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帅叶牧许婉清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叶牧许婉清)

《北境战王叶牧》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北境战王叶牧》由我会开飞机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牧许婉清,书中主要讲述了:曾经他是人人眼中的废物,如今他至尊军主归来,却发现女儿住狗窝,老婆被逼改嫁,家人曝尸荒野!他怒了…

《北境战王叶牧》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王家大宅当中。

王悦和王天骄站在大厅当中,而一张名贵红木椅子上,一中年人脸色阴沉,他手里盘着两颗螭龙珠子,再三问道:“你确定那人是叶牧?”

“千真万确,他模样变化不大,但是气势冲天,强大的让人咂舌!”王悦阴着脸说道。

“据说杀了弟弟的人,也是他!”王天骄说罢,看向王悦,“可你竟然让他跑了!”

王悦看着自己的大哥,冷笑道:“他不是逃跑的,而是大摇大摆,堂而皇之的离开的,怎么?你在怪我?”

王天骄作为王家的长子,也是王悦的亲大哥,他对王悦的回答很是不满,质问道:“这么说,你是有意放他走了?”

“哼,当时你根本不在场,若是你对上叶牧,看你会不会有勇敢拦下他。”王悦讥讽道。

“别吵了!”

中年男人将手里的螭龙珠子摔在地上,出声道:“玉儿嚣张跋扈,不懂收敛,我几次叮嘱他小心行事,不想还是遭此横祸!”

此人正是王家的家主,王永舟!

“叶牧太过强势霸道,他不仅杀了王玉,还将其尸首送到我们府上,不用说,定然是针对我们王家而来!”王悦一语道破。

“叶氏的事情,我自问做的天衣无缝,他叶牧想从我们这里找突破口,简直是妄想,不过经过他今天那么一闹,我们背后的那几家豪门,恐怕也注意到他了。”王永舟冷酷道。

王天骄沉声道:“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先一步做掉他,以绝后患!”

“做掉他?你有这个实力吗?他在北境那种环境下全身而退,而且今天的表现极为强势,看起来有所依仗,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王悦否定道。

“悦儿说的对,不管他是否察觉到了什么,我们现在最好是先稳住心态,免得露出什么马脚。”王永舟沉思道。

“我可以找人去探探他的底。”王天骄也想做些什么。

“可以,不要打草惊蛇就行,顺便通知其他家族,对叶牧多加防范,别出什么纰漏,现在三洲合并,才是头等大事,我们王家能否更进一步,就看这次了!”

“我明白,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和叶牧节外生枝的。”王天骄也不是个傻子。

现在三洲并入北境,尤其是中都,作为三洲交汇,其地位不言而喻,能够在这里面得利,他们王家势必会更上一层楼。

“据说此次的三洲汇入北境,北域王将会亲自坐镇中都,作总负责人,若是能投其所好,我们王家就是得了先机。”王永舟若有所思,他看向王悦。

“北域王……百年来第一位开疆扩土的异姓王,想要接近他,太过困难,不过我听说北域王创办的《战神殿》,乃是大奉第一组织,而陈家的陈学礼,便是其中的候选人,而且他也曾在北境做过行伍,同北域王一样,都是出身北境,或许他能帮我们……”王悦突然想到。

“接近陈学礼,满足他的所有要求,只要他能帮我们引荐北域王,所得利益,可以分他三成!至于叶牧,哼,过刚易折,蹦跶不了多久,那些中都的豪门,只要是参与过叶氏清算的,可不会对叶牧留情,我们做壁上观便可。”王永舟心里自有安排。

……

此时,叶牧已经回到车上。

“姜叔,今天跳出来对我叶氏不敬的那个家伙是谁?”叶牧问道。

“是陈家的人,名为陈申,为人两面三刀,但是在陈家也算是元老,有点地位。”姜叔交代道。

“陈申?”叶牧看了看贪狼,“做了他,既然我叶牧回来了,也得给各路豪门,看看我叶家的态度。”

“是!军主!”不用叶牧多说,贪狼转眼间便离开车座,消失在一片夜色当中。

姜叔此刻不解的问:“少爷,您现在已经贵为北域王,又是一方军主,既然有如此实力,为什么不直接清算他们呢,我可以保证,王家和林家,势必和叶氏的倒台有关。”

叶牧罕见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他残忍道:“别说一个王家,就是十个,百个,要杀死他们也不过是我抬手的事情,但是如此一来,太过便宜他们。”

“我叶家上下死的凄惨,怨气滔天,我要让参与算计过的叶氏的人,惶惶不可终日,在绝望中等待着死亡的宣判!”叶牧如此说道。

姜叔思索之后,说道:“我懂了,要让他们一步步坠入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当中!”

“没错!”叶牧点头道。

“我让贪狼去做掉陈申,也是这个意思,这算是敲山震虎,表明我此次复仇的决心,至于虎会不会采取行动,就看它敢不敢了。”叶牧冷笑道。

……

贪狼的行动极快,他本就是叶牧手下的三大战神之一,若不是在北域,他足以取代其余三位境主。

不过他却被叶牧深深折服,甘愿留在他的身边。

“真是他妈的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一奔驰商务上,陈申愤慨道,“还以为王家能把叶牧给好好教训一顿,不想却是畏畏缩缩的,还被人吓的半死,他妈的,到头来还得靠老子自己,给我找人,把那个姓叶的直接做了!”

“陈哥,别动怒,这事交给我们,敢惹您的晦气,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铁打的!”车上立刻有人回道。

“别拍马屁,麻溜的找几个靠谱的,做了他,是死是活无所谓。”陈申不耐烦的说道。

就在陈申心烦意乱的时候。

一个人突兀的从车顶上倒吊下来,隔着车窗,冷声道:“你就是陈申?”

陈申与之四目相对,被吓了个不轻,摇下车窗,立刻怒道:“老子就是,你他么又是谁?”

“你刚才说?你要做了谁?”

贪狼嘴角拧出一个嗜血的弧度。

“老子要做了叶牧,怎么了?你有什么意见吗?”陈申大言不惭。

“意见?我没有,不过你说的这个人,我刚好认识。”贪狼从车上翻身下来。

“认识?”陈申重复了一句。

“他……是我的军主,也是当今的北域王!”

贪狼说罢,从腰间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直接塞进了陈申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