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瞳赘婿笔趣阁 神瞳赘婿浅笑痕

《神瞳赘婿》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神瞳赘婿》由浅笑痕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开萧若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听到帝王戒三个字,叶开眼睛都冒绿光,脸上的笑容立马就绽开了,虽然他不了解,但听也听说过,这一下子他估计能得到不少的一笔钱。那依先生看这戒指能值多少钱?…

《神瞳赘婿》 第2章 神瞳显威 免费试读

第二章神瞳显威

“婉若游龙,身姿绰约,真是人间极品。”

夜色下,叶开目露金光,认真观看着萧若薇,内心涌动着无限怜惜。

这便是他以后要守护的女人了!

从此以后,他要萧若薇变成世上最快乐的女人!

一夜过去,次日早晨,叶开打点好了早餐,就出门前往江州古董坊。

三日后便是丈母娘王雪琴的生日,他要去寻得一件礼物,也顺便试试叶家神瞳的能力。

沪江叶家,声势浩大,名气赫然,在各个行业中都有卓越的成就,而这些都是由于叶家神瞳的能力!

神瞳血脉,博大精深,观星算命、风水吉凶、医学、鉴宝一应俱全,现在叶开方才开启神瞳,只具备了医学和鉴宝两项才能。

可真实情况怎样,他还要使用后方能知晓。

“大公子,夫人想要你跟我们回去,主宰叶家!”

“现在的叶家,人心混乱,家主失踪多年,小公子受了重伤,神志不清,叶家迫切需要您重归主持!”

叶开才从家里走出来,就遇上了一群穿着黑衣的汉子将他堵住,其中带头的汉子,尊敬的对他说道。

叶开不屑一顾,扯了扯嘴角,忽略他们。

“十年前,就因由我不受她的欢心,她就对弟弟下毒害我置若罔闻,更加在我双目失明之后,就急不可耐的把我赶出了叶家。”

“我流浪到江州,差点死了,做了萧家三年的废婿,犹如丧家之犬,她又何尝关心过?可有丝毫在意我?”

“现在小儿子被人给废了,叶家没有子嗣了,就想到了她还有个长子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把我叶开当成是犬子吗?”

“而且她真的能同意盲人主持叶家么?”

叶开字字诛心,迈开大步,只抛下一群人呆立当场。

那是沪江叶家掌舵的位子啊,称霸一方,就这么放手不要?

对于一般人来说,沪江叶家也许是大家族,可对于拥有神瞳血脉的叶开来说,是不是沪江叶家家主那样的存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江州,古董坊!

“小兄弟,买些什么,我这里可都是好货,您瞧瞧?”

才走进古董坊,叶开就遇上了一个中年肥胖男子,开始哗啦啦推销他的货品。

中年男子看起来长得老实,可虚咪着的眼睛时时闪过一抹精明,表示男子一定不是外表那么老实!

“好货?老板你真的都是好货?你可别糊弄了,把你压轴的东西都给拿出来吧,这些玩意我没兴趣。”

叶开抚摸着自己白皙的下巴,戏谑的看着男子,看的男子起鸡皮疙瘩。

本来男子还以为叶开是个不懂行的愣头青,想宰杀一下,没料到叶开居然还是个懂行的,这下就麻烦了。

望着男子抑郁的神情,叶开感到有些滑稽,作为叶家大公子,即使没有神瞳血脉,对于古董的一些行道,他还是晓得的。

而叶开所以乐意搭理男子,就是由于男子这些玩意中,还就有一件好东西,只是如果直接买的话,男子一定会高开高价,所以叶开这才主动开口,意在那件东西。

“哈哈,原来小兄弟也是有眼光的人,那您瞧瞧这两件吧。”

男子从身上拿出两块玉,嬉笑着望着叶开。

“嘶?”看了看玉,叶开有点吃惊,这冒不起扬的胖男子,居然还有这样仿真度高的玩意。

“这是狻猊宝玉?”

突然一个惊呼声在叶开背后乍响,扭头一看,只看见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裙,细眉略弯的女孩,背着双手,吃惊的望着男子手中的玉。

“看这工匠手法,似乎是春秋时期的,只是春秋时期的玉器没有那么完美无瑕的,应当是个仿制的。”

女孩端详片刻,小嘴徐徐道出,接着询问道:“老板,你这玉卖吗?”

“卖,肯定卖啊,唐小姐,你也是行家,您看怎么卖?”

男子显然是认识这个女孩的,满脸堆砌着笑容,这是个大买家。

女孩名叫温庭筠,在古董坊那可算是大人物,只要是她看上的玩意,就绝对会拿下,从来不介意价钱,这种买主,谁都喜欢。

“这个价位你看行不行?”温庭筠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一百万?”

男子咽了口唾沫,获得温庭筠的同意后,立马就要张口答应了,却被叶开直接阻断:“老板,这玉我是无福消受了,那你就把那上面的小挂饰给我吧,多少钱。”

“你要那个的话,就四百块卖你了,成本价。”差点被耽搁大生意,男子气的脸涨红,也不想再和叶开纠缠,直接敷衍道。

“就这样了。”

叶开拿出四百块钱递给中年男子,麻利的拿走了小挂饰,看起来似乎面无表情,心里激动的都要笑出来了。

这挂饰看起来并不打眼,可实际上是个真的好东西,这下捡到宝贝了!

“别这么着急买东西,多研究一下,免得得不偿失。”

叶开转头要走之前在温庭筠耳旁轻声说了一句,作为善意的建议,如若温庭筠当成耳旁风,那便不能怪他没好心了。

“你说啥?”

温庭筠些许困惑,望着叶开,只是叶开却已经走入人群之中。

“庭筠,你在干嘛?”

在温庭筠迷惑之时,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在一队人的拥护下来到男子的商位前。

“爷爷?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方才看中了一对狻猊宝玉,您给鉴赏鉴赏。”温庭筠亲切的搂着老人胳膊,甜甜的说道。

“是吗?一对狻猊宝玉确实稀有,我瞧瞧。”

老人溺爱的望着温庭筠,接着将视线望向男子手上的玉器,眉头有些皱起,略感不乐的说道:“你说的是这个玩意?”

“是啊,这雕刻手法应当是春秋时期的,只是保管的那么完好无损,很可能是后来仿制的古董。”

温庭筠卖弄卖弄,使得老者深锁眉毛,他这孙女儿各方面都非常好,唯独眼光不行,叹气一下道:“这的确是春秋的风格,也是仿制的,但不是古董,而是现代工艺的产物。”

“你瞧瞧这光泽,即使仿制的非常相似,和真的古董非常相似,可是就是由于太完整,它才不可能是一件古董,而是人为做成的痕迹。”

“什么?居然是假的?”温庭筠满脸吃惊,对自己爷爷的意见,她一直都不会质疑。

“原来那个人早就发现了,是在提示我而已。”

“谁提示你?”

老人问起了问题,温庭筠把刚才叶开提点她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是吗?居然有人能看出来?还是个小伙子,不错,他在何处?”

老人眼光发亮,年轻人有这个眼力,实在是少见。

“在那,就是那个人!”

温庭筠东张西望,忽然看见蹲在另一处摊子边的叶开,喜悦的指着他道。

“我们过去找他聊聊。”

爷孙二人在一堆人的围观下离开,使中年男子长舒口气,感到险象环生,没料到温庭筠这个外行居然是那个人的孙女。

如果早知道她是这个来历,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卖这玉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