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谢蘅赵瑾小说免费阅读 谢蘅赵瑾做主角的小说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小说介绍

主角叫谢蘅赵瑾的小说叫《我女扮男装那些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颜词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004欺男霸女见人看着自己,谢蘅再次冲着萧轻若笑了笑。萧轻若听懂了谢蘅话中的意思,她秀眉轻轻蹙了蹙,“你想好了?”“想好了啊。”谢蘅笑,“我这不问小姨的么?”想走,是因为这群人和她没什么关系,现在想留…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第4章 004欺男霸女 免费试读

004欺男霸女

见人看着自己,谢蘅再次冲着萧轻若笑了笑。

萧轻若听懂了谢蘅话中的意思,她秀眉轻轻蹙了蹙,“你想好了?”

“想好了啊。”谢蘅笑,“我这不问小姨的么?”

想走,是因为这群人和她没什么关系,现在想留下,原因也很简单,她白得了这身子,如今既然知道其内里有这番隐情,多少得替对方做些什么,才好让人走的安心不是?而她为其做了这些事,这身子用起来总归也能更心安理得些。

谢蘅这话说的实在太过轻松,以至于萧轻若听完直接愣了一愣,配着她那清冷的容貌,别说,反差莫名有些呆萌。

萧轻若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连忙敛了敛目,屋内安静了那么片刻,谁也没有说话。

须臾,萧轻若盯着谢蘅看了一会儿,谢蘅十分大大方方的对上了对方的目光。没有察觉到退意,也没有勉强与为难,萧轻若默了默,这才开始思考谢蘅的问题。

“你想要什么样的。”她看着床上之人,问的格外认真和坦然。

她并未指责谢蘅年纪轻轻便开始不着调不矜持,也并未责骂她不知为母报仇反而一心想着他事。

谢蘅对如此回应的萧轻若有些意外,她眼前一亮,好奇问:“我想要,便能有?”

出个事就变了个性格,和起初的稳重相比全然是两种反应,萧轻若虽有些不大适应,可一想起秦姑姑说的或许现在的三公子,才是最真实的没有压抑的自己,她心下未免有多了几分动容。

“自然——”她张了张口,在谢蘅希冀的目光下,缓缓说出了余下二字——“不是。”

谢蘅嘴角的笑僵了僵,眼带幽怨的看向对方,“那小姨还问我想要什么样的?”

“以你现在的身份,为了保住秘密,对方定然不能和任何权贵党派沾边,你该清楚。”萧轻若冷静的道出了事实,“你今后若遇上中意的普通人,我让人给你抓来便是,届时找个隐秘些的宅子大门一关随你怎么安排。”

“你若没有中意的,只是想体验一下男女之情,我便暗中给你照着你的要求物色。左右不能让对方知晓你的真实身份,天下男子千千万,何愁找不到一两个符合你条件的人。”

谢蘅万万没想到自己随口问的一句话,不过几息的功夫,自己这小姨都想到那般长远去了,她现在甚至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若是她这边再给多些时间,这位不言苟笑的小姨恐怕连自己的孩子都能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再说能把你情我愿脸红心跳常人三缄其口的男女之事说的面不改色巧取豪夺如穿衣吃饭一般简单,谢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关键对方还出身名门,生活的地方甚至还是男尊女卑的古代。

听完话的谢蘅惊讶的眨了眨眼,虽然心下对有这样想法的萧轻若鼓了鼓掌,但面上却看起来却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为难道:“这抢人的话……不好吧?”

萧轻若乜了谢蘅一眼,戳穿了她的心思,“你想说我这打算有欺男霸女强取豪夺之嫌?”

