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卿卿多明媚》乔卿卿江应淮章节在线试读

《我知卿卿多明媚》 小说介绍

乔卿卿江应淮是小说《我知卿卿多明媚》里的主角,它的作者是终日梦鱼,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第4章为侯爷鞍前马后打扮好的乔卿卿随着管家去了席上。不算什么大的宴席,可远远瞧着堂姐乔盈盈和堂妹乔亭亭穿着光鲜,比往日更显隆重,仿佛在告示着对宾客的重视。乔卿卿倒是不在意乔盈盈看她像是看仇人的凶恶眼神…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4章 为侯爷鞍前马后 免费试读

第4章为侯爷鞍前马后

打扮好的乔卿卿随着管家去了席上。

不算什么大的宴席,可远远瞧着堂姐乔盈盈和堂妹乔亭亭穿着光鲜,比往日更显隆重,仿佛在告示着对宾客的重视。

乔卿卿倒是不在意乔盈盈看她像是看仇人的凶恶眼神,这两姐妹一向与自己不合,她才没那个心思去理会她们。

等到跨入席中,朝主位上的乔儒礼行了礼,这才发现另一边坐着的正一直盯着她看的人。

那不正是她早些时辰才见到过的人吗?

乔卿卿瞧见江应淮的意外出现,也不顾什么重客之道,起身环顾着四周,果然在右手边发现了正朝她挥手的萧窈。

乔卿卿欣喜,也冲她招手示意,乔儒礼见她就这么直接无视了江应淮的存在,呵斥了她一声:“卿卿,不得无礼。”

“叔父,我哪儿无礼了?”乔卿卿丝毫不惧,“目无遵纪”地反问着。

乔儒礼自然不是故意要为难乔卿卿的,瞥了几眼身旁坐着的江应淮,语重心长地对乔卿卿道:“你可知眼前这位是何人?”

“我自然知道……”乔卿卿早些时辰才见过江应淮,指不定比乔儒礼还早见到,顺口就要说出对方身份,可江应淮却一直盯着她的眼,那眼神仿佛在向乔卿卿传递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讯号。

乔卿卿收到讯号,赶紧面带傻笑地转了话锋:“我自然知道他是叔父您府上的贵客……”

乔儒礼狠狠叹了口气,不断摇头表示着对这个侄女的失望,“这是顺京城来的宁渊侯爷。”

而后,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对江应淮介绍着乔卿卿:“这是下官已故大哥的女儿,卿卿与成襄县主自**好,侯爷在宿河若有任何不便,都可随意招呼卿卿为您效劳。”

乔卿卿这会儿算是明白了,明白为何乔儒礼指定要她来接待贵客,明白他那样低声下气是为何。

乔盈盈的眼神都快把自己烧成灰了,乔卿卿没办法不察觉到,更何况,她还沉浸在江应淮竟是宁渊侯的震惊中,于是推托着:“这怎么行?叔父,您知道我打小在市井里野惯了,若是有什么地方唐突,得罪了宁渊侯爷该如何是好?”

“侯爷此番来宿河是办正经事的,你熟悉市井,为侯爷鞍前马后,有何不妥?”乔儒礼没有丝毫退让的余地,他心里清楚,若是江应淮就此走出乔府的门,要想再请,那就难上加难了。

他知道乔家的姑娘里萧窈就只喜欢同乔卿卿往来,否则,他也大可不必冒着风险把乔卿卿接回来,想让她追随江应淮左右,为乔家换一条荣华富贵飞黄腾达的出路。

江应淮看着两叔侄的辩驳,只是喝着茶不说话。

身旁乔儒礼眼中的微恼,一旁的萧窈疯狂地给乔卿卿使眼色却被她忽视,乔家那个小儿子的事不关己,大女儿的妒色满面,小女儿的云淡风轻,他全都看在眼里。

当然,还有眼前这个倔强的姑娘。

她把自己的不乐意摆在了脸上,可嘴上却什么都不再说。

“罢了,本侯并非娇贵之身,何必劳烦姑娘家。”江应淮起身,看了依旧倔着性子的乔卿卿好几眼,与乔儒礼告辞,准备离开。

“侯爷留步!”

