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我心上傅明予 降落我心上小说全文阅读

《降落我心上》小说简介

《降落我心上》是由作者翘摇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该文讲述的是男女主角阮思娴傅明予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正在连载中,主要讲述的是:卞璇听了在电话那头连翻几个白眼。真的假的?我上次见他还觉得这人不错啊。…

《降落我心上》 第6章 6号登机口 免费试读

但是,最近傅明予却在头疼一件事。

三年前,各大航空公司与华飞签订ACJ31采购合同时,华飞便已经开始计划培养对应机型飞行员,交付飞机的时候一同交付飞行员。通俗一点就是,卖飞机给你还把培养好的司机打包卖给你。

由于ACJ3是华飞第一次自主研发的客机,还未面世变备受关注,同时也承受着巨大压力,所以飞行员的培养便格外严厉。

这一批飞行员光是经过初步筛选就刷掉了上万人,随后在飞行学院的变态淘汰率中一轮轮厮杀出来。

但即便如此,顺利毕业的飞行员能力也分三六九等。

所以早在两个月前,各大航空公司就摩拳擦掌展开了飞行员抢夺战,哪家都想要最优秀的飞行员,因为他们是航空安全最强有力的保障之一。

到现在这个阶段,最优秀的那一批已经被瓜分殆尽。

然,像每年高考都会有一个状元一样,飞行学院每期学员里都会有一个最佳学员。

到此刻,唯独剩下那位最佳学员还不知花落谁家。

“傅总,没谈成。”新秘书柏扬走进傅明予的办公室,神色之间有为难,“那个最佳学员的意向还是北航。”

“那他说过原因吗?”傅明予问。

这一期的那位最佳学员,飞行记录那叫一漂亮,不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操能力,次次考试都吊打同期,踩着一群天之骄子稳居第一,连教练员都连连称赞很少见到这么强悍的学员,是以引起各家激烈抢夺。

“没有。”柏扬回答道,“我们在能接受范围内已经给了最优条件,绝对不会比北航差,但她还是选择北航,看来是个人意愿。”

傅明予抬手,两根手指抵着额头,“啧”了声。

“这样。”傅明予说,“胡副总也在那边出差,明天你和胡副总亲自去一趟。”

柏扬理了理衣领,立刻就出去订票。

第二天一大早,飞行学院那边就来了电话。

傅明予刚到公司,正疾步穿过走廊,行政秘书端上咖啡,静静地搁在傅明予桌前。

“傅总,看来还是不行啊。”电话那头的柏扬已经没脾气了,“她说北航飞机餐好吃,这是什么理由?我们头等舱主厨可是米其林级别的!”

这一听就是在耍人。

傅明予站在落地窗前,问:“你现在在哪儿?”

“就他们教务处办公室外面,胡副总还在里面。”

“让他接电话,我跟他聊聊。”

柏扬愣了下,应声说好。

傅明予喝了口咖啡,电话那头便换了人,只是迟迟没有出声。

“你好。”

傅明予先开口,“我是恒世航空运行总监傅明予。”

电话那头依然停滞了片刻,才听到一句轻飘飘的“傅总好。”

女的?

傅明予一顿。

压下短暂的惊讶,傅明予转身朝办公桌走去,“方便问一下,世航的哪项条件你不满意吗?”

那边的人懒懒开口:“没什么不满意啊,就是北航的餐饮好吃些。”

傅明予觉得自己也算惜才,对这么拿乔的理由还能保持好脾气,“这个简单,如果你有需求,每次航前可以让主厨单独为你备餐。”

“那多麻烦呀。”

“不麻烦,还有其他想法吗?”

电话那头,条件一个个罗列出来,足足说了二十多分钟。

倒也算不上刁钻,傅明予尚能接受。

通话的同时,傅明予把电脑里的飞行员详细资料文件夹打开,按照飞行记录评分排序,找到最高那一个,在形象那一栏看到了一张照片。

飞行员对身形有讲究,所以附上的是全身照。

上面的人穿着学员制服,笔挺白色衬衣,板正的黑色西装裤,她身姿修长挺拔,站在机翼之下,神采奕奕,气质极佳。

好像是素颜?

傅明予放大照片,看见一张不施粉黛的脸。

他目光停滞流转片刻,总觉得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一闪而过,被自己否定。

他若是见过这个女人,一定会印象深刻。

“傅总,您还在听吗?觉得太过分的话,我们就算了啊,我跟世航没缘分。”

“什么?”傅明予轻点鼠标,关了照片,“刚刚信号不好,没听清。”

那头似乎是轻笑了声,“我说,我要双倍年薪。”

傅明予张口便道:“好。”

这回轮到电话那头的人愣神了。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

“还有其他条件吗?”

