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女尊国做凤君》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沈辞沐元溪小说全文

《穿越女尊国做凤君》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穿越女尊国做凤君》由翎珑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沈辞沐元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辞穿越了!沈辞因为一杯酒穿越了!沈辞因为一杯酒穿越到了女尊王朝!沈辞表示:阿西,这酒有毒啊!?别人穿越屌炸天,他穿越就衰到家!身子娇弱,亲爹早亡,后爹当家,庶弟欺压,这妥妥的女主剧本啊!什么?还和皇太女有婚约?坐等太女来退亲。什么?你说不退亲,要娶我?嫁人就算了,生孩子什么鬼!沈辞表示:这凤君不好当啊!?…

《穿越女尊国做凤君》 19.狡辩 免费试读

“不能喝?为什么不能喝?”

沈吟初站起来,俯身看着神色大变的饶枫,冷冷的问道。

边上的沈栗还是一脸懵,“对啊,为什么不能喝啊?”

“妻主。”饶枫跪了下来,声音带着哭腔,“不能给栗儿喝的,会中毒的,不能的。”

沈吟初伸手抬起了饶枫的下巴,“不能给沈栗喝,你就能给沈辞喝?”

当初那个满心满眼都是她的男孩到底是何时变的如此歹毒的?

“不是的,妻主,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啊!”饶枫大声的说着。

“刘老头被抓,侍身心下不安,才会派人出去探查,查到了是因为一碗鱼汤,要说侍身有罪,也只是私自探查了妻主的事情啊!”

“你还在狡辩!”沈吟初眉头紧皱。

“妻主,莫须有的罪名,侍身是不会认的。”饶枫坚定的说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承认沈辞是被他害的。

“呵,你也应该知道,刘老头是从饶家出来的人,你敢说他的所作所为不是你授意的!”沈吟初手上用了力,传出了饶枫的闷哼声。

“正是因为他是饶家出来的人,他被抓我才会不安啊,才会去违背妻主的命令去私自探查啊!”饶枫用尽了全部力气喊出这句话,还是不肯承认是他授意害的沈辞。

“你还是不肯承认?”沈吟初看向饶枫的眼神越发的失望。

“我该认的都认了,但妻主若非说是我要害沈辞,我是断不会认的。”

旁边的沈栗都有点看傻了,他没明白自己不过就是喝一碗鱼汤,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但沈栗能感受到沈吟初身上的怒气,“行,你不认是吧,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待在枫园里,那也不准去,你最好祈祷别让我找出证据来!”

沈吟初夺了饶枫的管家之权,将饶枫禁足之后就甩袖离去,留下宗兰收拾残局。

饶枫的身子一点点瘫软下来,看着离去的沈吟初,那背影在午后的阳光中越走越远,刺痛了饶枫的双眼。

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人,离他越来越远了。

——————-

“饶枫被禁足了?”北夏给沈辞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为什么啊?查出来是他下的止息了?”沈辞问北夏。

“倒是没有提到止息,好像是因为一碗鱼汤。”

“鱼汤,跟鱼汤有什么关系?”沈辞想了想,“我那天的饭菜里,好像是有鱼汤的,还挺好喝的。”

“据说那天大厨房送来的是鲤鱼汤。”

“鲤鱼汤?啊,对了,那天是不是还有清炒南瓜丝?”沈辞想起来了,“南瓜不能喝鲤鱼一起吃的啊。”

不止用了止息,还用食物相克的法子来混淆视听。

“查出是饶枫故意用食物相克的法子来害我了?”

“侧君是以违背家主令,私自探查一事被禁足的。”若是真查出饶枫害了沈辞,就不是禁足那么简单了。

“就是说,饶枫没承认是吧。”沈辞秒懂,华英被毁容的事情,不也是不小心吗?

这个饶枫,不是个简单的人。

两人说着说着,沈楠竹就来了,“阿辞!我听说今天沈栗找你麻烦了?你可有事没有?”

“没事,一个小孩子,能把我怎么样?”沈辞根本没把沈栗放在眼里。

“那就好,你今天出门了,可有感觉身体不适?”

“没有!”沈辞面对沈楠竹的关怀,感觉特别的无奈,他是叫沈辞,可又不是瓷娃娃,出去走一会儿还能摔碎了不成?

“姐,我身体好多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虚弱了。”沈辞没办法解释原主以前是装的,只能用这个借口。

“你病了十六年,怎么可能会好那么快,还是要好好养养才好出门的。”沈楠竹觉得自己家弟弟还是只适合做个瓷娃娃养在家里。

我可太难了啊!

沈辞扶额,他不是宅男啊,他想出去浪啊!

“行了,姐,先不说这些了,饶枫禁足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沈辞不打算和沈楠竹一个弟控纠结出门这件事。

“嗯,我已经都知道了。”沈楠竹将事情的全部经过告知沈辞。

得知了全部经过的沈辞惊叹道,“都这样了他还能死不承认?”

心理素质也是够强大的啊!

沈楠竹神色间有几分气愤,“就算他现在不承认,姐姐早晚也会找到证据的,给阿辞找回公道的。”

总感觉不会那么简单。

这还只是鱼汤之事,重点不应该是止息吗?

查了这么久,也只是查到用鱼汤做手脚的刘老头,似乎没查到半分关于止息的事情。

“少主。”北鹭来了。

“怎么样?”沈楠竹刚刚让北鹭带人去搜了一遍枫园。

“回少主,枫园已经搜过了,没有发现止息,也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

沈辞刚刚想到止息,就有了止息的消息。

“饶枫他藏得倒深,会不会在他身上?”沈楠竹问道。

“这,搜身倒是没有,毕竟家主只是禁足而已,没有定罪。”北鹭垂手回道。

沈楠竹叹了口气,估计就是搜身也很难找到。

饶枫做事,一向很谨慎,这一点,沈楠竹深有体会。

“罢了,慢慢查吧。”沈辞说道,“索性我也不急。”

无论饶枫再怎么琢磨着要害他,以前他没有得逞,以后,他更不会得逞。

“阿辞放心,姐姐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沈楠竹摸了摸沈辞的头,让沈辞愣了一阵,随即反应过来,对沈楠竹笑了笑。

倒是没那么反感。

“对了,阿辞,你虽不能出门太久,在府里逛逛也是可以的,但你以前太朴素,首饰什么的都太少了,姐姐特意给你送过来了些,不会比沈言和沈栗的差的。”沈楠竹吩咐北鹭等人抬了个大箱子过来。

沈辞挑了挑眉,首饰?

沈辞回想了一下沈栗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是不可能打扮成沈栗那种花枝招展的样子的。

北鹭打开箱子,差点闪瞎沈辞的眼。

玲珑点翠银簪十二只

烧蓝镶金花钿十二个

银凤镂花长簪一对

金镶玉手镯一对

银质四蝶步摇一对

……

烧蓝,点翠,宝石,金银,应有尽有。

沈辞最终看上的只有一个小匣子里的几只白玉簪。

感觉只有这个符合他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