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宠妻太操心by坑爷不坑爹

《三爷宠妻太操心》是大神坑爷不坑爹的经典作品,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属于熬夜必看的优质好文。沈烽霖站在玄关处,面色阴鸷的瞪着说的滔滔不绝的男人。江城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后背发凉,好似有什么东西正阴测测的注视着自己。

《三爷宠妻太操心》精选:

他的声音太轻,风一吹,就了无痕迹。

江清柠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下意识的开口问:“您刚刚说什么?”

沈烽霖端起杯子小呡一口,“没什么,夜风很凉,别吹太久了。”

江清柠咬了咬手指头,见对方进了屋子,也老老实实的走了回去。

床上多了一套女性洗漱用品,她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睡衣,还有一些贴身之物,东西很齐全,齐全的就像是自己家里一样。

这一夜,沈烽霖失眠了。

他归结于自己入睡前连续喝了两杯咖啡导致的失眠,并非是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丫头害他心思不稳。

“叮咚……叮咚……”一大早门铃声便经久不衰的回荡在别墅上上下下。

沈烽霖没有睡好,正压抑着一腔怒火,恰巧这个时候有人主动送上门了。

江城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西装自以为潇洒不羁的站在门口处,当房门开启的刹那,一个劲儿不停的说着:

“M国那边非得让你老人家亲自回去,谁去都不成,我和裴临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他们就认您这张脸,要不您老人家和我回去一趟?”

沈烽霖站在玄关处,面色阴鸷的瞪着说的滔滔不绝的男人。

江城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后背发凉,好似有什么东西正阴测测的注视着自己。

他挺着胆子回过头。

沈烽霖依旧瘫着那张喜怒不形于色的面瘫脸,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江城打着哈哈道:“我今早来的匆忙,忘记拿什么东西,我先回去,晚点再过来。”

“F洲这两天是不是需要我们派遣人过去?”沈烽霖像一座佛一样挡在门口,无人敢进,自然也无人敢出。

江城哭笑不得道:“你昨晚上没有睡好?”

沈烽霖眼底青霜太过明显,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怕是彻夜未眠。

江城暗暗的自责一番:明知道这家伙的起床气比脾气还大,为什么要想不通大清早的跑过来?

“M国这边既然你解决不好,F洲就辛苦你了。”沈烽霖说完这么一句便准备回房补眠。

江城觉得自己还可以为自己争取争取,一路跟在他后面,“F洲那边的事一直都是老五负责的,我现在过去不就是抢了他的业绩吗,我们好歹都是兄弟,我怎么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诨事。”

“是吗?”沈烽霖止步。

江城肯定道:“老五这个人好胜心太强,他决不允许半途而废。”

沈烽霖望着他,目光晦涩不明,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眼神,怕是心情很糟糕了。

江城吞了口口水,不敢再自讨没趣惹他发火,规规矩矩的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江清柠的出现是两人都始料未及的。

她听见楼下有谈话声,大概也是睡蒙了,以为是自家,穿着睡衣,光着脚丫子就站在二楼处,连眼睛都不睁开直接说:“薛妈,谁来了?”

屋子里好像特别空旷,她话音一落时,还带着回音绕梁了好几遍。

江城一会儿看看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一会儿再看看面如土色黑的都快滴墨的沈三爷。

信息量噌噌噌的灌进他的脑海里。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江清柠没有听见回复,揉了揉眼睛,当她再次睁开眼时,不出意外的与沈三爷四目相接了。

沈烽霖皱了皱眉,她的睡衣有些凌乱,身前纽扣还开了两颗,完全可以用衣衫不整四个字来形容。

江清柠如雷轰顶,忙不迭的捂紧衣服,惊慌失措的跑回了房间。

她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头,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太轻浮,太不知羞耻了。

江城张了张嘴,又乖乖的闭上了。

沈烽霖将视线投掷到他身上。

江城抿唇一笑,“难怪三爷一大早就火气旺盛。”

“说完了吗?”沈烽霖走回客厅。

江城紧随其后,“我如果没有认错的话,刚刚那位小姐好像和我同姓,也姓江。”

“你想说什么?”沈烽霖倒上半杯温水,不疾不徐的喝了起来。

江城笑的贱兮兮的,“她好像是你家沈天浩的未婚妻。”

“退婚了。”沈烽霖言简意赅的吐出三个字。

江城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F洲你不用去了,继续跟进M国的事。”

江城翘着腿得意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笑的眼角都快翘上天了,他道:“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的确是有伤风化,难免被人误会。”

“啪。”沈烽霖将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吓得江城心肝儿突突的跳了两下,他可不敢再胡言乱语挑战沈烽霖的底线,不然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人还是自己。

沈烽霖是谁,那绝对是不露声色就能玩死人的阎王。

“她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而让她受人非议。”沈烽霖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

江城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死死攥住了,他愣是说不出一个字。

沈烽霖再道:“过两天我会亲自去M国。”

江城如释重负,“我会转告乔治的。”

“你可以离开了。”沈烽霖不再理会他。

江城甚有一种自己被抛弃的即视感,他冒死再问了一句,“昨晚上没有得手?”

沈烽霖脚步骤然一停。

江城已经得到了答案,笑声朗朗的离开了别墅。

沈烽霖眉头微蹙,他下意识的看向二楼:

她还小。

江清柠绕着屋子转着圈圈,在确定楼下没有声音之后,才慎重的推开了房门一角。

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

江清柠踮着脚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往楼下走去,更是四面张望,生怕半路上又跑出一个人。

“你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江清柠听见身后的男低音,身体猛地一抽,站的笔直笔直。

沈烽霖已经换好了西装,还是那单调的深色西装,却隐隐约约的萦绕着一层光晕。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闪光点。

江清柠自责的低下头,“我刚刚是不是不该出现?好像让人误会了什么。”

“会被人误会什么?”沈烽霖反问。

江清柠倏地脸红了,薄唇轻抿,当真是说不出口。

“难不成他会以为我们有一腿?”他说的漫不经心,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