谢蘅打了两声哈哈笑了笑。

萧轻若转身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不急不忙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头也没抬道:“我若拘泥于世俗,便不会让你女扮男装。”

这算是间接的认了她的说辞。

如果说曾经的萧轻若,还会在自家侄女面前伪装,尽量不露出自己一些不光明的想法和手段让其发现从而惧怕自己。那么现在,在“谢蘅”失忆,对她没了曾经的了解和定性的看法之后,萧轻若却是慢慢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人前伪装已经足够疲惫,如今侄女选择和自己一起探查真相,失忆后的言行举止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端重和循规蹈矩,反而显露出了一些少年本性。这让萧轻若突然有了一种错觉——或许,她也可以在她面前,展露出真实的自己试试?

这番对话,不过是一次试探,既是萧轻若试探谢蘅,也是谢蘅在试探她。

谢蘅现在突然对自家这位小姨如何形成的这个性格格外的感兴趣。

明明看起来柔柔弱弱,不言苟笑,偏偏想法和作为都十分惊世骇俗。

瞧人坐了下来,她也从床上掀开被子走到了桌前,挨着萧轻若坐了下去,亲昵的赔笑道:“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寻母亲的死因,之前那事是侄女说笑呢,小姨可别往心里去。”

一直以来,因着清冷的性子,除了谢蘅的母亲外,萧轻若从未亲近过什么人。谢蘅冷不丁凑过来挨着她,这让她的身子下意识的僵了一下。

谢蘅并未注意到这个极小的变化。

萧轻若神色依旧的小泯了一口茶水,“私下与我说话,不要自称侄女。”

她垂眸看了一眼紧挨着自己的某人,“也不要离我太近。”

“你的身份是谢家三公子,护国公府的小公子,不是谢明华,更不是姑娘家。”

“这些言行举止,如今在姑苏或许没人盯着,回了京都,可不是谁都没长眼睛。”

突然就被说教,谢蘅心下倒没什么不快,她笑着点了点头,虚心的应了下来,“好的。”

“不过,不这么说,那我往日中该如何唤小姨?”

萧轻若想了一下,“你在家行三,大家都唤你三郎,你可这般自称。”

“至于如何称呼我,我眼下是你母亲,自是该如何称呼,便如何称呼。”

听到这,谢蘅的表情有些奇怪了起来。

萧轻若余光瞥见,问:“怎么?不愿?”

谢蘅摇了摇头,随即快速搓了搓自己的脸庞,待双手放下,她的脸上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只要小姨你不别扭,别扭的人就不是我。”

萧轻若今年也不过刚好二十,比谢蘅统共也才大六岁,听其这般调侃,她嘴角僵了僵,随即轻“嗯”了一声。

交谈到此划一个段落,于是乎,原本打算伤好了就离开的谢蘅就这样在萧府住了下来。

至于系统,打从那日谢蘅发火后,就装死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看谢蘅一连几日都没什么动作,才没忍住冒泡道:“宿主,你一日会消耗4点生命值,上次完成耍帅之后,获得26点,再加上原本的新手生命值,宿主你只有34点生命值。”

系统出声时,谢蘅正在墙角看蚂蚁搬家,听着这话眼皮都没掀一下。

系统一眼见此,有些急了,“宿主,今儿已经是你来到此处的第6天,眼下生命值余10,你若再不完成任务,不消三日,就没命了!”

谢蘅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

系统一噎,“宿主,你……”

拨弄了一下蚂蚁,手上沾了些灰,谢蘅拍了拍手,“你好像很着急。”

系统解释道:“一旦生命值清零,就会判定宿主任务失败。”

谢蘅轻声笑了笑,“你是因为这个着急?”

“呃……”

“系统,你这是拿宿主我当傻子呢。”谢蘅承认,刚一开始绑定系统时,她是比较迷茫和无措,但不意味着她是个蠢货。

这天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掉馅饼的事,绑定系统乍一听在她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系统本身呢?就为了做好事给她送重生的机会?

开玩笑,一个连商品商城都如此扒血的存在,它本身会一点赚都没有?既然有的赚,凭什么从头到尾就她一个人累死累活?

