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谋略之重生完整全文阅读 穆清歌顾子衿小说结局无删节

《嫡女谋略之重生》 小说介绍

《嫡女谋略之重生》是由作者巫小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嫡女谋略之重生》精彩章节节选:不多时,穆清歌因为呼吸困难脸色变得惨白。就在她以为他真的要杀了她时,陶元城忽然松开了手,眼神沉的可怕。“是顾子衿叫你这么做的?”穆清歌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

《嫡女谋略之重生》 第10章 你怎么不去死 免费试读

不多时,穆清歌因为呼吸困难脸色变得惨白。

就在她以为他真的要杀了她时,陶元城忽然松开了手,眼神沉的可怕。

“是顾子衿叫你这么做的?”

穆清歌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大人从何说起?”

“穆清歌,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陶元城有些难以想象,当初唯唯诺诺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子怎么就突然了百般跟他做对的人。

“变。”

穆清歌缓缓吐出这个字,饶有兴致的体会道:“我以为爱上你以后,苍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容颜不在,弓背驼腰。”

“但我没想到,原来苍老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在苍老之前,你就已经不爱我了。”

顿了顿,她恍然道:“不,不是不爱了,是从未爱过。”

“以前那个样子是因为我爱你,发自肺腑的想要跟你在一起,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是因为我不爱你了。”

“不爱了。”陶元城眯起眸子露出危险的光来。

“你还真是水性杨花,顾子衿才回邑都几天你就移情别恋了。”

“关他什么事。”穆清歌有些恼转身想走。

不防被陶元城抓住胳膊,谁知恰好是有伤口的那一只。

一阵刺骨的疼传来,她咬住嘴唇忍痛道:“陶大人,光天化日与民女这般拉拉扯扯不妥吧。”

“你是我的未婚妻,有何不妥?”

“大人自重。”穆清歌冷下脸来。

“自重,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天方夜谭。”

陶元城嘲讽道:“死皮赖脸非要嫁给我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这两个字?现在看上顾子衿了,就对我说自重?!”

“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事关她已经没剩多少的名节,她猛的将他甩开道。

袖底一片温热,可以想见应该是伤口又裂开了。

穆清歌眼底一片漠然。

“你不要用小人之心来看我,但凡你对我有过一丝的怜惜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莫非你不爱我将我伤的千疮百孔后还要我对你矢志不渝?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我伤你。”

陶元城握紧拳头,“我除了要娶欣儿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你……”穆清歌猛然顿住,她总不能说他上辈子害死她哥哥还逼死她吧。

如果这样说出来,陶元城只怕会觉得她是神志不清疯了。

“说不出来了吧。”

陶元城冷哼一声,咬牙道:“你自己见异思迁,还要找这些个借口。”

“呵。”穆清歌不怒反笑。

“见异思迁又如何,大人想来也是不在意的吧,如此不是正好可以摆脱我的纠缠。”

“你要丢人现眼可以,别顶着我未婚妻的名义去丢人现眼。”

陶元城厌恶的说道,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乱窜。

“大人不如去请皇上退婚啊。”

“退婚?”陶元城看着穆清歌,似乎要从她脸上看到说出这句话后违心的神色。

可是他失望了,从头到尾,她都是无比的认真。

他突然更加烦躁了:“穆清歌,你以为本大人是你想嫁就嫁想退亲就退亲吗?告诉你你休想!”

“本大人现在忽然改变主意了,我不仅不会退亲还会尽早娶你过门,叫你旁的心思全部落空,叫你会一辈子待在我亲自为你织的金丝牢笼里,永无出头之日。”

“陶元城,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叫你要这般对我?”穆清歌怔怔。

“你拆散我跟欣儿,给她下毒,这些还不够吗?”

“陶元城,你可知昨夜是李欣儿先对我动手的,她买合欢散要对付我,若不是我提前看破,躺在太子床上毁了清白的人就是我。”

“难道你觉得我就是眼看着别人一拳打过来默不作声的受着不反抗才觉得好?”

“这么说不是她想勾引太子才去买的合欢散?欣儿果然是被你害成那样的!”

