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婉荞温靳寒全文免费阅读 新书《强势独占》小说全集阅读

《强势独占》小说简介

由李暮夕倾心力著小说《强势独占》,主要围绕徐婉荞温靳寒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徐婉荞温靳寒小说精彩节选:寒风料峭的,她站在街口张望。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一辆计程车停下,刚要上去,一个中年女子撞开她,抢先坐上,然后,当着她的面把车门哐当一声甩上。…

《强势独占》 第5章 畏惧 免费试读

第005章畏惧

徐婉荞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温靳寒。有那么会儿,感觉手脚已经失去了知觉。

连向来大大咧咧的夏禾都感觉出不对劲了,连忙拉了徐婉荞的手,一边致歉一边往后退:“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

一溜烟,就带着她脚底抹油跑了。

“吓死我了。”穿过走廊,一直跑到外廊,夏禾还不住回头呢,“我的天,居然是温靳寒!幸亏逃得快,差点就凉凉了!”

“……你认得他?”徐婉荞回头。

夏禾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这位‘温公子’,在港东的金融圈几乎是只手遮天,谁不知道他啊?长得斯斯文文的,其实就是个罗刹!刘钰彤的事情你听说过的吧?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私底下看到他呢,本人倒是比报道上帅。”

徐婉荞沉默。

“别说了,快走吧,这边应该不是酒会场地,是他们的内部聚会,走错地方了。”

“……好。”

还没到外面,孙杨就找了上来:“两位美女,你们去哪儿了啊?让我好找。”

徐婉荞都懒得搭理他了,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班长,外面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

他还没眼力见呢,一个劲儿的贴上来:“我送你们……”

徐婉荞正要拒绝,却见他忽然立住不动了,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定定发呆,不由也停住了步子。

循着望去。

男人二十七八的年纪,身高腿长,器宇轩昂。跟初见时相比,江宴行今天穿得很正式,衬衣西裤,还配了腰封,显出挺拔身材,衬得一双长腿更显修长。

他不嬉皮笑脸的时候,倒是蛮正经,跟身边一个儒雅清俊的青年说话,偶尔浅笑几下,很是风流。

孙杨:“‘三公子’竟然在这?”

“‘三公子’?”夏禾和徐婉荞都看向他。

孙杨解释:“你们不知道他吗?这可是位皇城脚底下出生的公子哥儿,后来家里出了点事,就一个人去了岭南,早年在那一带很有威望,为人仗义,很吃得开,人称‘三公子’。别看他玩世不恭的样子,是个狠角色,江外一大半的赌场都是他开的。”

夏禾老半晌没说话,腿有点软。

……

这个晚上,不止徐婉荞没睡好,夏禾也是难眠,后半夜,她干脆抱着枕头跑过来跟她挤一张床,非要她给她唱《摇篮曲》。徐婉荞没办法,给她哼了半宿的歌。

翌日起来,她发现自己被骂上了热搜。原因是搁置了很久的《风雨声》今早官宣,几经周转,终于公布选角,原定的女一号由傅冷月变成了她。

这条消息一出,傅冷月的粉丝纷纷炸锅,还有两家大V营销号不停在带节奏,各种内涵她傍上了金主,强行截胡。官博下面已经沦陷了:

【徐婉荞是谁?十八线出道就当大制作女主?还截胡当红小花?真是年度笑话!】

【真敢啊!资本社会,怕了怕了!】

【我想起来了,这是不是两年前跟月月一块儿演过《中洲》的那个女二?很恶毒那个!当时我还觉得这姑娘长得很美,演技也很灵呢,居然是这样的?!】

【这么明显的暗箱操作,要说还没猫腻?谁信!从年前到现在,海报都出了!到底是谁在捧这个十八线啊?金主这么牛逼?】

【代表作都没一部就敢直接演这种大制作女主?谁给她的勇气?】

【祝糊透,啧啧~】

【周导P都不吭一声?他不是出了名的爱护名声和作品的吗?之前还因为配角加戏的事撕过盛世?!】

【还吭声?周贤在微博艾特了那个十八线,说她演技不错,形象符合。真是资本社会啊,这么捧臭脚!】

【**?真的假的啊!我裂开了——】

【裂开+1】

【什么世道啊这是?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有我好奇这个新人背后的金主的是谁吗?这么牛逼!一帮大咖给她做配,还让周导这种大导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清楚,但肯定来头不小[吃瓜][吃瓜]】

【有一说一,长得可真美啊,这身材真是绝了。这胸,这腰……】

【水军滚粗!这图一看就是P的,这比例?真当我们瞎的啊!别到时候剧出来就成了照骗~啧啧】

【强捧遭雷劈!】

……

评论很多,但基本是一面倒地骂她的。

她抿了抿唇,继续往下拉。可一刷新,内容已经被清空了,所有转载、评论、点赞都成了0。

她怔了一下,再点进那两个大V的微博,号已经被封了。

正想着,经纪人的电话就来了:“为了这部戏,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私下接洽制片方,这下白给人睡了!本来都自荐枕席搭上李董了,以为这角色十拿九稳,谁知道投资方根本不买账……”

“听说备案送到寰时集团的高层,被当场否决,笑死我了!”