想通了这一点,谢蘅便也不着急了,事实证明,系统的反应还真的和她猜的差不多。

见自家宿主一脸运筹帷幄,系统松了怂自己根本不存在的肩膀,尴尬的笑了两下,“宿主……”

院子里种了一墙谢蘅叫不出名字的小花,她拿起适才唤人拿来的剪刀,打算剪几株开得不错的给萧轻若送去。

“说吧,我赚了帅气值,完成了任务,你有什么好处。”

“没啥好处……”系统的声音没来由的弱了一节。

咔擦一声,谢蘅剪下了一直枯了的花枝,“不说算了,那大家就一起耗在这里。”

“诶——”还真的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谢蘅不作为,系统还真拿她没办法,只得妥协道:“回宿主的话,当宿主赚得帅气值时,系统会将监测到的数据转为代码,宿主的帅气值越多,代码便越多,系统便可以升级。”

谢蘅听完对此表示明显的存疑,“就这?”

“系统只有升级到lv10级,才能在宿主任务失败时不被销毁。”

“你现在多少级?”

“lv1.”TVT

谢蘅冷笑,“你一个离10级差9级随时会因宿主任务失败销毁的系统,谁给你的勇气,对宿主的生死安全和需求置若罔闻的?”

系统当然不会承认当初之所以选中谢蘅,就是看中了她的能力和身手,毕竟军大院出生又自小混在男人堆里的女人可不多,有能力的更没多少,谢蘅几乎是它花了好些功夫才确定的宿主,选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宿主,就意味着它全程可以躺赢,甚至不用多管,便可以坐等升级。

然而,系统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家宿主能力不错,脑子竟然出奇的好使,这不,才接触几次,就被其察觉到了端倪。

系统:我现在很后悔,非常后悔QAQ

这些小心思,系统自然不会告诉谢蘅,它小心的赔起了不是,“是031的错,刚和宿主绑定,031对这个世界的规则也不大熟悉,请宿主放心,从今日起,031一定积极工作,努力配合宿主一切需求,力保宿主能又快又准的完成任务!”

系统突然狗腿了起来,谢蘅微笑的剪下了一朵盛开的花枝,“031是吧?”

“很好,我记住你了。”

听这语气,系统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宿主……”

“啊痛痛痛——”

谢蘅一边沿着墙角选剪着花朵,一边分神在脑中和系统算账,注意难免无法集中。因此,当察觉到自己脚下踩着什么东西的时候,想要收脚已经来不及了。

这里是护国公府的后院,墙角花圃下突然有个人藏着,谢蘅敛了敛目,冷声问:“什么人在这里?”

“出来!”

“快,那人钻进了狗洞哈哈,富贵儿,快,去引些狗过来,我们让狗咬他的**!”

“哈哈哈哈哈哈。”

墙角下的身影还没有说话,墙外却传来了一群小孩嬉笑的声音,谢蘅拨开花圃看去,只见一小胖子鼻青脸肿可怜兮兮的正用力往这院子里爬。奈何身体实在太胖,**卡在了后面,以至于眼下进退两难。

胡安阳知道自己身前有人,因为对方才踩了他的手,他才被一群人欺负,这会儿正是最狼狈的时候,他一面惧怕那群孩子说的放狗咬他,一面又怕自己擅自闯了别人的院子对方不满,让人把他当成贼打出去。

往后退退不出去,往前走又走不动,胡安阳急哭了,连忙头手足无措的解释道:“我不是……我不是来偷东西的,别打我,别……”

和系统的谈话被打断,谢蘅有些不快,结果一看清是什么情况,她反倒是笑着蹲了下来,“小胖墩,怎么这么窝囊,被人欺负的这么惨?”

耳旁传来了一道十分好听的声音,胡安阳惊慌之下抬头看去,谢蘅的模样就这样印入了他的眼帘……

小说《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第4章 004欺男霸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