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独占笔趣阁 徐婉荞温靳寒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强势独占》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强势独占》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李暮夕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围绕徐婉荞温靳寒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强势独占》精彩段落节选:寒风料峭的,她站在街口张望。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一辆计程车停下,刚要上去,一个中年女子撞开她,抢先坐上,然后,当着她的面把车门哐当一声甩上。…

《强势独占》 第2章 纠缠 免费试读

第002章纠缠

徐婉荞和夏禾租住的公寓在老城区,屋子很旧,对面就是清水河。

河水很浑浊,早年的碧绿澄澈早已不见,岸边常年漂浮着形形**的垃圾。有易拉罐、穿坏的衣裙、坏了的日用品。

徐婉荞弓着身子倚在阳台上,细白的手指间,夹一根女士香烟。她披了件驼色的风衣,交领间,露出细细长长的红色肩带。

纯粹和魅惑,很自然地在同一个人身上融合。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邵恺在她身后说,语气不大好。

“夏禾给的,不抽浪费了。”

见他还盯着自己不放,目光灼灼的,她后知后觉地回头,跟他解释,“我平时不怎么抽的。”

大眼睛望着他,配着那张清纯的小脸,好一副娇憨无辜的模样。

邵恺呵呵笑,不置可否。

他也无意纠缠这个话题,转而说:“屋子帮你整理过了,垃圾也扔了,以后注意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大老爷们住的地方呢。”

他说得徐婉荞咯咯笑起来,回头睨他,烟放唇中含了口——坏心眼地喷出来。

两人之间烟雾缭绕,能见度降到了极点,人为制造了一场雾霾似的。

邵恺拿手掸开,嫌恶道:“走开,我戒烟呢。”

徐婉荞有点讪,小脑袋缩回去,过了会儿,又不甘不愿地转回来,纳罕瞅他:“你还戒烟——”

四目相对,她白玉般的面孔明晃晃地在他面前,是温婉的,也是娇俏的,一双杏眼黑白分明。

邵恺不自在地别开目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更冷:“别老是对男人笑。”

她怔了一下。

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咳嗽一声,也拨了根烟出来,点燃了。

他说:“那疯婆娘再找你麻烦,就使劲怼她,不用给我面子。跟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徐婉荞本来很烦这件事,听他这么说反而笑了:“你当初怎么跟她说的啊?怎么感觉她爱你爱得深沉啊。”

“能怎么说?一早就跟她说清楚了,钱货两讫的买卖。”

“真不喜欢?”

邵恺没回,只扯了下嘴角,眼神讽刺。

他那会儿,拍一部戏的钱还不够人家拍一天的,被导演掌掴还得咬牙忍着,不敢吭声。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没有人气。论实力,他自问不比任何人差。

看他眼神,徐婉荞就明白了。知道他不喜欢提这段不光彩的往事,也就揭过不再说起。

邵恺今年26岁,却已经是圈内如日中天的顶流男星了,去年,更是凭借着一部《风流》一举拿下三大奖项,人气和号召力达到了空前的盛况。

他早年是横漂,没有背景,靠傅冷月拿到的资源,这在圈里不是什么秘密。

那时多少人笑话他,瞧不起他?

成名后,他挑戏倒是很严谨了,一年最多一两部,更多的精力开始转向幕后投资制作,让不少导演和制片人踏破了门槛还求不到,算是一雪前耻了。

……

她跟邵恺是初中时认识的,他读的三流职校就在他们学校对街,每次见面,他都跟一帮小混混在一起。不过,在那帮染着黄毛红毛、咋咋呼呼提着钢管的青皮里,他比较安静,不怎么爱说话,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漠然模样。

光看他的外表,沉默寡言、斯文白净的,绝对想不到他是一个混混,还是那帮混混的头头。

附近学校里起码有一半以上的女生都喜欢他。

一开始,徐婉荞也这么认为的,直到后来有一次,她看到他把个混混拖到学校后门打得满脸血那个狠劲儿。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放学后,她去路边的小卖部买一瓶水。

因为裤子破了个洞,她摸半天没摸出一个硬币。老板看着她,等着她给钱,她脸涨得通红。

斜刺里伸出来一只大手,“啪”一声,把一枚硬币拍到了玻璃台面上。

徐婉荞下意识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般的眼睛。那天他穿一件黑色的字母T恤,很宽大,短袖下的小臂结实精瘦,个子极高,身材健壮而修长,她看过来时,他正拧一瓶可乐,宽大的手背上,有略略凸起的青筋。

抬头的那一刻,阳光正好照进来,把他高大的身影笼在一层耀目的金光里,只显出棱角分明的下颌骨,线条清晰。下巴的地方,还有一层淡青色的胡渣。

一张足以混淆性别的脸孔,足够冷,足够酷,也足够美艳,一身白得能发光的皮子。

其实,他在某些方面,刨除那些野蛮生长的痕迹,跟温靳寒,是同一种长相,仔细看,眉眼间还有五六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修养、文化、性格、气质等。

怪不得能吸引傅冷月。

“怎么这样看着我?”邵恺忽然笑道,侃她,“发现我帅了?”

她收回目光:“帅个P!”

