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当富婆》小说精彩阅读 《重生九零当富婆》最新章节目录

《重生九零当富婆》小说简介

《重生九零当富婆》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秦语厉九旸,小说主要内容是:一场车祸,秦语重回二十年前。回想过去种种,她恨得几乎咬碎牙龈。极品的偏心爷奶,一步步让她家破人亡。所有关心她对她好的人通通都被连累,过得苦不堪言。弟弟被爷爷奶奶宠成了巨婴,即便三十多了也从没自己赚过一分钱,拼命地吸爸妈的血过日子。爸妈最后落得一身病痛,甚至被活活气死!一朝重生,秦语感谢上苍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家里的悲剧,因为爷奶的偏心再次上演!不就是嫌她是个女娃没出息挣不了钱延续不了香火吗?秦语勾勾嘴角,一面智斗极品爷奶,一面暗中经商致富。只不过她才十岁,为什么会多出个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大哥,你先等我成年好吗。…

《重生九零当富婆》 第15章 我有办法换更多钱 免费试读

汤老师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惜秦语没给他发作的机会,翻出铅笔已经开始写起答案了。

半个小时过去,秦语面前已经多了五张做好的试卷,平均6分钟就做完一张。

要不是因为语文试卷要写作文,只怕这些卷子她要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做完。

至于汤老师,早已不复之前的不屑,站在她桌前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从秦语做好第一张试卷开始,他就立马抽过去看,看完脸色十分难看。

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不可能。

秦语并没有心思多关注汤老师的表情,一心只想着赶快做完。

从学校到镇上,要走十多公里的路,以她现在这个小身板的脚程,至少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走到。

两个小时后,秦语直起僵硬的脊背,长舒一口气,活动了下酸疼的手腕。

终于写完了。

看着工整娟秀的卷面,她满意的笑了笑,整理好交到已经呆滞了的汤老师手里。

“老师,卷子都在这里了,我们做学生的自然不能让老师喊什么姑奶奶,刚才的话我全当老师是开玩笑的。

只有一点,希望老师以后就把我当个普通学生,别再对我过多关注就行。

我保证以后考试再也不会拖班级后腿。”

说完,秦语朝汤老师结结实实鞠了一躬表示感谢,然后背起书包扬长而去。

汤老师在秦语离开好一会后,才慢慢回过神,低头一张张翻阅她做好的试卷。

越看越心惊。

这些卷子中其实还夹杂了五年级的知识要点,三年级的学生根本不可能会做。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做完这些卷子,至少也要花一上午时间。

而秦语,只用了两小时不到。

汤老师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收拢起试卷仓皇逃回办公室。

讲这些卷子死死抓在手里,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秦语突然间变化会这么大。

难道这丫头以前都是在装蠢?

而后他又想起这所小学的建造人,似乎就和秦语有亲戚关系。

汤老师顿时打了个激灵,罢了罢了,以后他还是少管这丫头的好。

从学校出来,秦语几乎是小跑朝镇上的方向的大路走去。

现在大概有十点多了,中午的太阳毒辣的很,幸好她走了没一会路上遇到了吴爷爷,他要去镇上买农药。

刚巧在田里干活时发现农药买少了不够用,否则这个点她是很难能在路上见到人影。

吴爷爷还骑了一辆大杠的自行车,老远看到秦语小小的背影赶忙停下。

“丫头,你这是要去镇上?”

秦语抬起汗湿的小脸,露出一个得救的笑。

“是啊,吴爷爷,您顺路捎我一程吗?”

吴爷爷二话不说把她抱上来坐在自行车前面的大杠上,秦语人小腿短,靠自己还真不一定能爬的上来。

九零年代初,就这种在三十年后早被淘汰无踪影的大杠自行车,现下是非常流行且实用的。

毫不夸张的说,这辆车在如今这个时候,堪比三十年后的小轿车。

要是家里能买上一辆,别说出行会方便许多,家家户户谁不羡慕。

这车可要好几十块钱呢,要是追求质量好的品牌车,上百都是有的。

上百的自行车那就是豪车了,外观也漂亮。

秦语倒是很想拥有一辆自行车,很可惜目前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不是骑得上骑不上的问题,而是她根本没地儿藏。

“小语啊,早上不是看你背书包去学校了吗?怎么这会又要去镇子上?”