“没、没有了。”

“那,合作愉快?”

那边换了口气,似乎是回过神了,说道:“傅总,您真的很希望我来吗?”

傅明予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就觉得自己今天的耐心真的出奇得好。

或许是看不惯北航那位向来跟他不对付的小宴总耀武扬威的样子。

但脑子里又闪过那张飞机下的倩影。

“嗯,很期待。”

“那我再考虑一下吧。”

好像还有点不情不愿似的。

电话挂掉,傅明予的手还保持着接听电话的姿势,愣了会儿神。

难道世航在飞行员圈子里风评不好?

按道理说不可能,世航在员工福利待遇上绝对是行业翘楚。

傅明予放下手机,想了会儿,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等待的间隙,他又打开简历。

鼠标刚拉到那张照片,**又响了起来。

还是柏扬来电。

傅明予稍顿片刻,接起电话,对面却是柏扬在说话。

“还有事?”

柏扬此刻又跑去了外面走廊,压低声音道:“傅总,您想清楚了吗?双倍年薪啊,虽然工资保密,但是万一让其他飞行员知道了可不好。”

“我知道。”

“那……”

“盯一下合同。”傅明予说,“另一份年薪走我账户。”

“不过……”

“别罗嗦。”傅明予并不想跟他多话,“到时候你去拟双合同,另一份算我私人给的奖励合同,不经财务部的手,税也走我的账。”

“不过她说她还要考虑。”

“没事,让她考虑。”

傅明予松了一颗西服扣子,揉着眉骨。

转眼到了下午四点,距离结束那通电话已经过去七个小时。

傅明予从没感觉七个小时竟然这么漫长。

他坐在会议室里,一群人关于ACJ31首飞的策划七嘴八舌地讨论,听得他头疼。

期间他两次看向柏扬,指了指手机,意思是问飞行学院那边来电话没有,柏扬都摇头。

此时会议已经进行到尾声,下面策划部的人都看着傅明予,等他给个指示。

傅明予面前摆着三份策划书,一一摊开,但他视线根本没落在上面。

整个会议室静默了三秒,所有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傅明予。

他好像根本没听他们说了什么,此时的表情就好像把“你们配不上老子花大价钱买来的的ACJ31飞机”写在脸上了。

就在大家以为他要直接起身走人时,他突然开口道:“P1组,四十分钟的媒体报道,毫无重点,浪费这么长时间要耽误机场多少的流控?P2组,宣传枯燥,表述直白,重点模糊不清,而且媒体渠道的选择也缺乏合理性。P3组,没有一点有效宣传概念,乘以资源,跨界创意,强力执行,这三点做不到就别交策划书上来。”

会议室一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辨。

“散会。”

傅明予推开门前的策划书,起身道,“下周重新交策划案。”

大家屏气凝神目送傅明予出门,三个组长黑着脸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

有人小声问柏扬,“傅总今天心情不好?”

柏扬无奈地笑了笑,没说话,两步追了出去。

这个时候,手机**终于响起,柏扬停下来接听,几秒后表情渐渐松了下来。

前面的人感觉到柏扬的停顿,回过头来,柏扬朝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傅明予侧头看着玻璃窗外的蓝天,松开了一颗西服扣子。

合同拟得很快,没几天就下来了,柏扬专门拿给傅明予过目。

他看了没什么意见,柏扬便发到了飞行学院。

这块儿硬骨头可算是啃下来了,柏扬揉了揉肩膀,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故人诚不我欺啊。”

这时,北航那位宴总来了电话。

“傅明予,你使了什么歪招把我的人抢走了?”

“你的人?”傅明予起身,轻松一笑,“合同签了吗就你的人了?”

两家公司在业内属龙头,相互竞争又相辅相成,对双方都各自有了解。

宴安在这事儿上用了十足的力,找人去谈了职业规划,并且用飞行员最在意的放机长条件做诱饵。

正因为想得太正派,万万没料到傅明予直接用钱砸。

宴安气得冷笑,“行,不跟你争这个,反正现在人是你的了,你就跟我说说,靠什么弄走的?”

傅明予:“靠人格魅力。”

宴安连白眼都欠奉,直接撂了电话。

傅明予搁下手机,走到窗边,眉头舒展,连带着看外面那绵绵不绝的阴雨都觉得舒服了。

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问:“ACJ31什么时候过来?”

柏扬道:“空管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第一架周六早上四点起飞,不出差错的话六点十四分会准时降落在江城国际机场。”

傅明予点点头,又问:“她呢?”

