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难予精彩章节 窦芷橙柏天翊全章节阅读

《情深难予》小说简介

主角窦芷橙柏天翊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情深难予》,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主要内容精选:他是富可敌国的博世集团继承人,拥有滔天权势,却在十年前一场暗杀阴谋半身不遂,从此放弃权势退居幕后。她失踪十年,终被找回,却要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人。她不知道,十年前她和他就因那场暗杀而相识,这场商业联姻也是他精心策划。更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在新婚之夜却变身狼人,狠狠地将她吃干抹净。她浑身酸痛的哀嚎:骗子!说好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呢?他笑得邪恶,翻身压在她身上,既然你还这样认为,那我一定要攻破谣言,再次满足你!她哭得凄惨:我不要了,老公你已经证明了,啊…

《情深难予》 我的条件 免费试读

窦芷橙呆呆的看着桌上那一张张花花绿绿的卡,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断档,她搞不清楚这个男人什么意思。

十分钟后,柏天翊洗完澡出来,他身上松松垮垮的围了件浴衣,顶着一头湿发,漫不经心的拿毛巾察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角的余光却若有若无的瞟着窦芷橙。

“你什么意思?”窦芷橙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一把抓起桌上放着的那一排的卡问。

柏天翊瞥了她一眼,幽暗的眸子闪了闪:“老公给老婆钱花还要想理由吗?”

窦芷橙彻底被擂到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她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委屈?他委屈毛线啊!还有,他那句理所当然的“老公”“老婆”,在她回过神来他的措词的时候,她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

这个男人,说不占便宜会死啊!

窦芷橙握了握拳,深呼吸,忍住!

窦芷橙细细看了一下手中的卡,光银行卡就有个五六张,还有各种高极会所以及健身房之类的,看光卡的颜色,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进去消息的。

“用不着,反正这些地方我也不习惯去。”窦芷橙淡漠的又把那一把卡给仍了回来,起身抓了件浴袍便往浴室走。

柏天翊皱眉,她是不喜欢?还是没兴趣?还是因为对他没兴趣,所以对他送的东西也没有兴趣?

得到这个结论,柏天翊莫名的觉得感到一阵失落。

两日后,如柏天翊所料的那样,窦轩终于忍不住急了,四处打电话找柏天翊,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四处乱窜。

柏天翊很享受的欣赏着窦轩的狼狈,并没有急着让他找到,于是窦轩频繁的往窦芷橙手机上打,气势汹汹的说要找柏天翊。

“爸,我不知道你这么着急找柏天翊有什么事,但是他真的不在。”窦芷橙第N次回绝窦轩后,听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几近崩溃的怒吼。

“窦芷橙,别忘了你姓窦!做人要讲良心!”

窦芷橙只想“呵呵”笑两声,良心?这个一心想要抛妻弃子的男人居然跟她提良心?要不是顾忌她妈还在窦家的份上,她连电话都不想接他的。

“爸,柏天翊他不在,而且晚上回来的时候我问过他,不没有让我给您打电话的意思。”窦芷橙不咸不淡的陈述着。

“你胡说,你根本就没有传达这个意思,不然他不可能不给我回个电话的,好歹我也是他岳父。”

窦芷橙嘴角微抽,两眼一翻,她真的好想昏死过去算了,她不想说,正因为你是他岳父,他才想要吊着你,让你难受几天,呵呵。

此刻能把关系扯得这般理直气壮的,古今中外窦轩也算第一人了。

“爸,我这边有点事,先不跟您说了,拜拜。”窦芷橙赶紧把电话给挂了,她紧紧只接了几分钟的电话,她觉得自己的嘴角都快抽得抽筋了,再听他胡搅蛮缠下去,她估计他会忍不住说出更难听的话。

对于不喜欢的人,她是没有耐心磨下去的。

窦家别墅。

“爸,姐还是不肯帮忙吗?”窦之遥坐在沙发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窦轩问。

“哼,这个逆女!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生她。”窦轩气得胸膛剧烈起伏。

窦之遥心里暗自高兴,窦芷橙在窦轩的心目中印象越来越差了,她本来还有些急,这次公司拿下的深市这个项目突然间出瘫痪,金资出现在周转问题,担心公司无法度过这个危机,到时候于自己拿到财产不利。

可是一想到出这么一次危机,能够彻底清除窦芷橙在窦轩心里的位置,那也不是一件坏事情。

更何况,窦氏刚刚跟柏氏联姻,他们是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否则业界传出去,柏家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的,相信柏家不会那么傻。

就在窦之遥一个劲儿的打着小算盘的时候,窦轩的电话再一次响起,这一次,窦轩脸上难看的表情舒缓了,取而代之的还有一丝欣喜。

在吊了窦轩N次以后,柏天翊终于愿意让窦芷橙回打电话给窦轩,告诉他柏天翊在家。

窦轩一看是柏家别墅的座机,心里一阵阵紧张,但又抱着一丝期待。

“你找我?”柏天翊根本没有跟岳父打电话该有的语气和态度,他的声音一贯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感情的。

