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吧,国师大人》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第8章 我说错了?

《和离吧,国师大人》小说简介

主角叫顾阿谁苏岐的小说是《和离吧,国师大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岐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了荣华富贵,母亲抛夫弃女,走得头也不回;为了苟延残喘,父亲易子而食,挑着她上集市,插标卖首;为了功名利禄,未婚夫无情退婚,五年感情付之一炬。顾阿谁的一生都在被遗弃,被退婚之后,对有权有势的男人更是避如蛇蝎,别人笑她嫁不出去,她潇洒转身去青楼觅了个卖心又卖肾的小倌低调闪婚,结果她却在婚后发现这男人权势滔天,根本不是什么小倌!顾阿谁:和离吧苏岐,我不喜欢你的权势。苏岐:可是我们家,大事一直是你在拿主意。…

《和离吧,国师大人》 第8章 我说错了? 免费试读

“早。”

顾阿谁礼貌的笑笑,见苏岐抿着唇不说话,便要去开门,谁知苏岐一把拉过她,奉上绵长一吻。

顾阿谁不由的在心底感慨:

她以前怎么没想到买个小倌回来?

上榻热情,下榻也热情。

这一对比,顾阿谁愈发觉得,自己当顾学成未婚妻的那些年,有些太憋屈。

苏岐注意到她脸上的红晕,松开对她的桎梏:“热吗?”

他的视线又移到她胡乱穿着的衣衫上,嘴角微微挑起一道向上的弧度:

“热就别勒太紧。”

“什么?”

顾阿谁后知后觉,面上的霞色迅速漫上耳际,看得苏岐喉头滚动不止,探手解了她的衣带。

眼看气氛升温,顾阿谁却无意透过门板缝隙,瞧见顾阿宁在门外来回踱步。

一想到顾阿宁透过门缝,就可以窥见他们在做什么,她的一张脸就红到发紫,费力推开眼角泛红的苏岐,才注意到这男人已将她的衣带细致捆好。

她家的木门是早年自己动手做的,年纪小做事不仔细,木板拼接的缝隙有些大,她也拿不准顾阿宁有没有看见她跟苏岐在院子里拉拉扯扯,因此在面对顾阿宁的时候,她是有些难堪的。

毕竟,她曾经和顾学成有过婚约,在曾经的未来小姑子面前和苏岐……

太羞人。

“嫂子,我哥,我哥说这个药膏活血化瘀,让我交给你。”

顾阿宁没注意到顾阿谁红红的耳尖,她是受顾学成所托,来送药膏的。

可她见了顾阿谁身后站着的高大男人,便将顾学成的交代抛诸于脑后了,只是不停的理着自己鬓边的发,努力摆出个还算是可人的姿态。

十四岁的少女面容姣好,正是守着闺阁待嫁的年纪,顾阿宁生在顾家村中,更是从小到大都是领的村中一枝花的名号。

顾阿谁将顾阿宁的女儿情态尽收眼底,她刚要将顾阿宁塞给她的药膏塞回去,便见顾阿宁握着自己的手腕小声问道:

“嫂子,你跟这个姐姐很熟吗?”

“姐姐……”

顾阿谁愣了愣,顺着顾阿宁是视线回眸瞥了苏岐一眼,苏岐面上淡淡,看不出喜怒,只是上前一步探手环住她的腰肢,语调平平:

“很熟,最近每晚都一起睡。”

苏岐虽说生得雌雄莫辨,这一把嗓子却是极有辨识度的,再加上他生得高大,就这么站在顾阿谁身边,平白的将顾阿谁衬得有几分伶仃。

顾阿宁硬着头皮抬了下巴,想再看一看他那张秾艳的脸,目光却在触及到他突出的喉结时,瑟缩了回去,不可置信的瞪了顾阿谁一眼,红着脸跑开。

顾阿谁有些莫名其妙,拿着没来得及塞回去的药膏,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好半晌才嗔怪身旁的男人:

“她不过是个孩子,你怎么跟她说这些?”

“我说错了?嗯?”

苏岐一脸无辜,手上还使坏的捏了捏她细韧的腰肢。

顾阿谁竟无法反驳,其实她还不太想把成婚的事说出去,毕竟她被顾学成退婚不过一月有余,这时候把她成婚的事传出去,难免有人风言风语。

倒不是说她怕旁人说她什么,只是当日她领苏岐出风月阁时,在场的人不少。

这名声一旦扬出去了,万一他以前的恩客找上门来,要和她抢人,她总不能提着杀猪刀去跟人拼命吧?

叫她杀猪她可以见血不带眨眼的,但真要她伤人……

她做不来这事。

顾阿谁想着,就要去追,谁知苏岐盯着老旧的木门看了两眼,一脚将之踹成了两半,紧接着三两下拆了丢到灶前,打算下次开火时,喂了灶王菩萨。

大门没了,她这一家之主也不好乱走,只好拉了只圈椅摆在院中,看他赤膊上阵,敲敲打打了一上午,做出张严丝合缝的门来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