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天子宁雨臣苏兮儿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镇国天子》小说简介

宁雨臣苏兮儿是都市生活小说《镇国天子》中的主要人物,由金牌网络作家小天子精心编写,该文讲述了宁雨臣苏兮儿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镇国天子》该小说讲述了:兮儿,这个野种的父亲是谁?华夏汝南市。黄河水畔边的一座复古观景台,西装革履的国字脸男人,年过五十,两鬓斑白如霜,眼睛泛着怒火,几近疯狂。…

《镇国天子》 第6章 抱歉,我还敢杀你! 免费试读

哭成泪人的小女孩。

一句话让宁雨臣,如遭雷击,愣愣站在原地。

这个满是臭味的黑房间,就是关他女儿的房间?

幽闭的环境,没有任何窗户,人一旦关进去,深处无尽黑暗中。

怕是成年人都待不了太久,就会疯掉。

更何况小楠楠一个孩子。

苏家这是处心积虑,想要害死楠楠啊。

宁雨臣自囚黄河源头五年,自然能体会到关押的滋味。

“噗!”

怒急攻心的宁雨臣,身体本就有隐疾,需要静养,一口逆血夺喉而出,喷在面前铁门上面。

苏兮儿惊问:“你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无妨,照顾好楠楠,我进去看看。”

宁雨臣推开铁门,进入满是狼藉的黑暗房间内。

入眼一个脏兮兮的小被子,黑乎乎的,散发着臭味,地上扔着发馊的硬馒头,连一个孩子应有的玩具都不曾有。

一座小黑屋,相伴小楠楠童年数年。

宁雨臣站在房间内很久很久。

左秋白回来站在门口,双手空空,显然信没找到,隐隐看明白这里的一切。

“小白,我的女儿,被关在这里数年!”宁雨臣背负双手,声音很低。

左秋白虎目泛红,握紧铁拳,嘶哑道:“我长宁军一脉百年来,从未受过如此大辱!”

“囚我长宁一脉大小姐,虐其如待牛羊,纵然是京都亦不敢如此折辱我们长宁一脉!”

左秋白说出长宁军的可怕。

长宁不可辱!

宁雨臣走出小黑屋,看着女儿在她母亲怀中,一个人委屈的抽噎,小手偷偷擦拭着眼泪,不敢哭出声,唯恐触怒大人。

还有楠楠的小腿,隐隐在渗血。

一定很疼吧!

宁雨臣柔声说:“兮儿,先回屋替楠楠包扎伤口,我去喊医生过来。”

“雨臣,别再惹事了,我没怨过苏家人半分,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苏兮儿身为女人,有着敏锐直觉。

她能感觉到,宁雨臣在压抑着什么。

极有可能是怒火和杀意!

宁雨臣给她一个温柔笑容,仿佛依旧是五年前那个阳光自信的温和少年。

苏兮儿抱着女儿,刚回到屋子,便听到身后一句话,整个人愣在原地。

“汝南苏家,今天不灭你全族,我宁雨臣妄为人父!”

宁雨臣眼神锐利如剑,冷冽道:“以我名义,急召长宁七大国医,为我女儿治伤。”

“喏!”

左秋白紧急联系北境的长宁军。

远在北境的长宁大本营,建立在大漠当中,镇守长城万里,震慑境外诸国。

在营区一座三层小楼中。

一名气质儒雅的青年,面色白净,五指修长,浑身透着虚弱之气,仿佛一个病痨鬼,拿着手帕时不时捂着嘴咳嗽几声。

若是剧烈咳嗽,还能咳出血丝。

正是这一个病痨鬼,躺在病榻上,却震慑境外诸国,畏他如畏虎!

他就是长宁第二军团,军团长姬如雪。

直到一个电话打进来。

姬如雪拿出手机,接通后淡笑道:“小白,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

“军主下令,急召七大国医来汝南市!”左秋白没有任何寒暄。

姬如雪语气泛起波澜,追问道:“大哥在汝南?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处理些蝼蚁,没棘手人物,京都没过问,也没命令传达。”

左秋白并没细说,挂断了电话。

姬如雪合上手机,淡淡轻笑间,目光看向门口走进来一名年仅五十的男人,也没任何话语。

这位男人,就是京都派来暂管长宁军的人物。

他叫赵有德。

“谁打来的电话?”赵有德进门就问。

姬如雪淡淡轻笑,道:“与你无关!”

通俗点来说,就是关你屁事!

赵有德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大手拍响桌子。

嘭!

“姬军团长,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受京都任命,来这里执掌长宁军,你们十大军团长,都要听我的命令!”

赵有德满是怒气。

姬如雪语气很轻道:“长宁军只有一位军主,他姓宁!”

“宁雨臣五年前犯下大错,被关在黄河源头,他都被关了,你们这些人还想着他,我今天就会起草报告,呈送京都,你不再适合担任军团长一职。”

赵有德脱下帽子,冷冷说了句。

他妄图以此要挟姬如雪。

可是,他似乎挑选错的对象。

姬如雪陡然笑靥如花,一个男人笑起来,竟然有几分美感。

他从军事沙盘前,缓缓拔出一把长达三尺的军刀。

这种军刀,产自漠北。

独属于长宁军!

属于单兵作战冷兵器,长宁军的士兵,人人都可佩戴。

赵有德惊怒后退质问道:“你要做什么?”

“有些烦你!”

姬如雪平平淡淡一句话,左手持军刀。

刀锋掠过赵有德右臂。

唰!

一条右臂,齐根而断,鲜血飞溅。

赵有德凄厉惨叫声响起:“姬如雪,你竟然敢袭击我?”

“抱歉,我还敢杀你!”

姬如雪左手刀再度突进,一刀贯穿赵有德腹部,将其钉死在门板上,任凭血流如注,身长白色衬衣未曾染血半分。

做完这一切,姬如雪坐在原地,静静品茶,一切显得从容平淡。

从而看出,长宁军中皆狠人!

赵有德一个空降的人,还想掌控长宁一脉,无疑是痴人说梦。

直到门外进来一名青年,肩抗将星,身材瘦削挺拔如枪,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瞥一眼钉在门板上,奄奄一息的赵有德。

他问了句:“第几个了?”

“第八个!”

姬如雪淡淡说出一个数字。

五年来,京都已经给他们长宁军,派来了八个空降的军主。

至于前七个的下场。

无一善终!

将星青年皱眉道:“来人,把他拖出去喂狗,起一份草稿,告诉京都一声,赵有德早上醺酒,出门被我黎青岩开车撞死了!”

“喏!”

门口站岗的四名卫兵进门,看着被钉在门板上的赵有德,失血过多,已经奄奄一息,卫兵拔出他腹部的长宁军刀。

卫兵转身走到姬如雪面前,双手奉上军刀,低头说:“二爷,您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