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扮男装那些年小说 谢蘅赵瑾在线阅读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我女扮男装那些年》由颜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谢蘅赵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005以恶制恶一张干净白皙的脸庞,鼻若悬胆、目如朗星,一双格外出挑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雄雌莫辩。胡安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好看的人,一时之间,他愣在了原地。墙外,一群小男孩已经对着胡安阳的*…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第5章 005以恶制恶 免费试读

005以恶制恶

一张干净白皙的脸庞,鼻若悬胆、目如朗星,一双格外出挑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雄雌莫辩。

胡安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好看的人,一时之间,他愣在了原地。

墙外,一群小男孩已经对着胡安阳的**笑了好一会儿,听着墙外的动静,再一看小胖墩呆呆的模样,谢蘅好笑的提醒道:“他们要放狗咬你**了,小胖墩。”

“哦哦……”胡安阳下意识的回了两声,然而,眨眼过后,意识到眼下是个什么情况,他脸色顿时便是一白,随即慌张的扒拉了起来,“救……救救我,我是好人,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求求你……”

能吃的这么胖想来也是不差钱的。

谢蘅被胡安阳的话逗笑了,她单手撑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笑眯眯的提议道:“这样,你认我做大哥,我就救你,如何?”

胡安阳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要求,他愣了愣,有些纠结道:“可是阿姐说不能乱认亲戚……”

谢蘅闻言挑了挑眉,眼中的笑意不知不觉多了几分,“那我走了啊?”

胡安阳的表情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张了张口,却着急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听管家说,这巷子里的野狗饿了好些日子了,一口能咬下五两肉。”谢蘅起身,调侃般的啧了一声,“也不知道今儿吃过了没有。”

“哇——”胡安阳胆子本来就小,谢蘅这么一说,他顿时便被吓着哭出了声,“大哥哥,你快救我,我的肉不好吃呜呜呜……”

先是被一群人欺负,紧接着顾不得丢脸与否想要钻狗洞躲起来,谁知钻到一半因身体太胖堵了洞口动弹不得。两难之际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起来善良又好看的人,对方竟然还要他认了亲才出手相救。

胡安阳这一天过得可谓是凄惨无比。

谢蘅倒也不是见死不救,就是看这小胖墩可怜兮兮的,没忍住也坏心眼的想“欺负”一下。眼看着差不多了,墙外的巷子里真传来了狗吠声,她敛了敛脸上的笑抬头看了眼眼前的墙面。

胡安阳以为的救,就是把他从洞里拉出来,结果他都把手眼巴巴的伸出去了,眼前的人却突然退后走了几步。

胡安阳一眼见此,心下顿时慌了,“大哥哥大哥哥,狗来了,你别走!我……”

谢蘅没时间和胡安阳解释,她估摸了一下距离,确定之后一个冲刺再一个借力,瞬间就翻过了墙面。

看着谢蘅的举动,胡安阳余下的话停在了嘴边,嘴角更是微微张启,好半天都没阖上。

翻过了墙,谢蘅也看清了这一群孩子的模样。这群孩子一共五人,身上的衣服算不上有多好,但也没差到没底。

大家本在围观着嘲笑着胡安阳一直扭动的**,甚至有人连腰带都解了下来,一看就知道其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虽然谢蘅小时候也没少做些缺德事,但再如何过分,也没这样侮辱过人。万事过犹不及,看着这样一群做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谢蘅眼中的笑慢慢的淡了下去。

“虎子哥……”谢蘅翻墙过来动作并不大,除了最后面的那位外,其他人都没注意到谢蘅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说话的人看着谢蘅,愣愣的拉了拉为首之人。

“秋官儿你……”被唤虎子哥的人有些不耐烦的回头看了对方一眼,结果冷不丁就看到了双手环在胸前盯着他们的谢蘅。

王虎今年十一岁,是这群人中年纪最大的,大家都野惯了,也没注意收拾过自己,如今在在谢蘅俊美的容貌和出色的气质衬托下,他头一次有了几分别扭。但输人不输气,他绷着自己的身子朝前走了一步,站在了一群人的最前面,看着谢蘅不客气的问:“看什么看!”

