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书林宜琛txt 许知书林宜琛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对方辩友请冷静》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对方辩友请冷静》,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许知书林宜琛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宜琛见过抢钱的,见过抢包的,就是没见过抢冰棍的他的嘴里还能感受到冰棍的凉意,可手上却空空如也了。林宜琛呆滞的表情持续了一秒。你给我站住!一道怒吼声突然在前方响了起来,林宜琛抬眼一看,就看到一个长发的女生风风火火地朝他飞奔过来。…

《对方辩友请冷静》 第1章 冰棍被人抢走 免费试读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冰棍被人抢走是怎样的体验?

林宜琛见过抢钱的,见过抢包的,就是没见过抢冰棍的……他的嘴里还能感受到冰棍的凉意,可手上却空空如也了。

林宜琛呆滞的表情持续了一秒。

“你给我站住!”一道怒吼声突然在前方响了起来,林宜琛抬眼一看,就看到一个长发的女生风风火火地朝他飞奔过来。

他还来不及躲闪,女生已经奔到了他的面前,手心里突然被塞了一个东西,伴随着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东西还给你了。”

林宜琛低头一看,发现手心里被塞了一根冰棍。

呃,被啃过一口的冰棍……

他呆呆地拿着冰棍转过身去,就看到那个女生紧追在刚刚抢他冰棍的男人后面,只见她突然停下来,脱下鞋子就往那男人身上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鞋子正中男人的后脑勺,男人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我让你偷钱包!我让你偷钱包……”女生扑了过去,拿起鞋子就啪啪啪地往男人脸上招呼。

唔,原来是小偷……林宜琛恍然大悟。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小偷疼得嗷嗷直叫,他这是倒了什么血霉?碰到这么一位姑奶奶!

追着他跑了三条街,害他渴得要命,脑子一短路,还抢了一根冰棍,听说抢劫罪可比盗窃罪判得重多了。

小偷显然有些万念俱灰,捧着头道:“你别打了,别打了,我去自首还不行吗?”

警察也不会这么动私刑啊!

女生哼了一声,伸手拎住小偷的耳朵,把他拽了起来:“把江小棠的钱包交出来!”

小偷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女士钱包,那模样,简直像见到女魔头一样。

林宜琛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

“许知书,你等等我呀!”一个圆脸女生从后面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女生回头,晃了晃手中的钱包,扬起一个笑脸:“江小棠,你的钱包!”

女生的长相非常娴静温婉,是那种江南女子独有的秀美,看起来温柔又舒服,此刻她笑得一脸得意,明明有一种违和感,但林宜琛的心里却第一次浮现出一个词:可爱。

“哇!知书,你太厉害了!”江小棠扑上去给许知书来了一个熊抱。

许知书被这么一夸,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不自在地推开了江小棠:“行了行了,这话你每天都要说一回。”

两人拽着小偷往派出所的方向去了,林宜琛安静地看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冰棍,表情有些纠结。

他到底是该吃还是不该吃呢?

“老大,回学校吧!”一道响亮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林宜琛一回头,就看到满脸青春痘的室友严小麟凑了过来。

“哎,你的冰棍都要化了,你不吃吗?那给我吧!”严小麟说着,伸手就把冰棍拿了过来,大大咧咧地啃了一口。

啃完后,严小麟突然想起来林宜琛这人最爱的就是冰棍,你可以花他的钱,也可以抢他的饭,他哼都不会哼一声,但你要是敢吃他的冰棍,那就只能……呵呵了。

严小麟的脸色顿时变白了,磕磕巴巴地道:“老……老大,你……你不介意吧?”

“哦,我不介意。”林宜琛淡定地道。

严小麟的眼睛蓦地瞪大,他刚刚只是随口一问好吗?

他竟然不介意!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严小麟迅速抓住机会,几口就把冰棍给吃完了。

只是,为什么林宜琛看他的表情有些微妙?果然还是舍不得吧!

再次见到许知书,是在三天后,彼时林宜琛刚好走出宿舍楼,准备和严小麟一起去上课,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尖叫,一抬头,就看到一个花盆正朝着他砸下来。

还来不及反应,一只脚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到他的头顶,一脚将花盆踹了出去。

哐当一声,花盆摔落在地上,林宜琛毫发无损。

“知书,你太厉害了吧?”还是那个圆脸女生,唔,好像是叫江小棠,围在许知书旁边拍手称赞,满脸都是崇拜之色。

许知书得意地扬了一下巴:“小意思!”

“哎呀,知书,我好想嫁给你啊,怎么办?”江小棠挽住许知书的胳膊,笑眯眯地道。

许知书故作轻佻地挑了一下江小棠的下巴,朝她抛了一个媚眼:“爷这就收了你。”

两人说笑着走远了。林宜琛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许知书的背影,心想:这个世界真小。

严小麟见林宜琛没有动静,拉着他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惊魂未定:“老大,你没事吧?”

