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依冉傅景轩为主角的小说 时依冉傅景轩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由爱谁谁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主角时依冉傅景轩,内容主要讲述:傅景轩连亲吻都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在时依冉唇齿间贪婪地索取,将她的反抗和挣扎击得溃不成军。时依冉被淹没在这场强势的掠夺里,时而清醒,更多的是沉溺。直到傅景轩松开她的唇瓣,时依冉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大口…

《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 第15章 遗产 免费试读

傅景轩连亲吻都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在时依冉唇齿间贪婪地索取,将她的反抗和挣扎击得溃不成军。

时依冉被淹没在这场强势的掠夺里,时而清醒,更多的是沉溺。

直到傅景轩松开她的唇瓣,时依冉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大口大口补充着新鲜空气。

傅景轩在她耳边低低笑了声,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时依冉被他低沉,略带性感的笑声激得浑身发软。

她看着这个男人在黑暗中,依然可以窥见其精致、立体的五官,像上帝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电光火石间,时依冉将这张脸和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合了。

她不敢置信地盯着傅景轩,试图从他身上找出推翻自己猜想的证据。

然而尘封的记忆一旦被打开,所有的画面便如洪水般涌进时依冉的脑海。

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一幕幕清晰地展现在时依冉脑中,让她无法自欺欺人。

这是什么狗血巧合?现在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了好吗!

那他有没有认出自己呢?

时依冉不敢想象,如果傅景轩认出自己,并知道自己还偷偷生下了他的孩子,会有什么反应。

想到星星,时依冉混沌的大脑慕然清醒,背后冒出一层冷汗。

傅家这样的家族,怎么会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

但她绝对不能失去星星!

“他没有认出我,他没有认出我。”时依冉只能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否则傅景轩老早找自己算账了。

而且像他这样高高在上的人,身边肯定不缺女人。

恍惚间,司机已经将车停在时依冉租住的小区大门口。

看着傅景轩重新弯下腰,离她越来越近,时依冉赶紧用力将他推开,然后慌乱地打开车门逃走了。

根本无暇多想,傅景轩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住址。

傅景轩摇下车窗,看着小女人逃离的背影,眼中闪烁着狩猎般果敢兴奋的光芒。

他享受这种将猎物逼到退无可退,然后乖乖束手就擒的感觉。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这个女人以为她逃得掉吗?

时依冉匆匆跑回家后,关上房门,平复着心跳。

她真是太!不!容!易!了!

等心情平静下来后,时依冉才轻轻走进星星房间去看她。

星星依旧已经睡着了。

小姑娘早已习惯这样的节奏,妈妈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无法常常陪她,但她从来都不哭不闹,十分贴心。

时依冉低头在小家伙脑门上“啵”了一下,替她掖好被角,悄悄关上门离开了。

第二天,星辰公司

时依冉在办公桌前看着一叠厚厚的辞职报告发愁。

和宇光的合作没谈成,大家都开始有意见了,星辰现在人心惶惶的。

能挽留的时依冉尽量挽留,去意已决的,时依冉也不阻拦,该给的补偿费一分没少。毕竟员工也是要养家糊口的,时依冉并不怪他们。

签完最后一份辞职报告,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呼啦啦进来十来个黑西装白衬衫,还带了统一款式黑墨镜的人,秘书在后面拦都拦不住。

打头的男的长得人高马大,寸头,白西装的领口隐约露出脖子上的纹身。

他走到时依冉办公桌前,“啪”的一声,把一叠文件甩在时依冉面前。

“我丁大力今天是来要债的,既然现在你是星辰当家的,两亿五千万就由你替宗老头还吧!”

时依冉拿起面前的借贷合同仔细一看,果真是舅舅亲自签的。

可能是债多不压身吧,时依冉的心情反而异常平静,横竖她还!不!起!

丁大力也被时依冉理直气壮赖账的态度惊呆了。

不过这只是时依冉的权益之计,所谓横的怕赖的,如今她也只能耍赖皮,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最后二人商定,再给时依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必须连本带利把钱还上,不然星辰即将面临被拍卖的风险。

两个多亿,一个星期,自己这是疯了吧?

但让她眼看着星辰被拍卖,她真的做不到。

时依冉母亲去世时留过遗嘱,将其名下所有的时氏股份、房产以及珠宝都留给时依冉,当年因为未成年,就暂时由时父保管。

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尽管时依冉十分不情愿再和那些人接触,但这是目前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

第二天,时氏集团

时依冉深吸一口气,迈入时氏集团大门,却在等电梯时,碰到两个最不想见的人。

“**!你来这里干什么?”时菁尖锐的骂声从背后传来。

时依冉转身看去,时菁和她那个伪善的继母徐朝音正朝她走来。

时菁昨晚被傅景轩的保镖把头发剃得一根不剩,她照镜子的时候差点疯了!