谢蘅一一扫过几人,微笑道:“我给你们一次机会,给人认真的赔礼道歉,我就不收拾你们了。”

王虎在这条巷子里称霸了好几年,向来以欺负人为乐,之前若不是对谢蘅的身份有些忌惮,说话也不会那般“客气”。如今确定对方就孤身一人,还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样子,身体看起来更是没有自己强壮,自己这边人还多,听完话顿时就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哈哈哈。”

“赔礼道歉?”

他和自己的小弟们对视了几眼,“那也要你能追得上我们才行啊,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

一群人伙同在一起这么久,默契还是有的,一接收到王虎的眼神,大家就明白这是又要作弄人了。果不其然,在其稍稍拉长了语调之后,他身后的四人随即有了动作。

谢蘅自小可没淘气,如何看不懂这群人在传递信息,她也不戳穿,反而任他们折腾。

胡安阳的身子依旧卡在洞口,他如今看不见巷子里的情况,可却能听见外面的动静。

一想到看起来不大强壮的谢蘅会对上那群欺负他的人,他心底越发的着急了起来。哀嚎声很快响起,他连忙挣扎的想要去看看情况,然而左动动右动动,不管怎么动都还是原样,胡安阳快急哭了。这一两息的时间,他过得格外煎熬。

终于,这边好不容易忍痛退出了狗洞,结果却因为用力过猛往后倒栽了一下,一**墩坐在了地上。

胡安阳“哎哟”了一声,连忙爬了起来,抬头就想往前冲去帮谢蘅,“大哥哥……”

话只开了个头,却再也没出口。

巷头那边,谢蘅一连解了五个娃娃的腰带系在他们的脚踝上再把人拉了起来倒吊在这边的歪脖子在树上。

这会儿功夫,这五个臭小子都哭的厉害。

“跑啊。”她笑眯眯的看着五个小萝卜头,“不是跑的挺快的吗?”

“怎么不跑啦?”

“娘啊——”

“救命啊呜呜呜……”

“我要回家,我要娘亲……”

谢蘅一一的看了过去,当走到最后一个,也是年纪最大的王虎面前的时候,看其没哭,她笑的更欢乐了,“哟,这儿还有一个脾气硬的?”

王虎没想到这人会这么厉害,他甚至都没怎么看清便被人制住了,如今倒挂在树上,浑身难受的紧,但却不想认怂,只得瞪着谢蘅威胁道:“你放我们下来!”

谢蘅拍了拍他的脸,“你让放我就放,那我刚才让你道歉,你怎么不道歉呢?”

王虎双手挥了挥,想要拍开谢蘅的手,谢蘅自然不会让其打到自己,见一击不中,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的怒吼道:“我现在道歉行不行!”

“这可不行。”谢蘅啧啧的摇了摇头,“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珍惜。”

“你!”

谢蘅打了个响指,制住了王虎即将发作的话,“这样吧。”

她看起来有些勉为其难的道:“你求我吧,说些好听的话,我说不定就放你下来,也不要你道歉了。”

“求你……求你放我们下来呜呜呜——”

谢蘅的话刚一落,王虎身旁的小孩便连忙把话接了下去,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大家都先后开始说起了好话和恳求,只除了王虎。

谢蘅看起来心情不错,她再次把目光放回了王虎身上,笑道:“你呢。”

“我让你求我,结果你的小弟们反倒是先替你求了。”

打又打不过,还要被这么折磨,王虎咬了咬牙,盯着谢蘅一字一句道:“我,求,你。”

谢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评道:“不够真诚,也不够好听。”

因为倒挂,王虎满脸通红,他试图弯了弯腰,结果谢蘅却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一根棍子刷的就打在了他的**上,“啊——”

谢蘅看起来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啊,不好意思,手抖了一下,你的**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王虎这下是真的没了脾气,他被谢蘅的笑弄怕了,连忙妥协道:“我求你放我们下来,我们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还想听什么,只要你放我们下来,我都说给你听!”

谢蘅看起来愣了愣,明知故问道:“谁说我要放你们下来了?”

王虎心里咯噔了一下,“你刚才说的,大家都听见了!”

