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俞辰璟是哪本小说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唐宁俞辰璟

《偏执大佬霸上我》小说简介

唐宁俞辰璟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偏执大佬霸上我》,《偏执大佬霸上我》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唐宁俞辰璟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唐宁十二岁那年,贫困落后的小山村,留守儿童的她意外救下命悬一线的富少爷。她迷着电视偶像剧戏精的对他说小时候有这样遭遇的两个人,长大后一定会爱得死去活来,还对富少爷许下承诺长大了要去找他相爱。十年后某一天大佬强势介入她的生活,她原本幸福平淡的小日子翻起风浪。这是一个霸总撬下属墙角,勾引良家妇女的故事。…

《偏执大佬霸上我》 第15章 贪得无厌的父母 免费试读

“难怪我按半天门铃也没人给我开门……”电话那边的蔡素琴边说边往电梯方向走去。

“你身上有钱没有?”

唐宁闭眼深吸了口气,虽然对她的目的早有预感,可她还是止不住的失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母亲?每次找她永远都是要钱,明知道她没有工作哪里能有钱?

“前段时间不是才拿给你五万吗?也才一个多月怎么又缺钱了?”

唐宁的语气里透着几分不高兴,蔡素琴当然能听出来,她毫不客气的对她解释,“那五万,你那死鬼爸爸前两天嫖娼进了局子弄他出来就花光了,昨天又有人上门要钱我才知道他在外面还欠了别人钱,现在要钱的人还在家里呢,说今天要是不还上,就要断你爸爸的手……”

电梯门开了,她粗大的嗓门一顿,看见里面的穿的光鲜亮丽的人都齐刷刷的看着她,她实在拉不下脸继续理直气壮的编故事。放软了语气,“女儿啊,一会儿记得把钱转过来啊,我们等着救命呢!”

“要钱的人都跑到家里去了你们怎么不报警?可以报警的,他们不敢真的断手断脚的!”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说不通呢?你欠别人钱你报警就不用还了?”蔡素琴压低声音却克制不住不耐烦的情绪,拿着手机站在电梯一角,留给电梯里的人一个微驼的背,尽量藏住自己的脸。

“要多少?”唐宁涩着嗓子问。

她对父母的情况真的是无比头痛和绝望,永远都有五花八门的要钱理由。

“20万。”

“20万?”她忍不住情绪爆发出来,“我没有工作哪里有那么多钱?”

“你没有沈修明有啊,他一年挣那么多钱,还不得拿点出来赡养老人啊,你是独生女,这是你们的义务。”

唐宁被蔡素琴义正言辞的话气哭了,从小到大把她扔在老家给爷爷,从没有尽过为人父母的责任,现在她才二十二岁已经三天两头打着赡养老人的口号理直气壮的找她要钱。

“我求求你们了,也心疼心疼我好不好?我才和他结婚一年,你们找他要了多少钱了?你让他怎么想他父母怎么想?”

“我是白生养你了是不是?每次找你帮点忙都是这样,这20万对你们来说多吗?沈修明一年挣几百万我借20万你就这幅态度?我好好的女儿嫁给他……”

借?唐宁崩溃的打断她,“我说了我没有,你们自己想办法,我知道爸爸肯定不会被断手断脚,真要断了,我们会养他的。”

在蔡素琴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被挂断了。她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忍不住骂了起来。

“什么叫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就是,要点钱就这么推三阻四……”

电梯里只有蔡素琴打电话的声音,听到她的电话内容都忍不住扯动嘴角,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电梯到达一楼,蔡素琴走出电梯找了个僻静处,拨出了沈修明的电话。

挂了电话唐宁忍不住痛哭了起来,她的人生究竟要承受多少的不幸?

她自认从小到大都与人为善,可就因为小时候成绩不好就要被老师被同学讨厌,家里的爷爷脾气也不好,她的童年是没有多少快乐的。

十五岁被父母接到a市,对她也是极其冷淡疏离,父亲爱嫖母亲爱赌,没有一个顾家。每个月给她五百块的生活费两个人总是互相推诿,谁也不愿承担。

她的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温暖是十八岁的时候打暑假工认识沈修明开始,他是从小到大唯一一个愿意温柔待她的人。

如今,她和俞辰璟偷晴,恐怕连沈修明她也要失去了……

唐宁哭得有些绝望,心里沉重的伤感让她头脑发晕。

好半天她才走进洗手间,洗手间的镜子被客房服务员擦拭得非常的干净明亮。

通过镜子看到自己双眼红肿无神,下颚上的伤比昨天还青得严重,浑身散发一股颓废悲惨的气息。

她想她必须要找份工作了。

这样贪得无厌的父母不能让无辜的沈修明去替她承担。

她洗了澡,将头发吹干,在洗脸池上方的柜子里看到了某大牌成套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化了精致的妆,又去衣橱里找了一身长裙,才堪堪遮住一身的痕迹。

擦了粉的下颚上,淤青已经不甚明显,唐宁却仍是觉得不够,又找了一顶防晒遮阳的渔夫帽戴上,与身上的真丝长裙倒也勉强搭配。帽子一戴,她的脸大半被隐在阴影里。

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房门又被敲响了。

还是早上的那个服务员。

“唐小姐,您的午餐。”

唐宁怔怔的看着餐盘,过了很久才伸手接过。

“谢谢!”

“唐小姐慢用,我一个小时后来收餐盘。”

“好。”

关上门,将餐盘放到吧台,揭开盖子。

营养丰盛,搭配精美,堪称豪华午餐。

拿过手机,一点整。

唐宁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等女孩过来拿餐盘。

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尾号四个八,唐宁心里有数,心脏狂跳,手有些隐隐发抖。

晃神间屏幕已经暗了下去。

她吓了一跳。

想到他昨天的暴怒,她心有余悸,立马给他回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秒被接通,对面的人不说话,唐宁咽了咽口水“喂”了一声。

见他仍是不回应,她声音紧张的又有些沙哑,“刚刚,我,刚刚……”

大脑死机一般,她想不出理由来糊弄他。

“昨天的教训没记住是不是?”

唐宁坐在窗前宽大的布艺沙发上,透过落地窗玻璃看向一栋栋宏伟的高楼大厦,电话里传来男人不悦的声音,食指指甲不安的抠刮着沙发上的布料。

“我,对不起,我手机调静音了,看到的时候没来得及……”

电话对面的人直接打断她未说完的解释,“下次再漏接我的电话,任何理由都救不了你!”

深吸了口气,“知道了。”

“五点我过来接你,你要出去的话提前一小时联系我。”

“好。”

电话被对方挂断了。

唐宁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哀莫大于心死。

她放弃了出门,安安分分的待在酒店里。

四点半的时候俞辰璟出现在了房间里,唐宁在床上睡着了,手机握在手里屏幕亮着,还播放着轻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