窦轩倒是有些惊讶居然听到了柏天翊的声音,虽然外界一直传柏天翊是个哑巴,而且婚礼全场他也没有说一个字,以至于大家都以为他不会说话。

此刻窦轩明显被惊得愣了半拍没反应过来,柏天翊也不着急,只是姿态很随意的握着手机,眼睛却不时瞟着坐在沙发上的窦芷橙。

橙芷橙坐在沙发上,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小,嘴里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嚼着零食,眼睛看似专注的盯着电视,其实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每隔几秒钟便会往柏天翊那边瞥。

窦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是个长辈,可此时跟一个晚辈在打电话,他居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一股莫名的虚汗从背脊渗出来,很快便湿了一片。

完全没有面对窦芷橙时的那种威压。

安静雷吃完饭便上了楼,上楼前她冷眼旁观了窦轩打电话急得跳脚的过程,心里没有半点起伏,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良久,窦轩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窦氏前段时间接手了一个项目,可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瘫痪了,现在资金周转有些困难,柏氏能不能帮个忙。”

窦轩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楚了,他接手的这个项目突然出现了资金断链,他不是没有求助过别人,可是这么大一笔资金,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的。

所以他想到了柏家。

柏天翊面瘫的脸上百年难得一见的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他也没有废话,语气依旧冷冰冰的吐了几个字:“让芷橙做窦氏的总经理。”

电话那端的窦轩有一瞬间的卡带,他好半天才跟上柏天翊的节奏,反应过来柏天翊居然在跟他谈条件,他心下顿时不些不悦:“一定要这样?如果不让芷橙回窦氏上班你就不出手了是吧?”

柏天翊没有说话,他的沉默表明的他的态度,他有绝对强势的理由提出这个要求。

坐在一旁假装看电视实则注意力一直在柏天翊拿着她手机给窦轩打电话这个事情上面,他只说了两句话,为什么她觉得比她说二十句还有用。

柏天翊淡漠的对着电话那端吐了两个字:“是的。”

窦轩气得胡子都要飞了。

由于电话有些露音,一直坐在一旁偷听电话内容的窦之遥一字不漏的将对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她一听窦芷橙要到窦氏上班,而且还是公司的总经理,居然比她的职位还要高,她就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妒忌得快要发疯。

她窦芷橙离开这个家这么多年,她凭什么一回来就跟她争?她在窦家住了这么多年,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的孝女,就算窦轩许诺说要把窦氏留给她,但是还是让她从一个部门经理做起,累积经验。

可是那个窦芷橙流落到临海那个的小地方十几年,根本没有受过上等教育,对上流社会的圈子更是陌生得很,往那一站就跟那些乡野丫头似的,半点贵气都没有。

就这样一个贱女人,她凭什么一回来就坐总经理的位置?她有能力胜任吗?她受过高等教育吗?

越想越心有不甘,不断的坐在一旁朝窦轩使眼色卖乖,摇着他的手臂散娇。

窦轩岂能不知她的意思?可是目前窦氏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啊,搞不好会因为这个项目而引起更严重的后果的,这个项目投了多少钱且不论,就是资金一断链,到时候会引发董事会的一系列撤资反应。

到时候别说是钱了,就连窦氏都要关门大吉了。

“不能商量吗?我觉得芷橙还没有能力胜任那么重要的位置。”他其实是想说,他压根儿就不想让窦芷橙到窦氏上班,半点都不想让她沾染。

于是窦轩不怕死的作着垂死挣扎,他希望柏天翊能够看在两家联姻的份上帮他一把。

谁知道他岳父的姿态还没端够,电话那端的柏天翊已经果断的挂断了他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一声清晰的“咔”声,令他惊愕了半天,直到发现电话别一端没了声音之后,他才将电话拿到眼前盯着看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

“柏天翊居然挂了我电话。”窦轩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只是用难以至信的语气纳纳的吐出这句话。

“什么?这个姐夫实在是太不像话的,居然敢挂你电话,他知不知道姐姐是姓窦的啊?”窦之遥一见窦轩吃瘪,她心里隐隐有些为这个残废姐夫在窦轩心目中的印象变得更黑而高兴,所以她出口颇有些煽风点火的味道。

只要是跟窦芷橙有关的人,统统都进入窦轩的黑名单好了,这样她就没有机会跟自己争了。

果然,窦轩一听窦之遥在旁边敲了那句边鼓,本来还处于惊慌中的窦轩瞬间就燃起了一丝恼怒之火,他回拔着电话,但是接的人却已经不再是柏天翊。

“爸,柏天翊说他的嗓子疼,之前已经跟您说得很清楚了,不想重复。”窦芷橙漫不经心的声音从电话那一端传来,偶尔还可以听到从电视里传出的打斗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好像还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类似于啃苹果的声音。

窦轩额上的血管突突突的跳着,想他纵横商场几十年,居然要被一个毛头小子的威胁,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女婿。

窦轩一股气闷憋在心头,上上不来,下下不去,最后只得咬牙切齿的吐了一个字:“好!”

窦芷橙刚啃了一口苹果,突然听到对方居然答应了,不免有些微愣,但是她很快便恢复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