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心傅承景小说大结局 沈知心傅承景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前世她当众悔婚重生后》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前世她当众悔婚重生后》是萌囧包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知心傅承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沈知心作天作地,作死了宠她如命的男人。自己也被渣男和亲妹妹联合残忍杀害。一朝重生,她华丽转身,抱紧矜贵男人大腿不放。老公,我知道错了,不如我们一起生孩子吧。…

《前世她当众悔婚重生后》 第10章 想陷害她,没门! 免费试读

沈思语的表情这才好转一点,不由得怀疑地道。

“那姐姐为什么打扮地这么漂亮,我不是跟你说了,要扮丑,好让傅承景讨厌你吗?为什么不照做?亏我为了姐姐的幸福,这么担忧!”

听了这令人作呕的语气,沈知心差点就要翻白眼。

沈知心长叹了一口气,十分不要脸地道。

“唉,我也想这么做来着。可是满柜子的衣服全都是为我量身定制,一件比一件漂亮,我身上穿的这件已经是最丑的一件了。况且老天给了我这副容貌,让我扮丑,我实在不会呀!”

这话,让沈思语差点气的吐血,同样的父亲,沈知心遗传的全是优点,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的焦点。

沈思语虽然长得也算秀气,却完全是没办法和沈知心相提并论的。

一个是盛开在乡野的不知名小花,唾手可得,一个是明媚世间的牡丹花,不可亵渎。

“姐姐,昨天,傅承景没怎么你吧?你怎么起这么晚?”沈思语怀疑道。

“没,我按照你说的做,要割腕,他就不敢了,昨晚睡的书房,但我认床,没睡好。”

刚才沈知心留了个心眼,把颈上的红痕用妆容遮住了,也幸亏这么做了。

“实在不行,你在脸上划一刀好了!”沈思语语出惊人。

沈知心平静地看着对方,眼底却藏着一抹波涛汹涌的恨意。

不知怎的,触到沈知心这样的眼神,沈思语竟然有些结巴地道。

“姐姐,你别……想多。我的意思是……以你的美貌就算划上一刀,也不要紧的。傅承景看中的不就是你的容貌吗?只要你的美貌带有一点瑕疵,他定会放了你。至于易安哥哥那里,他都保证过,哪怕你毁容,都不会变心,一生一世等着你。”

呸!喜欢划别人的脸,果真是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沈知心“哀怨”地道。

“我也想这么做,可是傅承景昨天说了,要是我敢伤害自己,他会让我生不如死,如果让他查到,是谁在背后给我出主意的,非要派人把那人的眼珠子给抠出来,再把双手给剁了!”

沈思语被吓得当场脸色惨白,这话听起来,确实像是傅承景说出来的。

“思语,你说我是划还是不划呢?”沈知心“单纯”地眨了眨眼。

“别!姐姐,刚才是我想的不够周全!你可千万别这么做!”沈思语吓得道。

她一副生怕被抠了眼珠,剁了双手的模样,看的沈知心一阵暗爽。

沈思语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鬼鬼祟祟地瞥了四周,从兜里拿出一封信偷偷塞到沈知心手里。

“姐姐,我冒死送来易安哥哥给你写的信,你看了就会知道,他对你多深情了。傅承景这样男人,根本不是你能把控住的,你可千万别对他动情啊!”

沈知心捏着那封信,指甲恨不得抠进肉里,这两人还真是想把她给玩死!

“你放心吧,谁对我是真的好,我是看在眼里的。”

沈思语这才放心下来,以为沈知心的心里还是对宋易安坚定不移。

她这个姐姐,别人再蠢也有脑子,沈知心长脑袋就是装水用的,要不然也不会对自己言听计从,蠢透了。

想必再过一阵子,沈知心就会离婚,没了靠山,她的财产和她的男人,都会属于自己!

沈知心像是看透了沈思语的想法,心里冷冻成冰,表面却云淡风轻,傻兮兮的模样。

“对了,姐姐,你刚才说傅承景给你一柜子的衣服,想必穿着他给的衣服,内心很反感吧?”

前世,沈思语每次来梅园,不从沈知心这搜刮一堆东西回去不罢休。

这些都是傅承景给她买的,凭什么给外人?!

沈知心戏精道:“我又能怎么样?我只有使用权,又没有支配权,这里的一切包括衣服都编号成册了,要是丢了一件,被发现了,可了不得!”

“不会吧,傅承景那么有钱,还会在意几件衣服不成?”

沈知心煞有其事地道:“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人,包括他拥有的一切东西。思语,实话跟你说吧,我还是劝你以后少来,要是被傅承景怀疑上了,说不定会把人往死里整!”

她故意在沈思语旁边低声道:“听说……有人因为一点小事,惹得傅承不爽,就突然无故神秘消失,听说都是傅承景授意让人干的,免得不干不净。

我方才让你跟红姨道歉,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听说,红姨就是替傅承景秘密收集这些情报的,要是惹地她不高兴,随便给你编排一个罪名,我可不能保证傅承景……”

沈思语被吓得瑟瑟发抖,如风中的落叶。

红姨将洗好的水果放在桌上,道:“少奶奶,要留思语小姐用午餐吗?”

不等沈知心回答,沈思语将头摇成拨浪鼓,“不……不用了!我现在……现在就走!”

沈知心故意留道:“这怎么行呢?妹妹,你好不容易来一趟。”

沈思语吓得腿软,傅承景外面的传说很多,沈知心都这么说了,肯定没错了!

“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沈知心对此很满意,蹙眉道:“那我就不留你了。”

沈思语仓皇逃走,差点吓得屁滚尿流。

红姨对此很是奇怪,又不好问,直到沈知心把手中已经揉成一软的信递到她面前。

“少奶奶,这……”

“信,给我随便撕了,烧了,都行,任你处置。”

“可是这信您看都没看哪,我怎么能毁了?”

沈知心冷笑道:“我已经结婚了,这种东西留着,会让承景误会。”

看着沈知心离去的背影,红姨更是惊讶万分,少奶奶好像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从前的少奶奶根本不可能在乎主子的心情。可现在却……

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否则怎么会突然变化这么大。

晚上,九点。

金碧辉煌,包厢里灯红酒绿。

皮沙发上坐满了年轻男女,觥筹交错,气氛正好。

在场的非富即贵,每位富二代旁边至少围绕两名美女。

这些美女,不仅身材高挑,肤白貌美,还懂得主动。

正中间的位置,长相极其俊朗的男人不苟言笑,他举着高脚杯,深邃的眸子平静地看着红酒妖冶的颜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

他坐在那里,像杀伐果断的王,让人丝毫不敢靠近。

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刚进包厢十分钟,至少已经抬腕看了十几次手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