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卿卿多明媚主角乔卿卿江应淮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我知卿卿多明媚》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我知卿卿多明媚》是终日梦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卿卿江应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3章我想去顺京城那人转过身刚露出侧颜,乔卿卿见到恨不得立刻转身就走。这不是他们在宿河州外拦的贪官吗?为什么萧窈会叫他师兄?他们认识?所以这是把她认出来所以让萧窈抓人来请罪了?乔卿卿往后踉跄了半步,下…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3章 我想去顺京城 免费试读

第3章我想去顺京城

那人转过身刚露出侧颜,乔卿卿见到恨不得立刻转身就走。

这不是他们在宿河州外拦的贪官吗?为什么萧窈会叫他师兄?他们认识?所以这是把她认出来所以让萧窈抓人来请罪了?

乔卿卿往后踉跄了半步,下意识地摸了摸被自己藏在腰封里的册子。

她可真是……掉进虎穴了。

江应淮看着乔卿卿,没说话,可就算他背对的窗外阳光叫人看不出神色,乔卿卿依旧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眼神比烈阳还灼人,像是要把自己串起来烤熟似的。

“窈窈……”乔卿卿欺软怕硬,难得胆怯,拉着萧窈的手臂往她身后躲,低声在她耳边道:“我突然想起今日叔父让我早些回府,我就先走了。”

乔卿卿打退堂鼓,萧窈是说什么也不肯让她走的,赶紧拉住她:“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你叔父的话了?真是有要事请你帮忙,耽误不了你多少时辰。”

乔卿卿这回是真不知道该找何借口离开了,她只觉得江应淮一直盯着她,好像要吃人似的。

“乔姑娘,”他终于开口,在窗外余晖的映衬中,言语如风:“听萧窈说,乔姑娘对宿河州的人情很是熟悉,江某此番入宿河,日后还得仰仗乔姑娘照拂。”

“江公子哪里的话?我……我不过是一小小女子,哪里帮得上江公子?更别提照拂了。”乔卿卿不肯被戴高帽,赶紧自降本事,企图远离是非。

“乔姑娘谦逊,江某相信萧窈不会选错人,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江应淮慢慢走近,眼神平淡却有神,眉目清隽,鼻梁高挺,一步一抬手,手未握剑,只执扇轻摇,玉树临风,翩翩公子。

乔卿卿有些慌了,害怕露出破绽,躲在萧窈身后,没有任何底气的反问:“我都不知你是谁,为何帮你?”

“在下江应淮。”

“江应淮?你是思雍侯次子……江谡文江公子?”

“乔姑娘知道江某?”

“有所耳闻罢了,”乔卿卿没有了方才的胆怯,如今也能照常言语:“思雍侯江老的赫赫大名,就连宿河州这样的偏远之地亦能传遍,思雍侯府的事,说书人自然不会落下。”

乔卿卿说这话的时候,萧窈的脸色有些微变,但很快恢复,一直看着乔卿卿的江应淮未能察觉。

“既然乔姑娘知晓江某,想必定会答应江某的请求。”江应淮顺势而为。

知道了江应淮身份的乔卿卿,看着江应淮思索了片刻,而后出言问他:“若事成,我可有何奖赏?”

“乔姑娘想要何奖赏?黄金白银,还是封土加爵?”江应淮饶有兴趣地看着乔卿卿,事还未做就公然讨赏,这事儿还是江应淮头一次遇到,便有心要逗她。

可乔卿卿却说这些她都不要,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该不该说出口,连萧窈都回过头去看她,等她的回答。

半晌,迎着窗外的余晖,乔卿卿看向江应淮,神色坚定,言语诚恳:“我想去顺京城。”

