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全集阅读 沈默默钱正祁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简介

沈默默钱正祁是现代言情小说《亲爱的,我们分手吧》中的主要人物,小说讲述了沈默默钱正祁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她清楚钱正祁是花花公子的性格,从认识钱正祁的第一天开始,沈默默就知道。沈默默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可以去和钱正祁吵架,她不敢,尤其是在自己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情况下,她更加的没有胆气去争执。…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第十三章 欠下一**债 免费试读

“好,两个小时之后见!”

沈默默心里面大概算了一下时间,从集团这儿直接开车一路高速过去,再加上其他事情的时间也差不多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了。

“好!”

顾汉川倒是又恢复了最开始时候的霸气,似乎是颇有英雄主义色彩的一个“好!”怪不得东躲西藏,原来是缩在了棋城的清苑了,这种逃避现实的行为简直令沈默默觉得不齿。

可是没有办法,就是这种天生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不会想着奋斗,反而是浑浑噩噩地度过自己的人生。

沈默默有一张可以无上限使用的黑卡,这是钱老夫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不过,沈默默不知道一次性刷走三千万的话,钱老夫人会怎么想自己。

出于道德感的话,沈默默完全不想去把顾汉川就出来,明明就是有求于自己,顾汉川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但是,此时此刻,沈默默已经有了一些其他的打算,那就是制衡,目前的沈默默就像是在踩高跷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栽倒在地,唯一能够汲取平衡的方式就是尽可能多的找到可以依靠的绳索。

沈默默心里面很清楚,在钱家是不可能有人一起制衡钱老夫人的,毕竟钱老夫人是钱家唯一的话事人。

可是沈默默想要在钱家呆的长长久久,自己就需要听话.

不过另外一方面,仅仅靠听话应该也不会赢得太久,总的来说听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自己还需要一点儿其他方面的能力,如果可以搭上顾家的这条大船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沈默默需要培养出自己不可替代的能力。

倘若沈默默是沟通钱家和顾家的一个不错的桥梁的话,那这就是不可替代的能力。

况且刚刚钱老夫人已经明确地表明了允许沈默默参与到顾家的事务中来,自己也算是奉旨行事了,至少不会引起钱老夫人的反感。

沈默默简单地做了几个放松的动作,然后站起身,径直地从自己的休息室走了出来,自己休息室的另外一侧就是钱正祁的休息区。

“少爷在里面嘛?”

沈默默跺着步子走了过来,看着门外的工作人员,和和气气地询问道。

“在里面呢!”

工作人员原本是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但是看见问话的人是沈默默,连忙的换了一张堆着笑容的脸。

人啊,就是需要学会变脸的能力,学会了这样的能力就说明你长大了呢。

“我有事情要进去!”

沈默默依旧是笑眯眯地看着工作人员说道。工作人员稍微地停顿了一下,虽然是刚刚钱正祁交代了不见任何的人,但是总是感觉沈默默似乎不属于任何人的范围之内。

“您请!”

工作人员热情地帮沈默默打开了休息室的门,沈默默则是直接地走了进去。

钱正祁正一个人躺在休闲椅上,闭着双眼,正在闭目养神,看起来也是非常疲倦的样子。

虽然是钱正祁私人感情向来都是像浆糊一样乱糟糟的,但是在公司的主要业务方面,钱正祁这两年还是可以的,至少是处理的比较明白的了。

所谓七千万的生意到手飞了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了,至少现在的钱正祁不会像是顾汉川一样,干脆离家出走半年之久。

要是单纯地按照顾汉川这个标准来看钱正祁的话,竟然还觉得钱正祁是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了呢!

这就是货比货得仍,人比人得死啊!

“我下午的季度会议先不开了吧,顾汉川那面儿有些事情需要我亲自过去一趟!处理一下!”

沈默默走到了钱正祁的面前,在距离一米远的距离停住了脚步,小声地说道。

“嗯?顾汉川?”

