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君女尊男卑小说 沐元溪沈辞小说叫什么

《藏君女尊男卑》 小说介绍

主角叫沐元溪沈辞的小说叫《藏君女尊男卑》,它的作者是翎珑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沈楠竹离开之后,“失忆”的沈辞向北夏询问了一番辞院书房的所在位置。然后,他就在在北夏的指引下。打开了书房那古色古香的大门,迈入了知识的海洋之中。沈辞站在书房门前,往前迈去的脚步硬生生地顿在了半空之中…

《藏君女尊男卑》 第3章 书房与酒 免费试读

在沈楠竹离开之后,“失忆”的沈辞向北夏询问了一番辞院书房的所在位置。

然后,他就在在北夏的指引下。

打开了书房那古色古香的大门,迈入了知识的海洋之中。

沈辞站在书房门前,往前迈去的脚步硬生生地顿在了半空之中,久久落地。

这是书房?

这特么是图书馆吧!!!

在大概将近五十多平的空间里,四面的墙边都摆放着与墙同高的书架。

书架上没有一丝空隙,里面所有的格子几乎都被塞得满满的。

除了正中间的书桌之外,两侧还里里外外的围了四五排的书架。

同样也是塞满了各种书籍。

沈辞视线扫过屋内,喉头滚动,不禁吞咽了口唾沫。

“少爷?”

北夏看沈辞一句话不说,出声询问了一句。

“啊”

沈辞回过神来,有些僵硬的转着脖子看向北夏。

“是整个沈府的书都在这里了吗?”

这特么也太多了吧!

“少爷,其实不止这些,楼上还有的,而且这就只是辞院的书房。

其他各位公子小姐的院子里还有他们各自的书房和书籍。”

沈家好歹也是沐王朝第一贵族,家大业大,当然不会缺书了。

北夏与此同时还指了指右边那藏于书架之后,没能被沈辞发现的楼梯。

沈辞:……

能让沈辞绝望的时候不多。

一次是十四岁那年父母双亡,妹妹失踪,他双眼短暂性的失明。

一次是大一那年的期末考试前的复习周。

一学期因事而没去上课的沈辞,面对着那一摞崭新的医学教材。

走上楼的沈辞发现自己又一次经历了绝望。

沈辞无奈的扯了下嘴角,先大概沿着几排书架走了一圈。

还好还好,书架上有分类,让他不至于那么绝望。

不过这么多书,他很疑惑原主是怎么看得下去的啊!

沈辞不知道的是。

原主以前足不出户,这辞院他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书房了。

沈楠竹得知弟弟常待书房,迎合弟弟喜好的她便也搜集来了各式各样的书籍,送来辞院。

其中既有经史子集,也有话本游记,还不乏一些典藏孤本。

久而久之,这辞院的书房就变得越来越充实。

沈辞随意得捡了两本出来,翻了一下,继而又放回去,叹息一声。

得,还能怎么办,看呗!

总不能像原主一样,宅在家里十六年吧!

已经二十六岁了的沈辞可不是一个能宅得住的人啊!

关于年龄这个问题,沈辞也很无奈。

他刚才从北夏那里套出来的话,这具身体居然才十六岁!

比他小了整整十岁!

且两人的生日居然还是同一天,十二月十四。

也不知道这个和他穿越到沈家二公子的身体里是否有关系。

算了算了,先不管这个事了。

就算怀疑有关系又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又穿不回去!

真是想想自己穿越的原因就感到操蛋。

只是一杯酒?

真是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啊。

哎,还是老老实实地看书,多了解一些这个陌生世界的情况吧。

然后,出去浪啊!

嘿嘿!

……

身边还有个随侍在,沈辞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

先指使北夏挑了一些有用的史书出来,摆满了半张桌子。

然后整个人瘫在了那还比较舒适的宽大紫檀椅中。

以一个名门闺阁公子绝对不可能做出来的姿势。

十分自然地将修长的腿搭在了一米多高的桌案之上。

然后开始安静地翻阅着那些史书。

北夏看着自家少爷这个姿势,很是一番欲言又止,几次想要开口提醒不合礼仪。

但沈辞安静且认真下来之时,周身仿佛多了一层膜一般,让北夏有点不敢将其捅破。

纠结了好久,北夏终究还是觉得刚调来不太熟,安静的退了出去,先给自家少爷熬药去了。

嗯,少爷的身体比礼仪重要。

心下莫名怂了的北夏自我安慰道。

……

随着书页一张张地翻了过去,沈辞了解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的眉头也就皱的越来越紧。