邵恺也笑,看着她的侧脸,心里掩不住的怅然,嘴里却不在意道:“是啊,你喜欢他那样的嘛。”

徐婉荞背脊僵硬。

她当然知道他嘴里的“他”是谁。

邵恺的余光瞥着她,凉凉道:“他最不缺的就是钱,怎么你跟了他两年,连跟毛都没捞到啊?印象里,他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徐婉荞懒得搭理他了,掐了烟,转身回房间:“大影帝,走之前记得帮我关好门。”

……

这个晚上,注定是不眠夜。

好在她翌日就回了剧组,乱糟糟的想法暂且都搁下,专心工作。

这日,张文澜笑着提起,说过几天Bamp;LR远东区的总代表要来港东视察,顺便更换代言人,说她也可以去试试。

徐婉荞听了就笑了,小嘴里飞快嗑着瓜子:“那种高端代言,我哪儿配啊,就我这个咖位……”

作为国际顶尖时尚品牌,Bamp;LR历年来在大中华区选的代言人和推广大使都是当红女星,无论是资历还是口碑,远不是她这样的十八线能企及的。

这种代言,她想都不敢想。

张文澜、秦桑这种咖位的还差不多。

“试试嘛,又不吃亏,我觉得你时尚感很好,Bamp;LR虽然挑剔,但有一个标准这些年都没变过。”

“什么啊?”

“看脸。”见她瞠目,张文澜哈哈大笑。

徐婉荞没什么名气,在这部剧里也只是个打酱油的,但是人乖巧懂事,谦逊有礼,大家都很喜欢她。

而且,她美则美矣,不是那种具有攻击性的长相,笑起来很纯粹,有种与众不同的魅力,很给人好感。

张影后性格豪爽,更是时常打趣她。

徐婉荞苦笑不已:“您别涮我了,就算我腆着脸要去,人家也瞧不上啊,我都没接到试镜通告。”

谁知,翌日经纪人就打了电话给她,语气里抑制不住的激动:“Bamp;LR的宣传经理刚刚打电话给我了,让你这个礼拜六和白漓她们一起去试镜。你真是走了狗屎运,就算最后选不上,你参加过这种等级的品牌试镜,以后对你在时尚圈的资历可是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再拿别的代言就容易多了。”

挂了电话,徐婉荞还有些飘飘然。

说不开心肯定是假的,但是,与此同时又觉得有些不真实。

按理说,这种代言,怎么都轮不到她啊?

难道她要时来运转了?!

到了礼拜六,公司一早就派了保姆车,送她们去Bamp;LR驻中环的分公司。

车上,白漓友好地跟她打招呼:“荞荞,你今天好美啊。”

说着,不由打量着她。

徐婉荞今天穿的礼服挺普通,甚至还有点不合身,但是女孩足够美丽,肌肤如玉,腰肢盈盈不堪一握,细嫩如杨柳。

她低垂着眼帘,模样文静,蜷曲幽长的睫毛如密梳一般,覆住了眼底的神色,侧面望去,只给人盈盈楚楚的尖尖下颌,线条柔美。

白漓的目光忍不住黏在她身上。

……她真的要比海报上美好多,又娇又纯,却也媚色无边。

同为美女,她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神韵,好像——任何美女往她身边一站,立刻就会黯然失色,被衬成木头似的。

Bamp;LR分公司的大楼和会展中心在同一个广场上,周边这一片商圈,都是寰时集团旗下地产公司开发的。

进去时,白漓还在惊叹:“Bamp;LR的谢总今天也会过来,没准,还会看我们试镜呢。听说谢总很帅啊,也很年轻……”

经纪人梁姐在后面拍了她一下,提醒道:“陈经理过来了!”

白漓忙收起了一脸的花痴,老老实实缩回人群里。

负责这次试镜的是宣发部的陈经理,带着几人从偏厅过来:“不好意思,临时遇到点事情,这边请——”

“哪里。”

大家都客客气气的。

哪怕是向来飞扬跋扈的当红花旦薄雪心,以及骆薇、张文澜等影后级别的人物,也很谦逊地跟在陈经理旁边。

电梯“叮咚”一声到了,几人就要进去,侧边的过道里却过来一行人。

陈经理看到,脸色微变,忙带着手底下的人恭敬地过去问好:“谢总、温总。”

“谢总?那就是Bamp;LR远东区的的总代表吗?区域大总裁啊!”一个小助理叨叨,“旁边那位是……”

徐婉荞跟着人群的视线回头。

谢明宇模样俊朗,三十出头,跟簇拥在他周围的高管不同,他穿得很休闲,衬衣外套着羊绒衫,袖子随意地卷到了肘弯里,眉眼弯弯的,看上去是个健谈又有亲和力的人。

他身边是一个看上去还要年轻些的男人,个子很高,西装挺括,谢明宇侧头跟他说话,他偶尔点一下头,目光静静落在玻璃外的广场上。

那张冷峻浓丽的脸,好似远山上经年不化的冰雪,说不出的清贵漠离,高不可攀。

空气有短暂的凝滞。

好似是在震惊,男人竟然也能有这样令人倾倒的美貌。

等这帮人进了总裁办专属电梯,梁姐才回头,跟手底下的艺人叮咛:“那是……”

似乎有所顾忌,她刻意压低了声音,周围几人却都听见了,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温靳寒。

一个但凡关注过金融圈,都会知道的名字——港城真正说一不二的人物。

只是,那个传说中站在金融圈顶端的男人,竟然这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