“汤老师布置的任务我都完成啦,我看时间还早就想去镇子上买点肥皂和蜡烛,东东身上太脏了,我想给他打上肥皂好好搓洗干净,这样才不会生病。”

吴爷爷听完表情有点愣,这个还是头一次听说,洗澡洗不干净会生病。

秦语抬头见他表情有些似懂非懂,本想张口解释一下。

可转念一想,村里人大多没什么文化,她说的再细致吴爷爷也不一定能听得懂。

什么病菌,细菌,可能听都没听说过。

“吴爷爷您听我的,以后饭前饭后都要洗手,您家有条件也买块香皂洗澡用,保管有好处。”

吴爷爷乐呵呵的看着她和小大人似的叮嘱自己,感觉挺好玩的问。

“这些,都是学校老师教的?”

秦语顺势点了点头,“是啊,老师教了可多东西了,书本里也写了很多生活常识,对人身体有好处的。”

吴爷爷一听书里就是这么写的,立马就上心了,牢记了秦语的建议。

“好,那爷爷也跟着去买一块香皂使使。”

村里人淳朴又敬重读书人,吴爷爷轻易的信任让秦语的思维有些断点。

再过十年二十年后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人会活的越来越谨慎小心,连扶个老人过马路都会再三考虑。

信任这种东西,在未来几乎很难轻易见到。

一家人都能互相算计猜疑,更别提陌生人之间了。

几乎都带着防人之心活的小心翼翼。

一转眼来到镇上,吴爷爷要去买药水,秦语便和他分开行动,各买各的东西。

谁先买好了就去回村的路口等着。

秦语踏进杂货店,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可爱的枪械玩具,虽然做的很粗糙,价格却不低,要一块二一把。

这一般人还真舍不得买,但她却爽快的挑上手了。

她知道,这是弟弟最喜欢的玩具。

考虑到家里还有个奶奶说不定会随时去他们家检查,秦语也不方便买太多东西。

逛来逛去,最后也只拿了两块肥皂,一袋洗衣粉,一包白蜡烛。

一共花了两块三,剩下的四块多钱她也不大算带回去,直奔卖零食的小摊子,就挑最便宜的辣条糖果装了一大袋,把四块多全花了。

最后她和老板讲讲价,还多拿了一小袋红枣。

在别人看来,秦语看似是乱买一通,零嘴五花八门什么都捡了点,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些都是后来很火爆的小零食,尤其是卫龙牌辣条,五毛钱一袋的她拿不起,就拿了那种一毛一小袋的。

里面总共也没几根辣条,两口就能吃完。

她从镇上的零食店买的这些给的都是最低价,而徐老师的小卖部里卖的价格几乎都比她多一毛两毛。

徐老师应该是进货的时候就被人抬高了进价,她可以把这袋子零食以低半毛的价格再卖给她。

一来一去,赚个差价,虽然不多,总还能赚点。

买好东西,秦语吭哧吭哧背着袋子往回走,准备到路口去搭吴爷爷的顺风车回学校。

吴爷爷只是过来买瓶农药,速度肯定比秦语快得多,在路口等了有一会。

见她背着这么多东西赶忙上前搭把手。

“哟,不是说只买块肥皂,咋一转眼买这么多东西?”

农村人朴实节俭,吴爷爷也不例外,生怕秦语糟蹋钱或者被人骗,只是出于好意想问个清楚。

秦语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对吴爷爷话里的不满并不生气,换成别人,她花自己的钱要你管得着吗?

“吴爷爷您别急,我真没乱花钱!”秦语赶紧解释。

“您也知道我奶对我手里这点钱一直惦记在心里,早上她不知道从哪儿听来学校不让我去秋游的消息,伸手跟我要学校的退款。

我找了个借口骗她说花完了,如果我不把手里的钱都花出去变成东西,迟早是会被她发现的,到时候我又得没好日过了。”

吴爷爷听完只放下了一般的心,剩余一半依旧高悬着,指着她那一大袋子零嘴。

“那你买这些回去不是更招眼?”

秦语神秘的笑了笑,凑到吴爷爷耳边小声说,“我有办法卖掉,换更多钱。”

吴爷爷挠了挠头还是不太懂这丫头的意思,那换更多的钱还不是容易被她奶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