江应淮答应了。

除了届时会带她回顺京城外,他还允她在替他办事的这段时日,会每月给她四两银子的贴补。

然而他并未在这时候就安排乔卿卿去做些什么,甚至连宿河州里官家商家之间的暗通款曲都没有打听,只是让她不能将此事告知第四人。

萧窈送她出来的时候,乔卿卿倒有向她打听,可萧窈只说这位师兄做事一向有自己的风派,旁人插不进去手,若有心要帮忙,只管照着他的吩咐去做便是,切莫多问。

乔卿卿谨遵萧窈的嘱咐,既然这位爷答应了她事情办妥会带她去顺京城,那她只管照着他的吩咐做事,旁的一概不管便是,和萧窈寒暄了两句后,便和她道了别。

乔卿卿说叔父让她早些回府的事是真的,但萧窈说得对,她没那么听叔父的话,更何况叔父也就那么一说,才不会管她究竟何时回府,所以在去乔府前,她先去了趟城西。

不大的屋里,容涣正坐在窗边的床榻上,仰仗天光绣绢子。

乔卿卿蹑手蹑脚走进去,从容涣的身后吓的她直捂心口。

“你这丫头,成日没个正形的!”容涣放下手中的绣绷,嘴上指责着乔卿卿的顽皮,却还是给她倒了杯温热的茶水,拿出绢子帮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可不管我有没个正形,容姨不都是最疼我的吗?”乔卿卿撒着娇,跑到容涣身后跪坐着,替她捏着肩膀,说着好话:“我的容姨,是世间最美最娇艳的人儿……”

“行了,这些个词儿,还是别用在我身上的好。”容涣拍拍她的手,打断她的话,转过身去和她面对面坐着,声音轻柔但却字字严肃,“昨日长史着人来传,说让你早些回去,你怎么还来这儿?”

“这是我家,我为何不能来这儿?”乔卿卿反问,起身越过容涣,拿了桌上一个梨大口啃了起来。

“卿卿啊,你姓乔……”容涣苦口婆心,希望乔卿卿能够认识到自己的身份:“那乔家主位上如今坐着的虽是你的叔父,可你到底是乔家的姑娘。”

“我知道,”乔卿卿嘴里嚼着梨,说话虽然含糊不清,但满脸冲着容涣而来的笑意足以表露她的真心:“可容姨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是容姨的姑娘。”

乔家三姑娘乔卿卿,是宿河州长史乔儒礼大哥乔仁礼的女儿。

乔家世代经商,为人勤勉诚恳,可七年前,乔仁礼携妻宋氏在行商途中被山匪劫财害命,夫妻双双命丧黄泉,留下了孤女乔卿卿。

当初容涣是宋氏的陪嫁姑娘,因为要留下来看护三姑娘没跟着商队,也就留下一命,自那时起,受过宋氏大恩的容涣便发誓会护三姑娘周全。

可没过多久,乔儒礼却以清退府中闲杂姑娘小厮为由,给了容涣一笔银子,将她遣出了乔府。

那时候的乔卿卿虽然只有十岁,可谁对自己好她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便随容涣一道离开了乔府,住进了城西街尾巷深处的一个小院里。

乔家三姑娘从此便成了市井丫头,和容姑相依为命,就这么过了七年。

往事不必再提,苦难只当甘前之苦,苦尽甘来,容涣相信甘甜的好日子会很快就会来。

在容涣的驱赶之下,乔卿卿啃完梨就被赶去了乔家。

乔卿卿实在想不到叔父叫自己回府是为了什么,这个时日,总不该是为了祭祖,乔家何时又多了件需要所有人都在场的事儿了?

她心里想着这事儿的荒诞,也就不紧不慢地朝乔府走去,和东家大婶打打招呼,和西家小哥儿踢踢毽子,把这平日里不足一刻的时辰,硬生生地拖到了三刻。

管家已经候在府门前有些时候了,乔卿卿远远望见乔管家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往日自己都是由小厮从侧门引入府中的,何曾受过管家亲自在府门迎接的待遇?

直觉告诉乔卿卿,这事儿不简单。

“三姑娘您可算来了,”管家见到乔卿卿,赶紧迎了上来,和她讲着府里的情况:“府上来了贵客,大人希望您能好生款待。”

“我?”乔卿卿不敢相信,在得到管家的肯定是她而不是她那些堂姐妹后,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不安是不敢相信要款待贵客的是自己,是不知道将要面对的贵客是何等人物的担忧。

管家还让姑娘拿了件衣裳来,说是乔儒礼准备的,希望乔卿卿能尽快换上。

是云锦的料子,苏绣的手艺,水蓝色的料子摸上去真像是在触碰流水一般柔滑,袖口星星点点绣着数十只银色蝴蝶,一动一静间,那些蝶仿佛活了起来,围着乔卿卿翩迁起舞。

乔卿卿的样貌若是打扮起来,连春宴阁的花魁都敌不过。

她本就生的水灵,相貌完全择了父母的长处,柳叶眉,灵鹿眼,高挺鼻梁小巧的肉鼻,一张嘴稍稍勾起一抹弧度,便能掀起一阵轩然巨浪,引得人垂目流连。

而这,也是乔儒礼想要的,今日府中贵客,非乔卿卿接待不可。

小说《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3章 我想去顺京城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