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辰苏影月完整版 楚辰苏影月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奇门神婿》小说简介

《奇门神婿》讲述了楚辰苏影月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一代战神,龙归都市。带着无上荣耀与权势,重新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并找到那个人,为她明灯三千,为她花开满城。…

《奇门神婿》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5章

“快放了我儿子!你敢动我儿子一下,我让你死无全尸!”

苏智也被楚辰突如其来的手段吓了一跳,大声怒吼。

啪!

一个惊人的耳光,在客厅里响起。

楚辰反手就抽在苏长风的脸上,回头冷漠的对苏智。

“死无全尸是吧?我动了,你让我死无全尸吧。”

“放手!”苏智气坏了,大吼。

“好啊。”

楚辰冷冷一笑,将苏长风破麻袋一样的身体,朝着门口奋力一掷。

嘭!

苏长风被这一丢,飞出并未关严的房门,狠狠撞在门口的墙壁上,将墙上的墙皮都撞下了一点点。

苏长风跟虾米一样蜷缩在墙根,不停惨叫。

“长风!儿子!”

苏智又惊又怒,慌不迭跑了出去。

指着房门内的楚辰。

“苏影月,还有你楚辰!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楚辰这才关掉房门,刚转身,就看见苏影月的父亲苏强摇着轮椅停在房间口,朝楚辰比出来一个大拇指。

苏强的不敢跟苏智一家人针锋相对的,但不妨碍他看到苏长风被揍而感到高兴。

这口气,压抑太久了。

楚辰朝他微笑点头。

“楚辰,那两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影月不无担忧道。

“呵,放心,他们还会求回来。”

楚辰神秘的一笑,再不说话。

苏影月清澈的目光,幽幽的看着楚辰。

没由来的一心安。

外面,黑色奔驰车上。

苏长风揉着疼痛难忍的手臂,龇牙咧嘴。

“嘶……爸,不行,我一定要让那个姓楚的**!”

苏长风接连被揍了两次,以他的傲气,如何忍得住。

“大不了那个合同我不要了,把苏影月开除,让她滚蛋!去夜总会做小姐!让他们一家流落街头当叫花子!

还有那个姓楚的,我要叫人把那狗东西丢进河里喂鱼!”

苏长风胸间怒焰,仿佛倾三江五湖也熄灭不了。浑身都在发抖。

“哼,放心吧长风,拼着合同不要,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立刻把锅甩到苏影月的头上,看你爷爷怎么收拾她。”

两人正密谋商量阴谋诡计时,苏智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爸。”

“苏智!你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已经接近谈妥的合同,居然从他手里飞了!你知道外面怎么笑话我们苏氏集团的么!临阵换将,难成大器!”

电话刚一接起来,苏怀林劈头盖面的痛骂就传来。

“老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如果这份合同黄了,让我苏家受人耻笑,那么你跟你家那兔崽子,也一起黄了!”

苏怀林白手起家,极为爱惜名声和羽毛,消息传到他耳朵里后,爆发出雷霆震怒。

父子俩对视一眼,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呃,是,我知道了爸,放心吧。”

苏智挂掉电话,目光呆滞的看了看头上苏影月家的窗户。

刚刚父子家的臆想和密谋,直接变成了笑话。

“咋办?爸。”

苏智深深的呼了口气:“还能怎么办,上去啊。”

那边,被吓了一大跳的华源地产老板王海,在经过思前想后,终于决定主动出击!

自己的老大罗总,都无法高攀的大人物。

如果自己能凭着‘苏小姐’这条线,攀上的话,那岂不是平步青云?

于是,王海立马让秘书拟了一分合同,赶往苏氏集团。

可今天苏影月在家休假,注定他扑了个空。

不过以王海在陆元市的手段,很快就搞到了苏影月的地址。

“看来,明天得去一趟苏小姐家了,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王海能做这么大的生意,见风使舵当然是一把好手。

立马打定了主意。

此时,苏影月的门外,苏智和苏长风两人脸色难看的站着。

“敲门。”

咚咚咚……

没想到刚刚气急败坏,信誓旦旦扬言要报复楚辰的两人,又带着三分忐忑的心情,重新回来了。

两人心中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长风,一会儿不要冲动,先让苏影月答应回来把合同签了再说,然后再以枉顾公司利益的名义,把事情捅到老爷子那里,直接让这苏影月从公司滚蛋!”

