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隐疾冷少宠上天纪凌然冷言泽最新版阅读

《隐疾冷少宠上天》小说简介

主角叫纪凌然冷言泽的小说是《隐疾冷少宠上天》,它的作者是柠檬呀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受宠的她被叫回国,竟是要替妹妹嫁给一个废人?纪凌然无奈的看着面前捡来的残废老公,冷总,您除了缠着我,就没别的事儿了吗?冷言泽嘴角上扬,缠着夫人,就是天大的事。…

《隐疾冷少宠上天》 第15章 反转 免费试读

助理一听,连忙的把人给推进去。

纪启明忽然看到来人,身体一个哆嗦,立刻站了起来。

纪莫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冷言泽,就光凭这一张脸,足以让很多的女人飞蛾扑火,就算残疾,有这一张脸也足够了。

不过她想要的是一个更加完美的男人,而不是坐在轮椅上,一辈子都走不了路的男人,说不定还因此一辈子都享受不到夫妻之间那方面的乐趣。

“冷……女婿,怎么突然就过来了,凌然说你不是忙工作去了吗?”纪启明说话都有些打结,谁能想到这位会突然过来。

纪凌然一个转身,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不知道为何,此刻心里面竟然有些委屈。

冷言泽停在她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眼神里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一样。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要去公司处理一些事,会马上回来,然后再跟你一起回来收拾东西,怎么那么不听话?”

冷言泽对纪凌然的态度,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而且这个男人跟传言中也并不符合。

纪凌然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的过来,而且那些话他哪里说过?

他是专门过来帮自己圆场的吗?

很多人都知道冷言泽自从出车祸之后,脾气一直都很暴躁,更别说会和颜悦色的对别人说一句话。

纪莫雨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冷言泽的传闻,怎么感觉,这和传言中的并不符合。

她还以为纪凌然嫁过去之后,肯定非常难受,会哭天喊娘的求救,这如今居然会那么体贴?

冷言泽转动着轮椅来到她的身边,让助理拿走她的行李箱,随而牵住她的手,笑容温柔而细腻。

纪启明看着这个情况,不免有些心虚,他们也都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说纪凌然在冷家的日子很难过吗,那眼下谁能解释?

“刚刚发生了什么?”冷言泽突然开口问道,转头看向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原本温和的笑容瞬间变得阴翳无比。

冷家的少夫人可不是谁都能够欺负的,特别是这些只关注利益的人。

纪凌然也不矫情,看得出来冷言泽在帮她,又不花钱,又没有条件,她何不好好的利用一次,大不了之后再报答他。

“我的好妹妹刚刚想要我身上的这件衣服,要知道这些衣服可是你特意给我准备的,我怎么会舍得给她。”纪凌然似笑非笑地说道,淡然的眼神看着愣住的惊呆的人,刚才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反应。

冷言泽双眼一眯,没有想到这纪家的人已经不要脸到这个程度了,而且这样的操作他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大有种长了见识的错觉。

在他的认知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衣服,怎么可以换着穿,这样多不卫生。

纪莫雨感受到男人冷冰冰的视线,连忙的摇头否认,“不不不,我刚刚只是跟姐姐开了个玩笑,这并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会要姐姐的衣服呢。”

“她的衣服你要不起,你的身材,要比我夫人身材大一个度,就算你拿去了,也穿不下,做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别看到什么都以为是你的。”冷言泽这话一针见血,即便是姐妹,纪莫雨的身材并没有纪凌然的身材好,她所穿的衣服都比纪凌然大上一个号。

这也就是纪凌然穿着穿礼服的时候,还要拿着夹子收腰,不然实在是太宽松了,看起来更加没有美感。

纪莫雨很是尴尬,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说这样的话,她的身材确实是没有纪凌然的好,可不管怎么说都是不胖不瘦,相比其他人来说,她的身材已经很棒了。

冷言泽看着纪启明,悠悠开口,“纪先生,请你给我记住了,纪凌然现在已经是我冷家的人,你们没有资格再对她呼来唤去,给你们的就五千万,也就等同于买断了她的身份。即便是订婚,她现在也是我冷家的人。”

“我希望以后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出现,也不要再让我看到,否则我会让你知道纪氏集团,就用再多的资金都会造成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最后慢慢破产除名!”

纪凌然很是诧异,这就是在**裸的威胁纪启明,她这个所谓的父亲最在意的就是公司上的事,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嫁给冷言泽,拿这五千万的彩礼。

纪启明脸上的血色倒退,神情在不断的变换。

冷少这不是在开玩笑,就以他的手段和能力,让一个小公司破产完全不在话下,或许几个小时,又或者一个电话的事。

他有些慌乱的解释,“女婿是不是误会……”

“纪先生,麻烦注意你的称呼,我虽然娶了纪凌然,不代表就承认她娘家的身份,就凭你,还没有资格当得了我的岳父,所以在称呼方面记得修改。”

冷言泽压根就不打算给他们面子,他们也同样没有给冷家面子。

刁难冷家的少夫人,就等同于在挑衅他们冷家的面子,既然如此他可不会客气。

纪启明看向嫁出去的女儿,那表情也变得虚伪起来,讨好的说道:“凌然,刚刚爸爸也没有说什么对不对,你也是爸爸的孩子,爸爸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清楚。”

那眼神里面带着明显的警告和威胁,纪凌然内心一阵苦涩,都到这个时候了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她对于他们来说就只是一个工具。

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欲要开口的时候,旁边的冷言泽嗓音沉了下来,“纪先生不要把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你能够威胁我冷家的少夫人,那我也能够威胁你,最好给我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什么人,能说什么,不能说。”

纪启明连忙的收回自己的视线,用力的点头,脸上的笑容虚伪又谄媚,内心对于纪凌然有些怨恨,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冷言泽抬头看向身边的小女人,“我们走吧,你中午想吃什么,是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

对于他突然转换的话题,纪凌然差点反应不过来,应下回答,“看你的意思,你要是想在家吃的话,我可以下厨让你尝尝,就怕你不满意。”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随着两人的对话声渐行渐远,纪启明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这是他由此以来最难堪的一次,偏偏不得不受这样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