“你帮我打听下许知书。”林宜琛没有理会严小麟,慢慢开口道。

“怎么了,老大?”

“哦,没什么,我要追她。”林宜琛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严小麟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

他没听错吧?林宜琛要追女生,还是许知书?

林宜琛何许人也?宁大金融系的高才生,全校最厉害的辩论大神,全校师生心目中的“林美人”,在男神排行榜上稳居高位,入学三年不近女色,人人都觉得他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那朵清莲。

结果他现在说,他要追许知书!

严小麟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颤巍巍地戳了戳林宜琛的胳膊,磕磕巴巴地道:“老……老大……我没听错吧?你……你要追许知书?你知道许知书是什么人吗?”

“她是什么人?”林宜琛偏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严小麟。

许知书是什么人?严小麟都想哭了,这个学校还有不认识许知书的人吗?

她是土匪啊!

一言不合她就打人啊!

她打遍天下无敌手啊!

谁惹她谁倒霉啊!

林宜琛从严小麟杂乱无章的话里面勉强拼凑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许知书虽然身材娇小,但是性格很彪悍,打人尤其在行,她还获得过全国青少年柔道大赛的冠军,彪悍的事迹全校皆知。

比如说刚入学时,她报了一个柔道的选修班,跟老师切磋技艺时,直接将老师摔得爬不起来。

比如说上学期,有男生向她表白,她直接一个过肩摔把那个男生摔得差点骨折。

又比如说上个月,女生宿舍的人抓到一个偷窥狂,她直接把偷窥狂打得鼻青脸肿,听说偷窥狂的哭叫声把整栋楼都震得颤了颤,估计这辈子对女生都有心理阴影了。

……

严小麟说得滔滔不绝,本以为此举能令林宜琛打消那个可怕的念头,却见林宜琛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谜之微笑:“她果然很适合做女朋友。”

砰的一声,严小麟倒地不起。

而那厢走远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突然跳起来,正是江小棠:“啊!刚刚那个是林美人吧?啊啊啊啊,知书,我刚刚只顾着看你潇洒的姿势,都把林美人给忽略了!”

“江小棠,你不要花痴了,有我在,你还想着别人?”许知书戳了戳江小棠的脑袋。

江小棠双手做捧心状:“知书,那是林美人啊!”

肤白貌美易推倒的林美人,想想都让人血脉贲张啊!

关于林宜琛的大名,有江小棠在,许知书想装没听过也难,她只知道此人很美,此人很白,此人很弱,所以才有了林美人这一称号。

许知书是看不上这种男生的,这种弱不禁风的男生,分分钟就会倒在她的拳头下。

不过,刚刚那个人,她还真没看清楚长什么样子,好像是有点白,白得她都觉得晃眼。

哼,她最嫉妒,啊,不是,是最讨厌长得比她白的男生!

江小棠满心遗憾地跟着许知书一起进了教室,这堂课是许知书最讨厌的高数课,她一个中文系的,为什么要学这门课程啊?太不科学了!

许知书听得昏昏欲睡,只觉得老师的话就跟僧人口中的佛经一样,尽管他念念有词,但她一句也听不懂。

好不容易熬过一节课,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突然探头进来,颤巍巍地指着她,喊了一声:“许知书,麻烦你出来一下。”

许知书挑了挑眉,把凳子往后一放,起身走了出去。她明明长了一副极为清秀的面孔,但走路的样子半点都不淑女,很是嚣张,一副分分钟要把你打趴下的姿态。

严小麟紧张得咽了一下口水。

“你找我什么事?”

“那什么……我……我们老大找你。”严小麟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林宜琛,结结巴巴地说道。

实在不能怪他紧张,他可是领略过她拳头的威力的。

因为他也报过柔道选修课,两人第一次较量,他就被打趴下了。

许知书抬了一下眼睛,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生,很瘦,像一根竹竿,但又是上好的衣架子,只是穿一件普通的白T恤,都能穿出T台模特的时尚感。

他的皮肤白得仿佛能发光,五官精致如画中人。

林宜琛,许知书的脑海里倏地跳出一个名字。

林宜琛突然朝许知书走了过来,他走得很缓慢,眼神也很平静。

教室里的同学一看到林宜琛出现,顿时都炸开了锅,纷纷拥到门口和窗户边围观,不少人还借机表达敬仰之情。

“林学长,我看了你上一次的辩论,实在太精彩了!”

“林学长,我听说下一场比赛是和安大队打,你一定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林学长……”

林宜琛充耳不闻,淡定地走到许知书的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伸出双手放到她的肩膀上,郑重其事地道:“许知书,做我的女朋友吧。”

林宜琛的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片安静,围观群众个个面如土色,呈惊呆状。

只听砰的一声,伴随着一声细微的闷哼声,林宜琛被许知书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