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妻:病娇大佬强势宠》叶轻舟厉寒司厉哲瀚 《重生狂妻:病娇大佬强势宠》小说无删减

《重生狂妻:病娇大佬强势宠》小说简介

《重生狂妻:病娇大佬强势宠》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叶轻舟厉寒司厉哲瀚,小说主要内容是:轰一场毁灭性的爆炸,在亚马逊森林掀起了巨大的蘑菇云。少女满身是血躺在杂乱的草丛里,头顶的蘑菇云散去,数架直升机在头顶盘旋,发出嗡嗡嗡的响声,寻找着适合的降落点。少女面前站着的,是她唯一信任的队友银狼,此刻,这个男人正带着疯狂的笑意看着她:天煞,那个东西,是时候交出来了!…

《重生狂妻:病娇大佬强势宠》 第4章 九爷,二小姐是废物 免费试读

“什么要求?”厉哲瀚捂着脸,咬牙看着叶轻舟,他的眼神简直在喷火。

叶轻舟今天一定是中邪了,太反常了!

“周日,度假村,赛车场。你若是赢了我,我便答应你!”叶轻舟道。

“赛车?你确定?”厉哲瀚皱眉,看着叶轻舟的神情仿佛她已经疯了一般。

她一定是在玩什么新把戏想勾引自己!

“怎么?你不敢?”叶轻舟轻笑。

“好,一言为定。”厉哲瀚冷哼一声:“到时候输了,可别反悔!”

叶轻舟追逐他那么多年,他非常清楚叶轻舟的心思,倒要看看她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

“那,你若输了呢?”叶轻舟的态度漫不经心,问这话的时候,神态中带着淡淡的嘲讽。

“我输?不可能!”厉哲瀚态度十分的坚定,冷冷说了一句。

作为北城首富厉家的长孙,赛车对于厉哲瀚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儿,甚至还拿过名次的。

而叶轻舟呢?上个月18岁生日才拿到驾照,这不是找死吗?

“比赛有输有赢,你为什么不可能输?”叶轻舟轻笑,这男人太过自信,到时候打脸的时候,希望别太疼了。

“那你想怎么样?”厉哲瀚几乎咬牙问了这么一句话,他脸上的神情和态度仿佛在说,叶轻舟,你装够了!我知道你几斤几两!

“阿哲,妹妹她不会开车,这也太危险了吧?妹妹,你不要冲动,姐姐不要你的骨髓了,让医院给我找捐献的骨髓吧,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叶倾心心中泛起一丝冷笑,嘴里的话却可怜兮兮。

还以为叶轻舟变厉害了,结果还是那么无脑,跟阿哲赛车?简直不知死活!

“你若输了,当着去参加的所有同学的面**衣服,绕着度假村跑三圈,就算是对我的道歉了!”叶轻舟说道。

若不是厉哲瀚无脑无情的将原主最后一丝希望泯灭,原主也不会死!

“你……”

厉哲瀚气结,这叶轻舟不只是性格变了,说话也这么不要脸。

**衣服?

是她自己想看吧?

不过,反正她也不可能赢的!

“好,一言为定!你若输了,不只要给倾心供应骨髓,以后再也不能纠缠我了。”

厉哲瀚狠狠的扔下这么一句话,他一定要给叶轻舟这个虚伪恶毒不识好歹的女人一点教训!

叶轻舟冷笑:“就算你走狗屎运赢了,我也不可能再纠缠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明明那么普通,为什么那么自信?”

“你……你……”厉哲瀚简直被怼的哑口无言。

这是那个喜欢他十年,看到他迎面走来都会脸红心跳的叶轻舟?若不是一模一样的轮廓和声音,他都要怀疑这不是叶轻舟了!

“妹妹,你别冲动,你那么喜欢阿哲,若是以后都不能联系他得多难过啊?而且……赛车很危险……”叶倾心在一旁急的直掉眼泪,心里却十分的开心。

叶轻舟的改变让她担心畏惧,可叶轻舟对厉哲瀚的态度,却又让她开心。

叶轻舟扫了她一眼:“少给装白莲花绿茶B,收拾东西,回家!”

“阿哲,那你先回去,我真的没事,求你了,让我自己来处理吧,她毕竟是我妹妹。”叶倾心一副不敢再多言的样子,像是很怕惹恼了叶轻舟,只哀求的看着厉哲瀚。

厉哲瀚气急败坏,瞪了一眼嚣张的叶轻舟,愤愤甩门离开。

他太过气愤,没注意离开后,病房外面的安全通道旁,一个气质矜贵的年轻男人坐在轮椅上,将方才病房的话全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九爷,阿哲少爷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呢,要不要跟大老爷说一声他儿子被……”身后推着轮椅的林特助凑到矜贵男人的耳边低声而又恭谨的请教了一句。

大老爷跟九爷向来不对付,阿哲少爷被自己未婚妻的妹妹打了,这样的笑话,大老爷知道了,脸色一定十分的精彩。

“里面……是叶家的两个女儿?”矜贵男人声音沉稳,听不出喜怒。

“是,叶家的大小姐大方温柔,这二小姐听说是个没用的废物,十分懦弱,怎么……对阿哲少爷动起手来了?”林特助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年轻人的爱恨情仇吧。”他淡淡说了一句,冰冷的眼底,莫名就染上了一丝笑意,言语淡漠:“周末……我是不是有个宴会在度假村?”

“是。九爷您方便去吗?”林特助忙问。

“医生说我病情又严重了,要多晒太阳,咳,咳咳。”男人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还咳了几声,只是眼底带着些许兴致,哪里有一丝生病的模样?

男人说着,微微招手,林特助会意,忙推着轮椅离开。

叶倾心说服了叶母,母女三人回了叶家。

叶家的三个男人都还没有回家,别墅里静悄悄的,佣人看到主人脸色不好,上了茶水后谁也不敢往前凑。

叶轻舟独自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没理会假装不安的叶倾心和愤怒的叶母。

原主的卧房是阁楼的杂物间,十分的简陋,家具只有最简单的几样,好在还算清净宽敞。

她打开衣柜,看着一柜子成熟风格的衣服,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原主也是够蠢,什么都听信叶倾心的。

厉哲瀚一个高三的少年,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穿着暴露妆容风尘的女人?

她翻了半天,找出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以及一件白色的面包服拿去卫生间洗澡。

这还是运动会才买的,看来,她得出去采购一番才是!

洗完澡的叶轻舟看了看镜子里干干净净的自己,表示满意的点头。

原主容貌角色,五官精美,乍看一眼,是那种清纯无比的少女面相,可眉眼入鬓,鼻梁翘挺,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眼弯似月,说不出的妩媚。

清纯和妩媚,本是极其矛盾的两个词语,可在她的脸上,却组合的淋漓尽致又完美无缺。

简单擦了水ru和防晒,将那些花花绿绿的护肤品全都扫进垃圾桶,这才拿起敢充满电的老旧手机上起网来。

她迅速的翻看了一遍各大新闻网站,作为天煞的她,死讯悄无声息……

也是,特工队的任何人,不管多么出色,都不配拥有姓名,他们就是黑暗中最恶毒也是最强大的野兽

无法见光!

关闭新闻网页,她又指纹解锁了原主的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

啧。

原主混的可真够惨,全部的余额加起来,也不到三千块。

记忆里,家人怕她钱多了不满足或者私自逃跑不给叶倾心供应骨髓,所以零花钱向来卡的很死。

看来得弄点钱买衣服了!

去哪儿弄呢?

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