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天天抄我作业》周小贺周元澈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昏君天天抄我作业》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周小贺周元澈的小说叫做《昏君天天抄我作业》,它的作者是愿飞安得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太子来了《明君》的原著里,太子周采是个万人敬仰的贤君,光明正派,端庄典雅,干净纯真,从小就有神童之名。长大之后坐拥无数迷弟,迷倒万千少女。人称绿江第一车神。书中每次出场,都是一幅幅优雅的画卷,就连幼崽…

《昏君天天抄我作业》 第5章 太子来了 免费试读

太子来了

《明君》的原著里,太子周采是个万人敬仰的贤君,光明正派,端庄典雅,干净纯真,从小就有神童之名。

长大之后坐拥无数迷弟,迷倒万千少女。

人称绿江第一车神。

书中每次出场,都是一幅幅优雅的画卷,就连幼崽时期,那也是语出惊人的神童。

可是现在,这个泥猴子似的小胖墩是怎么回事!

周小贺嘴巴里还有半个包子,哭都哭不出来。

她含着热泪,咽下了包子,打着嗝儿小声说:“这是太子?”

少年面露尴尬的神色,艰难的点了点头。

小团子迈着小短腿爬到了一个高点的地方站稳了,气势十足的看着少年,虎着脸瞪了半天,磕磕绊绊的道:“你把我的包子送人了,你不对,你是慷……慷……慷……慷……”

小团子“慷”到后来已经口齿不清了……

少年翻了个白眼:“是慷他人之慨!三岁半你说什么成语,又结巴了吧。”

小团子圆滚滚的脸上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瞪着他。

超生气!

少年看了一眼那气势十足的娃娃,有点心虚:“我错了。”

然而小胖墩并没有打算原谅他,依旧虎着小脸,正义的凝视着少年,脸上已经有了日后君临天下的影子了。

周小贺瑟瑟发抖,没错了,就是她家那个绿江车神!

她有些责怪的问少年:“你不是来太学求学么,你怎么把太子给拐出来了!”

少年愣了一下,神色有些茫然,他眨了眨眼,说:“他非要跟着我。”

“太子非要跟着你?”周小贺惊了。

这个时候能在太学出入自由,并且拜许先生为师,那肯定是非富即贵的。

但是“他非要跟着我”,这句话就很有灵性了。

莫非他是皇亲国戚?

少年见周小贺惊讶,赶紧补了一句:“我是薛太傅的族弟,经常进宫,跟太子熟了。”

周小贺:“!”

真是绝了,熟了之后就把太子拐出来玩了!还是玩泥巴。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时候,周小贺赶紧想着办法补救。

双手奉上剩下的一个包子给小太子:“殿下,小人不是故意要吃您的包子的,这还有一个,还给您。”

小太子圆滚滚的小胖脸一动不动的,他盯着包子,面无表情。

周小贺要哭了,原著里这个小太子小时候就不爱说话,聪明绝顶,但是他不怎么开口,一开口就是神言,那时候周小贺还觉得这娃贼特么帅。

现在她只想原地去世!

这娃不说话,她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周小贺的心肝啊,乱蹦跶着,她面带纠结的低着头,看起来可怜极了。

少年看不过去了,拍了拍周小贺的手,把包子拍给她:“包子你拿走吧,怪可怜的。”

他大手一挥:“不就一个包子么!”

小太子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

周小贺颤抖了,就是这个样子!原著里小太子见自己的包子给了别人,对着小丫头的背影露出了这种表情。

仿佛在说:抢了孤的包子,你死了!

周小贺没敢要那个包子,她把包子塞给小太子,伸手指着一旁的少年,赶紧卖队友:“包子是他给我的,殿下,这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他!对吧。”

讲点道理啊!不要记恨我!

少年:“!”

小太子面无表情的开口:“嗯……”

然后没了下文。

周小贺没明白什么意思,她又紧张又茫然的看着小家伙。

就在这时,远处的想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采儿……”

周小贺一转头,只见几株梅花掩映下,方才那个静雅清秀的人正朝四处张望着,因为有花木掩映,一时间还没有发现他们。

小娃娃一听这个声音,立马激动地眼睛一亮,张开双臂就从高处下来了,要冲过去求抱抱。

少年一看他那脏兮兮的样子,发觉事情不妙,他赶紧跟周小贺说:“记得帮我解题啊!”

“我还会回来的……”

然后一把抄起小娃娃,一个纵身……不见了……

周小贺愣了几下,这学渣身手还不错。

希望他不要记自己卖队友的仇。

她想着,赶紧踏过了门,回去了,说不定还能赶上吃饭!

少年皇帝周元澈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把太子身上脏兮兮的袄子和靴子扒了下来,随手丢进了假山洞里。然后拎着娃去水榭里见找他们的太傅薛博雅。

“舅舅!”小娃娃冲着薛博雅激动的张开双臂。

薛博雅见他这样子就惊了:“这是怎么回事!”