谢蘅笑,“我只说考虑的嘛。”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王虎急了,怒道:“你怎么可以骗人!”

“我又没说我是好人。”谢蘅眨了眨眼,“你看我像好人吗?”

“坏人都是没有信誉的,你不知道?”

王虎见谢蘅说的这么真,慌了起来,“我们是孩子,你个大人怎么可以欺负小孩!”

“你刚才不也以大欺小,怎么现在反过来说我欺负你呢?”

谢蘅说着说着“温柔”的替其理了理下垂的头发,“呐,这世上可没只许自己欺负人,不许旁人欺负自己的便宜事。”

“既然选择要欺负人,就要有被欺负的准备,你说是不是?”

明明眼前之人模样十分人畜无害,神情也温柔至极,可一群小孩被这么看着,却都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大家开始彻底的心慌了起来。

“呜呜呜你放我们下来……”

“我要和娘说啊呜呜——”

“救命啊——”

“还有力气叫唤,看来精神还不错。”谢蘅双手环在胸前超后退了两步,闻声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得,你们在这会儿继续玩儿,我就不陪你们玩了。”

这话说完,她便直接毫不犹豫的转身朝来时的路走了去。

说走就走,大家却都还挂在树上,王虎又急又难受的挣扎了起来,“喂!”

“你站住!”

“把我们放下来再走啊——”

小胖墩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来了,谢蘅回身看见,丝毫没有任何被人瞧见自己欺负人的窘迫,她对着胡安阳笑了笑,却是头也不回道:“自己想办法。”

“喂——”

不再理睬身后的叫唤,谢蘅慢悠悠的走到了胡安阳的身前,她看着狼狈的小胖子,笑着问:“小胖墩,吓到了?”

胡安阳咽了咽口水,结巴道:“没……没有。”

“没有你吞口水做什么?”

胡安阳呆呆的看着谢蘅,喃喃道:“大哥哥好厉害……”

“哦?”谢蘅单挑了一下眉,“你没看到我在欺负人?”

她说着说着捏了捏胡安阳胖胖的脸颊,故作凶狠道:“我还打了他们,不放他们下来,我是恶人,你怕不怕?”

脸上虽然有些疼,但胡安阳闻言却笑着咧出了自己的一口白牙,“不怕。”

“大哥哥是好人,大哥哥刚才好厉害!”

“叮——恭喜宿主完成当日耍帅任务,获得帅气值+10,生命值+28,当前帅气值24,生命值38,请宿主再接再厉↖(ω)↗”

熟悉的系统声突然从脑中冒了出来,今日这耍帅任务完成的毫无征兆,谢蘅捏着胡安阳脸颊的手顿了一下,脸上却是笑的更开心了起来,“小胖墩,你叫什么名字?”

胡安阳并不知道自己无形中帮了谢蘅,他乐呵呵的回道:“我叫胡修修。”

“胡修修?”谢蘅昂了昂自己的身子,好笑道:“这谁给你取的?”

胡安阳虽不懂谢蘅为什么笑,但却也跟着笑,“我阿姐取的。”

“好名字。”谢蘅笑着拍了拍胡安阳的小脑袋,“走,你家在哪儿,大哥送你回家。”

说起回家,原本还十分开心的胡安阳的身子突然就僵在了原地。

“怎么了?”谢蘅察觉到了变化,想了想问:“被揍了不好意思回去?”

出来了这么久,想起自己是怎么出来的胡安阳,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我……”

“我我我什么我?”谢蘅顺势揽过胡安阳的肩膀,豪气道:“走,男子汉大丈夫,谁小时候没挨过打,有大哥在,出事大哥给你兜着。”

胡安阳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谢蘅顺着带着朝巷口走了去。他身子僵硬的紧,不过听了谢蘅的话,却莫名的有了几分安心。

他可怜巴巴的看了谢蘅一眼,“那大哥哥一会儿你要帮我……”

“没问题。”

谢蘅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

当然,如果谢蘅知道自己这一遭出门会遇到什么事,恐怕此刻的她也不会答应的这般爽快了。

小说《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第5章 005以恶制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