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天天抄我作业txt宝书网 昏君天天抄我作业周小贺周元澈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昏君天天抄我作业》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昏君天天抄我作业》是愿飞安得翼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周小贺周元澈,内容主要讲述:少年愣了一下,神色有些茫然,他眨了眨眼,说:他非要跟着我。太子非要跟着你?周小贺惊了。…

《昏君天天抄我作业》 第6章 学渣的泪水 免费试读

学渣的泪水

当务之急,是得先把这周节给打发了!

眼看着大家都往这儿围过来了,周节嚎的声儿是越来越大,若是周小贺不当即答应把银子给她,她是绝不肯罢休的。

然而,等到众人走近了,周小贺突然扯开了嗓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而且哭的好大声……

好可怜,好心酸。

周节懵了……

嬷嬷板着脸问:“这是怎么回事?”

周节刚想说话,周小贺便抢白道:“嬷嬷,姑姑来带话,说我祖母病了,让我把月钱拿出来给祖母治病,可我的月钱如今只剩下一两不到了。”

周节大惊:“胡说,怎么就一两不到了,这才几天!你就花光了一两多!你就是不想交出钱!”

周小贺没有同周节争辩,她猛地抓着嬷嬷的袖子,可怜巴巴道:“嬷嬷可怜可怜我,准我将后面三个月的月钱先支出来,让姑姑拿去给祖母治病,姑姑说我祖母病入膏肓了!”

周节懵了,竟然有这么好的事儿!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这外甥女向来就是胆小怕事,体贴恭顺。

那嬷嬷见周小贺这样说,也挺同情她:“你一片孝心,委实可怜,不过这月钱的事情,我做不得主。”

周小贺当然知道她做不得主,月钱的事情都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管的,也就是那日将她从周家接过来的那个锦芳姑娘。

周小贺可怜巴巴的看着嬷嬷:“不为难嬷嬷,只请嬷嬷领我见了锦芳姑娘,好让我求情。”

嬷嬷点了点头:“锦芳姑娘回宫了,晚间的时候才回来。让你姑姑明日一早过来,日后不许在学宫哭闹,若是进了宫,你也这般?惊吓了贵人怎好?”

说着又不满的瞪了一眼周节:“先回去,明日一早过来,再这般嚎叫便打烂你的嘴。”

周节不敢多说,偷偷凶狠的瞪了周小贺一眼就走了。

周小贺长舒一口气,锦芳姑娘是亲眼见过周家人的骚操作的,心里跟明镜似的。

只要事情闹到她那里就好了,她可不能平白让周家人大庭广众之下栽了个不孝顺的骂名。

周节回了家,欢欢喜喜同叶老太说了。

叶老太虽没见到这个月的二两银子,但是明日能拿到后几个月的月钱,面上嫌弃不平,心里倒也满意,暗暗自得自己的盘算。

当日大郎放荡无形,活活将病中的孙氏气死,孙家和周家打官司,官司赢了,孙家拿走了孙氏的嫁妆。

周小贺的舅妈原本是想着把周小贺也接回去的,家里也不差这一口饭吃。

是叶老太搂着周小贺,死活不肯撒手,说是拜了周家的祖宗的,那是自家孙儿,不给旁人。

周家这话说的在理,周小贺她姓周,又不是孙氏生的,孙家也就不好纠缠了,看在周小贺的面子,给周家留了一笔钱用作孩子的花销。

“你哥哥是个糊涂的,竟答应了放那死丫头回她外祖家去,半点成算没有,险些断了这笔钱。”叶老太想起自己那成日不着家,四处鬼混的长子,不满的骂道。

“孙鹿死了,她还有老娘活着,老外婆没了亲闺女,自然是心疼外孙女,这孩子捏在咱们手上,她活一日就挂念一日,计一日的情分。到时候再让你大哥时不时带着孩子上孙家去哭一哭,那孙家还不得给点东西?”叶老太得意的说。

周节想起自己那哥哥,也是叹气,面上奉承道:“母亲的成算,我们兄妹自是不能比的。”

叶老太道:“孙家那样的大商户人家,手指头里漏点东西,也够咱们花销了,再说,这姑娘都养了快十岁了,眼瞅着就大了,拿在手里,怎么不能变银子?”

周节点头,想到明日又有五两银子过手,心里美滋滋的。

下午,周小贺和其他的小姑娘们一起学礼仪的时候就听见隔壁的太学里有诵读声。

原来是入宫的女官都规矩了,太学那边也复学了。

她看了一眼两边相通的大门,为了防止有太学生勾引不谙世事的女官,门已经给闭起来了。

周小贺听着那边郎朗的读书声,隐隐有些羡慕。

正当她发呆的时候,却看到高墙的那边,探出个肉呼呼的大头来!

是太子!

周小贺:“!”

周小贺给吓懵了都,那小团子不知怎么的趴在高墙上,就露出个脑袋,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里带了一点点的好奇。

他似乎是看到了周小贺,四目相对,小团子的大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还伸出小手指着周小贺,激动的张大了小嘴,似乎想要说什么。

周小贺一愣,脚下一歪跌倒了。

嬷嬷不满的训斥了她一句,等到她回头再看那边的高墙,小胖墩已经不见了……

因为她学礼仪的时候摔了一跤,嬷嬷罚她一个人在这边继续练习。

等到众人散去之后,那日的薛公子就翻墙跳了过来。

“是你!”周小贺惊了一下。

周元澈对自己的功夫很满意,有些得意的点头笑了一下,等着她夸自己的神勇。

结果周小贺吃惊道:“你又把太子拐出来了。”

周元澈:“……”

他咳了一声,冲周小贺一笑:“墙太高了。”

周小贺:“?”

