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难予》全集阅读 窦芷橙柏天翊小说无广告

《情深难予》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情深难予》由达达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窦芷橙柏天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富可敌国的博世集团继承人,拥有滔天权势,却在十年前一场暗杀阴谋半身不遂,从此放弃权势退居幕后。她失踪十年,终被找回,却要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人。她不知道,十年前她和他就因那场暗杀而相识,这场商业联姻也是他精心策划。更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在新婚之夜却变身狼人,狠狠地将她吃干抹净。她浑身酸痛的哀嚎:骗子!说好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呢?他笑得邪恶,翻身压在她身上,既然你还这样认为,那我一定要攻破谣言,再次满足你!她哭得凄惨:我不要了,老公你已经证明了,啊…

《情深难予》 我信他 免费试读

“窦轩,你干什么?”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安静蕾的理智已经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妈。”窦芷橙一把拉住安静蕾,以眼神示意她不要冲动,她淡淡的回视了窦轩跟躲在一旁的窦之遥一眼,似乎要将他们每个人此刻的表情都刻在脑子里。

“爸,我说中您的心事了,您恼休成怒了?”窦芷橙轻笑了一声,她看到窦轩脸上一片黑云盖顶,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将她撕碎:“您是不是还想打我?你放心,我马上就走。”

窦轩被气得血管都快暴了,他紧了紧双拳,真的很想再挥一巴掌,但是窦芷橙似乎不屑跟他再扛下去,只是给了他一个漫不经心的笑,然后搀着安静蕾上了楼。

临走前,窦芷橙看了一眼在偷笑的窦之遥,蓦的凑近她耳边凉凉的撂了一句:“窦之遥,你是不是觉得把我赶走了,这里就是你的了?鸠就算是占了鹊巢,终究还是鸠,永远成不了雀。”

“你!”窦之遥那千年蜜笑的脸,终于再也绷不住了,此刻恶狠狠的瞪着窦之遥,眼中有着浓浓的怒意和恨,她的双拳紧紧的握着,指甲几乎陷入了肉里。

出了窦家大门,窦芷橙上了柏家的车,车子一路驶往柏天翊的别墅,窦芷橙坐在后坐上,伸手抚着**辣的左脸,嘴边泛起一抹嘲讽的笑,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制造矛盾好要将她们母女踢出门了啊。

车子稳稳的停在柏家别墅门口,那扇宽大的黑色铁门见状缓缓开启,车子一路驶时了园子,停在了门口,窦芷橙下车,佣人迎出来替她拿包,窦芷橙穿过客厅,一路上了二楼的卧房,柏天翊已经回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说晚点去接你。”柏天翊目光定定的看着窦芷橙,很快的,便在她脸上看到了一只火红的巴掌印,异常刺目。

窦芷橙顺势将门带上,转头便对上了他那张面无表情但眼中却闪着阴郁的眼,淡淡“嗯”了一声,绕过他便进了洗手间。

“到底怎么回事?”柏天翊一把拽住她的手,死死的盯着她左脸上的巴掌印,眼中似有怒火喷出。

“我爸让我搬走。”窦芷橙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然后?”柏天翊难得配合的一句一句的接着问。

“然后我妈护着我,就跟我爸发生了冲突,我就讽刺了他两句。”窦芷橙轻笑着,眼中闪着冷冷的笑,嘴角勾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然后他就打你了?”柏天翊抚上那片火红,面瘫的脸上闪过一抹阴沉,眼中隐隐有怒意。

窦芷橙大方的点了点头,扫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心中不免一动,他是在心疼她么?怎么会?他不过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娶她而已。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一切。”柏天翊目光深沉的看着他,似乎要将她看到心里去,他少有的,一次性说了那么长的句子,似在宣誓着什么,又像是保证着什么。

窦芷橙看不透他心里的想法,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有一种他即将要为她出气的错觉,一个没有实权的挂名总裁,真的可以为她做到那些么?

窦芷橙突然间又想起了关于柏天翊的传言,结果证明,没一样的副合事实的,难怪婚前她妈告诉她,有些事情,眼见为实。

“在家等我。”柏天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一**坐进轮椅,直直的朝门口而去。

他的背影很冷,后脑勺上的碎发微微的翕动着,带着种令人迷醉的决然,最后消失在门外。

窦芷橙也说不清为什么,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莫名的让人安心,她虽然知道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但是她总觉得,在这场交易里,还有些别的什么。

每次柏天翊看她的眼神,总觉得里面除了这场表面的目的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怪怪的,说不清也道不明。

吃过午饭后,苏晓毅说要约她喝下午茶,她对着镜子补了一层厚厚的粉底,才将脸上那抹火红的掌印给掩盖了。

阳光依然明媚,窦芷橙脸上的表情仍是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两个人坐在露天咖啡厅的小圆桌边,头上一把巨大的掩阳伞挡住了炙烈的光线。

窦芷橙靠在椅背上,侧头看着旁边硕大的水池。

“怎么?婚结完了,就不打算说点什么么?”苏晓毅没好看的斜睨着她,一副被妹妹背判的样子,眼中有着隐隐的责备。

“说什么?”窦芷橙完全没有半点愧疚之心,摊了摊两手,一脸无辜,见苏晓毅有些咬牙切齿,接着又道:“我承认,昨天没有叫你,但是,眼不见为净嘛,反正我都要嫁的。”

苏晓毅上下看了她一眼,心中闪过一抹奇异:“这个柏天翊真跟传闻中的一样?”她的眼神太过淡然了,淡然得让人看不出一丝委屈和不甘,相反,她的眼神中还闪着一抹可疑的神彩。

这太不像她了,以他对窦芷橙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任人宰割了还满怀期待的。

窦芷橙拿着果汁杯凑到嘴边轻咬着吸管,撑着半边脸望着苏晓毅,目光闪了闪:“你指的是哪方面?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如果这样我真的可以做有钱的寡妇坐等分遗产。”

苏晓毅用神奇的眼光盯着她看了又看,不确定的问:“他不是这样的?”

