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仙记》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聂煌聂芷媛小说无广告

《弑仙记》小说简介

弑仙记》是最近热门的武侠仙侠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聂煌聂芷媛,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五百年前,圣殿弟子聂煌于茫茫书海中悟得仙道,体内诞生仙胎,然而就在此时,他师兄杨天煜从背后一剑插穿了他的心脏,一代天骄,就此陨落。五百年后,聂煌重生于一个同名同姓的小家族弟子身上,才发现他的师兄杨天煜已经成为大陆上近万年来唯一的一位仙人,法力无边,自创仙宫,主宰天武大陆!聂煌双拳紧握,眼眸中有仇……

《弑仙记》 第三章悟剑 免费试读

此刻聂煌正在全身心的练习幻影剑法,对杨浩的杀机毫不知情,当然就算知情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潜意识的对手根本就不是杨浩这种小角色。

聂煌感觉到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而且体内没有真气,想要将幻影剑法练到大成境界实在是太困难。

曾经的他以为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融入了剑圣对剑道的感悟之后,他相信即便体内没有真气,也能够将这幻影剑法练习到大成的境界,只是比迈入黄武境的武者困难一些而已。

随着聂煌幻影剑法的练习,对这幅身体也越来越适应,契合度也越来越高,很久没有施展的幻影剑法也越来越熟练。

渐渐的,他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界,眼中只有手中的那柄剑。

长剑在空中幻化了数十道剑影,将前方丈许外的一棵梨树的枝干分成了数十截。

若是有人如此威力的剑法是从聂煌手里施展出来的,定会惊讶到怀疑自己的眼珠子。

“还是差一点吗?”

聂煌收剑而立,看着前方掉落的断枝,眉头微微挑起,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满意。

按照幻影剑法的要求,只有幻化一百道剑影方能算是大成。

至于圆满境界,那挥剑之间就有千余道剑影,威力极大。

但是聂煌感觉这幻影剑法到了第一个瓶颈,再练习下去恐怕效果也会降低,这两三天内提升剑法的境界显然有些不太可能了。

聂煌想了想,走进屋子里,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再次将融入脑海中的剑道感悟运转而出,在结合刚才视线幻影剑法时遇到的困难,用心感悟剑法。

若想将剑法武技修炼到圆满境界,只需勤奋苦练即可,但是若想达感悟剑意,那就必须要悟。可是若是在感悟剑意之前,边练边悟,效果或许会更好。

聂煌融入了剑圣的对剑道的感悟,比绝大多数人都了解参悟的重要性。

聂煌在感悟剑法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聂芷媛身穿大红的礼服,肌肤吹弹可破,不过那张极其漂亮的脸庞上却有些冰冷。

她面无表情的朝着停在门口的花轿走去。

在她跨出台阶的刹那间,聂飞羽飞奔而来,挡在她身前,有些恼怒的质问道:“聂煌已经醒了,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杨浩那家伙?”

聂芷媛静静的看着聂飞羽,心里还是微微有些感动。

“聂煌这两天没有找过你、阻止你吗?”聂飞羽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句,“聂煌这废物!”

“我不允许你骂他!”聂芷媛声音冷冽,心里的那抹感动也骤然消失,冷漠越过了聂飞羽,坐上了花轿。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后悔,她愿意为了曾经对她无微不至的哥哥付出一切代价。

聂飞羽站在那里,看着花轿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耸拉着脑袋,失魂落魄,身后的那些礼乐声都听不见了。

他喜欢聂芷媛,他在乎聂芷媛,就算聂芷媛不嫁给他也没什么,就算是嫁给在他眼里是废物的聂煌也行,只要她喜欢,为什么要嫁给那个杨浩那个丑陋且风流的家伙?!

他觉得最美好的东西就要被最肮脏的东西给玷污了,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痛恨自身的实力的低微与不足!他恨聂煌那废物拖累了聂芷媛!他更恨杨浩那厮的**!

嘭!

浑浑噩噩的聂飞羽被敲了闷棍,被装在麻袋里,扛走了。

嘭!