“是的爸,我知道了。”

门打开,开门的苏影月也微微一愣,难道真被楚辰说中了?

“大伯?”

“呵呵……”

苏智脸色尴尬的笑了笑,把准备好的礼盒提了起来。

“影月啊,刚刚是你表哥太冲动,也怪大伯我平时太纵容他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特意来给你道歉的。”

作为商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能屈能伸。

苏智强忍的怒火与恶心,道歉。

“影月,谁啊?”

出门买菜,刚刚回来的母亲刘昕,声音从后面传来,苏影月让开视线,刘昕一见是苏智,脸上闪过一抹畏惧。

“啊!大哥!”

自从她丈夫苏强得病之后,他们一家没少受苏智欺负。

每次见到苏智都没有好事,因此她对苏智是又恨又怕。

苏智见刘昕的表情,这才傲然一笑。

对咯嘛,这才是你们一家见到我应该有的表情!

“进去吧,长风。”

苏智信心仿佛又重新回归,挺了挺身子,招呼自己的儿子跨进了大门。

将手中礼盒杵在苏影月的餐桌上,清了清嗓子。

“刘昕,来,这盒东西拿给四弟补身体,别说大哥我对你们一家不讲道义。”

苏智倨傲的看着刘昕,模样像在施舍。

苏长风心中还在不忿,嘀咕着:“嘁,再好的营养品,也补不上他烂泥一样的身体。”

苏影月眉头一蹙,火气渐渐升起。

“苏长风,你胡说什么!”

正要发作,却被刘昕制止了,她担心女儿跟苏智一家把事情闹大,最后还是他们吃亏。

苏老爷子可不会帮他们的。

“苏影月,我爸已经对你们一家仁至义尽了。明天,过来和王海把合同签了。你那废物老公揍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不然,我就把事情捅给爷爷,看你怎么死!”

“啊?”

刘昕脸色大变,楚辰,揍了苏长风?

刘昕在惊愕的同时,心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欣喜。

苏长风面带轻蔑与狰狞:“哼,知道怕了?没了我苏家,她苏影月只能做个人尽可夫的女人,靠搔首弄姿才能换取男人欢心来苟活!回来,签!”

“苏长风!你太放肆了!”

苏影月虽也是一介女流,但却比她母亲多了几分刚毅,对苏长风怒目而视。

“哼,项目是你们要拿走的,现在又觍着脸要让我出面?态度好点也就罢了,还拽成这样。

想让我撤出就撤出,想让我回来就回来?没门!还有,我老公揍你,不是我老公的错,而是因为你,该揍!”

“你敢!”

苏长风想起接连两次被锤,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扬起手,就要朝苏影月的脸上扇去。

“是你敢!”

清冷的声音,刚刚从房间内传出,人影就出现在了苏影月的身边。

啪地一声,抓住了苏长风的手腕。

鲜少说脏话的楚辰,也被苏长风这副猖獗的模样激怒,爆了粗口。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擦音,从苏长风手腕处响起。

竟是手腕的骨头,被楚辰给捏碎了。

惨叫,接踵而至!

“姓楚的,放开我儿子,你再敢动我儿子,信不信老子杀你全家!”

啪!

一耳光,狠狠的扇在了苏智的脸上。

苏影月惊呆了。

刘昕也愣住了。

就连龟缩在房间里,目睹这一切,不敢出来的苏强,也惊呆了。

如果说,楚辰揍苏长风,还是同辈之间的纠葛。

那楚辰闪苏智的耳光,就是以下犯上啊!

在规矩森严的苏家,绝对是忤逆犯上的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