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分手吧》沈默默钱正祁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简介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是落落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亲爱的,我们分手吧》精彩节选:她清楚钱正祁是花花公子的性格,从认识钱正祁的第一天开始,沈默默就知道。沈默默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可以去和钱正祁吵架,她不敢,尤其是在自己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情况下,她更加的没有胆气去争执。…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第十四章  果然然回国了 免费试读

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沈默默正准备侧着身子下车,突然包包里面的手机再次响起.

沈默默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王雨冉打过来的。

这么关键的时刻,王雨冉打电话来,沈默默实在是不好不接电话,因为还是比较担心王雨冉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默默!”

一接听起来电话,王雨冉就已经是嚎啕痛哭了,断断续续地说着王翰深的名字.

不用问了,沈默默也猜到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八成是王翰深被陈昭显收拾的够呛,窝了一肚子的气最后回家撒给了王雨冉。

“我这会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晚上给你打电话,你坚持得住嘛?”

沈默默很是果断地打断了王雨冉的话,确认了是有关王翰深的事情之后,沈默默反倒是很冷静地问道。

王雨冉在电话那头的哭声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最后终于回答道:

“我能!等你电话!”

“好!”

沈默默耐着性子挂断了电话。

清苑的工作人员一看见两辆千万级别的迈巴赫一起开过来,自然是心里面清楚这客人的地位和身价了。

“欢迎您来到清苑!”

工作人员相当热心地很是客气地打开了车门,请沈默默从车上走了下来。

沈默默倒是直接走进了大厅,直奔前台,开门见山:

“我是顾汉川的朋友!过来偿还账单的!”

“哦哦,好的,您稍等一下,我立刻联系我们经理!”

前台看着沈默默,大概扫了一眼沈默默的行头,肩上背着的是Citynews信差包。

说话的时候,沈默默的手就很是自然地放在了吧台上,手上则是带着一块儿PREMIÈREVELOURS腕表。

前台工作人员仅仅是凭借着这两个物品,就可以看得出来沈默默的背景应该是属于财力雄厚的了。

在清苑这种地方上班儿,就需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的眼睛。至少是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判断出顾客的层次,给予不同层次的顾客不同的待遇,有的时候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片刻之后,清苑的总负责人就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前台.

要知道,沈默默是过来偿还三千万的债务的,这对于清苑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呀。

“您是?如何称呼?”

“谦安娱乐副董沈默默!”

沈默默淡定而霸气地回答道,这个时候,沈默默就需要显示自己钱家少夫人的身份了,谦安娱乐是归属于钱氏集团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这会儿可不能再像是刚刚和顾汉川对话那样的谦虚谨慎了。

“哦哦哦,少夫人好!”

清苑的经理相当有礼貌地鞠了一躬以表示对于沈默默的尊敬,果然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沈默默是谁。

沈默默只是笑了笑,稍微地欠了一下shen子,算是回礼了。

“顾先生呢?”

沈默默单刀直入地说道。按照道理,沈默默也清楚顾汉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要是有问题的话,顾汉川也不会在外面彪摩托车,说明清苑并没有对顾汉川作什么。

不过,也不晓得为什么这个时候顾汉川突然又要还钱了,反正也应该是欠了很久的钱了。

“顾先生这会儿刚刚用餐完,想来还在总-统套房休息呢,您请!”

经理连忙地回答道。

说实话,经理也知道顾汉川是谁,也不是一个可以得罪了主顾,但是钱该要还是会要的,只是会追债的比较体面罢了。

毕竟清苑不是做慈善的,开酒店也是要有开酒店的规矩呢,总不会因为顾汉川坏了规矩。

至于为什么顾汉川可以欠了三千万,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那就是清苑相信顾汉川最后是还得起这笔钱的。

如果是换了旁人,别说三千万,就是三千块也需要你当场结清楚的。

不过,让清苑的负责人比较惊讶的是,过来给顾汉川还钱的人竟然不是顾家的人,而是钱家的少夫人,这是什么神奇的人际关系。

但是负责人自然不会多问了,只是心中有个疑惑就可以了,少管闲事才能够活得长长久久一点儿。

沈默默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坐着电梯,到了顾汉川住的套房,看样子,顾汉川倒是一点儿也没有遭罪呀。

“您请进!”

工作人员用房门口帮着沈默默打开了客房的门,随即就撤到了一边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沈默默自己一个人进去即可。

沈默默站在门口稍微的环视了一下,即使是走廊的视野也非常的不错,不怪是最有名的酒店,确实是很让人有享受的感觉。

迟疑了一下,沈默默清了清嗓子,想着这个时间也算是给顾汉川缓冲了一下吧,免得等一下顾汉川看到自己会觉得吓了一跳。

“你来了!”

顾汉川冷不丁地出现在了客房的门口,倒是给什么吓了一跳.

幸好沈默默穿的不是什么高跟鞋,否者可能就当场被吓得踩断了高跟鞋。

“又见面了!”

沈默默平复了一下心情,尽可能让自己说话的语气一如往常的平和,很是客气地说道。

“进吧!”

顾汉川稍微的侧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示意沈默默可以直接地进来了,沈默默这才是直接地走进了客房。

一进入房间,率先出现在眼前的就是硕大的落地窗,视野简直是好的没有话说,纯白色的窗帘可以恰到好处地遮住阳光,同时也可以带来视野的缓冲。

“没想到你还真的愿意过来!”

顾汉川有点儿颓丧的样子,一边儿给沈默默倒了一杯红酒,一边儿自怨自艾地说道。

沈默默倒是没客气的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抬头盯着顾汉川,实在是不理解顾汉川为什么混的这么的颓废。

“顾少爷的事情,自然也是我们钱家的事情,我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沈默默还是把话讲得很漂亮,至于心里面是如何看待顾汉川的,沈默默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一丝一毫的。

“你就不担心我还不起你的三千万嘛?”