周元澈一本正经道:“哦,他玩的时候不小心把衣服弄脏了。”

薛博雅叹了口气,责备道:“太子殿下在宫里的时候安安静静,端正斯文的,陛下不要带坏了他。”

周元澈:“……”

他要踩泥巴怪我喽,行吧,学渣呼吸都是错。

薛博雅把自己身上的雪白的斗篷解了下来,把太子包成了个球,抱在怀里又道:“陛下方才陪太子玩错过了,臣已经见过了那个孩子,陛下可再召她过来见一见,若是喜欢,今日便带进宫里去,陪陛下读书。”

周元澈:“今天就带进宫里?”

太傅诚恳道:“那孩子很乖顺老实,也很聪慧。”

周元澈:“?”

乖顺老实?

她卖队友可是卖的一流。

薛博雅笑道:“她比陛下的那几个伴读要聪明的多。”

周元澈惊了:“太傅,她才多大,给太子当伴读还差不多!”

薛博雅道:“那孩子有些瘦小,看起来才七八岁,嬷嬷说她其实已经十二岁了,比陛下只小四岁多,太子才四岁不到,所以跟着陛下合适一些。”

周元澈:“……”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很想那个小丫头知道自己是皇帝……

鸡兔同笼都解不出来的皇帝!

于是他一本正经道:“那孩子还小,还是让她学完了规矩再进宫吧。”

薛博雅宽心的微笑,宛如春风吹过:“陛下好学知礼,是万民之福。”

周元澈:“……”

许先生见这位“薛公子”生的一表人才,机灵聪慧,十分好学,又是太傅举荐,答应了收他做亲传弟子,让他每隔三日来这里听他开小灶。

这边周小贺安心在学宫里学习起来。

通过嬷嬷的训话和大家的闲谈,周小贺很快就了解了很多原著里没有写到的细节,毕竟原著专注开车而且是个万年深坑。

比方说当今的皇帝是三年前登基的,他并不是太后的亲儿子,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宫人生的庶子。

皇帝虽然已经亲政,但是朝政一直掌握在太傅薛博雅的手中。

皇帝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没有大婚!

至于太子,他的来历一直是宫中的忌讳,有个小姑娘问了一声,被嬷嬷狠狠训了一顿,不该打听的事情不要打听。

从几个嬷嬷和宫女的话里,周小贺明显感觉到,大家对皇帝周元澈十分的轻视。

嬷嬷说了,这宫里第一要紧的差事便是太后的严华宫的差事。

嬷嬷还说了,宫里最最要紧的差事便是东宫太子的差事,太子殿下若是有了闪失,仔细太傅扒了你们的皮!

周小贺腹诽,这可真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了。

嬷嬷补了一句:“你们进宫是去做事的,到了年岁宫里自然赏赐银子给你们出宫,不要想着攀龙附凤,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打了皇帝陛下的心思,仔细太子撕了你们的嘴。”

周小贺:“?”

**,太子这么凶残的吗!才三岁半就知道争宠夺嫡了!

绿江车神的人设崩的彻彻底底!

这么一想,周元澈这个皇帝也太惨了,后宫有威严的嫡母萧太后,前朝有只手遮天的薛太傅,就连儿子也这么凶残。

怪不得最后黑化的那么彻底,又是宠信妖妃又是迫害忠臣的。

周小贺大彻大悟,既然这皇帝过的如此的艰辛,那就要帮助他,扶持他,给他友爱,给他关心。让他远离小人,亲近忠臣。

把他洗白成一个心中充满光明和爱的明君!

至于男主小太子,那一定是要哄着他,让着他,让他知道世界的和谐与美好,知道父皇对他的关爱,长成一个热爱和平的小青年。

不要动不动就造反,更不要把人射成刺猬!

这日周小贺学完了规矩,准备去吃晚饭,管事的大嬷嬷过来告诉她家里来人了,要见她。

她不情不愿是到了学宫门口,守卫将周节放了进来同她说话。

“有话快说。”周小贺厌恶的催促周节。

周节见她这样态度,也不装了,不满的道:“你祖母病了,需要银钱治病,我们打听了,你进宫之后每个月有二两银子的月钱。”

周小贺:“!”

999也忍不住翻白眼:“**好不要脸哦。”

周小贺瞪大了眼睛:“宫里的月钱那是给我的,你娘病了你不会自己想办法么?”

再说叶老太的身体壮得狠,一点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周节想要打她,一看那守卫就在不远处杵着,就收了手,恶狠狠道:“你这话说的,周家养了你这么些年,如今你祖母病了,你竟然藏着私房钱!”

周节推了她一把:“你进宫那五十两的银子家里一分没得到,你在这里吃穿用度一应都有,要银子做什么?”

周小贺的脸黑了,不花钱,一毛钱都没有,她一点伴身银子都没有,在这儿的日子能好过么!

真是吸血鬼,连这每月二两的银子都不放过!

周节见她没反应,计上心来,突然嚎哭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祖母疼了你一场,你进宫了之后再不能再祖母跟前尽孝,就这两个月还能见上一面。如今她思念成疾,你都不肯拿出银子救她性命!”

这动静太大了,附近的嬷嬷和宫女们听见动静都往这边来了。

周小贺倒吸一口凉气,这要是坐实了她不孝不恭顺的名声,别说学完了规矩去皇帝当掌记女官了,当绣娘人家都不要她。

周小贺怒了:是你们逼我的!

999激动:“宿主,做了她!搞金币!”

小说《昏君天天抄我作业》 第5章 太子来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