聂煌的房门再一次被踹开,他缓缓睁开双眼,被迫从剑法的感悟中恢复过来,让他很不爽,眼神中带着一股浓烈的煞气。

他看见了几个人陆陆续续的走进了房间里,为首的一个身穿锦衣,年纪二十岁左右,眉清目秀,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紧跟着其后的是一个有八字胡的青年,这青年有些驼背,脸色带着谄媚之色,此人正是杨浩手下的一号狗腿子杨小琥。

两人进来后,后面陆续进来了三个人,最后一个看起来较为壮士的青年肩膀上扛着一个大麻袋。

聂煌通过融合记忆,他认出来了为首的那个身穿锦衣的青年正是聂家二长老的儿子,聂飞博。

至于其他几人,聂煌就感觉杨小琥还有些印象,剩下的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应该是不认识。

聂煌正在打量几人的时候,聂飞博已经走到了聂煌的身前,但是他并没有看聂煌一眼,也没有看到聂煌眼中的煞气,对他来说,聂煌只是个废物不值得重视,他自顾的转身对着身后的那个壮士的小弟吩咐道:“把他给我绑在柱子上。”

聂煌有些奇怪,不知道这群家伙来干什么,也就暂时没发作,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然后他看到聂飞羽从麻袋中倒了出来,绑在了柱子上。

“我记得聂飞羽是炼体八重,聂飞博炼体六重,聂飞博怎么做到的?”聂煌心里有些不解,同时心里将聂飞羽鄙视了一通。

聂飞博直接无视了聂煌,仿佛跟进了自己屋一样,把聂飞羽绑住了后,然后将桌子上的茶水倒了一杯,猛的泼在了聂飞羽的脸上。

“你们是走错房间了吗?”聂煌很想问这个问题,但是眼前有免费的一场好戏,不看别不看,也就没有出声,静静的看着聂飞博的表演。

聂飞羽被水一泼,就醒了过来,看到眼前这张熟悉的脸,顿时怒不可遏,“聂飞博,背后偷袭算是什么本事?有本事你放开我,咱俩单挑,我让你两只手!”

聂飞博轻笑道:“我看你失魂落魄的,是不是想到聂芷媛那娇小的身躯在杨少的身下婉转承欢……”

“**的闭嘴!”

“闭上你的狗嘴!”

聂煌和聂飞羽同时咬牙切齿,同时爆了粗口。

聂飞羽听到声音,这才意识到这里是聂煌的房间,他痛心疾首的聂煌说道:“你为什么不去阻止芷媛妹妹?你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见她落入虎口,你怎么忍心?”

聂煌平静的说道:“我没有不阻止,只是还不到时机。”

聂飞羽怒道:“芷媛妹妹今天就嫁给杨浩那狗东西了,你还等什么时机!?”

“你说什么?”聂煌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确实是感悟剑法时忘记了时间。

“你俩也不要在这里瞎逼逼了,能嫁给杨少那是芷媛的福气。”杨小琥开口打断了聂煌和聂飞羽之间的对话。

聂煌看了一眼天色,推测聂芷媛还没有拜堂,紧张的情绪才放松下来,这才将视线转回来,在聂飞博和杨小琥身上转了转,问道:“聂飞博,你和杨家有勾结?”

“这不叫勾结,这叫合作。”聂飞博轻笑着回答道。

聂飞羽脸色一变,立刻对聂煌说道:“聂煌,你快逃,二长老也一定勾结了杨家,你快将这件事告诉家主!”

“呵呵,我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了,你觉得聂煌这废材能逃的掉吗?”聂飞博轻笑着说道,“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解决掉,就是为了给制造一个你们自相残杀的现场,到时候聂云华看到这现场,也不会想到我。我这做法怎么样?”

聂飞羽脸色惨白,他感觉今天真是要栽了。他老爹,也就是聂家家主聂云华,去杨家参加婚礼了。其他几位长老也一起去了,没人会来救他了。

聂飞博看到聂飞羽的脸色,感觉很得意,继续说道:“你会死在一个炼体二重的家伙手里,估计死后这聂家第一天才的名头也保不住了,真是可惜啊!哈哈……”

“谁说我是炼体二重?”聂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一直被忽视的感觉真是很不爽啊!

聂飞博得意的笑容被聂煌打断,感觉有些不爽,冷冷的瞥了聂煌一眼。

他觉得聂煌这等废材没有资格做他对手,所以他不屑和聂煌说话。

杨小琥笑着说道:“就算你到了炼体三重,也打不过我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你今天的命运是注……”

聂煌打断杨小琥,又笑着反问:“谁说我是炼体三重的境界?”

杨小琥冷笑一声,“就算你到了炼体四重,也无力回天,更何况你这废物,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你也到不了炼体四重!”

聂煌从床上走下来,轻声说道:“我确实不是炼体四重。”

“这我当然知……”

杨小琥话尚未说完,就又被聂煌打断。

“我已经到了炼体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