柏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傅明予说的“她”是谁。

“飞行学院那边说不浪费每次后排带飞的机会,所以这次她会跟飞过来,不过周六人事处和后勤处都不上班,她会在周一办理正式入职。”

傅明予转身坐下,翻开面前的一份文件,突然又道:“这周六去淮城的飞机是几点?”

这个柏扬就记不清楚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眼,说道:“早上七点。”

傅明予淡淡道:“嗯。”

周六,天刚蒙蒙亮,东方泛起鱼肚白。

今天天气不算好,云浪在低处翻涌,遮挡了启明星的光芒。

甚少有航班在这个时候起飞降落,这是机场一天中最清净的时候。

候机厅人却不少,但安静地出奇,偶尔有轻轻的纸张翻阅声音,大人们或看手机或打盹,几个小孩子躺在父母的怀里玩耍睡觉。

傅明予和柏扬以及两个助理疾步走来,穿过长廊,径直走向登机口。

前方已经排起了长队,头等舱通道却还空着,等着最后一位头等舱客人登机。

傅明予抬手看了看腕表,脚步一顿,扭头看向窗外。

航站楼落地大玻璃窗使得停机坪的风光一览无余,就连地面的指示灯标志都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天边一架飞机破云而出,机翼劈开空气,磅礴而下,以8度倾角平稳着陆于跑道中心,一路风驰电掣。

即便航站楼隔绝了轰隆隆的声音,但航空人似乎有直觉一般,一组拉着飞行箱的空乘默契地停下匆匆的脚步驻足观望,几个靠窗坐的乘客也随她们的目光好奇地回头望去。

只见跑道上的飞机通身雪白为底色,机身喷着一只象形的金色凤凰,翅膀随机翼延展,凤尾在机尾高高扬起,气焰张扬。

傅明予再次看了一眼腕表。

六点十四,不差分毫。

他眼里浮现浅浅笑意,竟就在这里站到了飞机停稳在停机坪的时刻。

柏扬看着时间,说道:“傅总?”

傅明予侧头看他,扬了扬眉。

柏扬清了清嗓子,“嗯,时间还来得及。”

说话间,候机厅里一个小孩子喊道:“爸爸!那是什么飞机呀?好漂亮!”

孩子的父亲还真是个行家,抱着他走向窗边,“这是我们国家自己的飞机,看到那只金凤凰没有?以后看到有这个的就是ACJ31机型,可厉害了,这么低的云都能自动降落,而且……”

父亲的长篇大论没有说话就又被小孩子的喊声打断,“哇!飞行员下来了!”

诚如傅明予视线所及,飞机客梯车已经架起舷梯,世航派去的机长第一个走了出来。

窗边视线更宽广,傅明予慢慢走了过去。

柏扬和后面两个助理面面相觑,没敢多说,也跟了上去。

毕竟谁不想多看看自家花大价钱买的飞机呢。

傅明予看着机舱口,机长已经踏下几阶,副驾驶紧紧跟了出来,这两人傅明予都熟,当初是他亲自敲定的送去培训的改装机组人员。

而当第三个人走出来时,傅明予眯了眯眼睛。

停机坪的风很大,呼啸而过,吹起她两颊的头发,在她眼前飘扬,也把她的白色制服衬衫吹的鼓了起来。

她没有急着下楼梯,而是摘下飞行帽,夹在臂间,立于原地,仰头环视四周,视线最终定格在“江城国际机场”六个大字上。

“哇!那是个姐姐吗?”小孩子又喊了起来,“她是空姐吗?她怎么穿着不一样的衣服?”

孩子父亲笑呵呵地把他放到自己肩膀上,让他视线更宽广,“哈哈,那也是飞行员,女飞行员。爸爸也是第一次见到女飞行员呢。”

小孩子的声音引起了旁边几个乘客的注意,渐渐地也有人站到窗边看那架造型特别的飞机。

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在拉扯,傅明予又不知不觉往前走了一步,距离玻璃只剩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朝着航站楼走来,身影越来越清晰。

她黑色长裤被风吹得贴紧了双腿,每一步都迈得干净利落。

并肩的机长似乎在跟她说什么,她侧仰着头,每一分神采飞扬的笑意在四周蔓延,掩盖了一旁副驾驶的存在。

突然,她抬头看向航站楼,直直地望过来。

明知道她只是在看整体的航站楼,但那空间交错而来的视线对接幻觉还是让傅明予的呼吸收紧了一次。

“傅总?广播已经在催促登机了。”

柏扬在一旁突然开口说道。

傅明予点点头,转身朝登机口走去。

几步后,他又顿了顿,回头看向停机坪,却只见一辆机组车缓缓驶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