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谁都知道他和她有娃娃亲唐家 (秦晚夏唐瑾谦)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从小到大谁都知道他和她有娃娃亲》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从小到大谁都知道他和她有娃娃亲》是清浅璐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秦晚夏唐瑾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晚夏以为她的闪婚老公,除了帅,一无所有!可谁能料到,他竟然是显赫国内外的大名医,上市集团的幕后大老板,还把她宠上了天!恢复记忆之后才知道,她是他藏得最深的珍爱!…

《从小到大谁都知道他和她有娃娃亲》 第9章 她是我的家属 免费试读

“我听说,你得罪我老师了?那你现在有求于他,你得说几句好听的来听听。”杜博临了还补充了一句,“院长也是这个意思。”

顾天诚的脸,立马就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看,让他向唐瑾谦低头,那不是等于自扇耳光吗?

杜博拿出一张CT片,开始吓唬顾天诚,“你看,你母亲脑出血的位置吧,真的非常特殊,这要是耽误一下……”

顾天诚被吓得脸色又是一白,“你赶紧把他找过来,我当面跟他说,行不行?”

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只要唐瑾谦一出现,秦晚夏那种假好人,一定会主动表现她对宋小玉的关心,那肯定能给他省掉这个求人的麻烦。

“那不行,你这哪是求人办事的态度?”杜博直接拒绝了他,“这样吧,我给你拍一个道歉小视频。”

他说完,举起了手机。

形势所迫,顾天诚被逼无奈,只能像一个罪人一样,当着所有人的面,低垂下骄傲的脑袋,“对不起,我错了!”

“谁错了?哪里错了?”杜博不满意,将手机挪近了拍摄。

顾天诚怒目瞪向杜博,但杜博不依不饶,让他不得不再次低下了头,“我,顾天诚,我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办公室内外开始有人围观,顾天诚脸色都开始发紫,场面相当难看。

秦晚夏只觉得顾天诚的形象越来越丑陋不堪,她转开脸去,不去多看他一眼,她无意间瞥到了陶碧雪,她正直勾勾地盯着墙上唐瑾谦的工作照。

“宋小玉的家属,你们怎么在这,这是在干什么?”老医生挤进人群,惊诧地看着像个罪人一样在不停忏悔的顾天诚。

顾安国急忙上前,“是我爱人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宋小玉被送到手术室时,刚好遇见了唐瑾谦医生,唐医生见病人情况紧急,马上就开始了手术,我这找你们签手术同意书呢。”老医生答道。

“唐瑾谦医生已经在帮我妈做手术了吗?”顾盼青惊喜地走过来。

老医生点点头,“唐医生真是心善,你们没有签手术同意书,也没有缴纳手术费用,按常规来说,是不能够马上手术的。”

顾家人一听,全都松了口气,顾天诚却再次黑了脸,他赤目瞪向杜博,“你故意耍我呢?”

杜博狡猾一笑,将手术同意书放到他面前,“赶快签字吧,顾经理。”

“我不签字,我要告你们,不经家属同意,擅自给病人做手术,而且我绝不会缴纳手术费用,有本事你让唐瑾谦停止手术,看他敢不敢让我妈死在手术台上!”

顾天诚恼羞成怒,梗着脖子上的青筋大声怒吼一句,愤然冲出了医生办公室。

秦晚夏不禁为唐瑾谦捏了一把汗,如果手术没有成功,会不会真的好心变坏事?

“我来签字吧!”顾安国走了过来,“宋小玉是我的爱人。”

“我去缴费。”顾盼青拉了拉秦晚夏,“你放心吧,不管手术结果如何,我们都不会为难唐瑾谦,他是一片好心。”

秦晚夏感激一笑,陪签好字的顾安国,等在了手术室门口。

顾安国摘下厚重的黑框眼镜,疲惫地的揉着眼睛。

秦晚夏见状,不禁自责地垂下了头,“对不起,伯父,是我让你们为难了,希望伯母能够早点度过难关。”

顾安国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你和天诚的事,想必是他跟陶碧雪混在一起了,这事不怪你,至于你顾伯母脑出血,也是因为高血压导致的,你已经尽力在帮忙了,不用自责。”

秦晚夏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平日里严肃的顾安国,看似不理家事,竟然能一下就猜中她忽然离开顾家的原因。

这三年来,她是真心把顾家当成了家,把他们当成亲人的,她其实很害怕他们会责怪她的忽然离开,更害怕失去这段亲情。

手术一直进行到傍晚,才有医生出来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听到这个消息,秦晚夏重重舒出了一口气。

她再看到唐瑾谦时,竟徒然生出了一种跟他一起并肩战斗打败病魔的错觉。

唐瑾谦没有看到她,他正低垂着眼眸很认真地在看一份病历,他身边围着好几个年轻的医生,在等待他的指点。

“老师,宋小玉的家属来了。”

杜博先看到了她,提醒了唐瑾谦一句。

唐瑾谦抬起眸来,在看见秦晚夏时,嘴角轻勾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很严肃地纠正了杜博的话。

“她不是宋小玉的家属。”

“啊?那她是谁啊?”杜博摸了摸脑袋,有些不解。

唐瑾谦将病历塞到杜博的手里,同时用稍大些的音量,昭告了所有人。

“她是我的家属。”

说完,他缓步走向了秦晚夏。

秦晚夏刚好听见他最后的那句话,她忽然想起曾经在网络上看过的一段话——如果一个男人,把你带进他的圈子,并将你隆重地介绍给亲朋好友认识,那就说明他的未来规划里有你,这样的男人,值得珍惜!

她又不自觉地想到了唐瑾谦说他对婚姻很认真的话,她不禁小脸微微一红,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投来的惊羡目光,她羞涩地垂下了头。

“老师,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们怎么全都不知道啊?”

杜博追上来,一张八卦脸,人精般灵活的眼珠子,直溜溜地往秦晚夏身上瞄去。

唐瑾谦严肃睨了他一眼,“你的学术报告今晚交给我。”

“啊?别啊,我还没写好……那,我马上去写。”

杜博急得龇牙咧嘴,他临走前礼貌地跟秦晚夏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了。

秦晚夏被杜博逗笑,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她看向唐瑾谦时,脸上也不自觉地带着笑意。

他白大褂里还穿着深绿色的手术衣,干净的短发有丝凌乱,看样子他是刚从手术室下来。

“你……”

“你……”

他们相互看着对方,同时开了口,又同时停了下来。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毕竟相处时间很短,他们之间还没有足够好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