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天子》大结局在线阅读 《镇国天子》最新章节目录

《镇国天子》小说简介

《镇国天子》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生活小说,这是一本别具一格都市生活小说,本书的主角是宁雨臣苏兮儿,主要讲述了:兮儿,这个野种的父亲是谁?华夏汝南市。黄河水畔边的一座复古观景台,西装革履的国字脸男人,年过五十,两鬓斑白如霜,眼睛泛着怒火,几近疯狂。…

《镇国天子》 第11章 混世魔王黎青岩 免费试读

苏镇河不是叫板。

是因为苏家在汝南市,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手遮天。

他们苏家能屹立汝南市几十年不到,还是汝南五大豪门之一,便是一种实力证明。

苏镇河想让宁雨臣,见识一下苏家影响力。

他更想宁雨臣见识一下权势!

宁雨臣微微抬手,示意准备拔刀的小白住手,轻声说:“他们苏家虐待楠楠数年,关在小黑屋当中,我不敢想象,我女儿当时有多绝望。”

“楠楠受到的伤害,今天我让他们三父子,十倍偿还!”

左秋白立即明白军主宁雨臣的意思。

他想让苏家三父子,皆不得好死。

宁雨臣心中有恨!

左秋白又何尝不揪心,那是他们长宁一脉的大小姐啊。

宁雨臣的女儿,生来高贵。

不是夸赞!

因为宁雨臣的家世,大到外人无法想象。

此刻。

左秋白转身一把拎起苏建功这个老头,将其重重摁在桌子上,抓起桌面上的一把筷子,狠狠插在苏建功手背上。

唰!

七八根筷子,齐根穿透桌面,钉穿苏建功的右手。

老头凄厉惨叫道:“啊,我的手!”

“爹!”

苏镇河眼珠子都红了,冲上去一拳打出,势大力沉。

结果左秋白释放属于他的杀气。

一股铁血杀伐气,震慑人的心魄。

仿佛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气势,让苏镇河跄踉后退数步。

这才是黄河镇守军,六大军团长之首该有的风采。

左秋白冷冽道:“你不是古武者吗?不是想让我见识一下苏家的影响力吗?想让我看看苏家的权势吗?你还等什么!”

“你!”

苏镇河第一次遇见左秋白这种硬茬子。

手腕铁血,做事果决,绝非常人!

左秋白拔出腰间军刀,刀锋贯穿苏建功腹部,把人钉在桌面上,血流一地,平静道:“我给了你机会!”

“我他妈的和你拼了!”

苏镇河从小修武,身上还是有点血性的,红着眼睛以崩拳之势杀来。

他的铁拳,被左秋白抬手间轻轻接住。

“怎么可能,我可是四品武者!”

苏镇河愣愣发呆。

武者分三级九品。

下三品为初级。

中三品为中级。

上三品为高级。

苏镇河感觉他的认知被颠覆,拳头想要缩回来,却发现左秋白的手如同铁箍,任凭挣扎,纹丝不动。

左秋白漠然道:“在你的认知中,武者级以上就没更强的吗?”

“战士级?!”

苏镇河失声了。

左秋白眼神不屑,抬手一掌落在苏镇河胸前。

嘭!

整个人倒飞出门外。

恰逢这一瞬息间。

整个汝南市上空,传来超音速战机的低空破音声。

声音越来越近,明显是奔着苏家庄园来的。

左秋白听到熟悉的战机声,转身说道:“军主,应该是姬老二到了!”

“军、军主?”

苏镇河眼神流露出惊恐之色。

直到他目光落在宁雨臣身上,看着他从容走出大厅大门,看到他白色衣服的后背,手工绣的黑龙图,腹生五爪。

镇国黑龙衣!

苏镇河瞳孔距离骤缩,脑海中浮现武者之间流传的一段传奇神话。

这段神话就是一位修武奇创造的。

他的名字叫宁雨臣,一位活着的北境神话。

苏镇河喃喃说:“宁雨臣、宁楠楠,我懂了……!”

他的自言自语,无人听!

在苏家上空,战机盘旋不落。

一共八架黑色战机,每一架战机都是漆黑色,机身腹部喷绘着一个标志。

这个标志便是长宁军刀!

汝南市新区有一座新建的机场,早早就通过航空雷达探测到这突然到来的八家战机,由于是超音速战机,根本无法拦截,只能设法联系。

机场塔台的女声,在公用频道开始对话道:“驾驶黑色飞机的机长,你们好,这里是汝南机场塔台,收到请回话!”

“滚!”

公用频道中,出现一位青年冷酷声音。

这个狂放青年,就是黎青岩。

长宁十大军团长,他排行第三。

汝南机场塔台的妹子,直接懵了一会,做航空调度员这么久,第一次碰见这么头铁的人,竟然让她滚。

太没有礼貌了。

但是八架不明身份的战机出现,已经引起汝南机场高层领导的注意,而且已经上报了。

妹子也没招,只能耐心说:“请您冷静一下,是否遇到了麻烦,汝南机场已为您开辟新的跑道,随时可以进行降落,前提是需要你们的配合!”

“我长宁军独立于北境,从来不配合任何一方!”

黎青岩拿着军用对话机,又冷漠道:“我们要在市区降落,长宁的事,你们少管,滚!”

妹子都快被黎青岩给气哭了。

这是哪来的混世魔王,压根不配合塔台。

更过分的是,竟然放言降落市区。

市区是人口密集地,没有降落条件啊!

妹子带有哭腔问:“市区没有降落条件啊,还有长宁是什么,是你的名字吗?”

黎青岩连人都不搭理,直接挂断通讯,拍了拍驾驶员的肩膀,问:“锁定苏家在哪了吗?”

“已经锁定左军团长的位置!”驾驶员直言。

黎青岩果断道:“降落!”

“是!”

八架黑色三角形战机,喷气筒缓缓下调,以垂直下降方式,缓缓降落在庄园空旷草坪。

身穿戎装的黎青岩,身体挺拔,带着长宁军七位国医,向这里跑来!

“哥!”

黎青岩来到宁雨臣面前,虎目泛红。

他们已经有近六年未见!

宁雨臣被囚于黄河源头,京都严禁任何长宁旧部去看望他。

可是长宁军十大军团长,都是和宁雨臣从小一起长大人。

宁雨臣和他们不仅是同袍兄弟,更是自幼形影不离的哥哥!

“快六年了,样子还是没变!”宁雨臣露出兄长般的笑容,把黎青岩头发揉成了鸡窝。

黎青岩偷偷抹泪,憨憨笑着说:“老二他们过会就到,让我带着人先来,以为你受伤了。”

“我没事!”

宁雨臣刚说完。

远处传来稚嫩声音:“爸爸,我要看飞机!”

“雨臣,楠楠没见过飞机,非要吵着来!”苏兮儿抱着女儿到来。

黎青岩目瞪口呆道:“哥,你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