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糙汉小农女》小说在线阅读 《山野糙汉小农女》最新章节目录

《山野糙汉小农女》小说简介

山野糙汉小农女》小说的主角是白锦李三福,这本小说是作者湘君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山野糙汉小农女》小说精彩节选:刚穿越,成了被拐卖的大家闺秀?还被粗暴又强壮的山野汉子买走了!看着这个一言不合就想欺负她的男人,白锦表示只能动脑不能动手。正当白锦稳住丈夫、斗斗极品、赚点小钱时,她附带的金手指购物系统开大了~不会种田,不存在的,系统知识了解一下~日常用品太落后,不存在的,香皂来一块~用具太简单,不存在的,不粘锅来一套~那男人太强悍,换一个?系统表示:宿主!!!你只能给男主生猴子!!…

《山野糙汉小农女》 第12章 李三福出远门 免费试读

白锦倒是没有想到,她眼下才种下的地,没有这么快有收成,的确她需要一个门路过活。

王氏拿着她做好的袖子翻看了许久,说道:“明个儿我带你进城,那绣庄里就是缺绣娘。”

去绣庄,她不想呢,她还得听系统的,好生种田。

“奶奶,可以接私活回家做么?我担心地里的东西,不想去绣庄。”

王氏听了,也理解她的心情,当年她也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才没有去做绣娘。

“你这孩子挺顾家的,这事儿就难办些,那绣庄里的布料,都是上等的好布,咱们没法拿回家刺绣,还有啊,你这双手,这么柔软,要是干农活变粗了,就绣不了。”

王氏看了看孙媳妇的手,感觉很可惜,这孩子是大户家里出来的,可惜她还要干农活,但是在村里,不种田,就连吃饭都难。

原来还这样的,白锦听了也觉得有道理,想想她手上一块花棉布,李家院的人看了都想占为己有,要是她拿回客人的好布,那岂不是得时时提防。

王氏问白锦家里可有粮食?她是猜得到了,家里那两个是不可能给大房留粮食。

白锦说借了村长家的粮食,还能吃上一段时间。

王氏却是起身回了屋,随后提了一麻袋豆子出来,交给白锦说道:“见了新媳妇,我这个做奶奶的也没有什么传家宝贝,就这豆子,你带回去充饥,奶奶吃得不多,粮食还有剩余的。”

白锦哪能接了这老人家的豆子,她自是不愿意接,还陪在一旁跟王氏聊着家常,也就熟络了起来。

白锦也从王氏嘴中听到李三福不少事情。

李三福十二岁就出门混了,皆因家里没有粮食,养不起这么多张嘴,而且李家的田地不多,每年缴了税赋就所剩不多了。

李三福出门学过木匠也学过厨工,还曾跑去酒楼里给人看马厩,总之做过不少事情,却没有一样坚持下来的,村里人就说这人在外头不着调,人家出门能赚钱,他出门在外头混迹,钱没见拿回来。

直到十四那年遇上了一位游侠做了师父,就学会了功夫,从此跟着镖局讨生活,村里人对他的口碑也就好了。

王氏心疼这个大孙子,说家里那两个老的多是向着自己,赚回来的钱都不曾给这大孙子留一点儿的。

有时候李三福从外头拿了银子出来,这鲁氏还故意说家里没有粮食,害得李三福饿了肚子,是在奶奶这儿吃了一碗豆饭充饥。

不过说起这个来,王氏又指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这布还是三福买的,是棉布,她平素都舍不得穿呢,若不是去见孙媳妇,她是不上身的。

白锦看着这个老人家脸上的笑容,她心头感触,觉得以后李三福陪伴不了的,她来多陪陪她。

天黑了,白锦提着竹篮子从山脚下来,才到李家院门外,就听到里头闹闹哄哄的,原来李三福带着村里人下山了,里头不少村民正在讨论这山上豺狼的事。

“三福明个儿就走呢?怎么这么急,三福,你当真看清楚了,这一群豺狼已经离开了稻香村?”

有村里的妇人担忧的问。

李三福正要答话,鲁氏便说道:“这一次我大儿亲自上的山,大家伙的也都看到了,豺狼不过是路过,这个时节,留下来的豺狼也讨不到吃的,就不要再担心了。”

“至于我大儿子出门的事,那明个儿自是要出去的,这家里头还有这么多张嘴要养活的,他不出门赚钱,钱从何处来?”

“我今个儿跟孩子他爹商量好了,大儿子明个儿大清早就去,我听说城里镖局正好有一趟去往江陵的,工钱不错,可不能错过了。”

村里人听着,想要挽留,可大家伙的也知道这鲁氏的性子,这么求着她,除非拿什么来补偿,不然她能在村里头说好一阵子,觉得大家伙的欠她人情。

这会儿村长发话,“今日入山,的确看到了,脚印很浅,没有再发现新的脚印,大概是离开了稻香村的,既然三福得出门,大家也不好相留,赚钱要紧。”

“以后大家上山,还是别去深山里头,也都结伴而行才好。”

村长孙全胜的话还是让村里人信服的,既然村长发了话,也没有人再多说什么了,都要出院门,就遇上了进来的白锦。

看到这美貌的新妇,村里不少年轻小伙都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眼,十里八乡的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女子,李三福真是好福气。

年轻小伙是羡慕的,可那些村里的妇人却认为这女人怕是难以留住,而且她穿的粗布衣裳,可她身上独有的气质,却还是让这些女人自愧不如,不免生出嫉妒,尤其是未出阁的姑娘们。

白锦被人一顿打量的,她没有理会,而是往东屋里走。

李三福看到小媳妇进来了,心早已经飞走了,于三步并做两步的跟着入了东屋。

鲁氏在背后看着,冷哼一声,说道:“明个儿人一走,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李娇却小声开口:“娘,你答应我的,那些花布得留给我,我看到嫂子会刺绣,上头绣的花样也太看好了。”

鲁氏不以为意,“你奶奶也会刺绣,可有什么用。”

李娇撇了撇嘴,心想着她都有好些年没有穿过新衣了,要是得了那两匹花布,她就留到相亲的时候再穿。

东屋里,白锦将竹篮子放下,李三福就进来了。

李三福一靠近,白锦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炙人,这浓烈的荷尔蒙,白锦感觉有些招架不住。

李三福在这个时候开口:“明个儿我就出远门了,今晚咱们圆房。”

白锦立即回头看他,想看他是不是开玩笑的,但显然她想多了,李三福不仅一本正经,眼神还从她的小手一路看到她的胸口。

她才十六岁,还没完全长大,胸口也只是隆起一点,然而却足够令他咽口水的。

白锦暗感不妙,她问道:“你不是说要在家里先待几日再出门的?为何现在这么急匆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