乖,我在。”唐越川轻声哄道。灯光暗处,他目光柔和,不厌其烦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