陶元城听完怒气冲冲的大声问道。

“……”

穆清歌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陶元城。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萧瑟的风灌进她的领子里,叫她浑身打个寒颤。

原来爱一个人,便是她做的再不好心里也忍不住为她开脱。

不爱一个人,便是她做的再对到了人家眼里都是错。

良久,她清冷的声音传来:“你要觉得是,那就是吧。”

“我真恨当初为什么要认识你!”陶元城愤恨无比。

“给大人添堵了。”穆清歌淡淡的开口,却没有丝毫的歉意。

“你不怕报应吗?”

“你们所经历的就是报应。”穆清歌拢了拢雪白的披风,抬脚就要离开。

不防胳膊再次被抓住,穆清歌疼的倒吸一口气,眼泪跟着就要流出来。

陶元城看着女子颤抖的睫毛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竟然哭了……

讷讷的收回手,他语气稍微缓了一些:“你先把欣儿的解药给我。”

“没有。”

“你不要得寸进尺!”

“解药在顾王爷那里,大人今天就算是把民女杀了民女也拿不出来。”

“你果真与顾子衿狼狈为奸。”

“大人不肯用梨儿的解药换我一命,那么清歌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你!”陶元城气极:“你怎么不去死!”

你怎么不去死,这句话穆清歌听他说过。

她仿佛又想起了上一世最绝望的那一天。

仿佛还能听到那日陶元城带着冰冷的笑意对她说:清歌,我送你一份惊喜可好。

自成亲后他何时对她这般软言细语过,于是她喜不自禁的答应了。

欢喜的跑过去时,看到得却是雕栏玉砌的宫殿门前,衣衫破烂的男子被分别绑住四肢和头躺在地上。

而绳子的另一头,是五匹高大的骏马。

陶元城站在城楼上眉眼似画的问她:“怎么样,你可惊喜?”

“大哥?!”

穆清歌认出被绑着的男子,猛的退后两步。

“阿城,这是怎么回事?”

“他通敌卖国,人赃并获。”看见她这个样子,他似乎非常满意。

“不会的。”穆清歌震惊的抓住身旁的男子。

“阿城,他不会做出通敌卖国这样的事的,不会是他的,你快救他啊。”

陶元城默默的将衣衫从她手中扯出道:“我绝不会徇私枉法。”

“阿城,哥哥他是被冤枉的,你不能如此对他。”

她害怕极了,眼神带着祈求。

“穆清歌,你真的很让我恶心。”

陶元城残忍的说着,一脚踢开眼前的女子,转身朝着城楼下方喊到。

“午时三刻,行刑!”

“不,不。”

她激动的跪着上前道:“阿城,你不是觉得我恶心,我走好不好,我离开,你跟李欣儿在一起好了,我不在乎了,你放过我哥哥。”

“这一切,都是你自作孽。”

陶元城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再次将她踢开,将一面写着斩的木牌从城楼扔下。

“若不是你非要嫁给我,何至于这样。”

冷漠的声音响起,似乎这一刻,他还在因为娶了她而耿耿于怀。

“不!”

城楼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起,她死死的盯着远处喷洒的血雾,时间仿佛凝固在了这一刻。

整个脑袋倏的顿住,心像是被刀子剜着一般的疼。

这种疼蚀骨,疼到让她不能呼吸。

陶元城说的对,一切,都怪她肖想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回过神来。

她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想要下楼替自己的哥哥收尸。

哪知走到一半,一双精美的绣花鞋映入眼帘。

顺着绣花鞋往上,是李欣儿得意的脸。

穆清歌呆呆的没有说话,刚想绕开,哪知李欣儿不依不饶的换了个地方继续挡住。

穆清歌颤抖着声音,闭着眼睛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他了,正妻之位是你的,请让我给我哥哥收尸。”

“收尸?”李欣儿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你认为会有人允许你替卖国贼收尸?”

“不!”穆清歌猛的抬起头拼尽全力喊道:“一定是有人陷害他,哥哥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可怜。”李欣儿怜悯的摇摇头,拿起手帕捂着嘴娇媚的笑出声。

“你还真是可怜,到现在都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我跟元城设计好的还傻傻的去求元城救他。不过就算你想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要怪,就怪你不识抬举,一个商户之女,也敢压在我头上做元城的正妻。”

李欣儿说的咬牙切齿,穆清歌脑袋却忽然嗡的一下犹如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这一切……是你们设计好的?是阿城他要置我哥哥于死地?”

