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妾初养成百度云 吾家有妾初养成小说免费阅读

《吾家有妾初养成》小说简介

《吾家有妾初养成》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是渔锦绣的经典之作,主人公是月流盈凌齐烨,《吾家有妾初养成》这本小说讲述了:是千绝领命退出。少主既然未曾提到陈伯,就表示一切照常。从一开始他就料到结果,少主绝不会因为这样一封信就随意改变主意。…

《吾家有妾初养成》 第3章 夫人?我吗? 免费试读

第3章:夫人?我吗?

次日,太阳已经爬高,懒洋洋地偎依着云端,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暖意。地面上还残留着一层昨晚下过的厚厚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越发晶莹剔亮,如诗如画。

已经过了辰时,月流盈依然缩在被窝里沉睡。寒冬冷冽,她既然不需赶早赶点地打卡上班,也无婆婆或主母让她晨昏定省,再加上她的新任丈夫新婚之夜被公事缠身,下次碰面不知是猴年马月。那么她自然是随心所欲,睡觉睡到自然醒。

此种状况,锦瑟已经是见怪不怪。在别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月流盈都是这般的作息。如果有人在某一天突然告诉她盈夫人卵时已然起身,然后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对镜贴花黄,乖巧地含笑刺绣,温柔地抚弦琴、绘丹青,那还不如直接告诉她盈夫人已经入住主母所属的华音小筑来得更现实。

不过,她极为喜欢盈夫人这般玲珑剔透的人儿,跟了月流盈不过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她觉得自己以前的那份玩心也渐渐被勾了起来,生活似乎一下子变得格外美好,欢快有余。

然而……在下人丫鬟们看来,这种现象就值得深入探究。

少主新婚之夜未掀盖头就匆忙离去,在书房里过了一夜。盈夫人又辰时未起,为何?

想想也定是昨夜尴尬之后倍感委屈,独守空闺,暗自神伤至天将拂晓之际方才迟迟睡去……

新婚之夜新郎缺席,对一个新嫁娘来说是多么可怜的遭遇,痛哭一场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确实是值得同情……

只是没过多久,他们才知道自己当初的猜想错得有多离谱!

盈夫人的一举一动简直就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来思考。

月流盈自然不知自己的作息时间已被清盈苑附近的下人们YY多时,当然,即使知道了也不过一笑置之罢了。

惺忪朦胧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套上外衣,走到外间锦瑟早已备好的温水面前,掬一把拂至小脸,顿时清醒了不少。

呵呵,锦瑟实在聪明又贴心,才不过十几日的相处,就已经摸清她的性子,知道她冬日喜欢懒床,辰时之前绝不会随意打扰到她。而且在大约辰时将过前会轻轻地在外间放下温热的洗脸水,等她醒来后能马上洁面清洗,只因为她对于生活起居素来喜欢亲力亲为,不习惯让人伺候。

月流盈一脸崇拜,这简直就是现代版360度德智体美劳全优的完美助理啊!

“吱呀”锦瑟轻轻开门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月流盈散落着乌黑长发,手指交叉半遮下巴,一副半睡不醒的迷糊样子。小脸朝着45度方向微仰,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半闭的眸子里带着三分傻气,七分灵动,看起来像小女孩得了糖果般的满足。

看着她这般的神情以及一如既往的作息,锦瑟此时算是真正明白了,这位盈夫人真是怪人一个,她真的……真的是一点也不喜欢当少主的妾室。

或者更直接的说法是,她一点也不喜欢少主,即使是好感也欠奉。

不甚明白地摇了摇头,几步上前轻声唤到:“夫人安好。”

“呃?”

月流盈突然愣了一下,秀眉微蹙,不解地问:“夫人?我吗?”

“是啊,从今日起,您就是少主名正言顺的妾室,自然要唤您夫人的。”

“可……可是,我才十六岁,你这样的叫法会让我以为我已经三十六岁了。”

“序凌山庄的规矩是这样定的,况且……为什么一声‘夫人’会让夫人一下子老二十岁?”

“……”她无语望天,“总之,以后除非必要场合,否则不要叫我夫人!”

“那……要叫什么?”锦瑟皱起眉头,似乎被她的要求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嗯,就叫我流盈好了。”

“……”可以忽视吗?要是被刘总管知道她胆敢直接唤主子名讳,一定会死得很惨。

“不然,叫我姐姐,月姐姐,盈姐姐都可以啊!”月流盈两眼放光,觉得这些称谓倒是不错得很。

“……”她似乎还年长夫人三岁。

月流盈见她一直摇头,只好妥协:“那就叫小姐好了,如果连这个也不行,下次你干脆直接叫我‘喂’好了。”

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无论如何自己是无法接受锦瑟一天到晚在自己耳边“夫人”,“夫人”地叫唤,实在太有违和感了啊。

锦瑟抬头,见月流盈正静静地盯着她,只好无奈地微笑道:“是,小姐。”

“恩,这就对了嘛!”月流盈拉起锦瑟福在身前的手喜笑颜开。

这个锦瑟,明明才十几岁的年龄,说话却总是一板一眼的。

和她一样的花样年华,就应该多说多笑。

快乐一点,阳光一点,洒脱一点,活泼一点,任性一点……

偶尔……也可以野蛮一点……呃,**一点……

哎,所以说封建社会残害了多少少女脆弱的心灵。

哼,夫人?她十六岁的大好青春,才不要当什么劳什子夫人呢。

在前世21世纪白领赵天琦,如今槿国富商之女月流盈的认知里,被佣人天天唤作“夫人”的角色一般是三四十岁的富家太太。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素来不喜欢豪门大家。

因为,她就是那所谓豪门里争斗的产物。

一个被母亲想用来换取父亲宠爱,却不被父亲认可的……

她从来不曾得到过母爱,更妄论是遥不可及的父爱。从五岁开始,可能是因为不再具备任何利用价值,她就被母亲送给一对膝下无子的老人抚养。从此,她的生命里就不再有爸爸妈妈,只有收养她的“爷爷”、“奶奶”。

不过,她从来不恨,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而非满怀怨恨。

她懂得知足,也懂得感恩!

爷爷奶奶待她如亲孙女一般,教她读书写字、伦理道德、处世原则。让她觉得自己一直被关怀着、爱护着。这样简单的幸福,已经让她感觉三生有幸。

想想越是大家族,里面的尔虞我诈就越厉害。

就算是现代的一夫一妻制,也阻挡不了小三的层出不穷……

更何况是男尊女卑的古代……

她才不想当一个像母亲一样为了权势,活得失去了自我的可怜女人。

正所谓:“勿忘勿助,日乾夕惕,温养十月,换去后天爻卦,脱去先天法身,我命由我不由天矣!”

女人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