钱正祁似乎是听到了咒语一样,刷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几乎可以说是怒目而视地瞪着沈默默。

“是,他在清苑欠了一笔钱,现在需要有人去还钱!”

沈默默点了点头,其实沈默默现在已经知道钱正祁为什么和顾汉川这么的水火不容了,这可能就是美人的威力吧。

这算得上是六年来一直困扰沈默默的事情,因为沈默默只是觉得顾汉川不过就是帮着果然然买了一张机票罢了。

为什么钱正祁还这么的不依不饶,记仇到了现在,现在才知道,原来顾汉川就是那个背后的第三个人。

不过不得不说,果然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呀,可以让两位富家公子为了争夺自己而打的头破血流。

沈默默心理倒是对果然然很是佩服的,自己要是有这么神乎其神的驭夫的本领,也不至于要耗费六年的时间才最后赢得了钱老夫人的好感嫁进钱家了。

“你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就连顾汉川都不放过!你真的是钱家的好儿媳妇呀!”

钱正祁说话明显就带着不屑一顾和嘲讽的语气,沈默默就当作自己没有听出来的样子,微微地笑了一下,游刃有余地解释道:

“刚刚你也在,妈妈说的很清楚了,你和顾汉川交恶,那算是私人交情不好,但是顾家和钱家还是世交,总是要有人平衡一二的!”

“少拿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骗我,我不了解其他人,我还不了解你嘛,你一定是想要笼络住所有的关系,到时候好为你所用!”

钱正祁气势汹汹地回答道,仿佛自己如同一个智多星一样,一下子就看穿了沈默默的秘密一样。

不过,这次钱正祁的确是没有说错,沈默默也真的是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然后呢?”

沈默默倒是对于钱正祁的话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猜中了自己的心事,沈默默也不会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反正是你强就任你强,沈默默不回去争辩和反驳,但是也不会给你任何下一步的理由和借口。

钱正祁现在无外乎就是想尽办法要在结婚之前激怒自己,惹得沈默默不开心好一气之下不结婚了。

可是,那只能说是钱正祁想得美了,沈默默是无论如何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和钱正祁吵架的,更不会轻而易举地和钱正祁说不结婚了。

“下午的会议很重要,你好好休息着吧,我先走了,晚上看情况是否回听雨别墅!”

沈默默不等着钱正祁继续怼自己,只是保持着微笑和钱正祁说道。

“你最好别回听雨别墅!”

钱正祁最不喜欢的就是沈默默的这副无所谓的态度,继续恶狠狠地说道。

沈默默有的时候也真的是不太理解钱正祁,感觉钱正祁就像是一个小朋友一样的好笑,即幼稚又天真。

“也好,反正在我的公寓,我们两个人也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沈默默倒是很喜欢以这样的方式挑衅钱正祁,与其说是挑衅倒不如说是调戏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

钱正祁似乎再一次地被沈默默激怒了,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两个人一番云雨的样子,那场面太美不敢看呀。

男人呀,昨天晚上还是**,这会儿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

沈默默的确是很了解钱正祁,钱正祁从小就家境富裕,向来都是养尊处优,喜欢被人喜欢着的感觉,喜欢掌控一切的**。

但是,沈默默偏偏想要作为“主动”的那一方。

看着钱正祁一脸的愤怒,微微地还带着一些脸红,沈默默倒是觉得还挺开心的。

不知道是什么使然,可能就是单纯地想要恶搞一下钱正祁吧,沈默默竟然是快步地走到了钱正祁的面前,一个低头,很是稳准地打算在钱正祁额头亲一下。

“下午的会······”

钱老夫人好巧不巧这个时候走进来,刚刚一推门,就看见了沈默默正弯腰亲钱正祁的状态。

画面似乎就定格在这一瞬间了。

沈默默的嘴刚刚触碰到钱正祁的额头,就感受到了外力的一股巨大的力量。

稍微的一侧头,沈默默一眼就看到了进来的钱老夫人,连忙地站直了身子,双手不自然的抚顺了一下自己的裙子,立刻低着头满脸涨得通红地绕过了钱正祁走到了钱老夫人的面前,毕恭毕敬地和钱老夫人说道:

“顾汉川打电话来说需要我去清苑接他,大概欠了三千万!”