周元澈狡黠一笑:“让他替我看看你在哪儿啊。”身高不够,只好举着太子来凑!

周小贺震惊,堂堂一国太子,竟然沦为学渣抄作业的帮手。

周元澈看着她那纠结的表情,爽朗道:“没事儿。”

这人约摸有十六七岁的年纪,身上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灵动可爱,但是身量又已经很高,穿着青色的锦缎,显得有些青年的稳重温和。

他一笑起来,一双眼睛里带着三分俏皮和灵动,但是仔细看来又有些温柔。

周小贺愣了一下下。

妈妈这个人眼睛里有星星!

周元澈看这小孩愣愣的模样,笑得越发柔软:“上次我走的急,你还没告诉我之前那个题怎么解的呢。”

周小贺明白了,这人是来找自己要答案的,学渣的痛啊。

同为学渣,周小贺同病相怜,赶紧把自己的解题思路跟他说了,这个时代没有设未知数的概念,他们都是倒着推题的,周小贺干脆就摘了几片叶子代替。

周元澈很快就懂了。

他瞪大了眼睛,惊喜的看着周小贺,眼神里隐隐有些佩服。

然后他衣服里摸出厚厚的一打纸:“这里还有……”

周小贺惊了:“!薛公子,你当我是点读机呢你!哪里不会点哪里啊!”

周元澈也懵了:“薛公子?”

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自己姓薛的事情了!说过吗,什么时候说的?

“我不……”

周小贺随手翻了翻纸张,忍不住吐槽:“这上面有些题都是很简单的啊,你怎么一个都不会!”

周元澈:“……”过分了哈!

算了,还是姓薛吧。

年轻的皇帝再一次在内心留下了学渣的泪水。

他有些羞涩的笑了笑,眼睛里的星星更亮了。

周小贺灵机一动,她要刷太子的好感值,这个学渣是薛家的公子,和太子关系又这么好。而且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拉拢了他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救自己一条小命。

反正,这人生的确实十分养眼,瞧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啊。

说他是京城最明亮的少年也不为过啊。

小丫头甜甜的冲周元澈一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周元澈眨了眨眼睛,他挺起胸膛,认真道:“我叫……薛霸!”

“啥?”周小贺沉默了,还学霸呢……

这分明是学渣好不!

两人正在角落里说着话,锦芳姑娘跟嬷嬷突然冒了出来。

“周小贺,你在做什么!”锦芳姑娘大惊失色,“太学生竟敢闯进学宫!”

周元澈:“……”

周小贺:“!”

周元澈硬着头皮缓缓转身。

他凝视着锦芳道:“本公子来找周小贺说说话。”

锦芳和那嬷嬷瞬间失语,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元澈,膝盖缓缓往下弯。

周元澈并不想周小贺知道这个学渣就是皇帝,他板着脸冲锦芳和嬷嬷说:“不必如此大礼,等太傅知道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们。”

锦芳和嬷嬷苦着一张脸,麻木的点了点头。

陛下怎么会偷偷摸摸来找周小贺?

难道说……陛下他开窍了?

上个月他不是还把一个摸上他床的宫女给赶去喂鸡了吗?

就这……周小贺这小胳膊小腿的……

两位并不理解学渣的友情,并对皇帝的审美产生了怀疑。

周小贺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不得了啊,这家伙威严起来还真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都说薛太傅权倾朝野,薛氏一族满门亲贵,真是名不虚传,看看眼前这个学渣,都笨成这样了,宫里的宫女都把他当跟葱。

那要是太傅来了,还不得上天了。

想想她家反派cp,真是个小可怜儿天仙美人。

周元澈见锦芳那嬷嬷似乎懂了眼下的情况,又问他们:“你们找周小贺有什么事儿。”

嬷嬷的理智回笼,她磕磕绊绊道:“回公子,是这样的,周小贺她祖母生病了,想支取几个月的月钱拿回去给祖母治病……”

周元澈转头看周小贺:“你祖母病了么?”

周小贺:“……”

周元澈没等周小贺回答,冲锦芳道:“照她说的办。”

周小贺:“……”

啊不是,大佬你是来砸场子的吗!

她还想靠着锦芳来拆穿周家人呢。

她只好假装担忧哽咽着道:“锦芳姐姐,我姑姑说祖母病入膏肓了,我的月钱怕是不够,姐姐可否……”

锦芳虽然不大明白这世界是怎么了,但是她体贴的说:“不要紧,姐姐再借你些银子,明儿一起给你姑姑拿回去治病,你还需要多少?”

周小贺心一横,满口胡诌道:“早上姑姑说了,祖母得了风寒,吃了两日药不见好,家里存的二百多两银子都花光了,姑姑让我先筹个三百两。日后我一定会还姐姐的。我以后进宫了,每个月的月钱都给你,慢慢还。”

姐姐你懂我意思吧!懂我意思吧!周小贺疯狂暗示。

锦芳嘴角抽搐:“……”

她心道前两天见你祖母还活蹦乱跳的,这会儿就吃下去二百多两银子的药了,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皇帝在这儿,她也不敢说不借啊。她张了张口,心酸的想要答应。

一旁周元澈瞪大了眼睛道:“风寒而已,用金银花,半夏、紫苏叶、白芷……等药材便可,一副药至多不过二钱银子,周小贺,你祖母是拿水缸当药盏喝了几百缸么!他们骗你钱啊傻瓜!”

周小贺:“!”

不是,你数学差成那样,咋医学学的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