窦芷橙但笑不语,苏晓毅捏着额角,他快急死了,这世上怎么有这种人啊,都被家里摆布到婚姻了,还笑得出来,真是快被她气死了。

等等,新婚的第二天不是应该回门的么?为什么她居然在家?苏晓毅问完后便得到了更雷人的答案。

“回门被赶出来了,还被打了一巴掌,不回来还等吃人家留你吃饭啊?”窦芷橙耸耸肩,笑得云淡风轻。

“你爸打你了?为什么?他有病啊?”苏晓毅不由得伸手扳了扳她的脸颊左右看着,在心里将她那个**父亲唾骂了一千遍。

“不为什么,就是想找个借口赶我走,然后扶小三上位,被我戳中了然后恼休成怒,要不是为了我妈,我才不屑回去。”窦芷橙冷冷一笑,眼中充满了不屑。

苏晓毅就那么看着她:“你有什么打算?”

以他对窦芷橙的了解,她不会什么都不做的,她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柏天翊会帮我。”窦芷橙没有告诉他,她跟柏天翊正在做一场交易,一场以婚姻为纽带的交易。

因为她知道,告诉了他之后,只会让他更担心。

“你在开玩笑?”苏晓毅盯着她,眼中明显不信,那个毫无实权的挂名总裁,能帮她做什么?

“我信他,莫名的信。”窦芷橙咬着变了形的吸管,目光悠远的望着远方的蓝天白云。

翡翠山庄。

安静的大厅里气温急剧下降。

“boss!”宋昊然抱着一叠文件进来。

“我让你办的事办妥了?”柏天翊面无表情的脸上,冷冰冰的甩了一句,笼罩着一层寒箱,让人看一眼便冻得打哆嗦。

“好了,深市正好有个项目在启动,窦轩对此很感兴趣。”宋昊然老老实实的汇报着,眼睛小心的瞟了自家老板一眼,总觉得他此刻很恐怕,像是随时能把人吃了。

宋昊然将手上的文件摆到柏天翊面前,小心的站在一旁,生怕喘气大了会被剥掉。

“你去安排了下,设法让窦轩接手那个项目。”柏天翊面瘫的睨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阴鸷与狠厉,望得宋昊然后背直发凉。

“让窦氏接管这个项目?”宋昊然强得将自己人发怵的梏桎里**,呆立在一旁半天没反应过来,他不是惊讶自家老板突然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吐了这么多字。

而是,他刚刚说什么?那个项目要让给窦氏?为什么?窦氏虽然近年来发展得还算不错,但无论如何都没有必要送肉到嘴边让它嚼吧?难道是为了讨好老板娘?

“对。”柏天翊皱眉睇了他一眼,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将他的下巴冻掉。

“是。”宋昊然暗暗吐了吐舌头。

宋昊然苦着脸离去,心里暗暗吐槽,他家老板果然大手笔啊,这才刚娶了人家的女儿,就要大把大把的肥肉往人嘴边送了,外面还传言说他家老板废物无能,那些人可真瞎了狗眼。

那窦氏也不知道是捡了什么宝,招了这样一位万能的女婿,那么大一个项目,说给了就给了,唉,那可是好几千万哪。

窦氏董事办公室。

窦轩的助理敲门进屋,递上一叠文件:“董事长,这是您要的深市项目的材料。”

窦轩点点头:“竞标就要开始了,各大公司的底牌弄清楚了吗?”

“董事长放心,这个项目一定是我们的。”助理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窦轩点点头,这个项目他盯了很久了,绝对不允许落到别人手中。

“文件我就放这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出去了。”助理放下文件后退出了办公室。

窦之遥晃了进来,一**坐在窦轩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悠然的转身两圈后伏在桌上看着窦轩,笑得一脸甜蜜的:“爸,据说深市那个项目的底价已经出来了,各大公司的企划书我也已经弄到手了,这次绝对非我们莫属。”

“你有办法弄到竞标公司的企划书?”窦轩眼中闪着亮光,定定的看着窦之遥,脸上尽是一是慈父般的柔和的笑意。

“当然了,喏。”窦之遥说着把藏在身后的一沓文件递了上去,并一脸得意的望着窦轩脸上的表情变化。

果然,窦轩拧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伸手接过窦之遥手上的文件,一边翻阅,一边笑盈盈的点头。

等拿下了这个项目,还怕爸爸不把公司放手让她管么?

窦之遥心里打着如意算盘,脸上却作一脸认真的看着窦轩的样子,还不时的问:“怎么样?爸,这些能用吗?”

窦轩不住的点头:“不错,果然是我的女儿,能干。”

窦之遥甜甜一笑,绕到桌那边去挽着窦轩的手臂,撒娇道:“爸,到饭点了,去吃饭吧。”

窦轩“嗯”了一声,然后将文件放入抽屉,起身满脸幸福的任窦之遥挽着他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