“不。”熟悉的声音响起,陶元城不紧不慢的站到了李欣儿身旁。

一个不字猛的激起了穆清歌最后的希翼。

她是那么的爱他,信他,哪怕再不招人待见也要留在他身边,他是她唯一坚持的希望。

可陶元城紧接着的话却让她坠入地狱:“我们不仅要置你哥哥于死地,还要你也去死,穆清歌,你怎么不去死。”

穆清歌的脸瞬间惨白,像支撑不住一般的瘫软在地。

就是眼前这个人,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人,不仅害死她哥哥,现在还要让她去死。

“你放心好了,等你死后,我们会禀报皇上你是因为你哥哥无颜面对百姓自尽而亡,你还是会进陶家墓地的,虽然,是以侍妾的身份进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欣儿肆无忌惮的笑着,好像她从未有过如此的开心一般。

没有看李欣儿,穆清歌苍凉的看向陶元城:“你对我,就没有一丝喜欢吗?”

“你不配。”

三个字如千斤重锤,一锤一锤锤在她的心上。

是啊,但凡他对她有半分情意,他也不会那么对哥哥和自己了。

穆清歌也忽然笑起来,原来,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是真的笑得出来的。

她掏心掏肺的爱意,在别人眼里原来那么轻贱。

穆清歌爬上城头,眼里仅有的光彩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像一个行尸走肉般的道:

“陶元城,总有一天你所做的一切都会付出应有的代价的。我,如你所愿。”

掷地有声的突出最后四个字,她再次笑了,眸中是深不见底的绝望。

城楼上,火红的身影跌落,翩翩犹如一只蝴蝶,凄美而惊艳。

那是他唯一一次给她惊喜,亦是最后一次。

往事再一次浮上心头,穆清歌心中涌起万般苦涩,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子举起手似乎又要朝她的脸落下来。

昨夜的被打后的嘴角还隐隐作痛,虽消了肿,可隐约还是有些青紫。

想着,穆清歌不等他的巴掌落下来,率先一巴掌扇了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陶元城愣住,手僵在半空中,然后慢慢的伸回去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可思议道:“你敢打我!”

话音刚落,又是一巴掌。

陶元城被扇的脸偏向一边,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显示出他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你……”

还没说完,又是一巴掌落下。

听若在一旁惊讶的张大了嘴,这真的是她家的小姐吗?什么时候这么威武了!

“第一巴掌,是为昨晚你打我而还的,第二巴掌,是为你此时出言不逊打的,第三巴掌,是为我哥哥打的。”

穆清歌眼神坚毅,如冬季夜里最明亮的繁星。

“穆!清!歌!”

陶元城眼睛充血,没有顾及来往的行人吼出了声。

脸上**辣的疼痛提醒着他方才经历了什么。

他,天齐护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今天竟被一个女子打了脸,这要传出去叫他颜面何存。

猛的捏住女子的下巴将她推到墙边,他多想此时此刻将这女子捏死。

若说前两个理由还算是勉强说得过去,可最后一个为了他哥哥又是什么鬼!

陶元城眸子沉的可怕。而望着近在咫尺的脸,穆清歌毫不躲闪。

他对着她的时候,好像从来都是带着怒意的,忘了有多久他都不曾对她露过一个好脸色了呢。

不过现在这些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本大人会让你生不如死。”

“………”

“你会后悔你今日的所作所为的!”

陶元城说罢,愤然的转身离去。

衣袂飘飘,男子走的很快头也没回。

听若忙过去扶住穆清歌担忧道:“小姐,你没事吧?”

她虽然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此时明显不是多问的时候,便赶紧关心自家主子有没有被伤到。

“没事。”平静的整了整衣服,穆清歌将目光放了很远。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受任何人欺凌,不找她麻烦倒也算了。

若是一个个不知趣,那么也别怪她不客气!

还有这倒霉的亲事,也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退了才好。

小说《嫡女谋略之重生》 第10章 你怎么不去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