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时依冉傅景轩小说结局完整版免费阅读

《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小说简介

《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是由作者爱谁谁最近创作的短篇言情的小说,主要人物是时依冉傅景轩。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主要讲述的是:时依冉在十八岁成人礼上收到未婚夫和继妹的一份大礼,导致她意外怀孕后被父亲赶出家门,如丧家之犬匆匆逃出国。五年后,时依冉带着小一号的自己强势归来。这次,老娘只想搞事业,男人什么的,滚一边去好吗!谁知前男友舔,高富帅追,就连海城最有权势的大佬都上赶着接盘。从此开启了老公宠、女儿萌,绿茶随手撕,事业开大挂的惬意人生。绿茶女儿:这个人长这么好看,一定是我爹地;众人:小小年纪,碰瓷可真会挑对象!大佬:老婆,玩累了能不能看看我。…

《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 第16章 不自爱 免费试读

时依冉被傅景轩一路拖着来到时氏集团外面。

她挣扎着想甩开牢牢抓着她的手,却不想这个动作惹得傅景轩更加愤怒。

傅景轩将时依冉禁锢在车身于他之间,嗜血的眼神危险地盯着时依冉,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她拆吞入腹。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还敢反抗他!她知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想好好教训她?

傅景轩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滔天怒火。

时依冉看着傅景轩危险的表情,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过昨晚的事情,她现在只想离傅景轩越远越好。

眼看他的情绪平静了一些,时依冉用手指戳戳他的肩膀,小心翼翼问:“那个——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吗”字还没说完,只觉得耳边有一阵风扫过,紧接着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时依冉呆呆地转过身一看,傻眼了。

傅景轩居然!徒手把车窗玻璃砸了个坑!

关键是,这别人的车啊大兄弟!!!

小章被留下来处理后续赔偿问题,时依冉只得认命地带傅铁拳去医院处理伤口。

医院里

傅景轩不耐烦地看着医生在他手上搞来搞去,烦躁地阻止他,然后指着时依冉说:“让她来。”

时依冉赶紧拒绝:“不不不,我又不专业,回头给你弄疼了。”

傅景轩不说话,固执地看着她。

傅大总裁这副样子,让时依冉想到了星星生病时,闹脾气撒娇,不肯吃药的模样,不由得让人心软。

时依冉认命地接过医生手中地工具,小心翼翼地替他处理伤口。

傅景轩看着时依冉低着头,专心为他包扎的样子,温柔又专注。

她今天扎了个低马尾,露出小巧精致地耳垂,低头时刚好暴露在傅景轩眼前,让傅景轩想起那一夜,自己含着它舔弄时的甜美滋味。

恰好在这时,时依冉低头在他伤口上轻轻吹了吹,少女甜美的气息让傅景轩下腹的火瞬间窜了上来。

虽然很想将这个该死的女人就地正法,但傅景轩舍不得破坏此时这美好的氛围。

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好像总是可以一再地忍耐,不断地降低自己的底线。

这在这时,舅舅的主治医师经过,因为时依冉低着头,医生没看到,便对傅景轩殷勤道:“傅总,您来了?史蒂夫医生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放心,按您吩咐,半个字都没提起您——”

当他看到时依冉时,已经来不及了。

傅景轩做好事不留名,却被当场揭穿,只得尴尬地偏过头,不搭理人了。

时依冉从震惊中回过神。

居然是傅景轩安排的史蒂夫医生给舅舅手术,难怪史蒂夫医生能那么快排出档期。

她抬头看向傅景轩,却见对方变扭地转过身不理人,看起来像是不好意思了。

时依冉被自己这个猜想吓了一跳。

不可一世的宇光集团掌权人傅景轩,也会害羞的吗?

不过下一刻,时依冉马上就放弃了这种幻想。

“想什么呢,赶紧包扎,别磨蹭。”傅景轩不满地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费口舌了,我做这些是有条件的。”

果然,做好事不留名,害羞什么的,是自己脑补太多。

但这次傅景轩帮了自己大忙是真的,时依冉郑重地向他道谢:“无论如何,还是非常感谢你!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我尽量满足。”

“把星辰卖给我。”傅景轩想也不想回道。

至于时依冉的人,他不屑用这种方式得到。

他要把人牢牢禁锢在自己身边,总有一天,让她心甘情愿献出身心。

“不行。”时依冉想都没想就拒绝。

这个女人,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自己!

傅景轩的眼神里,仿佛酝酿着一场海啸!

正当傅景轩发作之际,时依冉的微信**响了。

时依冉随手点开,丁大力大咧咧的声音传来:

“大妹儿,我可提醒你,只剩下六天了,六天后两亿五千万不到账,别怪哥哥不留情面。”

这一瞬间,傅景轩看到时依冉眼里的无助和落寞。

该死的,竟然——有点心疼。

本着自己的人自己宠的原则,傅大总裁决定再退一步。

对自己的女人妥协能叫妥协吗?那必需不能算。

时依冉听到傅景轩说愿意只买星辰股份,保留星辰品牌和经营的独立性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传说中不可一世,谁也不能破坏他规矩的宇光集团掌权人,傅大总裁,原来这么好说话的吗?

时依冉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傅景轩的这个提议,对宇光没什么帮助,毕竟星辰在宇光眼里,不过是一家小公司。

但对星辰来说,意义重大!

毕竟现在星辰债务环绕,自己根本无力偿还,就算母亲的遗产可以打官司拿回,那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星辰等不了。

所以,这可能是星辰唯一的机会了。

虽然从私人感情上来说,时依冉不想再和傅景轩有任何瓜葛,但她不能自私的只考虑个人因素,她也要对星辰负责。

思虑再三,时依冉决定答应傅景轩的提议。但傅景轩还提出了额外的要求。

“你把办公室搬到宇光集团,以后从宇光集团上下班”傅景轩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为——为什么?”

开什么玩笑?去宇光办公,不就要天天和傅景轩呆在同一屋檐下了?

时依冉怕自己的小心脏会受不了。

傅景轩理所当然地说道:“没有人可以问我这么多为什么,你只需要乖乖照做就行。”

可以说是相当霸道了。

弱小、无助、又缺钱的时依冉只能向强权(财富)低头。

从医院出来,傅景轩忽视时依冉微不足道的挣扎,心情颇好地带时依冉去了一家高级餐厅用餐。

不得不说,高级餐厅就是不一样,环境、餐具、食材,无一不精致。

如果忽略调对面傅景轩那张帅,却臭的脸的话,时依冉还是挺享受的。

饭后,服务员来买单。

但傅大总裁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没带一分钱,卡也没有。

至于微信钱包和支付宝,总裁从来不用这些玩意儿付钱,压根没开通。

确切来说,总裁出门从来不需要自己买单,但今天助手不在。

看着傅景轩忍住尴尬,努力维持霸总尊严的窘迫样子,时依冉不觉有些好笑。

当然,只能在心里默默笑,表面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的。

她打开自己地微信付款吗递给服务员,尽量表现得自然,不敢让总裁感觉出一丝尴尬,否则她怕被灭口。

正当时依冉接过服务员还回来的手机时,身后传来一道让人反胃的声音。

“冉冉,你怎么会在这里?”

时依冉冷笑一声,优雅高贵地慢慢转身。

身后站着的,正是她那道貌岸然的前未婚夫施谦仁,和又换了新假发的便宜妹妹。

施谦仁看到时依冉,似乎震惊又激动,他往前两步,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失望地收回迈出去的脚步。

指着时依冉对面的傅景轩责问道:“他是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的不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