“就傅冷月那野鸡颜值,给你提鞋都不配,哪来的脸买水军黑你?就算两年前你在剧里那个辣鸡造型,也完爆她了!头那么大,身材也烂,每次走红毯都不敢露肩,粉丝好意思闭眼吹?”

崔艳红向来耿直,虽然公司不给力,她这个经纪人对她还是很好的。

“……可是,为什么会选我啊?”徐婉荞掐了掐掌心,一颗心很乱。

好像冥冥中,有一张网悬在她的头顶,时机到了就会收拢,任她插翅也难飞。

崔艳红笑道:“会议选出来的啊。寰时集团过去都着重于传统行业的投资,这两年因为金融风暴的影响,传统行业也渐趋于饱和,在不断调整产业重心。”

“《风雨声》这个项目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这是寰时集团首次付诸于文娱产业的大项目。那个李董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敢在这上面做文章,这是碰到高层的底线了。”

“你跟安琪她们的资料是一起呈上去的,他们觉得你最适合,决定不拘一格选用新人。”

“你最近的运气真的空前的好啊!我感觉你会红哎!”

挂了电话后,徐婉荞坐在窗边发了好久的呆。

外面天空暗沉,三四月又是梅雨季,整座城市都被笼在烟雾般的细雨中。

那个人,也像这三四月的天气一样,变幻无常,让人捉摸不透。

过两天去张曼的花店。

“你真的要接《风雨声》啊?”张曼眼神复杂。

徐婉荞没回头,弯腰修剪花枝。

张曼这家开在南街的花店,最近因为一个视频爆红,已经成了网红花店。

近期客流盈满,很是春风得意。

不过,这只是她的一个业余爱好,作为船王千金,她最不缺的就是人脉和资金,手里还有不少产业。

“这剧本子很好。”徐婉荞说,“而且,机会很不容易,没有特殊原因,我不会放弃的。”

“行吧,随你。”张曼也看出来了,这小妮子是真的喜欢演戏。

她自己都不怕,她给她瞎担什么心,皇帝不急太监急。

当初是谁一定要离开的?

那时候,她可是为她生生捏了一把冷汗的。

温靳寒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那无疑是对他的挑衅和轻慢。可是,结果让人瞠目结舌,他竟然真的放这个小丫头离开了。

这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是一个不能被提及的禁忌。

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徐婉荞”这三个字。一切的一切,随着她的离开而尘封,一切照旧,好像她从来没有来到过。

张曼侧头看了眼徐婉荞,欲言又止。

她也收到了风声,就在今天,某俩大V营销号被封号,还接到了港东Top1金牌律师顾远的律师函,开庭时间就定在这个月中旬。

顾远专为港城上流圈的富绅服务,名声不大好听,但是水平很高,号称没有他赢不了的案子。

更重要的是,他背后的那一位。

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天价的赔偿和被业内躲瘟疫一样的变相边缘化,以后在这行算是混不下去了。

而这只是因为,这两人收了傅冷月的钱,写了两篇稿子黑她。

不过这在他们圈子里是小事,没怎么传,到了娱乐圈,又没什么人敢聊,也就没翻起什么浪花。

一时之间,张曼也弄不清温靳寒如今对徐婉荞的态度。

其实,当初一开始和徐婉荞结交,她确实存了些利用的念头,想以此为跳板跟温靳寒搭上关系,后来相处下来,她慢慢喜欢上了这个温婉大方的女孩子。

两人也渐渐成了好朋友。

徐婉荞看着不声不响,其实是个通透的人。

那时候,每次举办沙龙都有无数名媛贵妇争相结交她,礼物不断,但她从来不搭理她们。因为她心里清楚,她们表面上奉承,其实暗地里各种非议,从来没瞧得起她过。

……

这晚上,徐婉荞梦到了他。

和陆泽击完剑后,他摘下面罩,拿一块毛巾侧头擦拭湿发。

阳光从窗外落进,勾勒出他高大健美的身体,那张脸更是像精心雕琢出来似的,完美得不真实。

有个佣人抱着一只品相很美的小猫过来,奉给他,谄媚地说,温先生,这是这个月新买的小猫,您看看,满不满意。

他冷淡地瞥一眼,接过来,轻轻抚弄。小猫却害怕生人,忽然暴起,三两下就逃窜了出去。

所有人噤声,大气不敢出。

他抬起腕子松了松,定睛去看手背上的那三道血痕,面无表情。

“温先生……”

“畜生就是畜生,你对它再好,它也不会感激。”他把毛巾扔给佣人,迈步离开,淡淡道,“把它抓回来,我要剥了它的皮。”

她从床上惊醒,瞳孔骤缩,身上糊了一层黏腻的汗。有那么会儿,感觉身体坠入了冰窖中。

窗外,夜色正浓,是无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