这是个架空的大陆,名为云灵大陆。

云灵大陆,女尊天下。

地形倒与他所熟知的夏国古代有些类似。

沐王朝地处东部中原地区,北部为北疆游牧民族,西部为西域诸国,东南方为南越,西南处为苗疆。

中原称霸,各方朝拜进贡。

远古时期的云灵大陆为部落氏族,男女无差,体力相当。

然文明逐渐发展,部落氏族逐渐发展成为城邦。

一女子在外出打猎时不慎掉落悬崖,绝境生还。

还在此期间阴差阳错的修出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她将其称之为内力。

自此之后,她的体力大涨,练武之际事半功倍。

也因此野心渐长,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

在将此法教予信任之人之时,凡是女子者,十之八九能练出内力,壮大她的队伍。

然男子能修出内力者,却万不存一。

久而久之,女子不甘于男女平等的社会地位,便以武力镇压,开创了女尊王朝。

这期间,有修得内力男子者进行了反抗。

然却因数量少、力量轻而被镇压下去。

所以千百年来,王朝更替。

女尊,从未改变。

……

这特么还怎么浪啊!

虽然自己刚刚就已经意识到这是个女尊世界。

可没想到会这么坑爹啊!

男子武力低是一回事。

沈辞翻了翻几本史书,发现了一个更为惨痛的事实–

就是这里的历史有些居然与他现代所熟知的历史极为的相似。

唯一的不同,就是性别的转换。

在这里,女为阳男为阴。

也就意味着–

即使是在远古时期,女子还没有发现内力之时。

也还是男嫁女,男生子啊!

沈辞的心态逐渐崩了。

‘女尊,嫁人,生子’这几这个字一直在他脑内循环。

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第四次感到绝望!

回去!

爷一定要回去!

除了十四岁那年的想要报仇以外。

沈辞从未感觉到过一个如此强烈的念头在他心头涌动!

“酒酒酒,对,拿酒来,爷要喝酒!”

既然是因为一杯酒穿过来的,爷现在要喝回去!

回去!!!

沈辞高声喊着,北夏闻言赶来,恭谨的回道。

“少爷,辞院里没有酒啊!”

“爷不管,给爷拿酒来!”

“少爷!您现在这个身体根本沾不得一点酒啊!”

北夏见少爷如此执着,急忙劝道。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少爷这么爱酒啊!

看来之前的传言还是有误啊!

“你只需要拿酒来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不用你管!”

沈辞现在只想找办法回去。

他管这个身体是死是活!

说不定死了也能回去呢,他看过一个朋友的小说就是这么写的。

北夏拦不住沈辞,最后只得无奈地跪在地上,恳求道。

“少爷!北夏的这条命现在是握在您手上的啊!

您若是因北夏违令而恼怒,怪罪北夏,北夏也无甚办法!

可您若是喝酒喝出事来了,少主她也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啊!

少爷您就别为难北夏了!”

此刻,夕阳西下,天近黄昏。

残余的斜阳照在跪在地上的北夏身上,映照着一抹惨淡。

沈辞看着就差抱着自己大腿痛哭的北夏,嘴角艰难的扯出了一个弧度出来。

真的是想死都难啊!

沈辞在激动过后,逐渐平静下来,幽幽地叹了口气。

还能怎么办呢?

看来是天意吧。

“你先起来吧。”

沈辞淡淡地对北夏说道。

“不为难你了。”

“谢少爷。”

松了口气的北夏起身。

“少爷,您的药北夏已经熬好了,大厨房也将饭菜送过来了,您还是先用膳吧。”

“大厨房送过来的饭菜里,有酒吗?”

沈辞仍旧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没有!!!”

北夏十分无奈的回道,声音忍不住扬高了几分。

没有就没有!

沈辞甩袖离去。

爷早晚有一天会喝上酒的!

……

大厨房送来的饭食很是清淡。

据北夏解释说,是由于原主身体的原因,所以辞院的饭食一直都很清淡。

身为肉食动物的沈辞心下很是抱怨了一番。

但为了填饱肚子,他还是吃了很多。

又因为清淡,沈辞吃的更多了。

导致大厨房这次仍是按照以前的量送过来的饭食有些不太够的样子。

“下次让他们多送点。”

沈辞擦了擦嘴,接过北夏端来的茶盏用来漱口。

“再说一声,如果能顺便送点酒过来就更好了。”

“少爷!您就不能忘了酒吗!”

北夏已经不去想为什么少爷醒了后饭量有所提升了,十分心累的回道。

沈辞凉笑一声,用眼神回答了北夏的问题。

不能!

除非爷回去了!

小说《藏君女尊男卑》 第3章 书房与酒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