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窦芷橙柏天翊的小说 窦芷橙柏天翊为主角的小说

《情深难予》小说简介

窦芷橙柏天翊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情深难予》,这里提供窦芷橙柏天翊小说阅读,该文的内容引人入胜,非常精彩。窦芷橙柏天翊小说介绍了:他是富可敌国的博世集团继承人,拥有滔天权势,却在十年前一场暗杀阴谋半身不遂,从此放弃权势退居幕后。她失踪十年,终被找回,却要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人。她不知道,十年前她和他就因那场暗杀而相识,这场商业联姻也是他精心策划。更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在新婚之夜却变身狼人,狠狠地将她吃干抹净。她浑身酸痛的哀嚎:骗子!说好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呢?他笑得邪恶,翻身压在她身上,既然你还这样认为,那我一定要攻破谣言,再次满足你!她哭得凄惨:我不要了,老公你已经证明了,啊…

《情深难予》 到底谁贱 免费试读

伴随着那阵锐的叫声,窦芷橙跟柏天翊微微侧头,便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手上的包因激动而甩得跟秋千似的,窦芷橙皱眉,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这个女人了。

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人便是窦之遥的亲妈张尔甄了,但是,她不记得什么时候招惹过她。

“窦芷橙,刚嫁了个瘸子就欺负小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风光到哪去?”那女人一看到窦芷橙,便像机关枪一样的扫射了起来,尤其是瞄了一眼一旁坐在轮椅上的柏天翊,眼中的不屑更为明显。

“我欺负她?”窦芷橙皱眉冷笑,这话从何说起啊?她不来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我看你还装,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张尔甄说着便撸起了袖子,柳眉倒立,抬手就要挥过来。

柏天翊眉头一皱,双眸一阵阴沉,一把拖过站在一旁的窦芷橙,张尔甄那一掌便直直的挥空了。

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居然找上门来当着他的面要对他的人动手?是不是真以为他拿她无可耐何?

一股怒气慢慢爬至柏天翊头顶,他面无表情的瞪着眼前这个耍泼的女人。

“张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窦芷橙淡漠的扫了站在她面前的张尔甄一眼,相较起张尔甄的张牙舞爪,她显得淡定多了。

张尔甄快气死了,她那一掌带着雷厉掌风的巴掌居然挥空了,一腔怨火无处发泄,她恶狠狠的扫了柏天翊一眼,然后瞪着窦芷橙:“小遥脸上的掌印是不是你打的?”

窦芷橙用看神精病一样的眼神上下扫了她一眼,冷笑一声:“其加之罪何患无辞,您可真会往人头上扣屎盆子。”

“你!”张尔甄气得跳脚,猛的欺近两步又要动手,窦芷橙也不傻,哪会站在那里等着挨打?所以她那只涂了艳红指甲的巴掌还没挥过来,就被她一把抓住了。

“张姨你是不是记性不太好啊?这里是柏家,我是柏家明媒正娶的媳妇,您是以什么身份来这里讨回不属于你的公道?窦太太么?可惜,我妈还在。”窦芷橙说完便将张尔甄的手狠狠往后一甩。

张尔甄被甩得身形晃了晃,后退了两步,双目欲裂的瞪着窦芷橙,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一口一个小**,我一不做小三,二不偷汉子,到底谁贱哪?”窦芷橙双后抱臂,那副打量张尔甄的目光里充满了审视与鄙夷。

她虽然只回来一个月,但她看人的感觉还是挺准的,第一眼看上去不喜欢的人,便永远都是让人喜欢不起来,此刻看到张尔甄,她心里颇有一种有其母必有其女的感觉。

就是这个女人,想取代她亲妈的位置上位。

呸!她也不照照自己什么样?

张尔甄被窦芷橙那句话气得脸都绿了,那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骂她偷别人家的汉子,犯贱,如今还恬不知耻的找上门清算。

柏天翊已经看够了这场闹剧,颇觉得烦躁的一眼射向站在一旁的管家,管家接收到他的目光,瞬间有如被冻僵了般的,背脊硬了硬,识趣的挪过来对着张尔甄道:“张女士,您还是出去吧。”

张尔甄狠狠的扫向管家,但是管家并不惧她,仍旧一副职业性的出言请她出去。

“窦芷橙,你给我等着!”撂下狠话后,张尔甄重新踩着高根鞋甩着包离开了,只留下一道愤怒的背影。

望着张尔甄扭得快腰断的背影,柏天翊拉了拉窦芷橙的手,这时,柏天翊电话响了。

柏天翊接完电话,只说了一个字:“好。”

窦芷橙看了他一眼:“有事?”

柏天翊没说话,点了点头。

窦芷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摊了摊手,然后径自往门外走:“那你去吧,我自己回去。”

柏天翊看了眼她的背影,回身便控制着轮椅朝停车场走去。

窦芷橙想象过一万次回门的样子,但是绝对没有想过会这么激烈,她对这个家虽然没什么感情,但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亲妈。

“哟,姐回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窦之遥老远看到窦芷橙进门的影子,便站在楼梯旋角处叫了一声,那清脆甜美的声音在屋里回荡,生怕别人听不见。

“我妈呢?”窦芷橙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的看着她,没打算理她。

“喔,我知道了,姐夫不方便一起来。”她特地咬重了“方便”两个字,生怕窦芷橙不够**似的,句句都想嘲弄她嫁了个废人:“对了,你们昨天晚上洞房之夜是不是很辛苦啊?看你满脸的疲惫。”

窦之遥走下楼梯,心情大好的看着窦芷橙,她以为会在窦芷橙脸上看到吃瘪的表情,心里说不出的幸灾乐祸。

嫁给一个残废,那一晚上还不得伺候他?旁的不说,光他那副身架,要将他从轮椅上搬到床上就很费劲儿吧?

