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 霍小小霍随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小说简介

霍小小霍随城是短篇言情小说《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中的主要人物,小说文笔细腻,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值得观看,小说精彩段落鉴赏:四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八只眼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孩,一时间语塞。霍二,咱们几个大男人,你带个孩子,不太好吧?…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 第6章 哈喇子流了一地 免费试读

不激动是假的。

霍小小在婴儿床里躺了整整一个月,觉得自己四肢都快躺退化的时候终于学会了爬。

自从学会了爬,她那双手双脚就没怎么休息过,能在地上爬就绝不躺在婴儿床里当咸鱼。

后来八个月学会了走路,每天迈着两只欢快的两条小短腿在公馆里撒丫子走个不停。

现在会说话了,霍小小激动得热泪盈眶,跑向霍随城的两条小腿都在打颤,为了确定自己确实会说话了,嘴里粑粑粑粑的喊个不停,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当众摔个狗吃屎。

小碎步五六米的距离,她加快步伐,一个冲刺,紧紧抓着两手的礼物一头扎进霍随城的怀里,小嘴咧到了耳后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奶声奶气含含糊糊地喊爸爸。

或许是天性使然,霍随城在霍小小转身看向他时,身体比大脑思考更快,手臂不自觉僵硬,提前做了准备,轻而易举就将霍小小搂在怀里。

直到他反应过来,臂弯里小小软软的一团仰头冲他笑弯了眼。

鼻尖一股浓浓的奶香味令他记忆犹新。

霍随城在回来的路上想过,几个月多没见过的孩子,他早就不记得长什么样了,见面十之八九不认识。

他带霍小小出医院时,她才刚出生才三个多月,霍小小估计也不记得他。

但当他从门外进来,见到霍小小的第一面时,并没有什么陌生感,内心反而有种‘这孩子竟然长这么大了’的感叹。

而长大了一岁的孩子却仿佛还记得他,热络地冲过来抱住他。

明明前一秒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将桌上这些礼物‘据为己有’,下一秒却往他怀里扑。

好像在她眼里,那些重要的都不重要了,看见了更重要的东西。

霍随城抱着她走到霍老先生面前,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怀里冲他喊爸爸的小朋友也不能引起他情绪上的波动。

他这个时候才回来,霍老先生不大高兴,“怎么现在才回来?”

但也到底没指责太过,目光落到霍小小身上时,目光慈爱温柔,“小没良心的,爷爷照顾了你好几个月,怎么开口就是爸爸不是爷爷呢?来,叫声爷爷。”

霍小小张开嘴,想让老人家也高兴高兴,结果张嘴嗯嗯啊啊了两声,半天没憋出一个字。

她惊恐的发现,她虽然会说话了,但也只会说爸爸两个字。

“粑粑!”

霍小小心情复杂,还真是。

老人家心疼孙女,哪里会真的计较喊的是爸爸还是爷爷,看着她满手的东西,和脚指头上挂着的汽车钥匙,笑了,“你个小机灵鬼是不是觉得自己少长了两只手?你看看这桌上的东西还剩这么多。”

老人家总喜欢逗孙女,当即将霍小小手上的东西拿了过来,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对她说:“要这些东西就到爷爷这来。”

霍小小叹了口气。

霍老先生什么都好,就是整天把她当孩子哄这一点,让她很无奈。

这还用得着选吗?

金钱诚可贵,亲情价更高!

她和霍随城之间的父女亲情难道是这些跑车别墅银行卡能比拟的?

她和爸爸这么久没见,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东西就抛弃爸爸?

都是些身外之物罢了,当然是爸爸更重要。

她一手紧抓着霍随城的西装领口,一手扯着自己小裙裙,冲着霍老先生啊啊直叫。

快!都放进她的兜兜里!

爱爸爸也不耽误她爱跑车别墅银行卡!

跑车别墅古董项链钱都是她自己抓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见状,哄堂大笑。

“好好好,都给你。”

霍老先生让人拿了个霍小小平时用来装奶瓶的小背包过来,将东西全塞进小背包里,又给她背上,“满意了吧?小贪心鬼。”

到底脸皮薄,霍小小被笑得有些脸红,转头趴在霍随城肩上不说话。

哎,笑就笑吧,反正她才一岁,什么都不懂,这叫天真无邪。

“粑粑!”说话的感觉也太爽了!

整天一肚子话想说,却因为自身硬件条件达不到而憋得满脸通红,气到想哭的霍小小现如今恨不得嘴上叭叭个没完。

“粑粑!粑粑粑粑粑粑!”

奶声奶气的声音不停的在霍随城耳边响起,软软的声音裹挟着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脖间,眼底一抹温柔小意却融化了眉眼间的凛若冰霜,柔和不少。

他抚着霍小小的后颈,低低应了一声:“嗯。”

霍小小的周岁宴在众目睽睽的抓周之后差不多就此结束。

霍随城为自己的晚到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宴会抱着霍小小不撒手,直到宴会结束,这才将人放下。

劳累了一天的霍小小窝在沙发一角,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强迫自己清醒着喝奶,但她这幅身体太困了,喝两口没了精神,眼皮一个劲的往下掉,奶嘴从嘴里掉下的瞬间一个激灵醒了,下意识吧唧嘴,茫然看向四周,而后紧紧抱着奶瓶往嘴里塞。

周而复始七八次,一瓶奶终于给喝完了。

吃饱喝足就该睡了。

就在躺下准备好好睡一觉时,一个甜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小,快起来,别睡了,姐姐和你一块玩积木好不好?”