沈默默将事情以最简短的方式告诉了钱老夫人,钱老夫人倒是很诧异为什么顾汉川对沈默默有如此高的信任度呢,不自觉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既然打电话给你,说明是信任我们钱家。顾家夫人和老爷正在外地出差谈收购案呢,这会儿我们就代为处理吧,你要处理得当!钱不是问题!”

对于现在的沈默默来说,三千万也不再是天文数字了。

那么对于钱老夫人而言,三千万也不过就是一个零花钱儿了。

“顾汉川自己不像话,还需要我们去救?”

钱正祁完全就是嗤之以鼻的态度,在一边儿低声的嘟囔道。

沈默默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对于钱正祁的话未发一言,在钱老夫人面前,沈默默会表现的乖巧的如一个哑巴。

“妈,那我先走了!”

沈默默佯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很是恭敬地和钱老夫人道了别,然后自己一个人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去清苑!”

坐上车,沈默默冷冷地和司机吩咐道,为了安全起见,沈默默还单独地带了另外一辆车,如果真的是出现什么不测的话也好有一个接应。

不过,大概率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清苑也不过是做生意的地方,把欠的钱还了,顾客自然还是大爷。

毕竟,没有谁真的可以和钱过意不去。

比如,有一天我们会厌倦爱情,我们会厌倦包包,厌倦鞋子,厌倦衣服,但是不会有人说——哎呀,好烦啊,怎么就只是粉红色的人民币呢?怎么就没有其他颜色不那么一样的人民币呢?

况且是沈默默亲自过来处理再加上顾汉川的顾家少爷的身份,应该不至于有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

车子一路行驶出了兰城,很快就进入到了棋城,再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清苑了。

沈默默坐在车的后座位上逐渐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清苑的牌子了,那么硕大的牌子,似乎就是在昭告天下——本店就是纸醉金迷。

说实话,沈默默也不太能够理解顾汉川是怎么消费的,竟然是两个月的时间就消费了三千万,顾汉川还真的是骄奢淫逸惯了。

“少夫人,我们要到清苑了!”

司机在最后的一个转弯的时候,在前排小声地提醒道,沈默默只是回答了一个“嗯”。

“顾少爷在清苑有人陪着嘛?你知道嘛?”

沈默默自顾自地追问了这么一句,心里面倒是没有期待会得到什么答案,但是觉得钱家的人对于商场上的事情都比较的敏感,想来或许能够多少知道一些什么。

“据说始终都是顾少爷一个人,没有其他的人!”

司机对于沈默默的问题并没有特别的惊讶,想来应该真的是有所打探过这个问题。

“果然是痴情少年郎啊!”

沈默默在心里面默默地想着,看来顾汉川和钱正祁一样,都是对感情有洁癖的人啊,两个男生竟然都在等着一个女生。

不过显然,顾汉川更加的忠诚一些了,至少顾汉川真的是坐到了守身如玉啊!

还真的是应了那么一句话——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啊!

有这么一瞬间,沈默默倒是开始好奇起来了果然然呢,沈默默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想到果然然了。

到底是平常的日子太过于琐碎了,让沈默默渐渐地忘记了一个始终都存在的人。

也不能说是忘记了吧,只能说是沈默默凭借着自己的能力,选择了刻意的忘记。

沈默默其实不敢想,要是有朝一日,果然然会回国的话,到时候自己会怎么应付呢,可能会直接就被淘汰出局了吧。

这生活就是如此的残酷和不人道,完全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沈默默自知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和果然全面对抗的实力,除了有前老夫的庇护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