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是千苒君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敖冉敖策安陵王,书中主要讲述了:绾儿张了张口,说不出话。要让她去求这个**,她做不到!可是敖冉说得对,如果不用威远侯府的名义……魏帝是真有可能对她弃之不顾的。她现在什么筹码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套着个威远侯府堂小姐的身份。绾儿不肯求敖…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07章 好大的架子 免费试读

绾儿张了张口,说不出话。要让她去求这个**,她做不到!

可是敖冉说得对,如果不用威远侯府的名义……魏帝是真有可能对她弃之不顾的。她现在什么筹码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套着个威远侯府堂小姐的身份。

绾儿不肯求敖冉,她的眼神却看向敖策,柔柔弱弱中带着一股要挟的味道,道:“二哥会帮我的吧……我若背着这个污名一生,她是我姐姐,那她的名声也会受损的!”

敖冉一句话就要气死她的节奏:“我不怕啊,反正我又不愁嫁。”她看了一眼敖策,有种妹妹霸占哥哥的霸道,“他又不是你亲二哥,只是堂的。”

绾儿很绝望地在膳厅里大哭了一场。

敖冉不确定敖策要不要进宫与魏涵衍说这件事,好像他还没有这个打算。本来威远侯府也不想与皇家联姻。

可上午时,宫里还是来了人,传达魏帝旨意,说是愿意迎绾儿进宫,同时还赏赐了不少东西下来。

前一刻还要死要活的绾儿,下一刻简直欣喜若狂,再看敖冉时都是颐指气使的。

虽然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可她最终还是进宫了。

敖策丝毫不觉得意外,好似料定了这一结局似的。

魏涵衍终究还是不想与威远侯彻底撕破脸。绾儿虽不是嫡女,好歹也是个堂小姐,把她纳进后宫,和威远侯府就有了一层远姻亲关系,总比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好。

有了这层关系,才好下一步谋取其他。

都木已成舟了,魏涵衍也知道威远侯不可能不答应。况且传言是绾儿勾引他在先的,他这个时候下旨,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威远侯要是不答应,不仅会害了绾儿,还会让人诟病。

魏涵衍还提出一个条件。

为了表示对绾儿的重视,魏涵衍不会立刻把绾儿纳进后宫里。他让绾儿先回徽州,再择良辰吉日送上聘礼,以嫁娶之礼迎之。

这听起来是很让人心动的。到时候她不仅不会被人唾骂,还会风风光光地进宫。

可绾儿身子都没有了,她现在就担心夜长梦多。这话说得这么漂亮,要是等她回去以后,皇上不派人来接她怎么办?

宫人似看出她所想,便笑着道:“四小姐且安心,皇上这是命奴才来传旨,圣旨既出,就没有再变的道理。”

绾儿神色这才缓了缓。她这算不算阴差阳错因祸得福?

但这个条件却敖策略皱了下眉。

一个庶女,何须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

敖冉也觉得奇怪,魏涵衍应该知道,威远侯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偏房庶女做出什么让步,可他还要这么做,那是为什么?

数日以后,那失踪的两名太监才被发现抛尸湖中。

尸体从湖底里浮了起来,加上天气渐渐大了,很有些难闻的气味。

两具尸体被打捞起来,胀鼓鼓的,模样已经无从辨认。这种事本应该避讳沾染皇上圣目,但魏涵衍让人把尸体抬到殿上来,他亲眼过目一番。

皇上的口味有点重,他们做奴才的也没有办法。

两具尸体是被人扭断脖子杀死的,凶手是谁也无从查起。

魏涵衍看了一眼那形容可怖的尸体,便莫名地想起那晚月华下敖冉一双沉静冷凝的眼,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他没想到,一个娇宠的侯府嫡女,会露出那样的眼神。

魏涵衍又抬头看向殿外的明媚阳光,嘴角的笑意泛着冷,道:“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快到徽州了吧。”

连日行程,敖冉他们离徽州已经不远了。今夜投宿客栈,明日一早赶路,在日落之前便能抵达徽州。

这路程相比去时,已经拖慢了不少。

缘由是回程的绾儿显然比去时更有架子了。她来日便是魏帝的宫妃,自然诸事都要照顾她的感受来,提的要求也不少。

敖冉是没什么意见,一般都是护卫去应付她。

到了客栈,绾儿对饭食不满意,让护卫去吩咐客栈重新备好的来,又要净身沐浴,还让人去采摘新鲜的花瓣来。

护卫本来是保护敖冉安全的,现在尽来伺候这位四小姐了。

敖策有指令,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都尽量满足绾儿。可这夜里要花瓣浴这种事,委实有点过分了。

不过护卫也没有推脱,连夜出去给她找花瓣。

敖冉和扶渠早早用过晚饭后,便在房里早早准备歇息了。

扶渠在敖冉跟前摇着扇子,翻白眼道:“四小姐还真把自己当宫里的娘娘了啊,都这么晚了,上哪儿去找花瓣来给她沐浴?”

敖冉啪地一声,打死了一只蚊子。

这入夏后,蚊子就越来越多了。

扶渠又道:“听说晚间用的饭,四小姐不满意,给倒了,吩咐厨房做新的。小姐猜她点的哪些菜?”

敖冉随口道:“还能有哪些,燕窝羹,鲍鱼粥,海参片之类的,要齐全,每样吃两口便作罢。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不作一下怎么行。”

扶渠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道:“小姐还挺了解四小姐的。”

只可惜这样的客栈里哪有那些名贵的菜。

眼下绾儿坐在房里,正由丫鬟冬絮给她梳头发。

不一会儿房门响了,以为是护卫采了花瓣回来,冬絮放下梳子便去开门。

不想是敖策站在房门口。他随手拿着一个小篮,篮里装着各色的花瓣。

冬絮一时不敢伸手去接。

敖策把篮子递给她,道:“你看这些够吗?”

冬絮应声道:“够了。”

敖策递给她的,她也不能不接,连忙捧着篮子便走到屏风后面,把花瓣铺在那浴桶里。

绾儿听到是敖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果然见他站在门口,便起身柔柔笑道:“这么晚了,怎敢劳烦二哥亲自去为我采花瓣。”

那笑容里,带着一种颐指气使和理所当然的意味。

绾儿心里只觉得痛快,先前这敖策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如今却是亲力亲为地来讨好她。说不定往后,他都得仰仗自己的鼻息活着呢。

敖策抬脚走了进来,道:“住得还习惯吗?”

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07章 好大的架子 试读结束。