霍小小皱眉嘟囔了两句没理她,但那声音蚊子似的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吵得她都睡不着了。

生气地睁开眼,瞪了小徐姐姐一眼,以眼神告诉她‘走开点,别烦我’。

但显然小徐姐姐并不想让她睡,而是继续折腾她,“小小,快起来,你不是最喜欢爸爸的吗?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

霍小小嗤之以鼻。

我把你当姐姐,你却想当我后妈?

做梦去吧。

等她会说话了,第一个就辞了想当她后妈的姐姐!

见人没动静,小徐姐姐将霍小小抱了起来。

霍小小平时最讨厌这个小徐姐姐和她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抱上的瞬间就醒了,不惯着她,直接在她怀里就扑腾挣扎了起来。

“小小……小小别闹!”

“我带你去找爸爸玩,待会再睡好不好?”

“怎么回事?”低沉的声音响起,霍小小一听挣扎得更欢了。

小徐讪讪将霍小小放沙发上。

“霍先生,我看小小困了,睡着怕着凉,想带小小上楼睡。”

霍小小睡意全被她给搅和光了,怒气冲冲爬下沙发,迈着两条小短腿跑到霍随城身边,紧揪着他的裤腿不放。

霍随城低头瞅了她一眼,“困了?”

霍小小打了个哈欠,抱着霍随城的腿摇摇晃晃闭上了眼。

只要没人吵她,她现在困得站着都能睡着。

霍老先生在他身后低声道:“抱她回房休息吧。”

霍随城躬身将霍小小抱了起来,在脸颊接触肩膀的瞬间,霍小小就失去了知觉,半张着嘴巴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

霍随城甚少接触小孩子,这么能睡还是第一次见,轻手轻脚将她抱回婴儿房放在婴儿床上,小孩容易醒,刚放上床的瞬间霍小小瞬间睁眼,但下一秒见是霍随城在跟前,又安心闭上眼。

房间里灯光昏暗,只留了床头两盏昏黄的小夜灯,床头摆放的两只憨态可掬的熊娃娃还是霍随城出国前看到的那两只。

他看着霍小小脸颊两坨胖乎乎的婴儿肥,也不管会不会吵醒她,鬼使神差般的伸手掐了上去。

也是奇怪,这张还不如他巴掌大的小脸比豆腐还嫩,掐上去的瞬间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从掌心直窜到跳动的胸腔,像是熊熊的烈火遇到了软绵绵的棉花糖,奇妙的触碰后瞬间融化。

被掐了两下霍小小不仅没醒,甚至皱着眉嘟囔了两句,小脸往那只掐住自己脸颊作恶的手背蹭了蹭。

霍随城手一怔,而后由掐转摸,轻轻摸了摸红扑扑的小脸,自己都没注意地轻笑了两声,将被子给她盖好,掖好被角后悄悄退出房间。

有佣人前来告诉他一声,霍老先生在书房等他。

霍随城转身朝书房走去。

当初说好出国一到三个月,结果却在国外待了这么久,霍老先生三催四催,这才踩着最后的底线周岁宴上回来。

不说生气,但好脸色总不会给他。

“您找我?”

霍老先生坐在沙发上冷哼一声,“怎么?我找不得你?”

霍随城识时务没有说话,在他对面坐下。

“美国那边打理好了?”

“打理好了。”

听这话,霍老先生笑了一声,“你倒是瞒得滴水不漏,连我都瞒着,怎么?创建分公司的事需要瞒着我?我还会拦着你不成?”

霍随城垂眉低声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您既然已经退休了,公司的事就不劳您操心,您在家好好休息,调理身体。”

“我也懒得操心,公司的事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这把精力都放在国外,也得多看看国内,别后院起火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霍老先生老谋深算多年,即使退休在家带孙女,公司里的那点事也略有所闻,当下点出来也是为了敲打霍随城,更是为了给他提个醒。

霍随城眉眼一沉,“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既然回来了,就多顾顾家里,小小还小,总归是要父母教育,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就和她说了几次你的事,她就天天站在门口等你回来,你这当爸的以后多照顾照顾孩子!”说完瞪了霍随城一眼:“没个当爸的样!”

“我明白。”说完,想起刚才的事,他皱眉问了一句:“照顾小小的人怎么回事?”

霍老先生反问了一句:“她们不是你请的吗?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霍随城脸色变幻莫测,眉心皱得更紧,思索半晌后摇了摇头,暂时将话咽了回去,“没什么。”

半夜,霍小小缓缓睁开眼睛。

在半夜睡醒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饿的时候她会哭两声,引来月嫂给她冲泡奶粉喝,不饿的时候下床练习四肢攀爬和走路。

这么努力也是有原因的。

最主要的是‘硬件设备’跟不上,空有一个脑子也不是办法。

她悄悄爬下床,蹑手蹑脚搬着小凳子放在门口,踩上去踮着脚尖抬手去够门上的门把手,用力往下一拉,门开了。

开门悄无声息,她从房间里探出个头来往外瞧,走廊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右边尽头是霍老先生的房间,而左边的尽头是霍随城的房间。

她眯着眼睛笑了笑,悄悄地,没发出一点声音溜到了霍随城的房间面前。

拯救反派第一步,得先和反派打好关系。

她估摸着父女之情在这出国的这些时间里早烟消云散了,适当拉近父女之间的距离对关系的缓和很有用。

霍随城这个点还没睡,处理完公司事务跨进浴室洗漱,完全不知道门外有个半个冬瓜高的小不点正搬着凳子在开他的房门。

等他从浴室出来,准备上床睡觉时,才发现被窝远远一角拱了起来。

掀开被子一瞧,趁着他洗澡时跑过来的霍小小蜷缩着手脚趴在床上,睡得哈喇子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