说话的人正是乔卿卿的堂姐乔盈盈,只见她仪态万千地缓缓起身,当着众人的面儿,朝江应淮福身行礼,道:“若侯爷不嫌弃,小女愿为侯爷效劳。”

“乔盈盈,别自抬身价了,”萧窈一向看不惯乔盈盈,这会儿被她抓着尾巴,可不得好好羞辱一番:“乔家二姑娘长在闺阁,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效劳?我怕你走几步路就吵着累要坐轿。”

乔盈盈的脸色有些难看,望向乔儒礼求助,乔儒礼心疼大女儿,赶紧替她解围:“侯爷,小女虽是闺阁姑娘,可在宿河州却小有名望,寻人问事不成问题,想必侯爷会有用得上的地方。”

乔儒礼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十分打鼓,本就是炎热盛夏,汗珠在额间肆意滚落,可在江应淮跟前,他连抬手擦拭的勇气都没有。

“是吗?”江应淮翘着腿,倚在扶手上,两根手指点着额,看似平淡的两个字,却让乔儒礼顿感绝望。

乔盈盈在原处看着不动不敢动的父亲,也只能干着急。

自己为了能够留住这位侯爷已经站出来了,没办法再退了,眼下的紧张局面都拜那乔卿卿所赐,若非她孤傲不肯替乔家着想,就不会惹得江应淮恼怒。

为此,乔盈盈对乔卿卿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

江应淮当着乔儒礼的面无视乔盈盈的存在,乔卿卿心里不知多得意,强忍着嘴角的笑意,看似不关心地注视着眼前地一切。

谁知她刚准备开口答应这件事,却听江应淮道:“本侯此番来宿河,并非乔大人所说是为正经事,不过是陪萧县主回乡探友,又听闻宿河山水在虞朝数一数二,想来赏赏景罢了。既然乔二姑娘肯助本侯在宿河万事顺意,那本侯就先谢过乔二姑娘了。”

乔卿卿一脸不可置信,好一阵失落,看着他唇齿轻启,说出让自己下不来台面的话。

有了江应淮这一番话,乔盈盈自然更加耀武扬威。

乔盈盈在福身谢过江应淮后,坐下来冲着乔卿卿轻蔑一笑,那样子别提多得意了。

乔卿卿被气得不轻,转身坐到了萧窈身边,端起她的杯子将酒一饮而尽。

萧窈脸色也不好,时不时看向一脸淡然的江应淮,这位师兄非但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反倒还接受了乔盈盈,这算什么事儿?

乔儒礼也是看在她身边坐着的人是萧窈她惹不起,而江应淮也未因乔卿卿的无礼影响心情,所以才暂且放过她一马,没有出言教训。

席罢,江应淮和萧窈拒绝了乔儒礼留宿的邀请,起身回了客栈。

乔卿卿早走了,她本来就不喜欢和那两个堂姐妹打交道,要是多留片刻或是留宿,也不知会被她们俩轮流烦多久。

江应淮也同乔儒礼告了别,转身离开乔府后立刻收回微笑,静谧的黑夜里,他的目光始终望向前方黑暗,就像是将要猎食的猛兽。

“师兄,咱们不是已经决定好是卿卿了吗?乔盈盈根本就没有用,你又何必一定要顺着乔儒礼?”一旁的萧窈替好友打抱不平,她同江应淮之间一向不分尊卑,从来都有什么便说什么。

皓月当空,清冷的月光照着长街上并行的两人,裴乘在江应淮身后跟着,三个人的影子便在拐角处遇上了第四处瘦弱身影。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问,还请江侯爷能够给我一个答复。”

小说《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4章 为侯爷鞍前马后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