更可恶的是,她被扣在警察局,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一起关了一晚上!她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

所以她今天来时氏集团就是找时父告状的,没想到时依冉这个**自己找上门了!

时依冉饶有兴致地看着时菁夸道:“哟,假发不错。”

她还敢主动提这个!

时菁气得脸都青了,上去就想给时依冉一巴掌。

时依冉挡住她的手,反手一推,将她推倒在地,头上的假发套也掉了下来,露出光溜溜的大脑袋。

时氏集团的员工基本都不认识时依冉,对时菁却很熟悉。

时菁平时就对员工颐指气使的,大家早就对她不满了,现在看到大小姐出了这么大的丑,想笑不敢笑,憋的难受。

正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了,电梯里站着的,正是时依冉的父亲时茂和傅景轩。

时依冉只看了时茂一眼,更多的是盯着傅景轩,她惊讶于这个人最近在自己面前的出现频率之高。

时茂看到时依冉后,有一瞬间的愣怔,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接着,他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光着头正在哭的时菁,都傻眼了。

时菁见到时茂,自觉能给她做主的人来了,心里的委屈放大了数倍,真情实感地哭诉起来:

“爸,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昨晚我遇到姐姐在路边摆地摊,好心想帮帮她,谁知姐姐竟叫来野男人,把我的头发——”

时依冉听了,内心冷笑,她早已学会不对这个父亲抱任何希望。

果然,时茂听了这话,不问清缘由,劈头盖脸对着时依冉就是一顿骂:“你这个逆女,自己做了不知廉耻的事情不悔改,现在还这样对你妹妹,怪我当年没把你打死。”

该失望该流泪,时依冉当年早已经历过,比这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现在早就免疫了。

她自己觉得无所谓,一旁的傅景轩却皱起了眉头,眼神深沉得可怕。

但在他阻止时茂前,时依冉自己开口了:“我今天来,不是跟你们翻旧账的,我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徐朝音也就是现在的时太太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忙挤出笑来说道:“瞧你们,一家人哪有隔夜仇,怎么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

时依冉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径直对时茂说道:“我妈妈留给我的遗产,尽快清点给我,我有急用。”

时茂听见这话有些吃惊,然后眼神闪躲道:“什么遗产?你这个不孝女,一走这么多年没消息,一回来就问你你老子拿钱,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时依冉有点佩服自己这个父亲,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再说一遍,我只想要回我母亲留给我的遗产,至于你的钱,爱给谁给谁,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时茂见时依冉揪着遗产的事不放,有点急了,怒声骂道:“逆女!我说了没有就没有,你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一旁的徐朝音见形式不对,也帮腔道:“是啊,依冉,你母亲的遗嘱我也见过,当时你还小,她就把所有东西留给你父亲了,你别是记错了。不过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容易,要是缺钱的话就和阿姨说。”

时依冉这才看明白了,他们这是想赖账!

如果她猜得不错,哪怕她现在要求把遗嘱拿出来,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一份了。

她快被这一家人的不要脸气笑了。

“你们可要点脸吧,篡改遗嘱这种不入流的事都做!当初我妈可是公正过的,就算你们把书面文件改了也没用。”时依冉提醒道。

时茂听见这话更心虚了,当初把时依冉赶走后,打量着她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回来,以她的性格也闹不起来,所以才改篡改遗嘱的。

谁知道从国外回来后,他这个女儿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如果时依冉真要较真,他篡改的书面文件是很容易被推翻的。

但时至今日,他不可能让时依冉拿走时氏集团一半的股份的,只得硬着头破摆出强势的架势。

“混账,我是你老子,你敢和我这么说话!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长幼尊卑!”说着便抬手朝时依冉打去。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时依冉,便被一股很大的力气钳制住了。

傅景轩抓住时茂高高扬起的手,眼神阴冷得像地狱走出来的魔鬼。

他将时茂推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时先生,这个人不是你能随手打骂的!她是你女儿,你不疼她,会有人疼她。我们的合作也没必要谈下去了。”

说完便牵起时依冉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怕再留在这里,自己会忍不住杀人!

直到这时,时菁才反应过来,傅景轩就是昨晚把她推进噩梦的男人。

想起这个男人恶魔版的手段,还有把她送进警察局后她妈妈怎么找关系也弄不出来的权势,时菁瑟瑟发抖。

同时,对时依冉的妒恨更深了,凭什么这个**走到哪里都有男人为她前仆后继!

小说《天降萌宝:骗个总裁做爹地》 第15章 遗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