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小说阅读 阮姮龙苍昊小说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小说介绍

主角是阮姮龙苍昊的小说叫做《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凡云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章:不解风情龙苍昊剑眉紧皱,丹凤眼中寒芒一闪,抬手扣住她出手的手腕,将她压在了墙壁上,又将她另一只手扭到了她身后,高大的身影投下的阴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阮姮见他们二人的姿势变得无比暧昧,她脸皮再…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十章:不解风情 免费试读

第十章:不解风情

龙苍昊剑眉紧皱,丹凤眼中寒芒一闪,抬手扣住她出手的手腕,将她压在了墙壁上,又将她另一只手扭到了她身后,高大的身影投下的阴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阮姮见他们二人的姿势变得无比暧昧,她脸皮再厚也是不好意思了,对着龙苍昊又可怜兮兮认怂道:“大哥……不!夫君我错了!”

她都想骂人了!这个野蛮人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都快把她手腕骨捏碎了。

“痛吗?”龙苍昊也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丹凤眼变得深邃魅惑,低头凑近她,喷薄着温热呼气轻笑道:“其实……想知道你是真是假,再与你在一起,自然就什么都清清楚楚了。”

“呵呵,这个就不必了吧?”阮姮表面欲哭无泪的在笑,内心却是一万头马在奔腾!这也是忒下流**了!

“说,你究竟是谁?”龙苍昊如果不是怀疑她不是曾经的阮姮了,他才不会对她如此纵容。

对曾经那个阮姮,他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因为老太太对他们母子恩重如山,他不能害死老太太唯一的孙女,他早就送那个女人去见阎王了!

“我……”阮姮在心里估量一下,到底是说出她的来历损失大,还是不说出来损失大?

仔细想想,其实还是咬死不能说出她是借尸还魂,不然万一被抓去烧死了,她多亏啊?

反之,这男人虽说半张脸毁容了,可另一半脸却是帅的让人一见钟情……她也不吃亏吧?

龙苍昊瞪大了眸子,只因这个可恶的女人做出一件人神共愤的事。

阮姮狗胆包天的亲了龙苍昊的嘴,还感叹道:“不错!薄厚适中……”

“你找死!”龙苍昊一把掐住阮姮皙白的脖颈,眼神中羞恼,愤怒,皆有之。

更多的,是杀意。

“咳咳……”阮姮一手搭在他手腕上,指甲都嵌入他肉里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她满眼惊恐哀求的望着龙苍昊,她真没想到这个选择,才真是找死啊!

“爹!”龙宝不知何时出现在厨房门口的,看到他爹掐他母亲脖子,他小脸都吓白了。

龙苍昊扭头看向被他吓到的儿子,他忙收回手,放开了阮姮。

“咳咳……咳咳……”阮姮一手捂着脖子面红耳赤的咳嗽着,她差一点就被人活活掐死了。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还不如被猪拱飞摔死来的好受了呢!至少她死的毫无感觉。

“娘!”龙宝跑过去尾巴抱住了阮姮的大腿,眼神中充满恐惧的望着他父亲,他不明白爹为什么要掐娘的脖子,看来……好吓人。

“咳咳……”阮姮又眼泪汪汪的咳嗽几声,缓过气来,一手摸着龙宝小脑袋道:“没事的,你爹和娘闹着玩儿呢。”

龙宝抬头望着眼泪汪汪的母亲,他不信!是爹坏,爹在欺负娘!

阮姮见这孩子眼泪汪汪似乎想哭,她一脸无奈的看向龙苍昊道:“你来向宝儿证明一下,你没和我吵架打架,我们是在闹着玩儿呢。”

龙苍昊望着她点自己脸颊的手指,他眉头紧皱,再是不情不愿,为了他儿子,他还是委屈自己凑过去亲了阮姮脸颊一口,眉头紧皱的好似很嫌弃阮姮一样。

阮姮瞪了他一眼,弯腰抱起龙宝,也亲他脸颊一口笑说:“啵!看吧!娘和你爹闹着玩儿的,才不是吵架打架呢!”

龙宝毕竟年纪太小,大人的世界他不懂,见爹亲了娘,就以为他们刚才是真闹着玩的了。

阮姮抱着龙宝出了厨房,心情不好道:“晚饭你做。”

龙苍昊眉头一皱:“不会。”

阮姮走到厨房门口回身看着他,咬了咬牙:“不会做饭,还敢得罪我?喝你的西北风去吧!”

龙宝被娘抱着离开厨房,他趴在娘肩头望着他爹,觉得他爹好可怜哦。

龙苍昊皱眉在原地不动,在阮姮抱着孩子头也不回离开后,他扭头看向了锅灶,犯难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他是真没做过饭。

平常家里做饭是他母亲的活儿,老太太不生病的时候都不用他烧火,他主要就是赚钱养家糊口,如今……

阮姮抱着龙宝去了老太太屋里,坐下来后叹气道:“奶奶,是您让宝儿去厨房的吧?”

阮老太太闭目养神淡淡道:“你这丫头就是会闯祸,要是真惹恼了他杀了你,你就高兴了?”

阮姮一点都不想死,她当时选择的一条路明明就是生路,谁知道那个男人他……不解风情,没单身都是没天理!

“丫头,别胡闹了,好好和他过日子,顽石终有被捂热的一日,且看你是否有真心了。”阮老太太高深莫测的道。

阮姮盯着这小老太太,真是怎么看都像个隐士高人。

龙宝又被他娘抱走了,然后……他继续跟着娘学三十六计。

李素娥摔的不清,虽然身上的伤阮姮给治了,药吃了她也不怎么疼了,可人还是虚弱疲惫的,不可能起来去做饭。

龙苍昊这人又要强,不愿意低头去求阮姮,拿着弓箭出门去。

阮姮也没搭理他,除了在堂屋炕上教龙宝三十六计,便是出门去给老太太和李素娥送茶,一点没有要去厨房帮忙的意思。

龙苍昊傍晚才打了两只野鸡和两只兔子回来,宰了洗干净,在院子里弄了篝火上烤。

阮姮闻到香味儿时,还真有点馋,可她还是忍住了。

天河村的人本就一年到头吃不了几顿肉,龙苍昊这烤肉的香味儿飘啊飘,把一村子人都给馋惨了。

更是有人气的骂娘,这是人真干的事吗?

赵寡妇家和阮家本就是左邻右舍,两家就隔了一堵墙。

赵江闻到肉香,就搬了凳子放推车上,踩着凳子踮脚够到墙头,露出两只眼睛盯着龙苍昊手里的烤鸡烤兔子,馋得直流口水。

“小兔崽子,你又作什么妖?”赵寡妇在厨房里做饭,也是被香气馋出来的,出了厨房就想指桑骂槐隔壁几句,却见她儿子没出息的扒着墙头偷看,她气的拿着饭帚就上前要揍她儿子……

小说《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十章:不解风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