窦芷橙用看**一样的眼神看着她,不知道她在得意得什么,如果让她知道柏天翊并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恐怕她要后悔嫁给他的不是自己吧。

窦芷橙深深看了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长:“窦之遥,你是不是特别羡慕啊?这么上赶子的巴过来关心我的新婚之夜,你放心,回头我一定让你姐夫给你找一个更好的。”

窦之遥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僵,眼底划过一丝惊惧与阴厉。窦芷橙分明是在威胁她,如今她已经嫁了个残废了,她回头要找一个比柏天翊更残废更不甚的男人给她。

窦之遥双拳紧握,强压下那股怒气,继续笑得一脸明媚:“姐,你说什么呢?这世上哪还有比姐夫更好的男人啊,姐夫除了身体不太好又坐轮椅之外,条件倒是不错的,最起码,他要治病还是有钱的。”

窦之遥特地将“轮椅”两个字咬得特别重,还一再的提起柏天翊不仅坐轮椅,还体弱多病,笑话她嫁给了这样的男人,就是在守活寡。

“你放心,你以后的男人一定比他更好。”窦芷橙眯了她一眼,顿了顿,凑近她耳边道:“我妈不是说了么?只要正正经经的谈恋爱,一定能够找到好男人的。”

窦之遥天使般的笑容突然间龟裂,她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鸷与狠厉,窦芷橙分明又在提醒她,她妈是小三,她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

正待窦之遥要再给她**回去的时候,好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瞬间收起了眼中的怒气,转而变成了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样,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道:“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不也是关心你么?”

“芷橙!”身后果断的响起了一阵隐怒的男声,窦芷橙不用回头也知道,她那个亲爸窦轩来了。

“爸,你不要生姐姐的气,她刚刚回来,心情可能有些不好。”窦之遥柔声柔气的上前扶着窦轩,那话听着好像在帮窦芷橙说话,经嚼起来她不过在告诉别人,窦芷橙嫁了个废人心情不好,所以说话不客气点是正常的。

“心情不好也不能拿妹妹出气啊。”窦轩冷哼一声,脚步重重的踩着楼梯,仿佛窦芷橙就是躺在那的几层楼梯,不将她踩扁就出不了那口气。

“芷橙回来了!”安静蕾站在二楼旋梯口,远远望着楼下站着的窦芷橙,欣赏的迎下楼来,一把抓着女儿的手,那眼里满是慈爱。

“妈。”窦芷橙从进屋到现在,眼底才算有了一丝柔情,这个家里要不是还有她妈,她才懒得回来。

“既然回来了正好,回房间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搬到柏家去吧。”窦轩接收到窦之遥摇着他手臂的暗示,转头不悦的扫了窦芷橙一眼。

“你这话什么意思?”一向懒得搭理窦轩的安静蕾闻言不由得捏紧了窦芷橙的手,瞪着窦轩问。

“什么意思?”窦轩冷笑:“我的意思很明显啊,既然芷橙都嫁出去了,还将东西留在家里有什么意思?”

“我不同意!”安静蕾像护小鸡一样的将窦芷橙护在身后,一向不屑生气的她,少有的跟窦轩扛了起来。

“你同不同意都得搬!”窦轩脸露狠色,冷笑一声转头冲着厨房喊:“秦嫂,去把大小姐的东西收拾一下,让她带回柏家。”

“窦轩,你敢!”安静蕾难得的怒了。

“你要再啰嗦,连你一块收拾了。”窦轩望着安静蕾的眼里充满了警告,没有半点情宜。

窦之遥此刻也不出来充当好人了,她冷冷的站在一旁,嘴角似有似无的勾着一抹得意的笑。

窦芷橙,你终于要被扫地出门了。

窦之遥在得意,一切都按照她想的样子,一步步的发展,很快,整个窦氏便都是她的了,她一个半路杀回来的窦芷橙,凭什么跟她争?

“秦嫂,不准搬!我女儿只是结婚了,这里还是她的娘家!”安静蕾怒火攻心,她饱尝失女之痛十几年,如今好不容易找回来了,这些人一个个就急着将她清扫出门,说到底她安静蕾生的女儿才是光明正大的窦家千金。

“搬!”窦轩额角的青筋已经用肉眼可见的势头在突突的跳了,窦芷橙一把将安静蕾拉到一边,看着窦轩似笑非笑的道:“爸,你就那么急着将我们母女赶出门,好让小三母女上位是不是?”

窦轩瞬间被戳中心事,难堪之余更觉得愤怒,尤其是被自己女儿用这种嘲讽的语气和眼神盯着,窦轩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脑门上冲,他眼中燃着两簇怒火,抬手便朝着窦芷橙挥去。

“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过后,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

安静蕾心疼的看着窦芷橙的脸,又愤怒的瞪着窦轩。

窦轩恼休成怒,余怒未消的瞪着窦芷橙。

窦之遥躲在一旁努力憋笑,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证明她心里很开心。

秦嫂呆立在一旁,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听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