顾汉川自己倒是先喝了一杯红酒,看起来非常的生无可恋。

“顾少爷要是果真还不上的话,也不所谓,钱老夫人心疼您,也不想看您遭罪的呢!”

沈默默笑嘻嘻地回答道。

你还不起无所谓呀,你身后还有顾家呢,你们家大业大的,区区三千万而已,何足挂齿。

“你还真的是会说漂亮话!”

顾汉川这个时候才坐在了沙发上,正好坐在了沈默默的对面,两个人似乎就像是谈判一样,要是中间在放上几个国旗的话,分分钟就是双边会谈。

“我说的是真心话!”

沈默默始终都是笑着的态度,温和地回答道。

“既然你今天亲自过来的,我顾汉川也不是麻烦别人的人,等价交换,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哦?”

沈默默对于顾汉川口中的秘密并没有特别的在意,自己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难道这个时候还要玩儿过家家的游戏嘛。

顾汉川似乎也看出来了沈默默的不屑一顾,稍微地直了一下shen子,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果然然回国了!”

“嗯?”

沈默默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顾汉川看着沈默默神情的变化,心里面似乎非常的得意。

果然然这三个字的确是对沈默默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因为沈默默清楚,钱正祁身边儿的其他人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对自己产生不了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但是这个果然然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算得上是钱正祁的心头好了,她想要秒杀自己那也是相当容易,甚至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我们做笔交易吧!”

顾汉川给了沈默默一点儿缓冲的时间,实际上,对于沈默默的态度和反应,顾汉川似乎是颇为满意,仿佛自己已经赢得最终局的胜利一样。

沈默默看着顾汉川,脸上的笑容已经渐渐地消散了,只是比较冷漠地盯着顾汉川,大脑却是在高速地运转着,在想对策以及是否其中会有诈。

“你想让我做什么?帮你和果然然重新在一起?”

沈默默迅速地将话题变成了双方合作的走向。

无论如何,沈默默觉得顾汉川都不可能单方面地压制住自己,明明就是各取所需的事情,一方凭什么要扮演成另一方的救世主?

沈默默只是短暂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就立刻地恢复了冷静.

目前为止,沈默默的确是想要一个得力的帮手。

但是很显然,顾汉川即不得力也无法成为自己的帮手,沈默默觉得顾汉川就是一个累赘一样。

“嗯?”

顾汉川原本的设想中沈默默一定是迅速地慌了手脚,然后对自己的情报感激涕零。

万万没有想到沈默默尽然是立刻就恢复了淡定,倒是让顾汉川也讶异了一下,不愧是钱家的少夫人啊。

“顾少爷的钱包很不巧地被我捡走了!”

沈默默自然地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来了顾汉川的钱包,笑着放到了两个人中间的茶几上。

“你翻了我的钱包?”

顾汉川腾的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觉得沈默默侵犯了他的隐私权,很是气愤地质问道。

“我只是确认了一下钱包的主人是谁而已,顾少爷不必这么生气!”

沈默默看着顾汉川,觉得顾汉川简直就是易燃易爆炸物品,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轻拿轻放,否则很有可能就被反噬了啊。

“你!”

顾汉川一时之间也不着地说什么是好了,只好是讪讪地再一次的坐在了沙发上。

“我们两个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想知道钱老夫人安排果然然出国时候发生的事情!”

沈默默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在顾汉川这儿遮遮掩掩,就顾汉川这种恋爱脑,不利用也是浪费了时机。

“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和你说,你不是不在意嘛?”

顾汉川仿佛又占据了主导权一样,开始和沈默默逼逼赖赖了。

“顾少爷,今天能够跋山涉水来给你送钱的人只有我一个,你要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你应该有最起码的对于合作伙伴的忠诚和坦率!”

沈默默向来都是在做娱乐圈的生意,最会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如果讲话不好听的话,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博得粉丝的喜欢呢?

“果然然怀过我的孩子!”

顾汉川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是缓慢地吐出来了这么几个字,倒是给沈默默吓得不轻。

“嗯?”

沈默默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听评书一样,这也实在是过于跌宕起伏了吧。

“但是你也知道,顾家不允许她进门,钱正祁这个时候勾-引了然然,骗然然打掉了那个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啊!”

“what?”

沈默默更加的惶惑了,这是什么神仙剧情,看来自己知道的事情已经是戏剧发展的后半段了。

现在沈默默都开始狐疑了,关于果然然到底有没有怀孕真的是一个问题啊!

当年的事情,沈默默只是知道一部分,这几年在钱老夫人的口中又知道一部分,有的时候钱正祁或许也会讲几句。

不过总的来说都是一个片段式的过往,不可能呈现出来一个全面的真实。

再者说,何为真实?何为虚假呢?

现在顾汉川作为故事中的第三方又给沈默默讲述了另一个似乎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沈默默已经是彻底的糊涂了。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的时间太长了,沈默默现在甚至都不想了解事情的原貌了.

只要知道钱正祁这几年心里始终有果然然就够了,毕竟,这个现实已经是过于残忍的了。

“钱正祁根本就没有好好的对待然然,是钱正祁和然然保证一定会娶然然的,结果呢,就是把然然骗出了国,把我的孩子也毁掉了!我和钱正祁势不两立!”

顾汉川说完这句话,就连双眼都是通红的,仿佛是杀红了眼一样,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就像是他亲眼看见钱正祁虐待果然然了的感觉。

沈默默迷离的大眼睛看着顾汉川,这一次倒是不知道应该说点儿什么才好了呢.

难道要告诉顾汉川,自己知道的消息是果然然怀的那个孩子是钱正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